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钓鱼执法( 感谢书友160521112357224万赏)
    广武城副县丞死于宅中,杀人者黑衣青竹,冲杀而出,去无踪迹。

    整个广武城都被这么一个巨大的消息砸了个昏头胀脑,县尊大人险些一口气没上来,便以前所未有的效率速度发动了全城衙役搜寻凶手。

    然后整理衣冠,舍弃了官员的马车,施展开轻功,气势汹汹地冲向了大秦铁卒的营地。

    守将张天禄正在校场习练武功,将一杆浑铁重枪使得如同墨蟒缠空,大片的黑影笼罩在方圆丈内,破空之音连绵不绝,看着县尊气势汹汹,先是一愣,继而大笑道:

    “县尊大人今日怎有雅兴,过来我这校场?”

    “可是想要和我比试一二?”

    大笑声中,掌中长枪呼啸,朝着县尊横扫了过去,劲气呼啸,县尊面色微寒,仗着胸中那一肚子邪火,不退不避,施展开了一道浑厚内力,抬手卸去枪上狂暴气劲,将那重枪直接握住,两股九品以上纯度的真气瞬间相触,激荡起了一阵烟尘。

    轰然脆响,那重枪只是寻常铁卒所用,承此重击,直接从中间断裂开来,县尊守将,各持一半,张天禄咧了下嘴,随手把手里头的断枪扔下,旁边亲卫送上温软毛巾,擦过了手,随手抛向县尊,漫不经心地道:

    “冬日天寒手冷,擦下手吧,县尊大人。”

    “看大人模样,怕不是来找俺老张切磋。”

    “却又是有什么见教?”

    县尊将断枪掷在低声,原本怒气稍有平复,此时听了这句话,脸色又是一黑,沉默片刻,咬牙道:

    “纪志国死了……”

    纪志国便是那副县丞,守将神色微怔,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眸子,提高嗓门儿道:

    “死了?!”

    得到肯定回答之后,手掌重重一挥,道:“死的真特娘的……”

    “不,我是说,怎么死的?”

    县尊权当没听到他说的上一句话,呼出口白气,直截了当地道:

    “游侠刺杀。”

    “按照当时情况,他应该是藏匿起来了,我要大秦铁卒迅速封锁城门,无论如何,要先行排查一番。”

    张天禄郑重颔首,道:

    “理应如此。”

    继而便从腰间抽出一个玉符,抛给旁边亲兵,道:

    “拿去,按照县尊大人指示去办,另外多派出些人马,入城中搜索,记得,要是找到那个欠抽的游侠儿,给老子结结实实绑回来,老子抽不死他!”

    “竟敢在广武城放肆!!”

    “这是在打老子的脸啊!”

    亲兵领命下去,县尊见状,心里那股邪火稍微下去,草草告辞离去,面色依旧是阴沉地吓人。

    朝廷命官被游侠刺杀于治下。

    他咬了咬牙,越发觉得局势焦灼。

    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必须马上上报郡守,并且联络师长好友运作,才有可能脱身于事外。

    张天禄目送着县尊远去,似乎是因为听了同僚之死,纵然彼此看不过眼,总归有点兔死狐悲之心,神色有些不对,粗豪的面目上显出两分沉重,没了兴趣练武,大秦铁卒身负铁甲,掌中横刀,列队而出,而这位守将则是早早回了自己家中。

    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校场,叹息一声:

    “竟然被游侠杀了。”

    “他才三十七岁,真的是……唉……”

    言语声中,似乎有遗憾可惜,可那粗豪面目却微微颤抖,扭曲出了一个古怪的模样,仿佛想要狂笑出声却只能竭力憋住,弄得脸庞通红,身子颤抖,过了好一会儿,才将那想要仰天狂笑的冲动止住,而那上好硬木的桌子已经给他生生掰了一大块下来。

    一张手,木料粉末顺着指缝留下,张天禄起身,神色‘悲痛’,仰天长叹道:

    “真是太让人遗憾了啊……”

    虽在叹息,一双豆子般大小的眼睛却亮亮的,想了想,探手从旁边抽出张纸,蘸墨写信,有写给长官的,也有写给学宫老师的,也有一位法家好友。

    这案子证据确凿,那蠢货死了之后,树倒猢狲散,没有人能在给他掩饰那些马脚。

    杀他的游侠应当不至于斩或者绞,是流三千里……还是五千里?

    张天禄乱糟糟的眉毛皱在一起,写下了一句话。

    “流刑充军位格相似,若要将流刑转化为充军刑,当如何?”

    将写好的信拿鸟儿传了出去,张天禄坐在自个儿位子上,心情舒畅地胡思乱想着。

    等抓回那游侠,先揍一顿,然后说是充军刑。

    然后……让他当个副将?

    法家那帮人脑袋都是尺子量出来的,又直又愣,这种有血性的汉子,落在他们手里可就太可惜了。

    一直看不过眼,又搞不定的杂碎死了。

    还能够多个心有热血的厉害兵将。

    张天禄一双绿豆眼眯地几乎看不到。

    这日子,美滴很……

    ………………………………

    广武城的信件频繁进出,但是事情却并没有按照常理发展。

    副县丞一死,原本的许多证据突然就浮出了水面,很快就定了案,然后全城衙役并大秦铁卒满城乱窜去找那位意难平,可却毫无进展,封锁七日,非但是不曾找到目标,反倒是弄得民怨沸腾,不得已打开了城门封锁。

    城门撤去守卫的第二天,在这里已经呆了十几天的王安风再度骑行出发,孙兴为死倔着将王安风送出城门,偷偷将一份手稿递给他,低声道:

    “安风你要走啦,路上记得,千万别去这几座山。”

    “这是从广武后头那匪寨子里搜出来的,本来不能外传,可你正巧要去扶风郡……唉。”

    “虽然不晓得他们具体的山寨在哪里,但是避开这里也就是了……”

    说道这里,老者神色有些黯淡。

    王安风只瞥了一眼那手稿,看着个蒙山,便将这手稿收好,再三辞别了老者,骑上青骢马,背琴负剑,踏上了前路。

    直往蒙山而去。

    三日后。

    蒙山小路上,一群劫匪挥舞长刀包围了一位年不及弱冠的负琴少年,为首的山贼看着那匹高大不凡的名马,咧嘴大笑:

    “小的们,绑回山寨!”

    “今天咱们抓了头肥羊,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哦!!”

    众匪欢呼,身着蓝衣的少年任由山贼将自己绑缚,仍在了囚车,一双眸子干净,黑白分明。

    ……………………………………

    二月二十三日

    广武城逃犯意难平于蒙山出现,杀三十一匪,救七人。

    后发现蒙山连寨,踏破之。

    银钱无所取。

    三月一日

    上改年号大源,天京城中,欢欣达旦,歌舞之声,终日不绝。

    意难平踏平福山寨,杀匪二十一人,伤,残余青竹一根,立于匪首脖颈。

    三月七

    江南道花魁大比,美人如玉,一曲长歌醉了满城的才子少侠。

    入春,忘仙大雪,覆盖山川,难以行路。

    意难平踏破洪山寨,入城,斩世家之人三,留贼匪账本。

    血书大秦律例。

    证据确凿,百姓请愿,无罪。

    三月十三

    安西大富为一美人豪掷千金,造玉石珊瑚墙,美人委身,一时传为美谈。

    意难平孤身入连环寨。

    寨中残余一截黑衣,青竹刺穿九品寨主的喉咙,笔直刚硬,上有斑斑血迹,城中老人喟叹,侠士之血,可比血玉珊瑚。

    三月二十一

    第六名官员死于意难平之手,死不瞑目,额上覆盖罪证,白纸黑字,沾染了猩红的血迹。

    证据确凿。

    连连杀官遁逃,虽然说死的都是县城小官,但是性质之恶却已经是大秦帝国数年都没有见过,忘仙震动,甚么青楼歌姬,美人风姿,在这个时候,都比不上忘仙的这位煞神,各地劫匪不说,就连各县的官员都给吓得不轻。

    整个忘仙的青楼都少了三成的银钱收入,各家酒楼老板唉声叹气,恨得咬牙切齿。

    因此案性质严重,忘仙郡守上报天京。

    天京城·刑部。

    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看着案几上的卷宗,忍不住赞叹道:

    “以武犯禁,杀不忠不义之辈,不惜己身,赴士之困厄。”

    “好侠士!”

    复又叹息,道:

    “可惜……律例无心,唯以其威严,可以震慑宵小,若不能将你捉拿归案,法令又如何能够威慑那些心怀恶念之辈,侠虽有义,却只能救一二人,至多百人,而法令威严不在,国将不国,天下必乱,死者何止于万?”

    沉默片刻,男子突地开口喝道:

    “踏月!”

    一道身影无声出现在堂下,男子一边低头翻看卷宗,一边道:“将那游侠捉拿,他武力不高,只是身法奇诡,应该不是你的对手。”

    那人没有回应,中年男子皱眉,看向那男子,一身白衣,玉冠束发,模样风流倜傥,只是右腿上夸张地缠着厚厚一层白布,见那督捕司看过来,摊手讪笑道:

    “我也想抓……可我腿脚现在不便……”

    督捕司嘴角微微抽搐,道:

    “怎么伤的?”

    踏月神色微僵,沉默了下,看着自己顶头上司,小心翼翼地道:

    “如果我说,是追猫的时候,不小心从房顶上摔下来受的伤……”

    “您信吗?”

    男子神色骤然阴沉了下来,看着踏月冷冷笑起,一旁却转出另一个黑衣男子,冷声道:

    “这件案子……交给我。”

    堂内两人尽数神色微变。

    是日,法家名捕无心,三年来第一次接手案件。

    四月三

    意难平踏破了第十八寨,留下一张肃杀的狴犴面具,悬于青竹之上,便了无踪迹,天色渐暖,一位穿着寻常春衣的少年,负着琴挎着剑,牵着金色竖瞳的青骢马,风尘仆仆地到了扶风郡。

    抬眸看城门,少年眉宇间干净温和,呼出口气,道:

    “终于来了……”

    紧了紧衣服,拉着马缰顺了人流,如寻常远游少年一般入了郡城。

    山寨里面,青竹染血,依旧挺秀,狴犴狰狞,随风呼啸。

    年少踏步三千里,拔剑斩人头。

    (本章完)

    ps:蜕变完成。

    感谢书友160521112357224万赏,长章节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