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且待他来(1/2)
    两百里路说是长,可是骑马乘车的话,也没有多远的路,江湖上差不多些的马一日可行八百里,称得上骏马都可以日行千里,何况是尉迟杰拿了大价钱砸下去的名马?

    虽说以名马拉车在旁人看来,颇有些焚琴煮鹤的煞风景味道,可是速度却是丝毫不慢,让尉迟杰颇为满意,觉得自己的银子也没有白扔,行人投来痛心疾首的白眼也好不以为意。

    一路上王安风骑马行在最前面,木剑依旧背在了背后,可是那柄自青锋解中得来的宽剑却只是挂在了马鞍一侧,剑鞘伴随骏马行走微微晃动,抬手就能拔剑,以防不测。

    垂在袖口里头的右手则并指划拉个不停,在暗自琢磨着那白衣男子一剑刺出的剑意,手掌手腕上那一层骇人的寒霜倒是早早就消了下去。

    就算那是再孤寒的剑意,也就是无根之水,况且正如鸿落羽所说,这一剑不过只是拜帖,剑意虽盛却并不夹杂杀机,他一身阳刚内力,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就将那剑意尽数化去。

    尉迟杰却是百无聊赖。

    他的心里面已经猜得出出手的家伙是谁,却没有敞开了讲,只是半眯着眼睛,脑海中想着那一下就是横越三百丈的煊赫剑气,和自己脑海记忆中那些武道前辈的往事对比。

    越是对比,越是觉得那个人厉害。

    复又回想起过去曾听说过的剑客传说,什么仗剑杀蛟龙,大笑辞官而去,太上皇赐酒,也只是挥挥袖子大摇大摆得走了去,真真是一个比一个潇洒,现在想想倒也是让人羡慕。

    就连尉迟杰这种根本不修剑术的人都在心中升起了艳羡之情,何况是其余几名剑客?

    太叔坚生生吃下了这一剑的一两成力道,气血沸腾,可现在坐在马车上,两手抓着马缰,脑子里都是铺天盖地压下来的剑光,如痴如醉一般。

    天山剑中的刺法。

    剑气荡寒秋。

    而今的天下第一剑客是青锋解中大长老,可是在前二十年,哪怕是前三十年,往上数到前五十年,天下第一剑客都是出身于天山剑派的那一位剑中豪魁。

    自十七八岁年纪,一人一剑,自天山仗剑一路下山南下,逢山拜山,是真以手中剑斩出的威名。

    虽然说在其之后,枯坐于柳堤岸边的空道人李玄一持木剑出世,只一步踏出就是凌驾于宗师之上的大宗师,风姿似乎更甚,一步登天得道。

    那固然是有道门一步登天梯的洒然和超脱感觉,却远不如天山剑魁一剑长啸自天外而来来得真切和让人印象深刻。

    再加上道门出来的武者,素来性子都清淡。那位空道人实在太过于高深莫测,江湖所载出手不过只有五六次,却坐稳了天下前五的名头。

    天山剑魁则截然不同,为人豪迈,爱酒爱剑,最爱美人,素来最是能够与人打作一片。

    吕白萍呆呆看着从马车两侧过去的风景,三山阁已经给抛到了马车后面去,可是她还是没能忘记刚刚那一剑荡寒秋,收回视线看着林巧芙,突然低声道:

    “巧芙,刚刚出手的那一人和天山的剑魁前辈,会不会有什么关系?”

    魁为首。

    天山号称有八百持剑弟子,上下数百年。

    可是能被天下习剑者尊称为剑魁,不敢以姓名称呼的唯独只有那一位,便如同天下谈及慕容清雪只尊称一声大长老,说及李玄一,必称空道人。

    这便是天下间绝世的声名。

    林巧芙沉默了下,道:“这么年轻就能用出一剑荡寒秋的剑客,只可能是剑魁前辈调教出的亲传弟子。”

    “可是剑魁前辈一直未曾说过自己收了徒弟。”

    吕白萍稍微松口气。

    尉迟杰笑着插嘴道:

    “那会不会是那位剑魁前辈背着江湖人,偷偷摸摸下山找了个弟子?然后再骗回山上教武功”

    吕白萍瞪他一眼,道:

    “你住嘴!”

    “剑魁前辈绝不是那种人”

    手中剑鞘似乎又要往上抬起。

    尉迟杰翻个白眼,不在开口,却暗自咕哝道:“你又知道了”

    吕白萍气得暗自咬牙。

    鸿落羽未曾在意车厢中这数人交谈的事情,一双眼睛微闭,似在沉思一般,脑海中将那一招剑法分解,剖析,散尽了三百丈剑气之后,剩下的便只一缕细微剑意。

    鸿落羽心中叹息。

    虽一缕可登天门。

    四品至三品,为天门。

    果然无论哪一处世界,江湖中从不曾缺少过怪物。

    一行人自日出时分出发,之后曾在路上官驿处吃了些饭菜,等到天边日头将落的时候,在远处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了丹阳郡的关城,等到入了关城之后,就已经算是入了江南道。

    尉迟杰或许在车厢中闷得太过于无聊,要了老禄的马来骑,偶尔甩上两鞭,纵马到前面数百米去,勒马再等,家将只得和驾车的太叔坚作伴去。

    而宫玉曾和吕白萍换过了一次马,临近关城的时候,却又换了回来,骑着马和走在最前的王安风并肩而行。

    王安风右手还在轻刺着虚空,脸上神色有些思索,时而皱眉,时而恍然大悟。

    宫玉视线从他的手指上收回,淡淡道:

    “如何?”

    这一问和先前那一问一个字不差。

    原本也只两个字,王安风却明白了其中不同的意思,笑了笑,抬起自己的右手,袖口滑落,露出了手掌剑指,然后沿着两人中间的空隙,轻轻划了一下。

    细微凌厉的破空声音响起,带着让人心脏微微一滞的寒意。

    宫玉眸中了然,点了点头,道:

    “看来,你很擅长学习”

    王安风略带自嘲,摇头笑道:

    “不过是模仿罢了,拙劣得很。”

    “画龙画虎难画骨,我这不过是偷学了些许皮毛,和那人剑气剑意完全无法比拟,只是想着若是他日当真对敌,多少能够有所益处。”

    宫玉点了点头,语气无波,淡淡道:

    “知己知彼,这很好。”

    随即便是沉默。

    复又前行了一百余米,王安风将剑指松开,稍微活动了一下。

    这些年间他在铜人巷中,每每遇到了无法应对的强敌便会如此,长此以往,杂七杂八的招数学会了不少,对敌的时候每每就能料敌先机,确实占了不少的便宜。

    可是这一次的对手不同。

    他出手的时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刺,那一招的招数,就连没有练过武的孩子,都能够有模有样得学出来。

    他可以说在江湖上十成十的人能用得出这一刺来。

    可有几人能够一剑引动这三百丈剑气?

    天山剑法,立意于上上等剑意,真传弟子,即便木枝在手,一刺一斩,也是江湖中上等剑术。

    王安风心中低喃这话本中评语,道了一声果然不假。复又看向宫玉,笑问道:

    “宫姑娘你觉得,出手那位的武功如何?”

    “是四品,或者还要更高些?”

    宫玉摇头道:“未曾交手,看不出。”

    声音顿了顿,补充道:

    “可起码四品。”

    王安风似乎略带玩笑道:

    “四品至少四品的天山剑客,还是如此年轻,江湖上可不多见。”

    “该不会是那一位传说中的剑榜副榜榜首吧?我记得他曾经被太学老夫子亲自点评,说其剑意超凡孤绝,有天山雪落的景致风骨,十年必定登临宗师,入剑榜前十,三十年间可横扫天下。”

    “若是他的话,我们这一伙人可还真是香饽饽。”

    他想起了围杀自己这些人的名剑高手,想到了离伯,自己那越发看不清楚模样的父亲,想到了守墟子口中风姿绝世的父亲,笑意隐隐有些无奈和自嘲。

    明明身为亲子,却是最不了解自己父亲的人。

    心中怅然,可还是要继续把这话说下去,自玉墟观后,他便怀疑自己父亲的身份,怕是曾有许多大敌。而如此思量,宫玉等人常年在青锋解上,又如何与人结怨?先前那名剑剑主恐怕也是来找自己的。

    若这名天山弟子出手也是因为这个理由,那么青锋解一行人再和自己同行下去,便着实危险了些。

    如此说来,在前面关城暂且分开或者是最好的选择。

    王安风神色寻常,暗中思量如何开口。

    宫玉看了他一眼。

    总是清冷如玉的面上罕见有一丝丝极细微的微笑。

    她抬了抬手中那柄颇为修长的佩剑,轻声道:

    “且待他来。”

    今日第一更奉上

    没有本章说的第一天,不,第二天,想他没有评论,无法互动,写得好无聊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