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有一人落子,有提剑而来(二合一)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有一人落子,有提剑而来(二合一)

    气浪翻滚升腾。

    青衫少年单足点在剑柄上,双手倒负,衣衫或许是因为急速下坠的原因,微微鼓起,将宽袍广袖的特点恰到好处得展现出来,黑发微拂,背后是明月在天,照得周围一片银白。

    少年噙着笑,双瞳里有冰寒微起的色泽。

    衣袍旋即垂落,两缕黑发鬓角微扬。

    他站直了身子。

    脚下长剑铮然鸣啸,肉眼可见的气浪涟漪四下扩散。

    那位穿着对襟大褂,有些狂士风流模样的中年男子呼吸一滞,心神几乎为之所夺,可是因为世家大族的傲气,仍旧维持了面上的从容。

    旋即从后面马车里便传出一声大笑,回身去看,那一直显得没心没肺的尉迟杰掀开了马车车帘,展开双臂,大笑道:

    “哈哈哈,安风。”

    “何来之迟!”

    文家二管家文鸿运想到这位尉迟家的公子一路上有恃无恐一般的表现,面容上神色稍微变换了些,然后看向王安风,声音平缓道:

    “原来是尉迟公子的好友。”

    “先前在下前去客栈的时候,未曾见到公子,因此失礼怠慢之处,还请公子能够见谅。”

    言罢双手抱起,微微一礼。

    天空中狂风扩散,方才被王安风向上抛起的吕白萍到此时才被风势席卷着轻轻落在地上,掀起了气浪如潮,让文鸿运眸子里神色变化。

    王安风落在地面上,那柄倒插在地的宽剑铮然长啸,弹跃起来,插回剑鞘之中,文鸿运伸手虚引,姿态放得颇低,道:“公子既然已经来了,不妨就上车同行。”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文府大院的前门之处,这极气派的中门常常关着不开,就连宛陵城的别驾来了也只能从侧门进去。

    放在整个江南道十三郡中,文家也是第一等一的大世家,若是来客身份不够,连侧门都进不去,便会被打发出去。

    王安风现在要是上了车,行不过几步,就要从车上再下来,反倒像是个笑话,先前营造出的气势自己就散了个干干净净。

    当下摇头,缓声道:“不必,某久已听闻,文家有绵延十余里花海,既已经来此,自当赏花而行。”

    文鸿运道:“此时夜间,却不大好去看。”

    王安风微笑,道:

    “月下观花,灯下美人,具为雅事。”

    “文先生若是等不及,可以现行进去……”

    文鸿运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尉迟杰等人都已经从马车上下来,吕白萍小步奔到了林巧芙的身边,看到林巧芙安然无恙,心里面重重松了一大口气,拉着她低声询问。

    文鸿运带头前行,尉迟杰走过两步,和王安风并行,也未曾有什么异样,手摇折扇,左右探视,仿佛当真只是为了赏景一般,只是随口笑道:

    “文先生盛情相邀,说是文家家主最喜剑客,听闻了有青锋解的高手在宛陵城中,一定要相邀入山来好好见上一见。”

    “我爹虽然远在数千里之外,生平也未曾见到过文家的两位先生,却已经神交已久,我作为晚辈,定然是要来拜访一二的,尤其这里还有自山顶上绵延直下的花海,一年四时各有不同。”

    “我在天京城也是待过些时间的,可是纵然以京城繁华,也少有这般大的手笔,能有这机会,如何能够错过?安风你说可是这个道理?”

    他对着王安风眨了下眼睛。

    王安风只是微笑,道:“十里花海,我也极有兴趣。”

    心里却已经从尉迟杰的话里面猜出,应该是文家以大世家之名邀请青锋解弟子,因为碍于宗门之故,宫玉不得不过来。

    而尉迟杰又担心宫玉等人在文家里吃了亏,所以也找了个由头跟了过来,顺便把太叔坚和老禄两个六品的武者也直接带上。

    文鸿运不只是没能听得出尉迟杰话里的意思,还是说听懂了之后在装傻,依旧只是笑眯眯得在最前面引路。

    文家这一处山庄历经两朝,以三百余年时间陆续建成。

    有大小院落三十五座,每院皆有祭祖堂,左右两侧为绣楼,因为依山而建,仿佛山城,堡墙紧围,四门择地而设。

    大小院落珠联璧合,上下左右相通的门多达六十五道,却又各自独立成章,虽是江南道,却少有温婉,多得是宗族礼法的沉重威严,让人心里面压抑得厉害。

    众人渐渐往上行去,回身往下看的话,能够将其余院落全部踏在了脚下,其中看得到园林楼阁,私塾亭台,在远处是月色下隐约的花海,当真如同一座小城。

    可是尊卑贵贱,上下有别,已经尽在其中。

    在中堂前有两名持刀的护卫,神色冷硬,呼吸平缓悠长,手掌上,刀锋上缠绕着王安风极为敏锐的杀气和煞气,仿佛两头蛰伏的猛兽。

    并不曾加以遮掩的气机释放,是比之于老禄和太叔坚还要更胜一筹的中三品武者。

    文鸿运站在了一旁,伸手邀请王安风几人走入,尉迟杰很有自知之明得慢了半步,让王安风走在最前面。

    王安风没有迟疑,径直推门而入。

    在房内门口,先前春猎时候曾经挡住王安风箭矢上劲气的灰衣男子抱剑而立,双眸低垂,仿佛一尊塑像,王安风几人进去也没有动弹一下。

    正入屋内是一篇屏风,上面绘制了万里江山图,山河万里本来便是山水画中常见的题材,可画这一幅画的人众多,能够画好画得入神的却是寥寥。

    屏风上这一副恰是其中翘楚。

    纯粹以青绿色,却能够绘尽了万里山河的风采,可称蔚为大观,细微处也有别样功夫,飞鸟只是一点,便具翱翔之态。

    尉迟杰啧啧品评了一番,却又叹息。

    屏风后面传来一声朗笑,旋即便转出一位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面容儒雅,却没有寻常书生的文弱,足堪称得上一句俊伟。

    想来年轻时候,定然是难得的文武全才,是能让女子闺房里暗藏画像的风流男子,走出来便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视线,此时只是笑道:

    “贤侄年纪轻轻,却又为何学那老迈中人叹息?可是为叔这屏风上的画入不了贤侄的眼?”

    “为叔这十几年来醉心丹青,这可是近几年来最得意之作,下口品评的时候,可要嘴下留情啊,哈哈……”

    尉迟杰腼腆笑道:

    “哪里哪里,文叔父这一幅画用笔精妙,就是小侄这种不通丹青之术的人也知道画得厉害,可是……”

    那人笑问道:“可是什么……?”

    “尉迟贤侄想到了什么,不妨明言,我不过只是一身布衣,你也没有官身,咱们叔侄两个说话,没必要那么多弯弯绕绕。”

    尉迟杰推辞了一阵,才似乎推辞不过盛情,微笑道:

    “这画有千般好,万般好。”

    “只是可惜,画得不是我大秦的山水。”

    文宏伯面上神色微微一顿。

    恰在此时宫玉三人入了屋子,负剑的太叔坚和老禄也准备跟着王安风几人进去,却被一路上姿态颇为谦和的文鸿运伸手拦住。

    门口两位气息不凡的持刀护卫手中长刀抬起,在老禄和太叔坚的前面交叉拦住,老禄原本是沙场中宿将,而太叔坚也是江湖中跌打半生的江湖客,登时就准备抽刀拔剑。

    尉迟杰却在此时缓声开口,道:

    “老禄。”

    老禄动作微微一顿,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尉迟杰,慢慢把已经放到刀柄上的右手松开,缓缓抱拳,道:

    “那属下就在这里等着。”

    太叔坚皱了皱眉毛,右手从背后的巨阙剑剑柄上放下。

    老禄就保持着行礼的态度,任由那门关上,隔绝了内外,两名持刀护卫守在门口,神色冷硬。

    老禄和太叔坚似乎有意,似乎无意,和这两名六品的护卫彼此相对,神色俱是一般无二的沉静。

    兄长在天京城中担任光禄大夫,而自身亦是江南道清谈名士的文宏伯面色已经如常,眯眼笑道:

    “贤侄说得是,这屏风上的山水画是叔父我仿照百年前吴国名家所画,自然只有吴国的山水,远远比不上我大秦广大。”

    尉迟杰点了点头,满脸原来如此的神色,知道这个时候,文宏伯才仿佛注意到了跟在旁边的王安风和宫玉几人,视线掠过王安风的时候,微笑颔首示意,旋即朝着宫玉笑道:

    “几位姑娘便是青锋解上高徒罢?”

    “果然是丰神如玉,也难怪宛陵城里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晚辈们会失态,若是在下年轻上十岁,恐怕也会为了几位姑娘做出些荒唐事情。”

    宫玉持剑抱拳,只当作是江湖中见面,淡淡道:

    “青锋解,宫玉。”

    林巧芙和吕白萍紧随其后,念出自己姓名,文宏伯微笑颔首,道:“让几位在这里等着,倒是在下失礼了。”

    “还请入内稍坐。”

    几人入内,下人送进了茶水,这位在江南道享有莫大名望的清谈名士主动开口,却未曾进入主题,只是一番没有烟火气的闲谈。

    宫玉三人和王安风只是饮茶。

    尉迟杰则是和文宏伯聊得有来有回,他一身本事几乎全在自己这一张嘴上,不落丝毫的下风,王安风手中茶盏饮尽了三次,文宏伯将手中的茶盏放在桌上,温和笑道:

    “尉迟贤侄你所学甚多甚广,果然不愧是尉迟老柱国的孙儿,将门之后,果然虎父无犬子,我文家晚辈中却大多只知道死读书,不堪怎么造就。”

    “稍微有些争气的,也大多只是和那些狐朋狗友来往,叫人头疼。今日叔父来此,便也是因为那些人求上门来,还望你能牵线做桥,让青锋解的诸位姑娘能够放他们一马。”

    声音顿了顿,他半带着玩笑道:

    “就当是放了个屁般,随它去罢。”

    尉迟杰道:“这件事情小侄可是做不了主。”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宫玉三人,文宏伯也微笑看向宫玉,宫玉神色浅淡,饮了口茶,只是淡淡道:

    “既然他们已经在刀狂哪里吃过了苦头教训,我派也不好再计较,此事便暂且揭过。”

    “但若是还有来次……”

    文宏伯微笑道:

    “不会有下次,若还敢乱来,在下也绕不得他们。”

    宫玉淡淡道:“那此事便至此而止。”

    “我等江湖中人,不好在此地久留,便就此告辞。”

    文宏伯抬手阻拦,笑道:

    “宫女侠且慢着急。”

    “今日在下邀诸位前来,可不止是为了方才之事,实在是有一位江湖中的才俊这数日暂居在文家,得知诸位此时在宛陵城中,想要和诸位相见一面,也有些事情商量。”

    “他曾说,在先前已经告知过诸位。”

    王安风进来了这屋子里第一次开口,缓声道:

    “敢问是谁?”

    文宏伯微笑开口,轻声念出了那一个名字。

    在这文家自己的山庄城池还要再往上面些,地势最高的屋子上面,坐着一位黑衣的老者,一手扣着酒坛,看到了从天而降的流光,也看着王安风等人从山下一路走了上来,进了屋子。

    在旁边的棋盘上有一局残棋,他抬手喝一口酒,便自己落下一子,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只能自己和自己下棋,一次持白棋,下一次就执黑棋。

    棋盘上的局势逐渐变化,黑子明明已经变成了腾龙之势,却还是被白棋牵制,锁住了鳞甲爪牙,最终被酣畅淋漓的一记斩大龙灭去了大势。

    一连数次,皆是如此。

    他将手中棋子随意仍在棋盘上。

    一仰脖,将手中酒坛子里的酒液极为干脆利落一饮而尽,看着圆空的圆月,呢喃自语。

    “王天策……”

    “你可曾想到,可曾想到……”

    呢喃低语,视线收回,转而看着下面的文家宅邸,神色看不出喜怒。

    老禄和太叔坚在屋外,突然察觉到了些微寒意。

    巨阙低鸣,太叔坚神色微变,猛地转过身去,圆月之下,走来了一名身着白衣的青年,衣着素白,一头黑发只是以松木簪子束起,手掌修长,右手握着一口素净的长剑。

    他只是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口出鞘的长剑。

    屋内,文宏伯微笑道:

    “剑榜副榜第一。”

    “天山剑派,千山思。”

    ps:今日二合一奉上…………

    到了比较关键的节点,有些卡文了……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