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一章 重伤垂死之躯(2/2)
    百里封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数处都传来剧痛的感觉。

    动了动手指,却只是引发了一阵绵延的痛楚,忍不住闷哼出声。

    那痛楚许久才消失下去。

    急促而微弱的喘息着,百里封略微适应了一下,抬眸看向周围,隐隐约约,只能够看到铁质的牢门。

    没有掌灯,唯独自上面缝隙处可以照进一丝光来,那就是唯一的光源。

    外面听不到什么动静,但是他可以想象得到,肯定有人把守。

    而且人数还肯定不算是少。虽然只是几千人的战场,也没有什么大将,好歹也算是冲阵斩将。

    嗯,差一点冲阵斩将,这个待遇,应该不过分。

    百里封咧了咧嘴,不知是自嘲还是得意得笑了下。

    他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何时已经被铁环套牢,锁住了手脚,右脚铁环的锁链往外蔓延,熔铸入一个硕大的金属球体,百里封忍痛用力,那铁球却动都不动,只是锁链碰撞,发出哗啦响动。

    似乎是用力的时候又触动了身上伤势,百里封痛哼一声,重又靠在了原本的位置上,面色一片煞白。

    额上渗出黄豆大小的汗珠,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剧痛席卷全身,令他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呼吸略微急促。

    汗水沾湿了身上衣服,伤口火辣辣地痛,同时还有如同粘湿泥巴糊在伤口上的特殊触感。

    能够闻得到劣质草药鞣制之后的味道,混杂着血腥味道,让人一阵不适。

    哟呵,还给上了药。

    看来接下来还有比死更够味儿的东西啊

    百里封咧了咧嘴。

    却又有些好奇,这些药草至多止血,自己这条性命,究竟是怎么保下的

    他不知道。

    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不过半步之遥的少年主将,以及自己砍偏了的陌刀之上,此时念起,心中仍旧有些许恼怒不甘。

    若是当时未曾被那胡人高手暗算,杀了坐骑,何至于会沦落到现在这种阶下囚的下场?

    搞不好还真的做个杂牌小将。

    念及重伤昏迷时候,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将军二字,百里封略带自嘲地笑了笑,脸上神色如同大秦城中可以见到的那些刺头混混,满是不在意。

    “是,大人吗”

    旁边的铁牢中传出压低了的声音,百里封身子微微僵硬了下,脸上毫不在意的神色消失。

    他强忍着身子的刺痛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挪了下身子,铁链摩擦发出哗啦声音,勉强一手搭在铁牢上,沙哑道:

    “老李?”

    “你还活着?!”

    他的眼睛亮起。

    旁边铁牢中传来了低语,似乎是松了口气的模样,道:

    “大人无事便好”

    百里封眸子微亮,心境激荡,牵动肺腑,忍不住咳嗽出声,可是他的眸子却还是明亮而又有生机,压低了声音,左右环顾,急声道:

    “除了你,咳咳咳,除了你我,还有谁在?”

    “还有谁还活着?”

    沉默之后,另外一边传来声音,似乎有所羞愧,道:

    “属下也还苟活了一条小命”

    百里封的眸子亮起,重重点头,继续期冀着安静倾听,可在那道声音之后,却只剩下了一片死寂,只能够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音。

    青年脸上的神色逐渐僵硬。

    旁边铁牢中的铁骑轻声道:

    “大人,只剩下我们了”

    百里封脸上神色缓缓变化为沉默,刚才不知何处涌现出来,让他拖着这半死之躯爬动的力量重新消失不见,他坐倒在地,脊背靠在冰凉发寒的青墙上,头轻轻后仰。

    看着那唯有一丝的光线,灰尘在那一丝流光之下飞舞,都带上了淡淡的光。

    沉默了许久,百里封轻声开口。

    仿佛大梦一场,恍然惊觉。

    “只剩下我们了啊”

    他那个时候已经是重伤至昏迷,其余两名铁骑同样是被击昏。

    至于为什么那些胡人没有当场把他们杀死而是带着回来,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楚明白,无非于折辱酷刑罢了,还能够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吗?

    既已至此,又有谁会在乎。

    唯死而已。

    三人身上都被剥下了本就已经有些破碎的战甲,此时天寒地冻,每个人的身上都只有一件黑色的单衣在里面,身上兵器更是全部都被收缴,连一把随身的匕首都没有留下。

    经历了战场的一幕,没有人敢让这三个秦人手中再握有任何刀剑兵器。

    百里封勉强抬手摸了摸怀里。

    那里还有一件东西没有被带走,也是他身上除去了这单薄衣服之外,仅剩的东西,有些发硬,棱形长条,一只手都握不住。

    他抚摸了下这东西,神色沉静。

    那是他从守将那里拿来的红木令箭,不需要去看他也知道这令箭的模样,是上好的木料,漆成了黑色,上面刻画一个血色的令字,据称自上将军手中下发的令箭是以寒玉为材,可惜,未能一观。

    百里封将这令箭往怀里放了放,然后给自己寻了一个稍微舒服些的位置,怔怔然发呆。

    现在他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鲁莽,不适合作为一名谋士。

    若是那个营地被攻克,大秦便有足够的理由出兵北地。

    可是现在没有,对方被打了回去,严格而说,大秦并没有实际上的损失,很可能会被归于往日的挑衅,至多只是激烈了许多,这样自己不就白死了?

    他有些懊悔,却又想到,大秦虽然强盛,可是外有诸多国家窥伺,内有江湖武林不稳,贸然开战,大动兵戈或许也不是明智之举,国战毕竟不是寻常事,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

    知道的太少,百里封在这异国的地牢里面胡思乱想,却死活想不出个甚么名堂来,只是让自己的额头越发地痛。

    叹息一声,放弃了证明自己是个合格谋士的行为,转而去想一些轻松愉快些的事情。

    死之前他可不愿意再那么憋屈。

    想什么呢想夫子的大骂,父母的模样,想着风字楼下小木屋里的炖肉,想着倪天行,想着断裂的陌刀和战场之上的拼杀。

    想着拓跋月。

    真是,还只是拉过手,就要死了。

    真是亏了

    他笑出声来。

    那脸上神色没有一点亏了的神色。

    恰在此时,外面有脚步声音响起,而且不止一个,想来是有狱卒或是营中贵人前来。

    百里封挑眉,收起心中的杂念,稍微动了动身子,让自己的身子能够挺得更笔直一些。

    无论如何,也不能给大秦掉了面子。

    外面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果然在他这一个牢笼前面停下。

    随即便有钥匙伸入锁孔发出的声音,然后是抬起铁链时,铁链碰触发出的声音。

    铁链被随意扔在地上,一声哗啦脆响,远远传出。

    随即在嘎吱声中,铁牢牢门被推开来,百里封懒散不屑地抬起眼睛。

    那些人当中,有狱卒提着灯过来,昏黄色的光让他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可等到眼睛缓过来之后,他的神色却在瞬间变化,几乎本能地想要站起身来。

    却因为身上的伤势,才刚刚起身未半,就直接踉跄坐倒在地。

    脚下锁链激荡,哐啷作响。

    身上伤势因为妄动而再度渗出鲜血,但是他却毫不在意一般,只是右手手掌抬起,死死地捂住了自己胸前的刀痕,手掌掌心能够感觉到血液粘稠的触感,他的一双眼睛则只是死死地盯着牢门。

    五大三粗的两名狱卒后退。

    再走出的便是一名眉目清朗的红衣少女。

    腰佩两柄弯刀,那眉眼百里封极为熟悉,可是现在却反倒有些陌生了,他左手撑在地面上,这本是为了让自己的身子不至于因为伤势倒下,此时却无意识地攥紧。

    “嘿”

    百里封笑出声来,眼中并无半点笑意。

    “拓跋月。”

    “怎么,见到往日的同窗好友,心中美人,也如此冷淡吗?”

    “百里将军?”

    门外传来轻挑嘲弄的声音,是大秦官话,可是发音不对,带着一口子胡人口音,有草原上牛羊放牧的那种味道,脚步声中,自那黑漆漆的过道中又走进了一人。

    是个青年,年岁和百里封相仿,身穿轻甲,腰悬弯刀。

    刀鞘似乎是纯金的材质,上面点缀着数颗宝石,看着便奢华异常,眉眼算是俊朗,却一股阴翳的味道,令人不喜,看向百里封的视线中有嘲弄不屑,更多是潜藏的畏惧和杀意。

    正是险些被百里封一陌刀劈下了项上人头的那名年少主将。

    百里封看他一眼,冷笑,收回视线。

    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这一行为当中已经带上了更为剧烈的不屑和嘲弄。

    “你”

    那青年的手掌已经下意识地紧握,狱卒提灯站在一旁,有些闪动着的昏黄色烛光照在一旁,能够让人看得清楚那骤然铁青下去的脸色,和握紧的拳头。

    那拳头握了握,随即似乎心胸中怒意难平,下意识抬手,朝着腰边儿那柄奢华的弯刀刀柄处摸去。

    拓跋月眸子闪动了下,视线自百里封身上的伤势扫过,开口道:

    “投降吧,百里”

    百里封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随即他便确认自己并没有听错。

    他定定看着拓跋月,突然大笑起来,笑地张狂恣意,笑地前俯后仰,若非是有锁链将他的动作限制住,或许已经笑地倒在地上。

    张狂的笑声当中,那名胡人青年神色越发地难看,手掌已经握紧了腰刀刀柄。

    而或许是这猖狂大笑引动了胸腹间伤势,百里封的大笑变成了剧烈的咳嗽,他一手撑着地面,嘴角流下了粘稠鲜血,脸色煞白,却只是冷笑,眉目满是桀骜。

    胡人青年手掌缓缓用力,刀锋和刀鞘摩擦,发出细碎的低吟。

    拓跋月突然抬手,拦在了那青年和百里封之间,以胡人语言轻声道:

    “七王子,还请稍微担待些。”

    “我和他曾经是同窗好友。”

    “还请避开,你们在这里,难免会刺激到秦人。”

    “若是交由我来劝说,或许还能够有所转机,能够让他投降于北匈也有可能。”

    今日第二更奉上

    明天会有剧情爆发,有可能会迟

    嗯,你们都知道我说这句话的意思了捂脸。

    今日,吾将化身为肝帝,究极进化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