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功亏一篑(2/2)(3000)
    吴穹和那阴翳老者虽然彼此交手,却都还分出了一丝心神在客栈中,当那阴翳老者发现小小客栈之中,竟然称得上是卧虎藏龙,出了三名手段高明之辈时,心中便升起了浓重懊悔之意。

    两名女子不说,那跌扑到了魏锦平旁边的憨厚男子,好似是有大运气才逃得了一条性命,但是这阴翳老者虽然年迈,却极为敏锐。

    他本名许世华,原是县城中仵作出身,穷困潦倒,却在收拾一位死在城中男子尸体时候,从其胃中找出了一卷《养气经》。

    昏了头贪墨下了这一卷秘籍,却为之家破人亡后,狠下心来杀了许多人,逃亡出成,至三千里之外,隐姓埋名,一步一步走上了武道之途,之后多有奇遇,成了而今寻常人眼中高不可攀的江湖高手。

    这四十年江湖,种种危机当中,出身仵作时养出的习惯不知救了他多少次性命,一眼看到了那憨厚男子后退之后,便发现魏锦平右臂反常颤动。

    心中生疑,强接了吴穹一袖雷霆,借势后跃,看到魏锦平裸露右臂之上,经脉虬结狰狞,只一思索,便知道是中了医家中极高明的截脉手段,心中震动。

    他出身仵作,和医术沾些边儿,自然知道那些一身医术高明的医家想要杀人是有多少种手段,心下懊悔,可临近了这般绝境,却仍在犹豫是否要就此退去。

    一双眼睛暗自左右打量,手上武功则以防守闪避为上,十招当中,哪怕一招半式不愿意硬碰,只待着若真到无可挽回程度,转身即走。

    不片刻时间,便听得了魏锦平虎吼,这性子蛮横的武夫不缺决断,生生燃烧气血化天梯,短暂登上了四品的境界,虽然只是昙花一现的空中楼阁,等到了气血平复亏损,便要狠狠跌坠下来,但是好歹这个时候是确实能一览那浩大山河气象。

    许世华心中一喜,却未曾想,这踏上了四品的武夫死得比原来更快,干脆利落被人捅到头里,死得不能在死,然后那两名女子便提剑往出走,心中惊惧,再不顾其他,转身便要离开。

    却发现先前的夏侯家暗卫,竟然已经有两人干脆利落撤去,心下不由得暗骂,却也知道,自己虽然明面上说是夏侯家的上等客卿,每月都有客观俸禄可拿,春日茶冬日酒更是一样不曾缺过,可终究不姓夏侯。

    夏侯家暗卫培养不易,忠心耿耿,在夏侯家眼中,可比自己这般出身于江湖草莽的所谓客卿还要来得更金贵些,就只剩下这个还是因为要辨认江澜正身,靠得近了些,方才给吴穹劲气牵制住,脱身不得。

    而吴穹此时气机越发酣畅,战意勃发,给许世华压力倒是越来越大,后者暗骂,强撑着接了吴穹一击浩然气,不顾仪态,连翻带滚拉开距离。

    吴穹是个出身一叶轩的读书人,自然没有想到这同为五品的武者会不顾中三品高手的仪态面子,用出了连混混青皮都不乐意用的一招懒驴打滚,虽及时醒悟,追击得终究慢了一步。

    浩大气机如同春雷滚动,只是落在许世华右小腿上,打得血肉模糊,却也助他朝前面扑出数丈之远,进一步拉开了距离。

    许世华就像丝毫未曾收到退脚上伤势影响,速度反倒是越发迅捷,不用轻功腾空,反倒是在街道上急奔,追出来几人脑海中只是稍作思量,便猜出了这老贼是打算借助江柳城五十七坊沟渠相连的布局,躲入其中。

    这是大城,常驻之人数十万,坊坊相连,沟渠相通,一介老迈融入其中,就如同滴水入汪洋,再难轻易寻到。

    另外那一名夏侯家暗卫借助着这一瞬间气机凝滞,抛下了手中已经耗尽了弩矢的轻机弩,减轻重量,朝着相反方向奔出。

    吴穹大怒,可两害相权取其轻,宁可放跑了一介暗卫,也不能放跑了一个江湖经验丰富的老油子,当下便准备出手去追,可在此时,突然传出来一声剑鸣,已经拐入巷道的许世华仿佛破布口袋一般踉跄后退,口中咳出鲜血。

    在他肩膀上,倒插着一柄长剑,径直穿出,不同于此时长剑制式,剑身略显宽大,越显得宽厚稳重,如同古之纯纯君子。

    吴穹心中惊疑,下意识止住了脚步,张眸看到那巷道里走出了一名穿玄青色长衫的青年书生,嘴角轻抿,腰间配着一把色泽通透的玉箫,左手握着剑鞘,显然就是他方才以离手剑的法子,趁那许世华无备,一击中的。

    此时面上平静,抬手以左手中剑鞘掷出,带一道恶风,越过十数丈距离仍旧力道不消,重重撞击在了最后那一名夏侯家暗卫身上,出手时显然是带上了高明的点穴截脉手段,那夏侯家暗卫踉跄一下,倒在地上。

    踏出的王安风看到了出手的那书生,虽然天色稍显暗淡,四下无光,他瞳术极强,仍旧看到了那书生样貌,却也是个熟人,便是先前还没有离开江南到时候,在茶摊上和玄剑派弟子不知为何起了口角争执,当道上交手的那名书生。

    当时看他是七品境界,此时看来却是藏了拙,只凭借能够将许世华击退,以及那一掷剑鞘举重若轻的功夫,便是稳稳站在了寻常武人一辈子难得窥见的六品之上。

    不速之客,本该戒备,可吴穹看清了这青年模样,反倒是松口气的模样,脚步下意识慢了一丝,紧皱眉头放松下来,王安风心中一动,约莫已猜到了这青年出身。

    此时那青年书生手中剑和剑鞘都已经用出,想来约莫并不擅长拳脚上功夫,当下飘身后退,从腰间取出了那一柄质地透彻的玉箫,握在手中当做短剑,一边攻向连番受挫的许世华,一边朗声道:

    “师叔祖,江澜师妹,你们可都还无恙?”

    吴穹心中放松下来,大步上前,口中长笑道:

    “尚可,不过驻华你如何来了?”

    那书生笑一声,手中以玉箫做剑,施展开来,隐隐有碧色剑气纠缠,打得本就身受内伤的许世华狼狈不堪,能以六品境逼迫五品至此,哪怕是后者本就受了伤势,胸腹中气血翻腾,也算称得上一句善战者。

    吴穹几步赶上,长笑声中,抬手相助,自左侧配合玉箫剑法路数,攻向许世华腰侧。

    两人本就算是同门,武功路数相似,叶柱华剑法有部分还是吴穹所传,知根知底,配合时候威力越大,浩然气绵绵不绝,仿佛是在许世华身畔步下了一层目不可视的天罗地网,使得其拳脚施展时候越发受到钳制。

    薛琴霜几人见到他二人足以将许世华擒下,便止住脚步,毕竟吴穹两人武功虽然有高低之差,却同属一脉,气机相合,便如阴阳转动无碍,自己贸然向前,反倒可能打乱气机,弄出本不该出现的破绽。

    十数招后,那许世华仿佛是终于被逼迫到了绝路,低吼出声,以后背强行受了吴穹一记拂袖,以五品武者的手段,又是以气机浩大如天象称雄于江湖的儒家武者,这一下必然会打得筋摧骨折,五脏六腑破裂而亡。

    而今尚且不知道夏侯家突然插手的内幕,而魏锦平已经被杀,需得要留下一个活口,吴穹见状心中一惊,一身内气涌动,十分浩然气,呼吸间便收回来六七成,剩余三四成则去势不减,重重砸落。

    武者交手,收一分力远比放一分力来得难上许多,更见功夫,也就是他这等曾经摸到过天门的武者能够做到这种手段,若是似那些新晋入中三品的武者,一身气机虽然刚猛,却还称不得一句圆转如意,燥气未散,能放不能收。

    按着吴穹方才和许世华交手时估量,这三四成气劲足以将其一身气机打断,前面就是叶柱华,到时候顺势撤步,再以手中玉箫一压,遏制住其肩部穴道,便能将此獠擒拿。

    却未曾想到许世华方才交手时候也藏了拙,这一下虽然口中鲜血狂喷不止,气机却依旧绵延,未曾断绝,反倒是借助了吴穹这一招之势,猛地踏前一步。

    一掌翻开,如天地之倾覆,竟是和先前武功路数截然不同的浩大和刚猛,按在了那书生肩膀,将其压得半跪之时,身形如同鹞鹰,从他头顶越过。

    顺势甩肘,带动手臂如同一把短鞭,抽砸在了叶柱华脊柱,将其砸得向前踉跄而去,自身则是借势爆射而出,比之先前还快三分,短短时间,瞬息万变,将武者攻杀心机阐述至淋漓尽致,时机距离,老辣非常。

    王安风想着方才薛琴霜之弟事情,猜得应与密卷中所载事情有关,心神不在,虽然瞬间醒悟,却尚来不及回援,吴穹则是抬手接住了这名年轻书生,助他化去身上劲气,未能及时出手。

    而等他空出手来,许世华早已经冲出,隐入夜幕之中。

    ps:今日第二更奉上…………三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