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少年自有少年狂
    药师谷内谷峰顶之上,云雾绵延。

    冷澈的杀气在人与人的对视之中无声息地蔓延,细碎成了无形的冰渣,无论是手持强弩的青衣弟子,还是说覆盖面具的黑衣杀手,都已将自己的注意力提高到了极限的水准。

    杀,

    或者被杀。

    死,

    或者踏着血肉存活。

    江湖之中,最为血腥而赤裸的一面,在此地正面对撞,即便是他们自身也不过是即将厮杀的棋子,又有谁会在意一个失魂落魄的少年人?

    何况那少年人马上就会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谁会关心一个死人?

    每个人的思绪都逐渐冻结,没有人敢于乱动,在这个时候,在这方天地,哪怕只是呼吸都变成了不被允许的罪过,每个人的呼吸都放得极为平缓,近乎百名气脉悠长的武者立于这一处狭隘峰巅之上,竟然死寂地令人发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幕即将无止境地即将无止境延续下去的时候,天空之中,云雾汇聚,细细的雨水淅淅沥沥落了下来,令这死寂的氛围变得幽静,正是幽静,更为肃杀。

    墨色的强弩被雨水沾湿。

    不知过去了多久,终于有一个武者忍不住手掌与兵器接触的那种滑腻之感,轻轻动了动手掌。

    原本死寂的平衡,瞬间被打破。

    天穹之上,闷雷怒响。

    铮然鸣啸之音和强弩破空的声音瞬间爆炸,积蓄了许久的杀机,在这个瞬间爆发出来。

    青袍人和一名高大的丹枫谷杀手瞬间横掠向前,一者持刀横劈,一者则仗剑直刺,‘赛阎罗’年龄依已久,气血不支,可唯独内功,却是老而弥坚,越发地醇厚,竟也是丝毫不退,双手朝前怒拍,与之酣战在了一起。

    王安风神色恍惚,可是即便是如此,百战而归的身躯却做出了本能的反应,掌中木剑抬起,瞬间前刺。

    轰然气劲爆响。

    激射而来的弩矢,竟然被其以剑刃点在了矢头之上。

    射出那一弩的青衣少年双眸不敢置信地瞪大,王安风右手手腕有些生疼,可却吐气发声,踏前一步,手腕一转,这理论上足以狙杀八品武者的弩矢被这木剑牵扯,朝着一旁激射过去。

    可眨眼之间,便有三名面具杀手揉身而上,双方势力似乎在这个时候达成了一致,杀招频出,只朝着王安风而来,少年手中长剑挥洒,其剑术之凌厉肃杀,纵然是此等必死的境地,一时之间,亦只是稍落于下风,未曾受伤,更不提立死。

    正当此时,一道凌厉肃杀的声音自旁边忽然出现。

    王安风脚步一退,长剑上扬,金钟罩内力和体内雷劲几乎在瞬间爆发出了最强的力量,险险挡住了那一剑暗袭,仅只一指来宽的刚剑点在了王安风木剑剑脊之上。

    两人在瞬间几乎形成了僵局。

    可王安风的面色却在微微泛白,体表雷劲逐渐黯淡下来,身子再也抵挡不住这力道,缓缓被推着后退。

    前面的茶老板手持长剑,惊异于眼前少年远超八品的力道,面容依旧平缓,笑道:

    “王少侠,吾亦有所苦衷。”

    “侠客以杀生成仁,还请少侠,救我一救,借我人头。”

    周围激射而来的弩矢,尽数都被薛琴霜持剑挡住,即便是七八名武者围攻,少女仍旧能够周旋,丝毫不落于下风,王安风咬紧牙关,道:

    “滚!”

    茶老板抬手长剑一避一让,如同灵蛇出洞,朝着王安风肩膀处撕扯过来,阴狠毒辣,面容却极和善,笑道:

    “怎么了?难道说,侠客不是为了他人的武者吗?”

    “可我却怎么觉得,那些人都是为你而死的。”

    “无论是扶风城那些侍女,还是这药师谷外谷中无辜的村民,都是因为你自己的莽撞而死,哪怕是你旁边那位好友,也是因为你而身陷死局!说啊,你还觉得所谓的侠义之心是个好东西吗?!”

    剑剑连环,一剑猛于一剑,一剑狠于一剑。

    可比剑锋更为凌厉的,却是他嘴里的话语。

    一句比一句狠辣。

    武者,生死乃是微毫处的功夫,王安风的心念几乎瞬间坍塌,原本他有多么相信这一点,此时便有多么崩溃,心思不在,则步法不在,步法不在,则气息不在。

    气息不在,命安在?

    本就是以弱战强,此时心思混乱,王安风剑法自然迟滞,掌中木剑被击打地扬起,那茶老板并未打算直接杀他,右脚抬起,重重踏在了王安风的心口之上,将少年直接踢飞了十数步,

    持剑立在原地,冷笑道:

    “说到底,这天下乃是大争之处。”

    “自小与兄弟争宠,你不争,便吃不饱,长大与世人争先,所有温情之处,都不过只是掩饰在争之一字上的虚饰太平,这天下,便是血淋淋的天下,这人间,乃是争利夺命的人间!”

    “而所谓的侠客,便是在告诉那些人,这世界很温柔,让他们看不清楚这世界,让他们失去争命的本能。”

    “你,是在杀他们!”

    少年半跪在地,手掌撑在被雨水打湿的地面上。

    嘴角淌下鲜血来,落在雨水中,将少年的倒影晕染出了模糊的神色,旁边的死尸眸子呆愣愣地看着他。

    那茶馆主言语之中,持剑缓步踏前。

    立在了王安风的身前,手掌中细剑抬起,搭在了王安风的脖颈处。

    而王安风竟没有半点动作。

    茶馆主冷笑两声,深吸了口气,自心中道:

    所谓侠客,死地越多,越好。

    手腕用力,便要将王安风的脖颈处撕扯开来,正当此时,被其他人牵扯的薛琴霜手腕一抖,手中剑柄激射而出,在这前者毫无半点察觉到情况之下,狠狠地撞击在了那人的肩膀上。

    茶馆主面色一白,手中长剑被打得扬起。

    少女掌中的长剑出鞘,剑锋低吟,斩过了雨幕,围杀她的数名八品武者根本未曾有丝毫的反应,便被一道圆形剑光扫过了脖颈,而在那茶博士未曾反应过来的一瞬之间,天空之中,有雷霆闪动,山巅之上,那剑的光芒毫不逊色于雷霆。

    长剑在瞬间贯入了茶博士胸膛。

    男子的瞳孔微微收缩,尚未开口,薛琴霜手中长剑之上,被寒冰笼罩,惊人的寒意涌入了茶博士身躯之中,在瞬间将其生机直接湮灭。

    薛琴霜后退一步,长剑拔出。

    茶博士软和周围那五六名八品武者一起,直接软倒在地,失去了生机。

    其三年不鸣,三年不飞,则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一击必杀。

    刺客之剑!

    每一个都能够和王安风纠缠超过五十回合的丹枫谷精锐武者,以及一名半步踏入了中三品的七品巅峰武者,只在不到一息的时间,便尽数殒命,如此之快,周围混战之人一时间竟然未曾发觉,薛琴霜一手抓起了半跪在雨水中的王安风,腾身而起,朝着悬崖之处奔袭。

    王安风恍惚之间,手掌木剑未能握紧,木剑滑落,跌在了雨水之中,铮然嗡鸣。

    据此颇远之处,一位道士手中握着个玄铜镜,叹息道:

    “刺客之剑,出其不意,所杀者,非独一人之人命,纵然一处天地,亦可以被杀。”

    “竟然是击杀祖龙的薛家后人,难怪周围无人保护。”

    山巅之上,薛琴霜腾身而起,她虽然未能到中三品,可自身轻功极强,这悬崖虽陡峭,却足以保命,此时局势纷乱,已经超过了她曾经的预想,再继续下去,恐怕她也只能自保,没有办法在带着一人的情况下,自这绝境当中,脱身而出。

    此时抓到了机会,只在瞬间便已掠至了悬崖边儿上,正待跃下逃生,突然有狂暴的劲气,自下而上击出,先前竟然未曾有丝毫的征兆,出手之人,显然是为中三品高手。

    薛琴霜咬牙将王安风扬起,避开这一招,可自己却已没有时机避退。

    那一掌重重印在了薛琴霜腹部,

    刚猛无穷的劲气自她背部冲天而起,搅碎了云雾,如此动静,在这上面,无人能够忽视,那出手的女子嘴角微微勾起,自其身后,一道道身形踏空而上,竟然有接近十名,尽数都是中三品中武者,为首一人神采伟岸,隐隐然有王者之气,大笑道:

    “诸位打得爽利,可愿再令我火炼门插上一手?!”

    ‘赛阎罗’神色骤变,猛地抽身飞退,环视左右,自己的弟子已死了不少,活下来的也是人人带伤,面色寒意大生,咬牙切齿,道:

    “卫,长,空……”

    “哈哈哈,正是本人!”

    而在同时,那名暗算了薛琴霜的火炼门五品高手正待收手,薛琴霜猛地提气,腹部气劲拉扯,令其不能瞬间回退,与此同时,左手不知从何处弹出了一道短匕,手腕一动,直接朝着这女子的脖颈处刺去。

    她分明只有七品左右的内力,可这一招,竟然已经得了七成五品以上高手才能具备的灵韵,甚至于还有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仿佛这一匕此处之时,便已经注定会刺中要害。

    不可退。

    不可避。

    不可,活!

    仿佛幽电爆闪,这女子纵然有着中三品的内力修为,纵然有着火炼门的外功锻体,却也被瞬间割裂了脊椎,中三品武者气冲牛斗的气血似乎在瞬间已经经历了百年岁月的折磨,瞬间消失干净。

    薛琴霜面色自此已失去了血色,脚步一软,半跪地在,忍了一忍,终究是没能够忍住,咳出了大口鲜血,落在了早她一步落在地上的王安风身上。

    少年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突然亮起了一簇火光。

    原本极为安静的混元功,突然开始疯狂转动。

    ……………………………………………………

    ‘赛阎罗’看着眼前魁伟的男子,面色极寒,道:“火炼门也想要来分一杯羹吗?”

    卫长空笑道:“是又如何?”

    “放心,你药师谷在外面的那几个势力,此时已经自顾不暇,尔等已必死无疑了。”

    ‘赛阎罗’看了一眼卫长空,木然道:

    “死不瞑目的是你。”

    男子大笑,道:

    “你莫不是又想要用毒?没用的,吾等所见,尔等皆没有异状,方才进来。”

    青袍人咳出鲜血,冷笑道:

    “你难道不知道,有一种毒素,唯独需要最后一点东西,便能够瞬间生效?看来果然,老头子你也下了这种毒……”

    ‘赛阎罗’神色微变,道:

    “你也……?!”

    青袍人吐出一口鲜血,那血落在地上,竟然升起了袅袅的青烟,本极为显眼,却在此时云雾之中,难以发觉,青袍人脸上升起讥诮,虽然那毒力开始在其体内蔓延,却神色未变,慢条斯理道:

    “这一次,我认栽了。”

    “我退出,你将这毒药告诉我,我便发誓,再也不来进犯你药师谷。”

    ‘赛阎罗’手持长剑,冷冷道:

    “可以。”

    “拿着卫长空的人头来换。”

    青袍人笑容收敛,双眸微眯,淡淡道:“也就是说,还是没得谈。”

    与此同时,右手自腰间夹起一柄匕首,虽手一抛,匕首激射出一道寒光,笔直落在了王安风身前,本想要搀扶薛琴霜离开的王安风脚步一顿,手掌抬起,将这匕首握住,薛琴霜气息一阵不稳,咳出了鲜血,可那鲜血竟然泛着诡异的青紫,落在王安风脖颈皮肤之上,引得他混元功运转越发剧烈。

    青袍人淡淡道:

    “王少侠,还请勿要乱动。”

    “当然,若是将你背后那小姑娘带给我,你便可以保住性命。”

    “她有大用。”

    ‘赛阎罗’同样看了王安风一眼,道:

    “老夫同样,若你将她留给我,我可将雪儿许配给你。”

    卫长空冷笑道:“是想要将这小姑娘当作药人,然后行那采补之法,以进补自身罢?腌臜的老货色,我必杀你!”

    “少侠,你若信我,我愿意将这女娃子收归门下,倾力教导。”

    “而你,我虽会限制你行踪,亦不会杀你。”

    薛琴霜方才一剑,虽然只短短一瞬,却已经是足以惊艳,足以引得这些武者们在身中奇毒的情况之下,仍旧分开了注意力。

    王安风身躯僵硬。

    旁边少女本不至于受伤中毒,可先前被江湖高手一掌按在了腹部丹田,尚且还能够出手一招,将其击杀,已经用去了全部的力量,闻言双眸流转,低声笑道:

    “都是怪我,没想到竟然会遇到了这种事情……还以为能够将你带走的……”

    “安风,你大可以将我放下,我无事的。”

    王安风握着匕首的手掌五指微微律动了一下。

    看着眼前这群魔乱舞,听得耳边传来,各种令人诱惑的声音,各种许诺,各种好处,甚至于,只要将薛琴霜朝着对面儿抛过去,便可以引发后者们的骚乱,而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身具混元功,三千年血参的药力也未曾全部散去,此时根本没有中毒。

    朝着这山崖之下跳去,九成机会能够活命。

    之后,大不了之后再为薛琴霜复仇。

    何况,就连她也同意了不是吗?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了,生死交困,哪里还有什么心力去保护其他人。

    对不对?

    握着匕首的手掌,力道越来越大。

    耳畔有一道道声音传来,有老者的低语,有豪迈的允诺。

    “江湖之上,本就如此,你已尽力,何需要自责?”

    “少侠,你放心,只要你让这姑娘过来,老夫绝不会亏待于你。”

    “你欲死耶?!”

    “生机,便在此处了……”

    “勿要自误啊,王安风!”

    生与死的考虑,足以令所有人软弱下来,王安风低头看着旁边的少女,低声道:

    “抱歉,薛姑娘。”

    他的眸子里面,满是死意。

    可即便是受到了再大的创痛,也仍旧还有一丝丝火焰在燃烧着。

    “爹,爹,这个是什么……?”

    年仅五岁的王安风奔到了房内,指着自离伯处拿来的纸,瞪大了眸子,道:

    “念,念给我听……”

    青年咳嗽了下,看了看那纸上歪七扭八的文字,笑出声音来,道:

    “小风想要做这种人吗?”

    “对啊!离伯说,这种人很厉害!”

    那青年抬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沉吟道:

    “不过,这一种人,过地也很苦。”

    “我不怕苦的!”

    “我最不怕了!爹爹你给我念嘛!”

    青年笑出声来,道:

    “那好……来,这一行字,要这般念。”

    王安风将少女放在了旁边,右手握紧了那匕首,看着前面的人,猛然用力。云雾之中,匕首舞出了一道寒芒,笔直刺入了少年的肩膀,殷红的鲜血顺着弩矢滑落下来,落在地面上。

    王安风死寂的眸子里面,因为痛楚,而重新燃起了火焰。

    耳畔似乎有青年低声念道:

    “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

    滋滋的古怪声音突然响起,那弥漫着种种毒物的云雾之中,如同遇到了天地一般,开始逐渐散去,所有人的视线,都在瞬间锁定了王安风的身躯之上,神色皆是骤变。

    周围毒云的异常,无比清晰地反应了一点。

    眼前这少年的血液,可以解毒!

    几乎是所有人的视线都在瞬间变得无比火热,薛琴霜代表着未来的投资,可眼前的少年,却决定了此时这山巅之上,最后站着的,会是谁。

    却无人去想王安风此时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情。

    哐啷脆响声中,匕首落在了地面上。

    王安风回身,拉住了薛琴霜的衣领,猛地将少女面颊拉向了自己,与此同时,运转到了极限的混元功以玉石俱焚的手段,转入了心府经脉之中,突然变得极为暴烈。

    “风儿,你要记得。”

    “这混元功核心不同于寻常内功,不再丹田,而在心头血中。”

    “若是遇到了真的解不开的毒,凭借这心头血,你还能支撑一炷香的时间,足以离开。”

    他的耳畔,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心脏被内气冲击,涌动。

    王安风的嘴唇贴合在了薛琴霜唇角,后者的眸子骤然瞪大,却自心中明白王安风性情,绝不会是占她便宜的人,正当此时,唇角传来血腥的味道。

    蕴含了混元功这门武功最后力量的精血,度入了少女唇中,三千年龙血参残余的药力,总体超过五百日时间的勤修苦练,足以破除万毒的血液,瞬间将薛琴霜体内的残毒压制下去。

    薛琴霜的双眸微微瞪大。

    王安风后退了半步,想要说些什么东西,却只是在少女耳畔低语:

    “薛姑娘,情急之下,勿怪。”

    心中低语:

    薛琴霜,

    吾心悦汝。

    少年的瞳孔之中,满是死意,却又明亮无比,冲着满是惊愕的薛琴霜笑了笑,手掌抬起,重重拍在了少女的肩头,内力倾泻而出,施展以巧劲,将薛琴霜直接击飞了出去,薛琴霜右手一拉,却只是擦着王安风的袖口滑落。

    身后,按捺不住的武者已朝着王安风扑来。

    王安风猛地朝着一旁翻滚而去,鲜血之中未曾散去的三千年灵药药力,开始弥散在空气中,青袍人和‘赛阎罗’瞬间惊呼出声,面容尽数骤变。

    “不要管那小丫头!”

    “抓住这小子!”

    轰然气浪当中,王安风的身躯直接被气浪裹挟,狠狠地撞击在了一侧,匕首,长刀,数之不去的兵器,瞬间劈斩在了少年的身躯之上,却发出了尽数撞击的铮然鸣啸声音。

    赤金色的佛文自王安风眉心处开始,疯狂蔓延,为首的武者们神色骤变,身子不受控制地朝后面踉跄而行。

    于此绝境之下,竟然能够踏步向前。

    既然是自己的错。

    那便自己去承担!

    咔擦脆响声中,更多的兵刃劈斩在了王安风身上,金钟罩一阵晃动,可在少年的余光之中,已经看到大部分的人已经被自己这个行走的灵药吸引了注意,双手回握,按在了斩在自己的兵器之上。

    明明是足以纵横同辈的金钟罩,在众多八品武者的攻击之下,不断地发出崩碎的声音,突然一道黑影爆闪而过,王安风的右膝处突然迸出血光,身子一颤,直接半跪在地。

    一柄长枪朝着王安风刺去。

    少年猛地抬手,握在了枪身之上,暴喝出声,将这长枪折断,却又感觉到了胸口一凉,一柄森锐的长剑,刺穿了身躯,也带走了他最后的力量。

    更多的兵器,朝着王安风的身躯之上落下。

    金钟罩悲鸣不止,碎裂。

    内力在冲击心脉之后,已经处于重伤之中。

    以区区一重伤的八品武者,面对超过三十名八品武者,十名以上的七品武者。

    不自量力。

    确确实实,只有不自量力之称。

    群敌环伺之中,王安风蓝色的劲装已经彻底被鲜血染红,躺倒在地。

    心脏重创。

    金钟罩被废。

    百毒不侵被废除。

    右膝割裂,脏器贯穿。

    视线已经彻底模糊,而模糊的视线之中,却看到了方才失手落在地上的木剑,除去了那木剑之外的一切,已经尽数归于黑暗。

    耳畔嘈杂一片。

    却传来了熟悉的冷澈声音,那青衫文士站在他身前,皱着眉头看着他,周围是少林寺的风景,那文士冷然道。

    “站起来!”

    “想要学我的剑术,这柄木剑,绝不能够脱手。”

    “到死也不能放下!”

    那边卫长空长刀扬起,将‘赛阎罗’和青袍人拦下,冷然道:

    “你们要做什么?!”

    ‘赛阎罗’看着已经濒死,即将要收割的‘人形灵药’,冷笑道:

    “卫长空,你欲要拦我?!”

    卫长空颔首,道:

    “若想要过去那里,休怪我和你等死战!”

    “如此侠客,你若是将其抽炼为药,我火炼门,有一个算一个,和你不死不休!”

    此言说出,森锐杀气,冲天而起,青袍人冷笑道:

    “如此不自量力,自寻死路之辈?也堪为侠?”

    卫长空手中兵刃重重砸在地面,冷然道:

    “真正的侠客,永远都不自量力。”

    “以十成十的把握出手,不过随意一人都可以做到,那算是个屁的侠客,若是手里有闲钱,谁不愿意博得个大好名声?”

    “可若是明明知道会死,却还敢拔刀,抽刃向更强者冲去,单纯为了一腔义愤,不惜己身,道之所在,万死不辞,才是真正的侠客,一等一的豪杰!”

    “无论是那人有多弱小。”

    “普天之下,衡量一个人是否是豪杰的,竟变成了武功膂力?何其荒唐!”

    “我不是侠,可若你要乱来,我,必杀你!”

    正在此时,突然传来了轻微的摩擦声音,卫长空扭头去看,神色突然动容。

    在一道道不敢置信的视线之下,那浑身蓝衫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少年一手撑着地面,朝着前面的长剑一点一点匍匐过去,右手五指张开,颤颤巍巍朝着剑柄处握去。

    不知是谁扳动了弩矢。

    一根精钢弩矢直接贯穿了少年的前臂。

    王安风咳出一口鲜血,身子直接被大力贯穿,钉在了地面上。

    双眸微微张开,左手转而向前,不住向前,已经不成模样的手掌张开,握在了剑柄之上。

    右手挣扎着,猛地抬起,那弩矢贯穿了手臂,这样突然一下,便是带起了淋漓的鲜血。

    安风撑在地面上,一点一点直起了身子。

    “风儿,我少林武功,最重下盘,任何时候,绝不……”

    “站起来,哪怕就是死,也不要这么丢人!”

    已经是残破之躯的少年人,一点一点挺直了身子,先前出手的那名武者,已经被卫长空直接击杀,而纵然是如此,面对着这挥手即可杀死的人,那些武功不弱的武者,竟然难以出手。

    手中的兵器似乎在这个时候,沉重到了难以想象。

    王安风左手颤抖着将手中的长剑抬起。

    右手却背在身后,劲气震动,将佛珠震下,握在了手中,在他此时,已经逐渐开始凝固的脑海当中,唯独一个思绪异常清晰。

    如果被他们知道了佛珠的秘密,肯定会对师父不利……

    手腕一动,最后的力道带着那佛珠,轻飘飘落落出了山崖,朝着下方飞速跌落。而同时,少年深深吸了口其,缓缓直起身子,浑身无一处不在剧痛,却低低笑道:

    “呐,三师父……”

    “够排面了吗?”

    卫长空神色变化,抬手拦住周围属下,沉声喝道:

    “停手吧。”

    “你若愿意停手,我火炼门退出此次争端,我将倾其所有,令你踏足四品巅峰,未来,你将是我火炼门之主!”

    王安风朝向了自己感觉到说话之人的方向,突然笑出声来,呢喃道:

    “丹枫谷,杀害了无辜百姓满门一家老小。”

    “拐带我大秦百姓,药师谷……炼化活人为丹,白虎堂,害人满门……”

    “我,我很小气的。”

    “小气到了,就连一条性命,都让我心疼的程度。”

    “你,你们,一个一个……”

    “我,咳咳咳,唯愿,杀,杀之而后快!”

    卫长空张了张嘴,看着那少年对着另一个空无一人的方向低语,本为敌对之人,心中竟然浮现一丝悲凉沧桑之感,少年那原本清澈的黑瞳之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的光芒,化为了一片混沌无光。

    少年自有少年狂。

    一个一个,

    绝不原谅。

    王安风踉踉跄跄踏前了一步。

    第一步踏出总是很难,可下一步,他的速度便变得更快。

    长剑斜持。

    如同是最后的一次奔跑,畅快淋漓的感觉。

    众人几乎是本能地朝着后面退了半步,而直至此时,方才明白眼前的人几乎要立刻死去,想要笑,却笑不出来,看着那少年大步奔出,却只在奔了数步之后,直接软倒在地。

    鲜血淋漓落在地面,手掌中的长剑却未曾放松一丝半点,瞳孔黯淡。

    他感觉到了天地开始旋转虚化。

    卫长空看着那边两人一眼,大步而行,走到了王安风身边,道:

    “你要死了……”

    “你本不会死的。”

    “……后悔吗?”

    王安风嘴角微微挑起,却已经做不出回答。

    遗憾吗?

    当日会遗憾,他还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没有吃过,还没有看到离伯,没能给那些死去之人讨回公道,还没能完成自己的夙愿,没能和薛琴霜说出那几个字……

    好遗憾好遗憾。

    遗憾到王安风现在肠子都青了。

    可后悔吗?

    少年的眸子微微张开,回光返照一般,竟笑出声来,道:

    “我活过的……”

    看过山,看过湖,看过天下间最好看的月亮。

    还亲过了喜欢的姑娘。

    死也死在自己选择的方向上。

    快意。

    够快意了……

    便在此时,其手中的木剑突然开始自发鸣啸起来,凄厉不绝,被赢先生压入其中的神兵灵韵似乎体味到了某种契合的存在,开始疯狂地蔓延,疯狂地彰显自己的存在。

    长空之上,有风雷齐至。

    原本隐于迷雾之中看戏的老者骤然起身,神色大变,失声道:

    “这是……”

    “神兵共鸣?!”

    声音落下,已经出现在了这战场之上,右手如同猛虎探爪,朝着王安风旁边凄厉哀鸣不止的木剑抓去,左手则朝着王安风狠狠砸去,正打算将其主人击毙,将这苏醒的神兵,纳为己用。

    欣喜之下,这一拳尽显上三品风姿。

    王安风的眸子彻底昏暗,外面发什么了什么,一概不知。

    不知道怎么的,却又似乎看到了往前经历过的一幕幕事情,看到了忘情的空道人,隐忍的柳无求,疯狂的倪夫子,以及每一张熟悉的面庞,直到故事开始的时候。

    他跟在了那高大的身影旁边,一步一步走上那山门。

    抬手,向前。推开了熟悉的大门。

    赢先生在皱眉下棋,慈和的老者对着他在招手,明明没了手脚,却还喜欢乱动的三师父在说着什么,眉宇飞扬,满脸得意。

    旁边,手掌温热拉着自己的圆慈,朝着他微笑。

    抱歉呐……师父。

    弟子再不能尽孝于前。

    于此,叩首。

    王安风的眸子缓缓黯淡下去。

    被抛掷下的佛珠撞击在山岩之上,

    而那上三品的一拳,却在此时,骤然停滞,被消去了全部的力量。身着灰衣的僧人沉默立在了王安风身前,右手抬起,将那一拳接住,青袍老者神色骤变,脱口道:

    “你是谁?!”

    僧人未曾回答,甚至没有看上一眼,右手抬起,将一串佛珠召回,轻轻放在了王安风手掌上。

    流光闪动,少年的身躯消失不见。

    圆慈缓缓起身,转头看向这满山的妖魔鬼怪,踏前一步,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

    “贫僧,圆慈。”

    僧鞋踏在了地面上。

    “三招不能超度诸位,贫僧,涅槃于此。”

    轰然气浪,横扫天地四方,此地云雾连绵,蜿蜒流转,据称每日云雾自最高处的山巅涌出,四下蔓延,如同玉虚仙宫,乃为扶风八景之一。

    自此日起,除名其中。

    千里之间,再无半点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