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侠客行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东厂三大档头
    屋外大雨犹如天河倒泄,而屋内李侠客头顶精气也犹如天河倒灌一般,从百会穴沿着任脉,过眉心下檀中,直入丹田,这精气哟如雨水,汇集到了丹田之内,渐渐丹田气满,忽然一声惊雷,将丹田真气震的突突乱窜,整个丹田要穴都为之发生变化,如果一开始就是一个小池塘的话,此时的丹田已经被接二连三的雷声震的快要成为一个小湖泊了。

    “老爷,有人要欺负我……”

    金镶玉从外面推门进入,正想说话,便看到了李侠客此时的异状。

    如今的李侠客在窗户旁负手而立,背对房门,在雷光电闪中犹如一尊伟岸的魔神一般,浑身衣衫烈烈,透露出一股子威严、狂放、无法无天的惊人气息,在看到李侠客的一刹那,金镶玉甚至怀疑自己看到了神话传说中的仙佛神魔。

    李侠客缓缓转过身来,他似乎将天上的雷电都烙印到了瞳孔之内,一双眼睛里好像有雷电闪现,发出的光芒比墙角的烛光还要明亮。

    金镶玉惊讶的捂住了嘴巴,眼睛瞪的溜圆,刚刚想要说的话戛然而止,呆呆的看着李侠客,整个人都傻了一般。

    “哦?是谁要欺负你?”

    李侠客双目间的光芒渐渐暗淡,恢复了正常,看向金镶玉,笑道:“是大厅里的那几个家伙么?”

    虽然被金镶玉打断了修行,但是李侠客如今的精神状态依旧达到了从所未有的巅峰,一身真气活泼泼的在经脉窍快速流动,沉甸甸犹如水银,浑身感觉出奇的好,

    他能听得到客栈外面的呵斥声与脚步声,还有客栈底部厨房内的切菜剁肉声,以及几个伙计的抱怨声,还有暴雨打在客栈大门的密集啪啪声,甚至能感应到楼下十几个人身上的阴寒气息与不低的内功修为。

    金镶玉功夫虽然不错,内功也算是比较有造诣,但是跟下面的几个人一比,还差了不少,她说有人想要欺负她,说的应该就是下面几个气息阴寒的功夫高手。

    至于邱莫言、周淮安等人,不在李侠客考虑之内,他们这些人绝不会闲的蛋疼来找金镶玉的麻烦。

    “老爷,你没事吧?”

    金镶玉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惊叫道:“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

    李侠客笑道:“那是练功时的残影,你不要担心。来,咱们去会一会楼下这些人!”

    两人从二楼往下走的时候,就见到楼道里周淮安、邱莫言几人正扶着栏杆向下观望,见李侠客走来,几人全都含笑点头,李侠客笑了笑,看向周淮安:“这位老兄龙肝虎胆,气宇轩昂,跟邱姑娘正是天作之合,恭喜二位有情人终成眷属。”

    邱莫言俏脸一红,并不说话,周淮安抱拳拱手,笑道:“李兄说笑了。我前段时间路过山西,曾听人说,有人在大同府境内,与东厂督公曹少钦争锋赌斗,在几千精兵围攻之下,依旧潇洒离开,现在想来,应该就是李兄。”

    他轻声道:“能在这么一个地方遇到您这么一位绝世高手,我等实乃三生有幸!”

    周淮安说到这里,将目光转向下面正在喝酒的几个男子,笑道:“东厂的三大档头都来了,不知李兄如何处置?”

    下面十几个人在大厅里的一片空地之上燃起了一堆大火,正在烤火,他们浑身湿透,衣服都贴在了身上,在火堆旁烤火的时候,身上不断冒出丝丝白气,有的人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不时的端起一碗酒喝下。

    沙漠地区晚上气温极低,这些人在暴雨中淋湿了身子,又被寒风一吹,内功高深的还好说,若是修为不足之辈,被冷水一激,又被寒风吹拂,身子便有点撑不住,因此在大雨中看到龙门客栈后,即便是客栈已经关门了,也硬要撬开大门,冲了进来。

    刚才金镶玉对李侠客说这些人想要欺负自己,就是因为他们硬闯进了客栈,态度还很嚣张,虽然给了金镶玉一笔钱做补偿,但是金镶玉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感觉这几个人都有点不怀好意。

    这几个人进入大厅之后,第一时间便是烤火,人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温暖”二字是多么的重要。

    听到周淮安的话后,李侠客嘿嘿笑道:“他们找的是你,不是我!这几个家伙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他们也绝不敢就带着这么几个人来找我的麻烦!周淮安,你想要利用我对付这几个档头的话,未免太过小瞧压李某。”

    周淮安还真就是打的这个主意,被李侠客说中之后,干笑道:“李兄误会了,其实咱们现在与东厂都是敌人,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我想跟李兄联手对付这几个人……”

    李侠客摆手道:“用不着!”

    他对身边的金镶玉道:“咱们下去,我看这几个家伙谁敢欺负你!”

    金镶玉从李侠客与周淮安的对话中已经知道了大厅里一帮人的身份,闻言小声道:“我说他们怎么不正眼看老娘一眼,原来是东厂的番子,还是档头太监!”

    她自负貌美,平常在客栈里的男人就没有不对她垂涎三尺的,可是自从李侠客进入客栈之后,先是李侠客对她不怎么动心,今天周淮安进来之后,也对她不以为意,然后今天晚上砸门进入的几个男子也对她的长相毫不在意,看她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这让金镶玉大受打击。

    现在听到如今大厅里的几个人是东厂的太监时,金镶玉心里好歹舒服了一点,怪不得这些人不正眼看老娘,原来都是一些死太监!

    她想到这里,心中一动,“老爷不会也不能人事吧?不对,我早上明明看到他身上好大一个帐篷……”

    就在金镶玉胡思乱想的时候,李侠客已经走到了楼下大厅里。

    其实自从他从楼梯往下走的时候,大厅里乱成一团的一帮人便开始骚动了起来,他们已经认出了李侠客。

    这一批人正是听从曹少钦之命来追杀周淮安的东厂的几个头目,四大档头来了三个,老大曹廷,三挡头路小川,四档头曹添,只有二档头常言笑没有过来。

    他们几个人在大同府官道上是见过李侠客的,当初李侠客在大同府单枪匹马挑战曹少钦,最后毫发无损的离开,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之事,别说东厂黑旗军的官兵,就连四大档头都吃惊无比。

    事后曹少钦一再嘱咐他们:“有我在,你们做什么都不要有顾虑,但是如果遇到李侠客的话,千万不要鲁莽行事,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

    连曹少钦都对李侠客如此忌惮,曹廷几人自然知道李侠客的厉害,只是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遇到了李侠客这个最不想遇到的人。

    当李侠客走到大厅的时候,现场正在烤火的十多个人全都站起身来,眼望李侠客,一颗心砰砰乱跳。

    “很好!”

    李侠客扫视众人,淡淡道:“你们很嚣张啊,连这里的掌柜的都敢欺负。”

    大档头曹廷一头白发,身材削瘦,闻言急忙对李侠客行礼:“曹廷见过李少侠!若是知道李少侠在这里入住,打死我们,我们也不敢在这里放肆!李少侠,上次一别,我家督公时长说你,说你是当世绝顶高手,让我们见了您之后,一定要执弟子礼,不可对您不恭敬。”

    李侠客摆了摆手:“免了,免了,曹少钦倒是培养出几个人才来。曹廷,你们在这里不要多事,这家客栈,现在我包了,谁也不能在这里生事。你们派个人去告诉曹少钦,我在这龙门客栈等他几天,准备跟他商量点事情,他要是不来的话,那我就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