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登场,王安风假身的‘排面’(22)
    “诸位同道,这女魔头身上已经没了毒物,无需戒备,大家齐上!”

    先前去隔壁院子当中拿了菜油的武者高声喊叫,随即便自自己手掌上拔出了那根银针,甩手朝着梦月雪的方向激射而出。

    先前的武者只是接触了死在梦月雪手下的尸体,就直接中毒身亡,而眼前这人中了一针,竟然也没有什么事情,众人见状,心中俱是一松,随即便有两名自认武功不差的武者手持了兵刃,抢出众人当中,各自施展得意功夫,朝着梦月雪冲去。

    其余数人则是颇为谨慎,也晓得眼前这蒙面少女的厉害,非但是未曾近前,反倒都是朝着后面暴退了一端距离,手中则是都取出了随身暗器,甩腕发力,朝着梦月雪扔过去。

    梦月雪手持一柄长剑,舞出了凛冽寒芒,将自己周身护住。

    但听得叮呤当啷,脆响不停,那些暗器尽数都被拦下,随即抖腕发力,手中长剑剑光如同长河坠地,凌厉迅捷,以其一人之力,对战两名品的武者,竟也不见落入下风,看得众人心中俱是暗叹。

    窜天鼠公孙无双眸神色异动,只在心中赞叹,果然不愧是这两年间,仗剑杀退了数次追杀之人,这一手剑术已经极尽纯熟,非是寻常武者所能企及。

    而在此时,其余的四名武者见其果然不再用毒,终于放下心来,想到药师谷传承的武功秘籍,心中火热,各自拔出兵器,杀上前去。

    本来还算是能够支撑的梦月雪霎时间察觉到了巨大压力,一时间捉襟见肘,险象环生,但是其面上却无丝毫担心惊怖之色,反倒是沉静如冰般的模样,左手下垂,不知何时已经放在了腰侧包囊之上。

    手持短刀围攻在梦月雪左右的公孙无见状心中一个咯噔,生出寒意,抬手往身旁一位老者肩上一拍,借力收招,身形急退,其轻功不凡,转眼之间就已经退出了数丈距离,出现在了这院落的院门之处。

    而在同时,梦月雪左手已经朝前猛地一扬,其余众人多少也有几分警惕,见状不好,各自施展轻功退避,唯独那被公孙无暗算了的老者,避之不及,被少女手中之毒罩了满脸,嘴中发出一声短促惨叫,随即便扑倒在地。

    身为内功品的武者,只在瞬息之间,便没有了生息,足可见梦月雪手中毒物毒素之猛烈,下手之无情。

    公孙无面上神色微变,这局面一时危急,于他极其不利,可他却突然大笑出声,道:

    “好猛烈的剧毒,好狠辣的手段”

    “不愧是炼制药人的药师谷一脉余孽,真真是江湖之上,人人得而诛之的女魔,可惜,如此剧毒,你还能够施展几次?”

    “我看你药囊当中,恐怕是已经空空如也了罢!”

    梦月雪一手持剑,面上神色,几无半分变化,道:

    “确实不多,却还能够再送一人归天。”

    “不知道这一次,你打算拿谁来做替死之鬼?!”

    一言以诛心,公孙无脸上成竹在胸的笑容,登时僵硬,其余武者,尽都是远离了这窜天鼠,以防止自己被其顺手一招,送向阎罗索命的地方,甚至于彼此之间,亦是有所防备,面露迟疑之色,虽然手持利刃,我众敌寡,一时竟然不敢上前。

    梦月雪心中微松口气,面上则依旧是冷若冰霜,一手按剑,一手探入药囊之中,呈现即将出招的戒备状态,缓步朝着外面走去,神态从容,怡然不惧,竟是显得包围其的武者们越发狼狈,远远看去,直如护卫一般。

    正当她就要踏出这院子之时,一道银锁长鞭,突然暴起,如同草丛中巨蟒,直直朝着少女腰间药囊处撕扯过来,来势凶猛。

    这要囊中间,不过是还有些许药物,对于内功深厚的武者,几乎没有了半点作用,若是被打落,今日自己绝难以幸免!

    梦月雪心中悚然一惊,身形展开,朝后飞掠,避开劲气。

    那道银色飞锁猛地收回,掀起了气浪如潮,一行数人,便只从这气浪之外,缓步而来,尚未出来,已经有人开口,道:

    “不愧是药师谷嫡传,心智非常。”

    “只拿着一个空药囊,便能够骇住这诸多江湖武者,险些就让你再度走脱,不过今日,你再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梦月雪闻言心中一惊,下意识握紧了腰侧药囊,而其余武者也抬眸来看,脸上神色先是微微一松,继而便浮现出羞恼之色,面上杀气之重,似乎恨不得立时将那少女千刀万剐了一般。

    其腰间那药囊,不知何时,已经被割破了个两寸来长的豁口。

    这种药囊材质独特,内里分出了诸多个小袋,各种药物不用玉瓶,只是放入其中,方便交手时候使用,此时给弄出了个豁口,里面的药粉便漏了出来,竟是只余了些许,显然其方才所说,不过是拿着言语诓他们。

    窜天鼠公孙无面上青红交错,直如开了个染料铺子,知道自己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机会,眼前这些人过来,无论这少女手中是有神兵利器还是了不得的传承秘籍,自己都是只剩了干看着的份儿。

    那气浪中行过数人来,皆是身穿青衣,手中兵器,以抓钩鞭锁为主,寻常江湖人惯用的刀剑一类,在这些人手中倒是罕见,为首一人是个中年汉子,面目方正威严,手持着个银色鞭锁,如蛇一般在其身周盘旋不定,发出呼啸。

    这鞭子不比寻常,左右皆有逆弯钢刃,锋利异常,伴着这鞭锁盘旋,就如同是蜈蚣身上密密麻麻的短足一样,让人看了心中发麻,显然方才无声割裂了梦月雪药囊的,正是这短足钢刃。

    梦月雪看了一眼这男子,面上神色罕见拨动了下,只是一瞬便已经恢复了原本平静模样,可自其心中,却罕见浮现出了绝望之意。

    眼前男子,她亦是认得。

    在先前逃离之时曾经远远看过一眼,虽然不知道其名姓,可也知道这人在不老阁中,地位不低,一身武功,更是七品武者中的顶尖水准,和先前那些江湖武者,不能同日而语。

    中年男子看着前面带着面纱的少女,手腕一动,鞭锁猛地向前,直接将其面纱撕扯下来,露出了张苍白俏丽的面庞,这独门兵器两侧,短足钢刃密密麻麻,寒光凛冽,竟是未曾伤害到少女分毫。

    只是那面纱却已经给撕扯成了齑粉,散落下来。

    中年男子眸中浮现一丝惊艳之色,不由赞叹道:

    “我竟不知,心狠手辣,武功不俗的药师谷余孽,竟然是如此一位佳人。”

    “江湖之上,果真是能看得到常人难以见到的风采啊,哈哈哈”

    旁边一女子笑道:

    “祝师兄莫不是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那男子复又赞叹一声,道:

    “怜香惜玉,人之常情。”

    “不过,这女子乃是七长老点名要见之人,怜香惜玉,那是七长老的事情,祝某身为执事武者,所要做的,不过是将这二佳人卸去兵刃武功,扔在七长老身前!”

    声音尚未落下,其手中鞭锁已经呼啸而起,朝着梦月雪撕扯而去。

    少女眸子微亮,她方才一直便是在等这么个机会,面对着修为经验都是远超自己的对手,唯有趁其不备,方才能有一线生机。

    她的轻功乃是药师谷嫡传,颇为不俗,如同飞鸟点水而过,险险避开了那鞭锁攻势,趁势朝着旁边青墙之上掠去,可方才行了一步,便有另一道银索如毒蛇一般,纠缠而来,只在交锋的瞬间,便将自己手中长剑打落在地。

    在其身后,那先前避开的银色鞭锁亦是转变方向,钢刃震颤不止,朝着她的大腿处撕扯而来,梦月雪此时不过堪堪跨入了品武者的行列,先前一退一挡,已经是竭尽所能,此时旧力已去而新力未生。

    眼前墙壁,往日里不过一步即过,此时竟如同天堑绝壁,令人心生绝望。

    眼见目标即将落,不老阁众人眸中皆有喜色,公孙无等人心中懊悔则是越盛。

    突然,天边传来沉闷破空之音。

    一道黑影,如同流星破空,自九天之上而落,只在瞬间,那两条银色鞭锁便被击飞,那中年男子手中独门兵器,更是被拦腰而断,其中一截,被死死钉在了地面之上。

    劲气纠缠之下,兀自还在扭动不止,如同被打断了七寸的蟒蛇,极尽凄惨狼狈。

    气劲散去。

    那处竟是一柄重刀,通体墨色,唯独刃口之上,森白一片,兀自还在震颤,令人心中一片寒意。

    面色苍白的梦月雪瞪大了眸子。

    不老阁中祝姓男子心中亦是悚然一惊,却因想起长老就在城中,又多出许多胆量,踏前一步,高声喝道:

    “是谁!”

    衣袂翻飞之音,一道身影落下,轻轻踏在刀柄之上。

    肃杀鸣啸,戛然而止。

    刀锋之下,震颤出一圈气劲,徐徐弥散开来,身穿墨色劲装,背负一物的青年武者立于墨刀之上,神态冷澈,抬眸横扫之际,已有无形气势,笼罩全场,淡淡开口,道:

    “尔等宵不配听吾之姓名。”

    如此登场,如此霸道的话语,令在场诸多人心中皆是一惊,不老阁众人原本成竹在胸的气场被直接打断,心中越发不稳,不知眼前之人来路,只因忌惮,甚至连出手之心,都变得迟疑不定。

    祝枭闻言心有怒意,冷笑道:

    “阁下好生霸道。”

    青年抬眸看他,负手而立,淡淡道:

    “霸道,又如何?”

    少林寺中。

    鸿落羽在空中连连打转,极为兴奋,高声叫道:

    “就是这样,排面!”

    “排面!”

    “哈哈哈哈,老子没白教你”

    ps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