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人心难测,各有所虑(长章22)(感谢美m女你懂的盟主)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人心难测,各有所虑(长章22)(感谢美m女你懂的盟主)

    声音落下,周围不老阁弟子心中亦是生出寒意,禁不住后退一步,离那白发老者远了些,不老阁弟子同时涉及医毒两道之中,行走江湖之中,常常秉持中立,非正非邪,如此偏激的行为,即便是在他们眼中都过于疯狂。

    中年男子看着旁边神色扭曲的老者,眸光闪烁不定,面上神色倒是依旧如常,只在心中升起了许多轻视。

    好勇斗狠,因心中意气逞一时之快?

    当真以为,此时的江湖,还是三十年前的江湖吗?这浩浩大秦麾下之民,如果这么轻易便能被动了,大秦便也不是大秦了。

    绵延七日的酷烈之毒?

    呵

    梅锋心中冷笑。

    不提大秦刑部如虎似狼,持剑巡视天下的名捕,只要这一处出现剧毒的迹象,最多不过一个时辰,便会直接招来三个以上中三品武者,持拿狴犴铁令,执行杀伐之举。

    两年之前,白虎堂一案,还是因为丹枫谷夏长青率先行动,将米家山庄所在之处附近的中三品巡卫尽数吸引离开,白虎堂众人才敢动手。

    而纵然一击得手,即刻远遁,并且准备了数条后路,白虎堂终究还是被暴怒的大秦铁骑发现踪迹,彼时有四品大将持拿灵兵直接出手,率数城之军,以兵家军阵,将白虎堂参与此事的武者上下宰了个干干净净。

    根本不要活口。

    大秦铁骑纵横天下,已非群狼,唯独猛虎成群,方才能够形容。

    而此时,这帮猛虎潜伏爪牙,不是转了性子,只是因为有真龙束缚,据传军中宿将,只因久久不得杀伐,掌中之兵每每便在夜间跃出刀鞘,作响不止,声音凄厉森寒,令人头皮发麻。

    梅锋抿了抿唇,看着眼前赵广,虽然已经预料到老者此举必然失败,可却并未出口制止,反倒自心中思考起来,如何能将眼前这老者和不老阁斩断联系,借大秦之手,将这一直嫉恨自己的老不死斩杀,而不至于牵连己身。

    此毒发作虽然剧烈,可并非立时致死,才令他升起了这个念头,若这是触之立死的剧毒,他此时必然是会远远离开,甚至于会禀报阁主之后,代不老阁通知大秦巡捕,引刑部高手将这老疯子击杀,以免引火烧身,坏了大事。

    可此时这种毒性,倒是能多出许多可行之事。

    若在大秦武者出现之时帮衬赵广,只称其为复仇而致一时冲动,做下此等事情,和不老阁无有任何关系,再救治这满镇百姓之性命,应该足以取信于大秦,起码不至于令其对自己出手。

    想及眼前老者藏于府邸之中的诸多奇毒,梅锋眸中浮现一丝异色,面上神色却越发和煦,负手而立,点了点头,道:

    “那梅某便拭目以待。”

    赵广点头,面庞之上,神色如古井无波,心中充斥着一种濒临疯狂的豪赌心态。

    三十年。

    这念头已折磨了他足足三十年。

    人生能有多少个三十年?他再等不起了。

    三十年,已经令他从年富力壮,风姿儒雅的江湖高手,化为了鸡皮鹤发的垂死老人,如梦靥般折磨着他的人,已先他一步离开了人世。

    可他不甘心!

    垂下的手掌笼在袖袍之中,微微攥起。

    赵广面上消去了方才的狰狞,神色平静,身为六品武者,虽然年老,脸上亦没有多少皱纹,眉目慈和,白发如雪,就如同这安详小镇当中,随处可见的邻家老爷子。

    可他的腰杆却挺得笔直,双眸之中极尽疯狂竟然显出了一种诡异的平静。

    “王大哥,你能看得出师兄中的是什么毒吗?”

    梦月雪看到王安风站起身来,眸光微亮,按照川连两年前的说法,后者一身医术极为精深,而且似乎别有传承,和大秦江湖中常见的医术药理截然不同,自成一家。

    若是他的话,或许可以

    梦月雪自心中升起一丝奢望。

    王安风摇了摇头,含着一丝歉意,道:

    “抱歉”

    梦月雪眸中光彩黯淡下来,摇了摇头,强笑道:

    “没甚么”

    这两年间,东躲西藏,找了不知有多少方子,才勉强能够克制住川连症状恶化,护住其心口处一口真气不散,而今王安风解不得这毒,对她而言,倒也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只是,

    还是会有些难受。

    王安风看着眸子黯淡下去的梦月雪,抿了抿唇,心有不忍,却终究没曾开口说话,梦月雪脸上的神色很快便恢复过来,呼出口气来,抬眸笑道:

    “王大哥你先坐。”

    “我去给你泡些茶。”

    王安风点了点头。

    梦月雪转身回了内室,而他则是坐在桌旁,耳畔传来了苍老的声音。

    “风儿,你为何不说出来?”

    王安风敛目,沉默了下,轻声道:

    “我不能说。”

    他自然不能说,他甚至不知自己如何去开口,因为川连所中,乃是药人之毒,一旦中毒,近乎无解。

    药人之毒,乃是医家禁忌。

    寻常药物,不过是种植以五色之土,受天光雨露,星月光辉,长于天地自然之中,可药人之术,则反其道而行之,言人为天地众生之长,五脏内府,自成一处天地方圆。

    故而以人为养料供养奇药,中毒之人一身修为气血,尽数都被打入体内的药物吞噬,直到最后,人精气神三宝尽数散去,枯槁如木,不nrn形,可那奇药却会在灌注之下渐趋于纯熟。

    一旦出世,只在数日间就会从一粒种子飞速成熟,因为是以人性命浇灌而出,其效力往往非同凡响,无论其功用是调息养气还是补充气血,都是江湖中颇为难得的宝药。

    以川连现在的样子,他体内的那一株药,怕是已经熟了。

    王安风已在吴长青门下已经学医术数年,后者乃是江湖之上一等一的神医,高屋建瓴之下,他的眼光早已经非同寻常,川连身上症状虽然奇异,却也不至于无法察觉分毫,可他却不愿说出,就是这个原因。

    眼前这青年之所以还活着,恐怕是因为在这两年之内,梦月雪一直在寻找各种药物,遏制住他体内那株奇药的蔓延,可是这也终究不过只是缓兵之计。

    距离川连魂散之时,怕是已经不远。

    吴长青闻言声音微微一顿,亦是知道王安风话中意思,沉默了下,还是叹息道:

    “可无论你说与不说,这件事情都无法挽回。”

    王安风沉默了下,摇头,道:

    “不一样。”

    “夫子曾说待人以诚,可相较于真相,我还是觉得让梦姑娘保持现在的心境更为重要或许这样有些对不起川兄,但是我想,若是川兄知道,恐怕也会同意我的做法,选择隐瞒。”

    “待人以诚,尤其是对待朋友,更不该有谎言期满。”

    “可有的时候,告知真相才是最残酷的行为,正因为我把梦姑娘和川兄看作是朋友,待其以诚,方才更不能说出来。”

    耳畔苍老的声音沉默下来。

    两年时间,无论吴长青还是王安风,都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梦月雪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药师谷已毁,血亲尽数丧命,江湖之中,人人皆欲杀她,或是为了成名,或是为了夺利。

    几乎一夜之间,江湖中最险恶的部分便彻底展现在她面前,惯于在江湖中行走的武者,一时间都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何况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

    恐怕唯一支撑着她,让她一路走下去不曾坠入邪道的,就是师兄川连的性命,若是此时告诉她川连丧命已成注定

    王安风不知道会对她造成如何巨大的打击。

    少年后背靠在了竹椅靠坐上,抬眸看着这屋子里的装扮,心中沉郁,难以放松下来,吴长青对于王安风极为熟悉,纵然身在少林寺中,也明显察觉到少年身上气息渐有波动。

    药人之术,王安风并不是第一次接触。

    两年之前,药师谷中大长老就是涉及这种邪道,才惹来了杀身灭派之祸,时隔两年,这种手法竟然再次出现在了江湖之中,而且以其他的方法,重新和药师谷牵扯上关系。

    绝对有问题

    王安风眉头微微皱起,自心中思考这件事情背后可能存在的种种因果。

    他已与两年之前不同,无论武功还是心智,都已经足以涉足江湖之中,不提纵横天下,快意恩仇,却起码足以自保,不至于像过去那般,每每使得自身陷于险境之中。

    正当此时,内室处传来轻声响动,王安风脸上神色收敛,重归于平静,只在心中叹息一声,将方才所思所想,暂且按下。

    无论如何,此时应当要先将川兄和梦姑娘送离此地。

    少林寺中,吴长青亦是微微叹息一声,感知外界少年眉宇间的沉稳,看着他在梦月雪面前言行如常,未曾露出丝毫破绽,一时间心中恍惚。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个眉目稚嫩,对自己极为恭敬的少年已经渐渐有了自己行事的准则,已经不是那个什么事情都听师父话的乖巧弟子了。

    君子待人以诚。

    书中的训诫都已经不再刻意遵守,可却又从未脱离这道理。

    吴长青心中情绪复杂。

    有许多欣慰,许多赞叹,可在这些情绪之余,竟也还有些微失落,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呆坐片刻之后,老人摇了摇头,将这情绪压在心底,复又凝神思考着川连的症状。

    他的一身医术几乎有通天彻地之能,只是可惜,和大秦江湖中药理不一,而川连所中药人之术,则和他所知的差异更多。

    若是能够早来两月时间,以他一身纯熟的医术,哪怕不知道这种药人之术的原理,只用其他方法,也能生生用基础药理将川连所中的药人之毒破掉,救下其性命来。

    可是此时川连的身体已经极为虚弱,根本承受不住如此霸道的手法,恐怕不等拔除毒性,就会生机断绝,立死当场,而且从方才脉相当中,吴长青发觉川连的性命和那奇药已经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堪称一体双生之局。

    破掉药人之毒,几乎等同于要亲手杀死川连。

    纵然是他,面对这从未接触过的领域,一时也是深感头痛。

    而在外界。

    梦月雪将怀中药材投入药锅中熬煮,复又沏了一壶茶水,端出来递给王安风,茶香袅袅,清淡的茶汤当中,有些陈旧的茶叶舒展身躯。

    王安风端起茶盏。

    他在大凉村中时,曾蒙师娘传授茶艺,习得以茶识人的眼光,此时手中这杯茶水当中燥气不去,足可见梦月雪此时心境。

    可此时他眼前的少女仍旧在笑。

    王安风心中微叹声气,抬手便要饮茶入喉,却在此时,可辟万毒的混元体突然运转加速,有滚滚热流汇聚,涌向丹田之中,原本平静流动的金钟罩内力突然加快。

    王安风神色微变。

    有毒?!

    手中茶盏重重放在了桌上,王安风哗啦一声,直接站起身来,左手抬起,握在了身后重刀刀柄之上,神色警惕,看向外面,沉声道:

    “梦姑娘,小心。”

    “怕是有不老阁之人出手了”

    梦月雪微微一怔,随即面色亦是骤变,显出慌乱之色,猛地转过身去,疾奔到床前,果然看到本来面色尚算平缓的川连此时双眉紧皱,面现痛苦之色,低声snn出声,而原本就已极细弱的气息更是起伏不定,似有断绝,不由惊呼出声:

    “师兄!!”

    王安风闻言心中一个咯噔,猛地转过身来,却在同时,听到了身后哗啦声音,侧身回望,在这条街道不远处,竟已有人半跪在地,双手捂着面庞,身躯颤抖,低低嘶吼出声。

    其双手缓缓拉下,并没有多长的指甲生生在面庞之上拉出了数道血痕,双目瞪大,隐有血丝,脸上满是痛苦之色,便在其手指就要触碰到他自己双眼之时,王安风已经出现在他身边,抬手连点,将其穴道点住,使其昏睡过去。

    心中方才微松口气,便听得了惨叫之声,几乎同时在这村镇之中数处地方响起,此起彼伏,竟无断绝之时。

    ps:感谢美女你懂的盟主感激涕零,无以言表

    同时感谢rs万赏,感谢诸位的鼓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