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五章 波涛如山席卷(2/2)(四千字)
    大秦疆域广大,若是只以双脚行走,就是走上一辈子,三辈子,都走不下来,只说前朝,曾有一位名徐霞客的高人立志行走天下,也只是走下了一半,就不得不在路上抱憾而终。

    留下的遗言是本欲看尽天下山水,却只能来世在观,最大的遗憾,便是其离着不过一百里路,就是大周朝最大的湖泊,虽说是湖,可绵延千里,波涛壮阔,气象广大,因在内陆,却又与汪洋不同。

    在大秦边疆雷郡,驻扎着十八路铁骑之一,防御森严,外面的连一只鸟都不要想飞进来,再往里走一个郡,就是那座大湖。

    物产丰饶,风平浪静,不知道养活了多少的百姓。

    这时候明明已经到了腊月时节,北方飘雪极大,可这地处南部,一整座大湖连冰都没有结,只是虽然不曾结冰,也是异常地寒冷。

    那寒气就跟水里的水蛇一样,往人的骨头缝里去钻,穿得再厚也没甚么用处,挡不住多少寒气,再加上靠水,湿气也重,百姓到了四五十岁,膝盖就会出了毛病,十有都逃不离。

    老吕坐在船板上。

    他是个船夫,起码现在是个船夫,当年倒也出去闯荡过,现在老了,就靠水吃水,一双眼睛没甚么神采,就只是看着前面晃动的水波,怔怔然地走神,若说在考虑些什么,倒也不是,就只是胡思乱想。

    人老了,就喜欢回忆过去。

    天有些寒,他又紧了紧衣服,脑子里漫无边际想着,一直都说南边暖和北边儿冷,这南边儿都这么难熬了,北方的冬天,不得要冻死个人?

    当年可惜了,没能继续往北边去,要不然还能看看北边的风光。

    现在已经快要年节了。

    这些天他很是赚了些钱,只是看今天这样子,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到了家,这生意的旺季也已经过去了,他呼出一口白气,振奋精神,准备今日早些归家,喝两口热酒,也算是暖暖身子,小小地奢侈一把。

    就在这个时候,船头微微动了一下。

    老吕已经在这里摆渡许久,自然知道这是有人上了船,心里有些轻松下来,想着今儿个不但能够喝些酒,还能买些下酒菜,一骨碌钻出了船舱,看到船舱站着一个有些老迈的男人。

    满头白发,肩膀却很是宽阔,看上去比起年轻人还要魁梧两分,转头看向他,那眉目极为刚正,有些熟悉,冲他点了点头,道:

    “船家,渡船。”

    “好嘞。”

    听到有生意上门,船夫老吕没有多说什么话,利索地把船上的绳索解开,拉到船板上,摞在一起,然后取了个竹竿。

    双手握紧,卯足了气力在岸上一点,这船便如同一枚落叶般,轻飘飘荡出了老远,在水面上拉出了许多涟漪。

    船一入水,老吕松口气,搭话道:

    “客人是要到哪儿?”

    “去对岸?还是下面几个渡口?”

    “老汉我气力不够啦,若是再远些,实在是过不去……”

    老者沉默了下,道:

    “烦劳船家往三川峡的方向去就是了……”

    “三川峡?”

    老吕心里面一惊,看向老者宽阔的背影,道:

    “敢问老哥贵姓……”

    老人看他一眼,缓声道:

    “离。”

    “别离的离。”

    老吕在脑子里转了下,未曾在熟悉的名字里找到这个姓氏,离姓在大秦朝下比较罕见了,他也只在年轻的时候听到过一位,后来老了,也就只又见过那么几个。

    姓离的老者主动问道:

    “怎么了,船家?”

    “三川峡,去不得吗?”

    老吕回了神,笑道:“若是其他地方可能去不得,可这三川峡老头子我常常过去,地方熟得很,不过客人,这三川峡现在可不叫这名字了,现在叫死人峡。”

    “死人峡?”

    那老者重复了一声,道:

    “这又是为何?”

    老吕摇了摇头,一边撑船,一边道:

    “死的人太多了。”

    “当年把湖水都染红了,就叫死人峡了,那个时候我们大秦朝周边几个郡都在南蛮子弄出来的鲜卑国下面,他们倒是自称为燕。”

    “每年都有秦人给打死,扔到湖里面。”

    “这湖水就那么红了。”

    离姓老人沉默了下,道:

    “当年我来这里的时候,可不叫死人峡。”

    老吕笑道:

    “肯定不是。”

    “这死人峡的血一半是秦人的,一半是那鲜卑燕人的,最后染红,却是因为当年二十年前,秦伐燕的死战,老哥你当年来得可能还要更早些。”

    秦伐燕。

    离姓老人沉默下来,连那老吕都不再说话。

    大秦如今的天下有足足的七十二个郡,可刚刚统一的时候哪里有那么多?

    当年中原给星宫那个莫名其妙的组织祸害得厉害,你我他打来打去,自家人争得头破血流,外面其他国家趁着江湖乱斗,诸侯纷争,红着眼睛,引着骑兵就冲了进来。

    就像看着肥肉的饿狼一样,玩儿了命地咬,怎么打都打不下来。

    那一年天大雪,冬天比平常时长了足足三分之一,大秦地处中原,彼此还打来打去,可北域,南蛮,甚至还有西狄那边儿,每时每刻都在死人。

    冻死,或者饿死。

    那些国的兵士若不拼命,死的便是后方的妻儿老小。

    等江湖各派,各地军阀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时候并不在意的小国家已经将原本偌大的大周朝撕扯成了碎片一般,烧杀劫掠,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登时如同有一大盆冰水劈头盖脸给浇在了众人脸皮上。

    可已经回天无力。

    现在掰扯着指头算算,大秦刚刚建国那几年,姓秦的也就二十来个郡,还不大全,跟狗咬过一样,这里少一块,那里少一块,好在老秦人这些年的皇帝每一个都不是怂包,没有一个断了链子。

    许多年经营下来,有了五十来个郡。

    这也算是大秦国运之幸。

    往上面数数,开国那几代,就没有一个皇帝活过四十岁,日日批阅奏折,身子虚得过分,可是骨头却硬的厉害,完全不懂什么叫弯腰。

    和江湖斗,和敌国斗,和天下斗。

    第三代秦王临死的时候还写了篇檄文,洋洋洒洒数千字,把满朝文武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说自己懒得管他们,也不算输,那是在地上骂地不过瘾,上天上和老天爷掰腕子去了。

    顺便也想要问问祖宗,怎么把老大的底盘给输光了的?

    有这么当祖宗的?

    他想不明白,怎么能输光?他们怎么忍心输光?

    当年的皇帝有气无力骂了两句,坐在龙椅上断了气,是断了气不是闭了眼,那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外面,直勾勾地看着天下。

    道门的老道士过来瞅了瞅,说皇帝这是不甘心。

    之后的历代帝王,没一个放松下来的,说得好听叫做励精图治,难听点就是玩命。

    不像是万人之上的皇帝,比较起来,更像是远古先民时候,献祭给祖先天神的活祭,大秦啃咬着帝王为首的秦人鲜血,逐渐壮大。

    直至二十年前。

    秦伐天下,吞噬诸国,如猛虎出栅,短短三年时间,横扫天下,最初当年只有二十来个郡的国家,一跃而上,成为坐拥七十二郡,八百县的天朝上国。

    只是其中付出的代价,却无人能够算得清楚。

    这一举动,究竟是赢了,还是输了。

    没有人知道。

    沉默当中,那小舟顺水而过,两侧风景朝着后面划过去,再往前面些,就是三川峡,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的亡灵作祟,这一片地方比起其他还要更阴冷三分,一股子寒意止不住地往骨子里钻。

    离姓老者脚尖用力,原本如同箭矢一样的轻舟突兀停止,船上的东西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他看着前面堪称一线天的险境,顿了顿,道:

    “船家,你当年也是我大秦军队的?”

    “为何还来当这船夫?”

    老吕摇头,视线越过老者肩膀,看着那三川阴峡,道:

    “我就是个老卒子,算是逃兵。”

    老者摇头,缓声道:

    “能从当年血战中活下来的,没有一个逃兵。”

    老吕咧嘴,他在笑,道:

    “可他们都死了,我还活着,这不就是逃兵?”

    “我后来想自杀跟着他们,没死成,后来也就断了这个念头,疼。”

    “可将军死了,连小娃娃都死了,我活下来了……好不好笑?”

    “我做梦都会梦到他们,梦见他们对我说话,说想要回家。”

    “离将军,你说我怎么还能拿着兄弟们的命去享福享乐?我只愿意在这儿一直守着,一直看着他们,就好像他们还在一样。”

    他已经认出了离弃道。

    没有理由认不出来,当年伐燕之战,神武府与他们同行。

    离弃道沉默着颔首,脚尖轻轻一点船头,身如利箭般激射而出,转眼便到了三川峡的最中央,水波平静,放眼无人,如果忽略了死人峡这一个骇人的名字,风景其实相当不错,应该很得文人墨客的喜欢。

    可是在二十多年前,这称为一线天的险关当中,曾经有过八千铁卒,以血肉为躯,将燕国精兵尽数阻拦,没有让其顺流而下,与其余诸队联合,也为大秦留下了迅速出手,将之各个击破的机会。

    堪称头功。

    代价是八千人几乎死绝。

    只有罕见几人被暗流卷走,活下一条性命,为首之将被当众凌迟,足足三千刀后,才被燕国长公主一刀斩下了头颅。

    到死的时候,那双铜铃大小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大秦的方向。

    大秦克燕国之后,手无缚鸡之力的神武府府主亲自行刑,劈下了那颗千娇百媚的头颅。

    离弃道眼神恢复清明,自腰间解下葫芦,仰脖大口大口饮酒,一口气饮干了一壶酒,重重将其扔在了水面上,然后深吸一口气,大声笑道:

    “祝天睿,老子来看你了!”

    声音洪亮,在这山川绝壁之中回荡着。

    原本平静的湖面晃动起来。

    离弃道看着这异象,怔了怔,然后便哈哈大笑,双目微红,脚下向来平和的水波似乎是因为这位修为惊天动地的老者立足于上,泛起了滚滚波涛,几乎如山一般。

    离弃道笑声微歇,垂下的双拳紧握。

    他还记得那是个豪迈的男人,最后的印象却只剩下了一封战报。

    我麾下兄弟已经只剩三成,敌攻势未衰,前途未卜,我身为将帅,自当和士卒共死。

    若此战得存,我当负荆去见府主和殿下,若此地失守,我就和兄弟们死在疆场,马革裹尸,他日我大秦强盛,威压天下,你为天下名将,乘船过此地时,若见到波涛如山,就是我来见你了。

    离弃道深吸口气,几乎怒喝一般,高喊道:

    “祝天睿,老子来看你了……”

    方才讲出弟兄们都死绝了的船夫老吕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身躯猛地震颤,他瞪大了双目,看着周围涌动的潮水,这波涛虽急,可舟船却极为平稳。

    仿佛是当年的战场重现,耳畔几乎能够听得到兵戈碰撞的杀伐之音,连绵不绝。

    祝天睿,祝天睿……

    老吕鼻子一酸,几乎要落下泪来。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已经以为不再在意的情绪重新浮现,仿佛这几十年他们一时也不曾离去,这三川峡上仿佛有灵,关节已经有些难受的老吕双目赤红,冲着这异象猛地半跪在船上,然后用尽了全身气力,嘶声高喊道:

    “大秦铁骑虎啸营,三等骑射手吕德庸,参见祝将军!”

    波涛如山,波涛如怒,夹杂着刀剑碰撞的肃杀鸣啸,仿佛当年几乎全部战死在此地,拖得燕国铁军半步不得动弹的八千铁卒还未曾离去,还在此地,枕戈待旦,等待着随时厮杀。

    听得到吕德庸放声痛哭的声音。

    老者抬头,看着天空,真的是很冷的一年,竟然连这极南的地方,也飘起了鹅毛大的白雪,被浪涛吞噬,离弃道立在半空,轻声道:

    “大秦威压天下。”

    “这盛世,可曾如你所愿?”

    ps今日第二更……

    四千字长章节,算一次加更?离伯上线……

    感谢脊令在原的万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