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未曾说出(1/2)(3200 )
    叶柱华微微一笑,顺手将门关上,此地隐秘,所在之处为江南道烟花柳巷一侧,门前不远处有流水而过,因着靠近了享乐之地,城中大户大多在这一片有偏宅以金屋藏娇。

    现在这个时间,天气闷热得厉害,在此地所住之人不多,行人稀少,便不会暴露出行踪来,作为暗中碰头的地方,却是再合适不过,极为妥帖。

    老江湖的老辣处,从来只在细节处看得最多。

    许世华此时坐在了树下石桌旁边,衣襟半搭着,露出来一条臂膀,他前些日脱身时候,被叶柱华以心胸中一口雷霆气机驭剑,刺穿肩膀,好在这年轻书生同时也精通雌黄之术,剑锋才没有伤到他筋骨。

    那贯穿伤势看上去恐怖,不过只是小伤,于七品武者都能够靠着气血沸腾流转痊愈,若是用上上等伤药,不过是十多日功夫,幸亏只在夜色中,否则怕是要给人瞧出端倪来。

    此刻许世华看着走来的叶柱华,皱眉道

    “来得实在是有些迟了。”

    叶柱华面含歉意,拱手诚恳道

    “却是没有办法,师叔祖虽然说性子有些偏执古旧,却并非是无智之辈,若不是而今距离我一叶轩山门只有不过百余里距离,师叔祖欣喜之下放松惕醒,我也不敢过来,兹事甚大,恐怕有失。”

    “如此,还请许前辈多多包涵。”

    言罢又是深深一礼。

    许世华心中本有几分怒气,可是看到了叶柱华如此诚恳,而今日他也确实没有拒绝,直接过来,这怒气也便消了些下去,虽还有些不忿,却也不至于当场发作。

    他此时似乎正在饮酒自酌,抬手倒了两杯酒,抬眼看了一眼叶柱华,道“今日天气闷热,叶小兄不如过来吃一杯冷酒,也舒服些。”

    叶柱华温和颔首,答应下来,踱步走来,他穿一领藏青色暗纹长衫,玉冠束发,虽不是十成的俊秀,却有七成的温润,坐在桌上,两根白皙手指拈起了酒盏,闭目轻轻吸了口酒气,含笑赞道

    “好酒。”

    言罢一手拈杯,一手拂袖,正欲抬手饮时,那边许世华冷笑道“书生不怕酒里有毒?”

    叶柱华动作不变,仰脖将那酒水一饮而尽,然后将空空如也的酒盏给前面那许世华一看,坦然微笑道

    “晚辈既然过来,自然便不会怀疑前辈,否则以前辈身手,若是当真想要取晚辈性命,又何必需要下毒这等手段?我也只得引颈就戮。”

    “这酒果如晚辈所想,清冽而有回甘,大善!”

    许世华阴翳面色稍有和缓,再给他倒了杯酒,声音平缓道“以章左声少宇剑的名气,我自然不会如此。”

    “就算是老夫的脖子练得再硬,也比不过少宇剑轻轻一斩,我虽然已经五十余岁,却还是惜命,不愿意这样简单就死了。”

    叶柱华笑道

    “师尊淳淳君子,自然不会做出这等事情。”

    许世华嘿然一笑,不置可否。

    两人饮酒闲谈,却都不谈正事,如同是入了青楼花魁房间里的男子,大多心里早已经猴急,却还要装得从容不迫,省得给人抓了把柄。

    只是去说风月,说逸事,直到一壶酒已经饮了大半,那许世华面上已经有了些不胜酒力的红晕,才将又空了的酒盏放在桌上,出身寻常,耐性终究落了下风,长叹一声,道

    “叶小兄,老夫便也不和你在这里猜谜了,你先前寻我要做的事情,老夫已经如你所愿,想来你踩踏着老夫和夏侯氏的肩膀,应该已经得了吴穹那老儿的信任。”

    “那先前说好的事情,可否兑现?”

    叶柱华点头道“自然应该如此。”

    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本手写的秘籍,轻轻放在桌上,朝着许世华的方向轻轻推了推,轻声道

    “这是我一叶轩的上乘内功典籍,也是玄剑门那个五品剑客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虽然说是内功典籍,其中轻功,拳脚,指法穴位,剑法皆有,后面还附着了三张丹方,权当晚辈所送。”

    “有此秘籍,许前辈之孙自然能够改头换面,走上一条足堪称道的正道武者之路,等到了时机成熟,晚辈会想办法将他收入我一叶轩当中,难以承诺太多,却足以给他一个真正的弟子身份。”

    许世华心中狂喜,几乎失态,伸手一下将那厚实的秘籍抄本抓在手中,打开来后一股油纸香和墨香扑鼻而来,显然是才抄写完毕,令人心旷神怡,许世华低下头来仔细翻阅,叶柱华也不着急,只是任由他施为,老神自在。

    许世华本已经是五品的武者,虽然出身贫寒,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弯路,但是眼力和见识不缺,认得这确实是最为正宗不过的儒家典籍。

    仔细翻阅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许世华才将手中秘籍合上,握在手中,面容上神色和善许多,叹息一声,突然自嘲笑道

    “自古真传一句话。”

    “这一句话便是门第。”

    “为了这一句话,老夫给人做牛做马,连人都算不上了,如今临到晚来,还要失了晚节,背叛宗家,只是为了给子孙求一个绵延福运,这临到头来,秘籍到了手里,反倒觉得说不出来感觉。”

    叶柱华笑道

    “怜子情深,老前辈也是性情中人。”

    许世华自嘲道

    “公子还是勿要如此说,老夫自知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这事情,呵……说不出啊。”

    “夏侯家是真的不行了,不提老夫有这般为小儿女计的私心,就连那死在了客栈的魏锦平,心里面也是有其他的算盘,他还以为老夫不知,笑话。”

    “夏侯一脉本就是以客卿众多才能够立足于江南道,称为四大世家,而今家族中分崩离析,客卿各自都有私心,怕是长久不了,他日里叶小兄弟你执掌了一叶轩之后,若有雄心,不若对夏侯家下手。”

    叶柱华正色抱拳一礼,道

    “多些前辈指点。”

    许世华抚须,复又垂手看着手中典籍,叹息一声,这一声里面酸甜苦辣咸,也只他自己晓得,一气呵出,却又想到了家中惹人怜爱的小孙子,便又升起欣慰欢喜来。

    突又想起了一事,这地方距离一叶轩已经不远,约莫明日可达,眼前这书生既然做下了这许多事情,往后定然是要这一行人翻脸。

    两名女子武功高朝,叶柱华那一日应该也曾得见,但是那穿着朴素的仆役手段隐蔽,怕是不知,没个防备,怕是要糟了暗算。许世华此时心中已无其他想法,当下便抬起头来,准备把这事情告知于叶柱华,也好让他心里有所戒备。

    可才抬起头来,却感觉到一阵晕眩,以他能够力搏狮虎异兽的体魄,竟然身子摇晃,几乎砸在了石桌上,挣扎着抬眸,眼前视线晃动,仿佛同时有三五道残影晃动。

    许世华久经江湖,如今怎得不知道,自己千防万防,终究还是着了道,中了剧毒,此时视线低垂,才看到了那书生脚下一片湿润,有酒气扑鼻,方才的酒竟然是半点未沾,以手段运转于经脉,此时方才排出体内。

    他想要说话,却已经没了说话的气力,一生厮杀至此,他此时心中却无有怨恨,只紧紧抓着了手中秘籍,看着那书生方向,心里面只想要求叶柱华以他好友的身份,将这秘籍送给他的孙子。

    为此甚至于可以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他,包括那仆役的高明截脉手段和如何戒备。

    但是他已经没了这力气。

    不知是怎样的剧毒,竟然连已经观山河养气机的中三品武者都难能抵御住,也不知道是何时中的毒。

    叶柱华站起身来,慢慢走过去,从死不瞑目的许世华手中接过了那本秘籍。

    展开来后,有扑鼻的油纸香和墨香。

    他将秘籍扔在地上,看着这因着怜子之心而死不瞑目的江湖高手,呢喃道

    “既然是下三流的子孙后人,便应该世世代代做你的仵作,区区只比娼妓高一筹的人,妄图读甚么先人道理?”

    “浩然正气。”

    “你如何配?”

    吱呀声中,给合上的木门竟然给人推开来,一名年有三十余岁,两缕长须,模样儒雅的男子面有潮红,左右手各环抱着一名模样秀丽的年轻女子,身后还带着了两名仆役,一名俊美不逊女子的少年。

    一推门进来,看到了独立于院落中的书生,只因着喝多了酒,一时微呆,未曾发出声来,等到想要叱责的时候,却看到了那书生冲着自己微微一笑,拱手道

    “后学末进,见过先生。”

    那儒雅男子当下只道是想要功名想疯了的学子,看那桌上还有个醉酒的老头子,眉头缩紧得越发厉害,只因为此时携妓归家,不好让人看到,挥手让仆役关上了门,方才斥道

    “你姓甚名谁,擅闯……”

    声音尚未落下,那书生已经向前两步,面容微笑,却不回答,手中滑落一柄匕首,抬手干脆利落将这中年文士的脖颈割了一半,鲜血淋漓,先前放松下来的几人几乎就要叫出声来。

    可是以六品武者的反应速度,如何会让他们如此,只是数息时间,无意回来的几人便死了个干净,纵然那些娇艳女子亦是如此,叶柱华一身青衫上却没有半点的血迹。

    他整了整衣衫,才踱步出去,模样俊秀,落落大方,像是访友而归的士子,未曾惹人生疑,临行时候,还将漆成朱红色的大门很小心地关上。

    不片刻后,熊熊大火自院落中燃起,将痕迹和脉络的终端吞噬。

    绵延周围数座房屋,才被扑灭。

    ps:今日第一更奉上…………三千两百字

    感谢再见熊熊的万赏,非常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