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邪侠古殇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一章 武侠殿大婚(十六)
    只是没有料到,一个小小的王朝建立的武侠城而已,九环考核,竟是一环比一环艰难,到了这三环处,便是他白无敌,居然也有了些举步维艰的意思。

    白无敌甚至在担心,按照这个趋势,只怕这二环处的考核者,便能叫他们三人知难而退了。

    好在终于有了些不同,这二环守关者,终于不再是个青年,而是个中年家伙,腰间挂着一把黑叫,比四环那小子的大黑剑略微窄了些,只是那造型,似乎是一模一样的。

    “敢问道友是?”白无敌询问。

    这守关中年人,正是此次跟邪王出宗的邪宗长老,孤煞的师尊,独夫。

    若是说孤煞的剑意是孤寂的,那么独夫的剑意,便与他的名号一般,是孤独的。

    这种孤独,是形单影只的孤独,也是举世无敌的孤独,又是禹禹独行的孤独。

    平日里,熟悉独夫性格的人都知道,这个老家伙,可以长年累月地不说话,只总是一个人抱着黑剑,或是仰头对着苍天发愣,或是低头看着流水入神。

    独夫便是独夫,他常常不在宗内,外出江湖闯荡,而他的闯荡过程更是简单,就是抱着黑剑,一路上也不说话,也不理会江湖中的打打杀杀,就是抱着剑一路走,没有目的地,也没有尽头,直到有一天走累了,也就返回了

    独夫是孤独的,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的孤独,这种孤独有时候更像是一种病,让人难以理解,也难以接近。

    直到遇见了自己的爱徒孤煞之后……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独夫浑身湿透中返回,只是在他的怀中,却是抱着一个襁褓婴儿,唯独婴儿的裹布,被独夫用内力笼罩,便是大雨滂沱,也没有让它被打湿半分。

    独夫的目光从那一天起,少了些孤独,有人听在他在自己的小屋里喃喃:我独夫在死寂无情的雨夜里遇见了你,便是缘分,你的身影在大雨中,形单影只,也是个注定了孤独的孩子,便是与我独夫有缘。你如此境遇,或许是天煞所致,又出生便落得孤独,便予你名讳,孤煞。

    从那以后,独夫还是很少开口,只是不再形单影只。

    孤煞不会说话的时候,半月也听不到独夫的小院里有响动,到了孤煞会牙牙学语的年龄,独夫的院落这才热闹了起来。

    寒来暑往,一个个春秋!

    独夫将孤煞养育成人,更是将一身决绝倾囊相授。

    或许是上天也同情起孤煞的遭遇,虽然身世坎坷,却天赋惊人,独夫的一身绝学,很快便被他学了个七七八八。

    可惜的是,自从有了孤煞,不知在何时起,独夫的身上已经少了那种独夫,而他的孤寂剑诀,便是需要这种孤独的心境,也或许是相反,只是他还没能参透其中意境。

    自然而然的,独夫的武学境界似乎停滞不前了。

    这一次,也是邪王想要给独夫个机会,让他磨砺自己的心境,这才将他安排在了这里。

    “道兄?”

    独夫没有开口,白无敌皱着眉头在问。

    然而,回应他的仍旧是久久的沉默,甚至独夫的眸子都没有波动半分,只是矗在那里,如同一座雕塑。

    白无敌有些微火,还想开口,普法道:“白兄,方才是你出了手,这一次我来吧!”

    白无敌道:“那就劳烦大师了。”

    “应该的,应该的!”

    普法迎着独夫走了过去,“道兄既然不愿意开口,那咱们就直接比战吧!”

    铿!

    独夫幽幽拔出腰间黑剑。

    霎时间,天地间都被剑影笼罩,一股洪荒般的巨大孤独意境冲天而起,只是一个愣神,普法便被这种孤独的剑意包裹。

    恍惚中,普法似乎看到了一处黑夜,一片荒凉萧瑟的荒漠,毫无人烟,却忽然有一道身影在缓慢中前行。

    他形单影只,周围看不出丝毫的生气,仿佛一具行尸走肉,早已经丧失了灵魂。

    愣愣然中,这个人的容貌一变,似乎就成了普法自己,普法浑身巨震……

    “普兄小心!”白无敌在一旁焦急开口,看普法的样子,指定是中招了,这黑剑中年人果然强大。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不过几个呼吸,普法竟是忽然又清醒了过来,这种情况,便是独夫也吃了一惊,“哦?”他终于吐出一个字来。

    普法双手合十,冲着独夫笑道:“施主好孤独的心境,可惜,我佛门之中亦有闭婵一门功课,独坐禅房入定,少说也要半月有余,故此,施主的孤独意境非凡没有困住老衲,更让老衲的孤独、无为禅意更上了一层楼,倒是要感谢了。”

    “啰嗦!”

    独夫皱眉,剑影再度滔天,与普法大战在一起。

    身旁无人,白无敌这才冲着身旁的中年人道:“小师叔,你看他们胜负如何?”

    言语之间,诸多恭敬,原来这一声不响的神秘中年人,居然是白无敌的师叔级人物,当真是叫者吃惊,闻者震撼。

    中年人道:“黑剑很强,可惜剑意被秃驴克制,十分剑道折了近半,老和尚怕是输不了。”

    “普兄能赢!”白无敌欣喜。

    中年人却冷笑道:“也赢不了,不过黑剑损耗了内力,倒是你可以过关了。”

    白无敌惊愕,随后却果然如同这中年人所说,在数百回合大战之后,独夫虽然略占上风,仍旧无法击溃普法。

    独夫或许也意识到了这点,百十回合之后,便果断手剑而立,却侧开了身子,一句话不说,明显是算白无敌三人过关。

    普法、白无敌暗自庆幸中,跟随中年人走近独夫。

    中年人忽然开口道:“四环黑剑青年是你何人?”

    独夫一怔,“徒儿”,话语之间,目光中竟有柔和。

    中年人冷笑:“你既练得是孤寂剑,心中却生出了羁绊,如何能够攀登顶峰?”

    独夫脸色轻变:“你道如何?”

    “除去心中羁绊,杀了你的徒儿,武学大道,任你驰骋!”中年人狠狠地盯着独夫的眼睛道。

    然而独夫的目光之中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如此,老夫宁愿永坠小道耳!”

    中年人脸色一轻:“既然如此,孤独的守护,亦无不可,你,很不错!”

    独夫身子猛地一怔,心中某处死结豁然开朗,念头通达中寻求中年人的身影,中年人却已经和白无敌二人远去。

    “不错,老夫心有守护,却也未曾放弃心中孤独,举世喧闹,我自孤独,孤寂剑诀,我懂了,我懂了,哈哈哈哈——”狂笑声震荡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