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故人重逢(二合一)
    老周大约是明白了王安风的意思。

    能够被谈语柔委以重任,在西定州之外的城池中担任密探,他自然不能是蠢货,在仔细思考,并且否决了寻两个清秀可人的小相公这个念头之后,王安风得以一夜安眠。

    第二日醒来,房间外已经有伙计在候着。

    王安风洗漱之后,并未在客栈内用餐,想及昨夜出现在自己屋内的两名娇媚女子,他到现在都感觉浑身上下有些不舒服,也没有去见老周,只是和两名伙计说了一下,从后门溜了出去。

    此时正是辰时,路上行人已经不少,看得到准备早点的摊贩,王安风随意找了一处桌子坐下,先是看了看其他人的选择,才极为慎重地要了一份烧饼,一份小米粥。

    就如汪兴庆所说,这里的烧饼确实值得一尝。

    外皮酥脆,一口下去,在嘴中裂开成好几部分,油香四溢,而里面的部分却是极柔软,味道扎实而朴素,两种不同的口感和味道相互纠缠,妙不可言,旁边店家上菜时,还另送上了一小叠切的细碎的咸菜丝,笑着招呼两声,才退了下去。

    因为是冬日,入口多少有些冰冷,却因加了香醋而极爽口,将烧饼外壳的那些许油腻抵消,王安风不觉便有些停不下嘴来,直到将加了南瓜煮成的小米粥吃了个干净,才止住动作,把碗放在桌上,呼出一口白气来。

    只觉得这餐点虽极简单,却足以令人心满意足。

    “承惠,十三枚大通宝。”

    店家是个年有四十余岁的汉子,有了些许白发,脸上常含笑容,桌上放着个木桶,用来收铜钞,王安风自怀中摸出了十三枚暗器,摆在桌上,在店家的招呼声中起身离开,走在城中道路上,只觉得通体舒泰了许多。

    青阳商队还要在这城中盘亘足足数个时辰之久,此刻算算时间,应该才刚刚到了东市上,准备和官员报备,安排货物铺面。

    而他自前些日子看到宏晖最后一剑之后,自身武学便陷入一种疲惫的状态,依旧如往日那般修持已经作用不到,甚至于有不进反退,自囚一地的可能。

    因而王安风并没有像是过去那样,直接回到客栈当中,打坐吐纳,修行内功,而是漫无目的地在这城中行走。

    其手中仍旧还拿着那自天剑山下折断的枯枝,颇为洒脱随意的模样,和因为年节将近而处处繁忙的县城景观有些格格不入,引来众人古怪注视。

    那一剑,还是没能够彻底放下……

    王安风心中叹息,手中枯枝随意点在虚空,落在路面。

    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

    可少林寺中,青衫文士的神色却不复原本随意,看着王安风那枯枝点在地面上,复又抬起,周而复始,竟似永不停歇一般,神色稍有徐缓,微不可查点了点头。

    不算是太蠢……

    不远处吴长青放下手中医书,看了看赢先生,想了想,还是含笑开口道:

    “先生……”

    青衫文士抬眸去看,声音平淡,道:

    “何事?”

    老人抚须,未曾直抒胸臆,只是笑呵呵地道:“运其意于剑,得意而忘形,依老夫所观,小风的剑术,已算得上是登堂入室了罢?放在整个大秦年轻一辈里面,也算得上屈指可数……”

    文士看着空中幻像中缓步向前的少年,冷笑道:

    “登堂入室?”

    “登的谁得堂?又是入得谁人的室?”

    “剑意剑招剑法,都是拾取前人牙慧,毫无一丝半点是自己的东西,这种剑术,如何能称得上是登堂入室,充其量,不过是能够杀人的伎俩,远不足以称之为术,更遑论于道。”

    声音微顿,似乎略有些微平缓,勉强道:

    “也只有前日在那山上古亭上,刺出的一剑还算是有些看头……”

    吴长青笑着颔首。

    他明白赢先生的意思。

    山上古亭那一剑刺出,是王安风枯立数日,将直视宏晖剑意的感悟与自身剑术应合,加上那古亭之上,天地一片广阔,隐隐有浩渺剑气潜藏于下,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合一,才能够刺出。

    妙到毫巅。

    虽外在不显,却尽得了剑意三味,当时拦在那铁剑面前的,就算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坚钢顽铁,也会被那轻描淡写的一剑刺穿,其威力堪称王安风此前刺出最强的一剑。

    就算是现在,就算是在少林寺中重现了当时的情景,他也就未必就能够再刺出一剑。

    武者又不是墨家机关人,与人交手,刺出的每一剑都不尽相同,历史上那些精彩绝伦的剑法,就如同垂名千古的诗句一般,不过是兴之所至,妙手偶得,要想要重现出来,几乎难于登天。

    也因此,那些顶尖的剑客才会惺惺相惜。

    因为他们知道,唯独彼此,才能够令自己的剑术攀升至更高的境界。

    青衫文士看着远空风景,神色冷淡,怅然若失。

    吴长青抚须轻笑,自心中卡着时间,觉得赢先生脑中思绪应该也差不多结束了,才恰到好处地开口道:

    “那……先生不为他找一个剑道上的对手,帮着小风找到自己的道吗?”

    赢先生皱着眉头看了老者一眼,他自己也在想这件事情,而吴长青说话又是颇为客气,是以并未多加思索,也未曾着恼,只是随意道:

    “他已踏上中三品,精神气血解那些东西,也该教了。”

    “至于剑道……本座的杀剑并非最适合那小子的,他得了一身雷霆罡气,内功功体又是禅门正宗,光明正大,若是不修武当山紫霄宫的那一门剑术,实在太过于可惜。”

    武当山,紫霄宫……

    思及那响彻天地的雷光,以及毫不逊色于雷霆天威的剑芒,老人面上神色略有肃敛,定定顿了片刻,方才抚须叹息道:

    “武当啊……”

    ……………………………………………

    外界。

    王安风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走着,渐入繁华之处,往来的人中,衣着朴素的寻常百姓身影变少,而多的是穿绫罗绸缎,乘车驾马的富贵人家,其中亦有身着劲装的习武之人。

    前方远处,看得到一座高楼,门口各自站着四位秀丽女子。

    王安风脚步微顿。

    其中最左侧站着的那一位女子面容娇柔,眼含秋水,他可是眼熟地很,正是昨夜里被他推出门去的那两名女子之一,此时看她就算是招呼熟客,眉目间也隐隐有郁郁之色,王安风心中难免就有些尴尬。

    楼前一名颇为俊秀的青年与其谈笑数声,右手环在了那女子腰间。

    两人随即便要往青楼中走,王安风面无表情,脚步一转,直接朝着一侧巷道处走去,避开视线。

    郝丝雨抱着青年手臂,正将其往里面引的时候,视线余光瞥到一抹有些熟悉的身影,脚步微微一顿,那青年察觉异样,抬手拈起一缕黑发轻嗅,笑道:

    “怎么了?郝姑娘……”

    郝丝雨隐蔽收回视线,面容之上笑意依旧,撒娇不依道:

    “没什么……只是许公子您许久没有过来,奴家可是在外面等了许久呢,今日公子若不能给个交代,奴家可不依呢……”

    青年闻言微怔,随即大笑,道:

    “哈哈哈,好,是许某的差错,今日进去了,先自罚三杯,自罚三杯,哈哈哈……”

    女子笑意柔媚,心中松下心来,也并未多想。

    她自己只是个寻常青楼女子,仗着美色维生,其余许多事情,她可管不着,也不想要去管。

    只是想及那少年刚刚走的方向,正是这城中赤帮下辖最大的销金窟,不知道那少年是去赌钱,还是有其他事情要做。

    最好是赌钱。

    最好输得干干净净!

    女子心中恨得咬牙。

    王安风自是不曾知道那女子心中所想,他只顾避开后者,并未去管自己到底是在往哪里走,只是往前去走。

    所行巷道颇为狭窄清幽,阴影处,竟然还能看到前些天留下来的积雪,可见其阴冷,那积雪被堆在了一起,上面嵌着几枚黑黝黝的炭块当作眼睛,还插了两根枯枝。

    只是可惜过去了几日时间,这雪人脏兮兮的,已经不能看。

    王安风大步往前走,只打算早些从这里走出去,此地稍偏僻,又是大早上的,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只是在他快要走出这巷道的时候,却看到了两个神态萎靡不振的男子。

    冬日天寒,这两个男子并非武者,竟然只穿着单薄里衣,靠在墙壁上,满面狼狈,看上去像是个家境贫寒,食不果腹的贫苦百姓,可是看其衣着,却分明是上好的料子,只是现在沾染了泥土,显得有几分狼狈异常。

    王安风眸子自这两个满脸挫败不甘,以及害怕畏惧的男子脸上扫过,心中略微有些好奇,不知道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会变得如此失魂落魄。

    心中思绪纷飞不停,脚步却并未停下,一直往前行去,直到看到不远处洒满阳光的大道,心中莫名松了口气,脚步略有加快,却在即将踏出这巷道的时候,听得了一声有几分熟悉的沙哑声音。

    “我说,放开他!”

    王安风脚步微微一堵。

    心念微动,未曾离开,也没有如先前那样大步行出,垂下的手指微微一勾,有风而来,令他的动作变得更为轻柔,未曾发出半点声响。

    缓步摸出去,王安风自墙角处往外去看,在这瞬间已经运起了瞳术,视野瞬间变得宽阔,发现在这城中略有偏远的地方,竟然有一座修得威风八面的大宅子,占地极大。

    门口立着一雄一雌两只石狮子,门前还站着七八名青壮大汉,身姿魁伟,面相凶恶,一看便知道不是好相与之辈,其中两人拖着一名穿着锦衣的青年男子

    那青年被手指来粗的麻绳给结结实实捆了起来,正要往宅子里面去拖,已经是满脸泪水。

    看那些武者面目神色,若是进去了宅子,必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那青年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浑身抖如筛笠,哆哆嗦嗦,几乎说不出话来,而其现在之所以还能活命,便是因为在这青年和那些凶恶武者之间,还站着一名蓝衫少年。

    那少年右手抬起,握在了背后木剑之上,只是随意一剑,就将恶狠狠逼上前来的三名大汉迫退,所用剑术质朴工正,又有难得的浑厚气魄,掀起劲风,将地面浮尘掀起。

    在一剑逼退对方之后,剑术骤然一变,自沉重变得轻盈简单,轻取那锦衣青年,木剑虽然无锋,但是以武者之力挥出,却还是极精准地将那麻绳斩碎,随即抬剑一扬,将那青年护在身后,头也不回,只是喝道:

    “赶快走!”

    那青年男子哎了一声,拉扯开自己身上的麻绳,连滚带爬朝着外面跑去,未曾跑向王安风这有些逼仄的小巷,而是往人多的地方奔去。

    大宅外面的汉子们几乎气得跳脚,因为少年拦着,已经是追之不及,只能看着那青年一溜风般冲进了大道,额角抽动,收回目光,怒喝道:

    “小子,老子算是看出来了,你他妈的是来我们赤帮找茬的啊?!”

    “放跑了咱们想要的人,是准备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了?!”

    那少年怡然不惧,右手稍微用力,将那柄较之于寻常长剑更宽数分的木剑抬起,屈指轻叩剑身,便有悠长剑吟声响起,颇为骇人。

    “我只问你,若是他刚刚被你们抓进去,可还有命在?”

    那大汉笑得狰狞,似乎极是恼怒,道:

    “有命在?”

    “我呸!爷爷我要把他手脚一个一个卸下来,然后再用刀子给他来个三刀六洞,慢慢流血而死!”

    那少年抬眸,纵然是见惯了江湖厮杀的赤帮诸人也感觉到了心底一凉,声音戛然而止,下意识朝着后面退了一步。

    冬日薄凉的阳光之下,那少年的眉目仍旧还显得有两分稚嫩,但是原本憨厚的五官却被纵横狰狞的刀疤尽数遮掩,看上去唯独剩下了凶悍,他抬起长剑,剑锋斜持,平静道:

    “那,就勿怪在下出手……”

    此时他因为动作,面容侧向了巷道的方向,隐藏在巷道之中的王安风神色微怔,那少年脸上狰狞而凶悍的刀疤映入瞳中,却异常熟悉,瞬间令他的记忆回到了三年之前。

    想到了青锋解之行,想到了那被他自丹枫谷杀手手中救出的小男孩,想到了之后的离别和重聚,面上神色不可遏制更温和了许多。

    “阿平……”

    ps今日卡文……憋了好久才只有四千字,诸位包涵一下,今日二合一,抱拳……

    感谢onkyare的万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