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谈府的变化(二合一)
    做了满满一桌子的饭菜,谈语柔挑了些菜,还是端回去了自己的房间,独自去吃。

    王安风看着少女毫不客气将自己最喜欢的菜夹了大大一筷子,嘴角微微抽了下。

    真会挑……

    心中憋着一口气,王安风俯下头来,大口扒饭。

    吃过早饭之后,少年将碗筷收好,踱步到院中,行至那些倒伏在地的刺客身旁,周围兵器随风低声鸣啸不止,如在啜泣,王安风看着这些杀手,俯下身来,抬手如电,转眼之间,连点那杀手身上数处大穴,伴随着最后一指点在膻中穴上,本已气息全无的刺客身子突然一颤,猛地睁开眼来,瞳孔深处,满是惊怖之色。

    下意识抬手捂在喉咙上,触手生疼,那道剑痕极凌厉,却只是斩伤,没有直接将他击杀,这杀手坐在地上,满脸茫然失措。

    谈语柔恰从屋中出来,便看到了这一幕,微微好奇,道:

    “公子……”

    王安风抬眸看向谈语柔,道:

    “……我不喜欢杀人。”

    “这些杀手,待会儿送到衙门里去。”

    “若是手上有良善之人的性命,自有刑律去收拾他们。”

    言罢俯身,将剩下那些杀手身上的穴道点开。

    这手法乃是药王谷嫡传,其实是一种假死之术,当然,若他不给这些杀手解开穴道,他们将会在睡梦当中,生生饥渴而死。

    谈语柔轻移莲步,走到王安风身旁,看着这些如同死了一遍,神色皆是苍白异常的杀手,柔声道:

    “可是,公子你还要保护小女子呢……”

    “莫不是要语柔陪同,一起去去衙门?”

    王安风闻言微微一怔。

    自己一人带着些杀手去自然没什么,可若加上旁边少女,则有些不妥,而将谈语柔一人留在这里,也确实有些危险,一时察觉到了些许棘手,微微皱眉,便在此时,谈语柔复又道:

    “不若让烟儿去衙门报官,带些捕快回来。”

    王安风想了想,颔首道:

    “若是如此,自然最好……”

    那边谈语柔已朝着烟儿招手,在其耳边轻声低语,后者似有不愿,微微皱眉,可还是扛不住少女连连哀求,看了王安风一眼,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这院子是公孙靖的手下置办,身为江湖人士,买的屋子自然不可能离衙门有多近,白衣少女去一趟回来须得要些时间。

    王安风便只坐在这院落中石桌旁,看着那些杀手,神色安静,手中亦没有什么兵器,可那些身怀不俗武功的杀手却一个个宛如雕像,僵立原地,竟是不敢有丝毫异动。

    谈语柔看了看这些人面目,道:

    “这些人,是杀手吧……”

    “公子缘何留下他们性命?”

    谈语柔虽然一副闺中大小姐模样,可毕竟出身于江湖势力之中,能说出这话来,王安风并未察觉不对,只是道:

    “人死不能复生。”

    “所以拔剑杀人的时候,就要慎重。”

    谈语柔噗呲笑出声来,她此时就坐在王安风旁边石凳上,转头看向王安风,抿嘴笑道:

    “公子这般模样,可不适合行走江湖哩。”

    “语柔未曾去过江湖,也知道那里是不杀人便不能活下来的地方,你这样老实,会被欺负的……”

    王安风未曾回眸去看少女,只是安静看着那些杀手,道:

    “我也杀人。”

    “生死相搏的时候,亦不会有丝毫的留手。”

    谈语柔歪了下头,道:

    “公子这样,也会杀人?”

    王安风点了点头,平声道:

    “人死不能复生。”

    “所以,杀人之后,也无需要有任何后悔。”

    谈语柔道:“可他们是杀手,想要杀你……”

    王安风起身,道:

    “他们是杀手,我杀他们自然无需任何迟疑,理所应当。”

    “所以我放过他们。”

    “他们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谈语柔微微一怔,便明白过来王安风的意思。

    此时恰好门外已有数名巡捕,手持兵器枷锁,奔入这院子当中,怒目圆睁,凶神恶煞模样。

    若是这些杀手手中曾有良善性命,则无需要王安风出手,便会死在大秦铁律之下,若是往日没有害过无辜百姓,这些杀手最多吃些苦头,倒也不会丢了性命。

    至于死在这些人手中的江湖人……

    谈语柔抬眸看着长空,神色安静。

    江湖之中,恩恩怨怨,谁又能说得清楚?

    无论是谁,杀过了人,便已经有了被杀的理由。

    无人不冤。

    锁链声音鸣响,那些捕快将这些杀手锁起,这锁链是大秦墨家用独特材料打制而成,要想锁在武者身上颇为困难,可一旦被锁上,即便是七品武者,也休想再调动内力。

    眼见着自己被这锁上,杀手中数人脸上早已苍白如纸,往来如风,杀人如麻的人物,此时却身形战栗不止,几如一滩烂泥。

    在经历过一次‘死亡复生’之后,才过去一炷香时间,便要再度去死,这种巨大的反差,将死亡的恐惧放大了不知多少。

    正当此时,却有一人用力挣扎开捕快的手掌,周围巡捕受惊,手中战刀哐啷哐啷尽皆出鞘,直接架在那武者身上,后者却不是要逃跑,而是身负锁链,朝着王安风方向跪下,沉声道:

    “多谢恩公不杀之恩。”

    “他日……必有所报。”

    言罢重重叩首。

    周围捕快虚惊一场,将战刀回鞘,喝骂着拉着锁链,将那杀手拉扯着离开这院子,院落当中倒插的兵器也作为证物被一同带走,一眼看去,倒是变得宽敞了许多。

    王安风看着这突然道:

    “谈姑娘。”

    谈语柔本欲回屋,闻言驻足,回身看他,

    少年开口,道:

    “今日,我想要去一趟谈府……”

    ……………………………………

    王安风还是决定,再去见一面谈天雄。

    昨夜他在赵府当中听到了赵正勇和其晚辈的暗谈,得知了二十七连帮窥探着谈天雄基业,虽说以谈天雄的经验老辣,未必没有料到二十七连帮和赵正勇的事情,可他心中多少有些不安。

    但他却未曾想到,自己竟被拒之门外。

    谈府偏厅当中。

    王安风坐在椅子上,旁边茶盏中热茶早已凉了三次。

    旁边小厮再度给王安风换了新茶。

    堂外突然传来脚步声音,少年微阖的双眸张开,尚未见人,便听得了朗朗笑声,道:

    “王兄到来,本来应该亲自接待。”

    “无奈这些日子府中事情繁杂,若有怠慢之处,还请王兄勿怪,勿怪啊,哈哈哈……”

    笑声落下,已有一人自门外进来,虽面目依旧,可身上所穿,已经不是上次见面时候的白衣如玉,而是一身黑衫,衣服之上,隐有暗金色虎纹,华贵暗藏,威严显露。

    王安风见其脸上神态,已不如先前那般谦逊,而是掺杂了些许恣意,心中微微一沉,面上则无其他变化,起身还了一礼,道:

    “玉公子。”

    玉九抬手止住少年动作,笑道:

    “何必如此见外,若不嫌弃,叫一声玉九便可。”

    “还不知王兄今日,大驾光临可是有什么要紧事情?不妨说说?”

    王安风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要见见老先生,王某有些事情,想要询问一二。”

    玉九闻言笑一声,朝着王安风拱了下手,面上神色颇有两分歉意,开口道:

    “王兄乃是谈府上贵客,这种事情,玉某理应为王兄通报,见与不见,皆要交给‘老先生’定夺。”

    “可这几日老先生避不见客,我等身为下属,也实在不能违背命令。”

    声音微顿,复又道:

    “王兄若有什么事情,不妨和玉某说说,在下承蒙老先生不弃,在这些日子里,暂为替代老先生管理俗务。”

    王安风眸光微转,他瞳术在这两年间早已精进到颇为高深的地步,眼前青年面目上隐隐得意骄纵之态虽然微弱,却并未瞒得过他,闻言神色未变,只轻笑了下,道:

    “无事。”

    “只是王某关心朋友安危,想要询问一下老先生。”

    “不知委托的事情,可有进展。”

    玉九见少年眉头微皱,似正在担忧朋友安危,除此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异样,心下放松下来,笑道:

    “王兄勿要着急,我谈府中人早已前往城中各处调查。”

    “若有所得,肯定会立马告知王兄。”

    王安风微微颔首,道:“如此,还要多多劳烦玉兄。”

    “哈哈哈,应该的。”

    王安风看着前面笑容清浅的青年,心中不住下沉,这青年显然已得掌大权,昨日在他上午来了谈府之后,当夜便有各个组织的杀手来袭,若说谈府当中,没有内鬼,绝无可能。

    而且这内鬼,地位还不低。

    王安风看着玉九清俊的面容,心思不在,只是随意交谈了两句,便起身告辞,行至外面院落,所见之人,对于身旁青年皆极恭敬,让王安风心中越发沉重,这若不是满院当中的仆役武者,都是心机深沉,喜怒不行于色之辈,便是其他亲近忠诚于谈家的武者早已被打发出去,剩下的全部都是玉九的心腹手下。

    念头至此,突然想到方才说是要在院中待一会儿的谈语柔,心中一紧,脚步加快,行至那处院落的时候,恰好看到一位面色慈和的老妪手臂臂弯处跨着一盒点心,抬手拈起一块,正给谈语柔喂去,少女朱唇微张,正要去接,王安风心中一紧,顾不得身后玉九,甩手扔出一枚铜钱,发出凌厉呼啸,直接将那糕点打落。

    那老妪吃这一惊,竟然只是手掌微颤,站的四平八稳。

    谈语柔扭头看来,便看到王安风大步而出,身后跟着玉九,只是后者面上微笑已经收敛许多,眸子微张,嘴角似笑非笑,不似人,不似猛虎,倒似是饿狼安静的视线。

    老妪先是朝玉九行了一礼,方才看向王安风,咕哝着抱怨道:

    “这位公子,突然出手是有何意?这可是老身专门为小姐做的糕点……”

    “小姐平素最是喜欢。”

    王安风已走到谈语柔旁边,抬手将少女挡在身后,看向老妪,淡淡道:

    “我等才来了不到半个时辰,这位老妈妈做的也未免太快了些。”

    老妪神色微微一滞,却又强自道:

    “老身年纪大了,对事情多少有些预料,少侠还年轻,不知道……”

    王安风看她一眼,道:

    “哦?未卜先知?”

    “那倒是失敬……”

    老妪面色稍松,道:

    “当不得公子……”

    声音尚未落下,便有听到了王安风淡然无波的声音,道:

    “那老婆婆为何没有预料到,你苦心做出的糕点会被在下一枚铜钱打碎?”

    老妪微怔,面色一阵青白交错,说不出话来。

    王安风依旧将谈语柔拦在身后,转身看向玉九,道:

    “玉兄此时掌管谈府中事宜,在下也不便打扰。”

    “还请勿送。”

    玉九脚步一顿,王安风话已经说到如此地步,他刚刚才以事情繁杂为由,晾了王安风许久时间,此时倒也不好再送,视线掠过被王安风挡在身后的少女,掠过少年背后紧紧装在鞘内的长剑,想到对方身手,呼出口气,平静笑道:

    “既如此,那玉某便只送到此处。”

    “冬日天寒。”

    “还请王兄,路上小心些。”

    “多谢。”

    王安风淡淡回了一句,便要带着谈语柔离开,后者眸光微转,突然开口,声音软糯委屈,道:

    “可是,公子,语柔真的很想吃……”

    少年脚步微微一顿。

    周围隐有肃杀的气氛几乎瞬间消散了个干净,王安风侧身看向谈语柔,嘴角微抽,这院落此时在他眼中直如天罗地网,危险暗藏,知道再拖延下去,不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按捺住憋屈之意,道:

    “我给你做……”

    “可那盒子里还有桂花糕和海棠酥……”

    王安风察觉周围气氛渐变,心中一沉,一手拉住少女颇为宽大的袖口,拉着向前走动,道:

    “你要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谈语柔任由前面少年拉着自己的袖口。

    少年的音色因为心中憋屈恼怒,失了方才那种淡然高深的气质,反倒多出些少年气息,谈语柔垂在宝蓝色棉袖下的手指微微张开,小心翼翼触碰了下王安风的手掌。

    隔着衣袖。

    少女面上浮现一抹绯红,眸光流转,任由王安风拉着自己往前走,前面是少年有些气急的背影,黑发微扬,周围屋檐朝着后面滑动,影影绰绰,将冬日里凉薄的天空割裂成了不同的碎片,阳光洒落下来,在少女褐色的眸子里安静地流淌着,前面少年的黑发微泛着光,是如同秋日麦田那样的色泽,升腾起来温柔而安心的味道。

    天空湛蓝,有麻雀振翅而过。

    那少年踏步。

    将她拉出了谈府大门。

    ps:四千多字的章节,比起两千多的单章要多不少,可比起五千字二合一长章还差一丢丢,大家包涵一下,过去这段剧情节点就好……(双手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