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化毒神功?!(12)
    外界王安风以凛然之势,震撼全场,一人破局,面目神色冷漠淡然,可在少林之中,诸人武功极高,也都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油条,自然看得出少年那种不舒坦的样子。

    吴长青察觉少年耳垂处一抹似有若无的红色,嘴角微微一咧,复又看着在这山上笑着转来转去的鸿落羽,叹息一声,道:

    “落羽,你也太胡闹了”

    如风般乱窜的没影的神偷身形骤停,满山遍野都是栩栩如真的神偷,足足有上百个鸿落羽整齐划一,朝着吴长青转过头来,令老者头皮一麻,便听着这些神偷嘴中呦呵一声,声音层层叠叠,震得群山回应,连连叫道:

    “什么胡闹,这可是我神偷门中秘传之术,哪里是什么胡闹?!”

    每一个神偷皆是满脸义正词严之色,叫道:

    “须知高手相争,武功经验不过只是胜负一环,气势自信,都极为重要,所谓杀伐,亦是诛心之术!”

    “若是彼与我相争,而看不透我,则其十成武功,施展不出七分,处处忌惮,便会处处留手,难能倾尽全力,人心之难测如渊,岂不强于天下猛毒奇药?”

    “如此一来,原本势均力敌之争,极有可能变成摧枯拉朽的碾压,甚至于以下克上,以弱胜强,寡敌众,亦非不能做到。兵家所言,以正合,以奇胜,奇正相合,循环无端,莫过于此,如此武者杀伐之术,如何能说是胡闹?”

    “我看老药罐子你才是胡闹。”

    老者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鸿落羽这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直指武者杀伐中气势之争,修习武艺者气血方刚,争斗胜负,生死如常,不过瞬息之间事情,若是心气不存,畏首畏尾,确实是取死之道。

    可鸿落羽面目之上,灿烂的笑意根本抑制不住,眉目飞扬,极为兴奋。

    突然听得了哗啦一声,满山身影皆是散了个干干净净,鸿落羽出现在吴长青身前,头顶朝下,悬在半空,晃来晃去,大剌剌道:

    “总之,你信我!”

    吴长青克制住自己一巴掌抽在那脸上的冲动,毫无诚意地笑了声,道:

    “信你?”

    “老夫信你有鬼。”

    声音微顿,又觉得自己这句话似乎有些过分,老来总是心软,抚了抚须,复又放缓了语气,道:

    “不过,你方才那分光化影的武功,是个甚么法门?”

    “神偷门中,也有这等奇门武功吗?老夫还以为,唯独天机岛上奇术一脉会研究这些玩意儿。”

    鸿落羽闻言微微一愣,道:

    “什么法门?”

    吴长青手掌一顿,瞪大了眼睛,道:

    “便是你刚刚弄出那般多残影的法门”

    鸿落羽脸上疑惑更甚,看了一眼吴长青,满脸都是你莫不是在玩我的神色,皱眉道:

    “那玩意儿”

    “不是只要跑就可以做到了吗?”

    吴长青脸上神色一呆,看着似乎比自己还要疑惑的神偷,嘴角微微一抽。

    复又想到方才这神偷兴奋之时,只是施展轻功,就能弄出不知多少的残像,若是用出这等法门,再加上那张嘴想及此处,心中不由一阵恶寒,看着旁边笑得眉眼飞扬的鸿落羽,忍不住在心中腹诽。

    “果然,这玩意儿”

    “就是个祸害!”

    王安风看着眼前诸多武者。

    神色冷然无波。

    只是面庞却有些发烧,恨不得掩面而逃,若非脸上有些易容的材料,遮盖住了面上原本神色,恐怕这场面早已经崩不住。

    梦月雪被少年保护在身后,看到其负在背后的五指紧握,拇指不住摩挲,眸子不由微微瞪大。

    他,在紧张?

    可在其他人眼中,却并非如此。

    祝枭眉头皱起,冷哼一声,道:

    “看来阁下是打算和我们不老阁对着干了?”

    “好胆量!”

    言语声中,右手一松,已经将那断了一半的鞭锁扔在地上,腾起来一层灰尘气浪,复又自腰后一拉,取出了一柄兵器,通体精钢材质,比起杀人的兵器,倒是更像是一个挖药的药锄子。

    可那能够砸开山岩的棱角处,杀起人来,也不一定会逊色于刀剑兵器。

    一端是个锋利的凿子,一端则是个钝器的模样,显然这兵器既能够施展bs一类技法,也有锤法的招式蕴含其中,不熟悉的人,很容易在交手的瞬间吃个大亏。

    王安风眸子微眯。

    方才他先声夺人之下,已经将局势控制在了手中,此地人多,其中也有内功功体不差于自己的武者,当真混战起来,以他的武功,不一定能够护得住梦月雪安全。

    此时该如何?

    往日他从未有过这种经历,正当此时,那边祝枭已经心存试探之心,手中兵器扬起,抬手便是两道透着墨绿的弧形气劲斜扫而来,身子伏底,迅猛前冲,行进之时,左右移动不定,拉出数道残影。

    身后窜天鼠公孙无瞳孔一所,下意识朝后退了半步。

    这两道劲气可不是剑客们擅长的剑气杀敌之术,里头墨绿色的全部都是剧毒,寻常人只要沾上一点,便要立死,死后更会身化脓血,极为凄惨,就算是武者,也抗不过多少,乃是不老阁中一等一的杀伐手段。

    复又看了王安风一眼,心道这人如此托大,恐怕要吃个大亏。

    正当此时,王安风已经察觉到了这两道劲气中的古怪,强行克制住自己纵身避开的冲动,迎着急冲而来的祝枭,迎着不老阁众人自信从容的神态,迎着公孙无幸灾乐祸的目光,面无表情,抬起右手。

    屈指,轻弹。

    气浪轰然暴起。

    王安风脚下重刀铮然鸣啸不止,身前地面给生生削去了数层,祝枭心脏险些停跳,本已经奔袭到了王安东身旁,突然又一个懒驴打滚,朝后滚出数米远,胸膛中心脏在疯狂得跳动着。

    这,这是什么鬼

    祝枭的眼珠子险些瞪出眼眶。

    方才自己几乎是倾力斩出的两道毒龙牙给那人一根指头就弹碎了?

    这个人是生铁打成的吗?

    他几乎想要破口大骂。

    就算是有横练外功,可这毒龙牙最强的不是劲气,而是隐藏在劲气之中的剧毒,寻常武者都挨不得一下,唯恐避之不及,这人竟然没有丝毫反应?

    惊怖之余,下意识看向王安风手指。

    依旧白皙修长。

    缓缓收回。

    祝枭心中一时大怖,知道碰到了硬茬子,可想到那位老者,要他这样灰溜溜地离开,也是不肯不愿,正要说话,却见王安风微微抬眸。

    少年的手指微不可查颤抖了下。

    金钟罩足以消弭近成劲气,可该疼还是会疼。

    而在同时,他体内足以化去百毒的混元体正以颇快的速度运转,传来阵阵热流,足可见到祝枭出手之狠辣,这招式当中,毒性之猛烈。

    混元体这门神功能将诸多毒素归入基础药理之中,化为单纯元气,供应武者吸收,可此时王安风却并未将这元气纳入丹田,而是径直以这混元体催动同为药王嫡传的武功点星指法,屈指轻弹。

    恶风破空之音骤响。

    一道纯白指劲刺破虚空,瞬息间蔓延了数丈距离,直指祝枭,后者头皮一麻,心脏险些停跳,正当此时,不老阁众人之中,一名女子手中银索一缠,直接将公孙无裹住,抖腕发力,扔向了那道指劲。

    这公孙无武功本就较之于那人稍差,先前又避之不及,被扔出去之后,想要退避,却已经避之不及,登时被那劲气穿心而过,倒在地上,嘴里喷出鲜血,眼见不活。

    而在同时,祝枭落在地上,打了个滚,顾不得自己的风姿,转身便跑,口中叫道:

    “走!”

    “快走!”

    看到此局已解,王安风收回手指,心中微松口气,他就是担心此地还有其他高手,所以才不愿弄出太大动静来,此时迫退众人,正当最好。

    便在此时,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神色微怔,嘴角微微一抽。

    心中叹息一声,少年腾身落下,右脚轻轻踢在了重刀刀柄之上,呼啸声中,那刀已经化为一道残影,朝着祝枭飞去,两人内功功体火候类似,可是祝枭已经没有了丝毫战意,施展身法,避开了袭来之刀。

    重刀坠地。

    王安风此时已经出现在了这重刀之前,右足踏地,左手握住了那重刀刀柄,祝枭察觉袭来之人,咬了咬牙,猛地回身,运起了一身毒功,狠狠拍向了王安风,墨绿色劲气一时笼罩方圆一丈之地,暗沉浮动。

    其余几个江湖武者只是从此而过时候,吸了口气,便觉得头昏眼花,脚步一时踉跄,可见这毒性之猛烈,不老阁毒功之强横,心中皆是震动。

    毒雾之中,祝枭怒喝出声,双手重重落在了王安风胸膛之上。

    心中登时一喜,随即便发现自己的双手就像是拍在了铁疙瘩上一样,震得生疼生疼,知道眼前之人有高深横练外功在身,心中一紧,便要急速后撤,却在此时惊觉,自己竟然再也无法动弹。

    气浪猛地暴起。

    祝枭瞳孔皱缩,在其体内,勤修苦练了不知道多少的毒功猛地倒流,朝着眼前这人冲去,几乎是瞬间便流失了十之七,面色瞬间煞白,突然想起一事,神色骤变,叫出声来,道:

    “化毒神”

    尚未说出口来,王安风已踏前一步,右手抬起,扣住了其面颊,手腕一动,掌中重刀发出一声沉闷呼啸之音,猛地倒扣前撩,自其喉咙处斩过,刀锋震颤,将其声音掩盖下去。

    生机断绝。

    s第一更奉上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