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杀局,诱饵,目的是谁?(五千四百字,二合一)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杀局,诱饵,目的是谁?(五千四百字,二合一)

    “我要出去!”

    “放我出去!”

    “轮到我了姓赢的!你放我出去!”

    鸿落羽悬在空中大喊。

    青衫文士一张脸冷得如同腊月里的寒冰。

    吴长青则只是笑而不语,似乎并不在意能不能够出去。

    江湖七大宗门当中,药王谷本身就不以厮杀见长,在江湖武道大宗中无论攻防都是平平,内功更是比不上少林武当,玄门正宗,只是以医毒之术独步天下。

    吴长青虽然内力醇厚,却不是擅长正面相杀的武者。

    外面那覆面男子手持巨阙,本身也是练得极为刚猛的外功,实力不俗,只是不知道那柄剑有什么特异之处。

    可既然被称为是十大名剑,想来纵然不是神兵,也差之不远。

    倘若是正面相杀,以吴长青武功,取那人性命怕要三十合之外。

    如果那把巨阙当真就是神兵,别有神异,恐怕还要花费更多时间。

    可若是给吴长青一刻时间准备,便只需要十招。

    如能提前有半日光景,吴长青根本不需出手,那名手持神兵,武力之强足可勉力担任大秦柱国守将的大汉走不出十步,就要七窍流血,当场倒毙。

    可现在显然没有时间给他准备。

    古道人看着外面的情景,眯了眯眼睛,此时王安风和宫玉两人联手,只能够勉强维持不败,可是因为巨阙剑主主修霸道剑势,威力虽强,身法却并不厉害,一时间也奈何不得两人。

    一攻一守,打得热闹好看。

    可那杀气却是实打实的。

    道士看着看着,笑出声来,悠然道:

    “看起来,这外面应该不止一把剑在……”

    青衫文士淡淡道:

    “一把剑还杀不得他。”

    “既然守在这里等着,还出动了巨阙剑,应当想着一击以竟全功,暗中必还埋伏有其他人。”

    “最起码,还有一名暗杀之人,才算是不蠢,若是那人谨慎,考虑得周全些,应该还有另外一组,若力有未逮,则进,出其不意以杀人,若事不可为,则退,以待来日。”

    古道人笑眯眯地看着他,温声笑道:

    “看不出来,先生知道的挺多。”

    青衫文士饮茶,神色冷淡:

    “唯手熟尔。”

    吴长青抚须,看着幻像中展示的交手场景,看向旁边僧人,道:

    “圆慈大师,此人的外功,如何?”

    圆慈收回视线,喧了一声佛号,沉声道:

    “只差一步,未入罗汉品。”

    那边鸿落羽一直在大喊大叫,古道人似乎有些不大耐烦,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却身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温和道:

    “要不然,我出去?”

    鸿落羽的声音戛然而止。

    “方才青锋解上那位前辈已经察觉到我,不如就由我去?也方便隐藏小家伙刚才暴露出的雷劲。”

    鸿落羽脸上神色一僵,看着笑眯眯的道士,咬了咬牙,反倒冷静下来,微吸口气,道:

    “不必。”

    “小疯子用的是雷劲拳法,你擅长的是雷劲剑术,不一样,而且,若论武功根源,小疯子身法与我同出一脉,一眼可见,岂不是更简单直接?”

    “再说,那位前辈显然和这些家伙不是一路人,让她知道小疯子背后宗师不止一位,也可为其壮声势。”

    古道人半眯着的眸子微睁,似是第一次见到鸿落羽,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常常不着调的男人同时也是天下第一神偷,慢慢颔首,道:

    “说得不错。”

    “不若这样,你我既然争执不下,那干脆仿照市井小儿猜拳争胜负,如何?”

    吴长青微微一呆,圆慈停下念经。

    鸿落羽神色僵硬,额角微微抽动。

    而那道士伸出白皙的手掌,满脸的正直诚恳。

    “来,我们一起出。”

    “你个杂毛道士……”

    王安风抬手,以一招脱胎于破岳枪谱中的赤龙抖鳞甲,将巨阙剑锋上携带的蛮力尽数卸去,对比巨阙剑显得有几分薄的剑身紧贴着宽厚的巨阙,逆势斜斩向握剑的手掌。

    宫玉闪身出现在了那男子身侧。

    手中佩剑周围引动了霜雪萦绕。

    抬手,刺剑,毫无半点留情,直接攻向了男子太阳穴。

    巨阙剑主脸上覆盖着极为厚重的铁甲面具,王安风看不出他的神色变化,只是现在他眼中的神彩剧烈波动了一下,左手握拳,猛地抬起朝着宫玉佩剑剑锋砸去。

    王安风眸中浮现异色,猛地踏前进步,右手弃剑,将那柄宽剑直接抛掷在空中,双拳化掌,闪电般连续攻杀在了巨阙剑主的胸腹之间,随即在这一息时间将结的时候,重重一拳砸出。

    雷光亮起。

    肉眼可见的迅猛雷霆在巨阙剑主的身躯上奔涌着,这是王安风全部的雷劲,在寻常武者难以想象到的精细控制之下,瞬间刺激了这男子身上十数处穴道。

    巨阙剑主的动作不可遏制微微一僵,可是其外功深厚,仍旧凭借了本能将手掌挡在了剑锋之前,未曾让宫玉蓄势一剑刺入自己的死穴当中。

    宫玉微微咬牙。

    轰然爆响当中,巨阙剑主的手掌寸寸冻结。

    剑势被阻,原本萦绕在剑锋上的寒意爆发,一道湛蓝色的寒冰气浪自女子身周爆发,方圆里许范围的大地瞬间冻结,宫玉视线往林巧芙等人的方向飞速瞥了一眼。

    继而便凌空飞退。

    冻结之后的手掌没有了原本那般坚硬的防御,被宫玉拔剑的时候生生撕扯出了一道极为狰狞的创口。

    冰霜崩裂跌落。

    原本苍劲的手掌已经变成了深沉的蓝色,还泛着一丝暗紫,鲜血未曾流出就被剩余的寒气冻结,在这个时候,手掌仍旧在微微颤抖,竟是被宫玉趁势废去一手。

    无需多言,这样的战机一旦误过很有可能就是胜负逆转的局势,无论王安风还是宫玉,短时间内都绝难以再施展出方才的招式。

    王安风双眸锁定神色依旧冷硬得宛如顽石一般的巨阙剑主。

    右手抬起,五指微张,稳稳握住了自天垂落的宽剑。

    悠长的剑吟声响起,连绵不绝,这柄不知名姓的长剑之上升起了藏青色的剑罡。

    一圈气浪自王安风脚下升起。

    如天之垂。

    宫玉手中长剑抬起,未曾显露异状,转眼就已经主攻而上,为王安风争取出手的时机。

    气机纠缠之下,几乎要到了步步见生死的程度上,太叔坚,林巧芙,吕白萍,甚至于挡在尉迟杰前面的六品家将同样看得目眩神迷,下意识摒住了呼吸。

    可正在众人沉迷之时,十步之外,有杀气闪现!

    一道凌厉的流光直扑向了众人,太叔坚神经本来就已经绷紧,此时几乎下意识踏前一步,手中之剑撕扯寒芒,笔直斩向了那道流光。

    尉迟家家将也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同样怒喝出声,拔刀而来。

    两名六品武者,在这绷紧神经之下全力出手,一斩一劈,全部都算得上是超常发挥,两道寒芒落下,可是手中兵器竟然没有落在实处的触感。

    太叔坚瞳孔微缩,背后升起寒意。

    却在此时,手中一颤,陪了他大半生的佩剑直接自中间折断。

    铮然呼啸声中,一剑一刀,两把江湖中上好的兵器直接倒插在地,刃口断裂处宛如明镜。

    而在这瞬间,那流光已经越过了两名高手的封锁,直扑身后三人。

    林巧芙武功最差,杀机迎面,却猛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唇,双眼几乎要吓得流出泪来,却紧咬住了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尉迟杰脚步一软,已经坐倒在地。

    双腿都在打颤,却几乎本能得做出了判断,颤抖着冲着那边大喊道:

    “王风,宫玉!”

    “妈的,不要回头,这是围魏救赵的狗屎戏码。”

    “你们要出了问题大家就全他妈交代了!”

    宫玉和王安风听到兵器碰撞声音的时候,心中便猛地一颤,虽然瞬间克制住了自己的本能,但是在这一瞬间的气机难免降低。

    高手相争,争的便是一息的时间。

    巨阙剑主怒喝出声,右手持剑,猛地向王安风劈斩,左手以臂膀发力,竟然将自己废掉的一臂当成了兵器,朝着宫玉横砸过去,破空声音沉闷。

    方才王安风和宫玉之所以能够不落下风,是因为两人一直占据了先机,此时只是那一息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失去了先机,被处处压制。

    那流光散去,显出人影来,是一名极为丰腴美艳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七八,真实年岁却是不知,正是风姿绰约的模样。

    手中持着一柄只比匕首稍长的短剑,那剑锋抵在了林巧芙的喉咙上,却不进一步,小姑娘已经被吓得双眼冒泪花,却还是倔强着不吭声。

    持剑的女子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林巧芙的脸庞。

    后者身子猛地打了个冷颤。

    “小妹妹可真是好闻呢……”

    “可认得这把剑?”

    那剑通体墨色,只是比寻常的匕首稍微长一些,剑柄上装饰以夏代龙雀纹路,透着一股冷澈胜雪的杀气。

    林巧芙面色发白,颤声道:

    “鱼肠……”

    “聪明……”

    “这一次,不杀你。”

    那女子低笑。

    倒退一步,身形便如同分光化影,消失无踪,如此身法,根本让人防不胜防,看的太叔坚脸色发白,背后已经满是冷汗,站在原地喘息了许久,勉强挤出笑容,安慰道:

    “还好,大家都没事情……”

    尉迟杰坐倒在地,哭丧着脸:

    “好什么好啊,这娘们是打算钝刀子割肉啊。”

    “无论是十步之外的杀气,还是砍断你们的兵器,都是那娘们儿故意的,要不然你真以为连我都察觉得到鱼肠的杀气?”

    “只要咱们还在,王风和宫玉就没法子用全力,等他们两个不行了,咱们也就这样了……”

    他伸出手掌,卡在脖子上用力划了一下。

    太叔坚张了张嘴,无力道:

    “那,那我们这么办?”

    “老先生当真想知道?”

    “那肯定,谁都想要活……”

    尉迟杰伸出两根手指,道:“第一个法子是史书上记载的,绝对有效,绝对靠谱儿。”

    太叔坚急急问道:

    “是什么?你赶紧说……”

    尉迟杰翻个白眼,道:

    “简单,他们拿咱们牵制,咱们就都自尽在这儿,那边儿两个人无牵无挂,最起码跑得掉。”

    “若是怒意升起,搞不好能直接报仇。”

    太叔坚咧了下嘴,刚才升起的心里头直接就凉了一大半,又开口问道:

    “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

    “第二个就更厉害了……”

    尉迟杰哭丧着脸,剩下的那根手指指了指上面,道:

    “看命。”

    “咯咯咯,小哥儿看得倒是清楚……”

    “不如,等一会儿姐姐陪你先玩玩?”

    虚空中传出声音来,甜腻诱人,如同蜜糖一般,可四下里却看不到人影,太叔坚神色微变,和那名六品家将手持断刃,起身戒备,吕白萍则把林巧芙环到怀里,警惕得看着左右。

    林巧芙年纪最小,心里面害怕,却绷住脸,不让那两大包眼泪流出来。只有尉迟杰已经破罐子破摔了,腿肚子都有些发软,却强撑着道:

    “玩儿?那感情好……”

    “只是我比较挑,不知道姐姐会不会唱十八摸?”

    那女子似乎被他惊到。

    “你?!”

    尉迟杰咧了下嘴,满口跑马车,道:

    “不会是吗?不会本公子教你啊……”

    “我跟你说,除了十八摸,咱们还有很多有趣的招式可以练习一下的,我托人从西域那边寻了些很有趣的武功招式,诸如推车,坐莲之流,这位姐姐你身材这么好,一定别有风味。”

    霎时间陷入死寂当中。

    太叔坚瞬间有拿着剑把这小子捅个对穿的冲动。

    片刻之后,那女子再度发笑,道:

    “看不出来,公子一副草包模样,不单眼睛很亮,心机也深。”

    “难道,公子身上有什么了不得的玩意儿?”

    尉迟杰腿肚子抖个不停,却勉强站起身来,一手搭在自己的家将肩膀上,一边还挺了挺下身,道:

    “姐姐你说什么?”

    “本公子哪有什么心机深沉,是姐姐你挺深的才是。”

    “不过,若说了不得的玩意儿,本公子身上确实有一个。”

    林巧芙茫然不解。

    吕白萍看向尉迟杰的眼神发生了变化,逐渐从看向世家公子的眼神,变成了看向某种排泄物的眼神。

    饶是那女子,此时心中也升起怒气,身为四品的武者,天底下谁敢这样以言语羞辱于她,便暗自生出杀机来,正要这转身法,耳畔突然传来笑声,道。

    “想杀人了?”

    那声音温和含笑,却又带着一份轻佻,只在她的耳后响起。

    她几乎能够感觉到隐约的呼吸。

    心脏险些漏跳了一拍,女子猛地转身,手中鱼肠剑斜斩。

    剑锋撕扯虚空,杀气细微而冰冷。

    可是身后却什么都没有,只有荒凉的风景,一望无际的边野。

    女子的瞳孔骤然收缩。

    那声音依旧只是在自己耳畔响起,从容不迫,道:

    “姑娘的杀心未免太重了些……”

    尉迟杰在下面听得了凌厉的破空声音,吓得一个哆嗦,就算是搭着自己家将的肩膀,也险些站不稳当,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脸色发白,双腿直打哆嗦。

    另一处。

    鱼肠剑主几乎将身法施展到了极限的程度。

    可是每每转过身去,根本没有人影,唯独那声音阴魂不散一般,从容不迫在她耳边响起,让她心中发颤,暗自咬牙,用出了秘法,将速度再度提高。

    一步踏出,便已经是分光化影。

    林巧芙等人眼前骤然出现了十数个人影,皆是手持鱼肠剑,冷艳而危险,动作各异。

    尉迟杰几乎要哭出声来。

    “我就只是口上说说而已。”

    “凌迟?姐姐,这玩儿法您找别人吧,我不奉陪了……”

    惊天动地的惨嚎声音中,尉迟杰撑在后面的右手微微一动。

    无声无息,隐藏在宽大袖袍之下的天机弩已经上弦,然后便叫得越发起劲。

    那女子暗自咬牙,未曾去管尉迟杰,只是将自己的身法催动到了极限的水准。

    一步踏风飞萍,瞬息已过千里,不说千里之遥,可确实凌空而行百里有余,复又以其他方向折回。

    而且是每一道分光化影皆同时涌出。

    单论身法,不精于身法的宗师也要在这鱼肠剑剑主之下。

    尉迟杰瞪大了眸子,脑子里面转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这究竟是谁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已经有两个江湖一流出手了,这两个人合力,都能够刺杀刚刚突破的宗师了,而且,既然有这种本事,直接暗杀王安风和宫玉不是更直接?

    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是想要活口?还是说是在等什么人?

    林巧芙瞪大了眸子,她从未想到今日能够见到如此多据说已经失传的神功,呆了呆,才讷讷开口,道:

    “涤尘步,洗凡尘。”

    尉迟杰咧了下嘴,道:

    “妹子你别说了。”

    “你越说我越抖得厉害……”

    林巧芙有些讷讷,吕白萍则是直接将林巧芙拉到身后,看向尉迟杰的眼神满是戒备和警惕。

    尉迟杰微微一呆,干笑着移开目光。

    女子折返而归,自己耳后终于没有了那声音,心中大松口气,隐于此地,随即便发现在林巧芙等人身前出现了一名年轻男子,模样清俊,穿着一身月白长衫,长发垂落,神态懒散随意。

    似乎很是遗憾,轻声叹息道:

    “确实,速度很快……”

    女子心中生出庆幸,更有警惕,更为迅速转换身法位置,一边为巨阙掠阵,一边看着那边突然出现的男子,不敢现身出来,只是咯咯轻笑道:

    “这位先生好俊的身法,只是喜欢偷偷摸摸的。”

    “奴家不依,要一点一点把你的肉割下来才行……”

    年轻男子负手而立,闻言失笑道:

    “如此火辣,难怪这个小家伙吃不消。”

    “不过……你要用什么来割?”

    女子微微一愣。

    男子洒然轻笑,背负在后的手掌伸到前面,五指张开,那手掌白皙,掌心放着一柄只比匕首稍长的短剑。

    那剑通体墨黑,剑柄处饰以夏朝龙雀纹路。

    先代十大名剑。

    鱼肠。

    女子的脸色已经煞白。

    ps今日二合一奉上…………

    嗯,五千四百字的一章,拆分下来每一章也能有两千七百字了,主要是拆开不大好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