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道士,神仙 二合一
    宛陵城外的小道观里,今日仍旧无人前来。

    吕纯对这件事情早就已经见怪不怪,江南道虽然多的是好山好水的地方,可道家洞天福地一个一个早就被占了,那些个地方才能够叫做是香火鼎盛,来往善男信女络绎不绝,似是他们这种小地方,能不饿死便已是最好。

    一座道观只有两人。

    每日洒扫洗衣做饭,都要他自己来。

    那初见时仿佛仙人,将自己从鬼门关里拉回来的师父这段时日里却只是整日里发呆,似乎患了魔怔一般,问她也不说,只说在钓鱼,可是这一汪小池塘里,哪里会有什么鱼在?

    要说是装模作样吸引香客,可也不对啊。

    这种鸟不拉屎荒郊野岭的破地方,哪里会有什么香客过来?有也只是臭烘烘的山贼劫匪之类,到时候不等他们师徒二人说完话,便是一刀了账的结果。

    小道士叹息一声,今日床上铺盖也要再洗上一遍,他只不过是个小小少年,揉了一上午的衣服,手臂都揉搓有些发酸了,皂角的味道不刺鼻,还有些好闻。

    他有些呆呆地看着有两条透明小鱼儿游过,双手合拢,轻轻掬起一捧水来,那两条鱼儿只在里面打转。

    吕纯看了看,又把这鱼儿放回了水里,看着它们惊慌失措地逃离开,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再转过头来,看到了端坐钓鱼台的师父双目无神,不知道是在看着哪里,就又叹息一口,愁眉苦脸。

    他虽然年纪不大,却也知道,这溪流里的小鱼儿,师父大抵是看不上眼的,说是要钓鱼,却从来不去管这些鱼儿,可这里只有这种透明到可以看到骨头的鱼儿啊,旁的什么草鱼鲤鱼青鱼都没有。

    千年以前的姜尚钓起了一位天下明主,钓上了纵横万里江山,她又想要钓上什么来呢?

    总不至于是打算要钓上一个神仙吧?

    脑子里的念头才刚刚出来,小道士吕纯就忍不住笑起来,笑的时候嘴角抿了下,然后两颊边儿有两个小酒窝,一双眼睛里面就像是住着了两颗星星,亮亮的。

    手臂休息得差不多了,便又鼓足了气力去揉搓衣服。

    至于方才偷眼看了一下他,马上转头过去,装模作样偷懒的师父,却也不去管她,只装作自己也没有看到,至多只是在心里面埋怨两声,天底下哪里会有这般懒散的神仙?

    若是神仙只是每日里吃,睡,发呆,那果真是让人羡慕。

    想到这里的时候,就又会忍不住笑笑。

    女冠坐在被命名为钓鱼台的大石头上,眼观鼻鼻观心,看那模样就仿佛和昨日,前日,大前日一模一样,只是偶尔闪烁的眸光方才显露出了些许不同。

    等到确认自己的徒弟没有发现自己异样的时候,方才大松口气,继而心里升起些许得意来,一双眼睛灿然生辉,倒是让人忽略她本是寻常的五官样貌。

    手上还是端着那一杆青竹,竹梢处悬着一根白线,白线垂落,点在了水面深处,像是一条长蛇那样子飘飘摇摇往下垂去。

    本又是如常一日,那女冠却突然轻咦一声,顾不得自己被徒弟发现动静,笑一声道:

    “找到了!”

    “许久未见啦,可还好?”

    手腕一震,白线陡然绷得笔直。

    天下名山大川虽然多,却罕有能和道门祖庭那虎踞龙盘的浩大气象相提并论,或者说,一个能比的都没有,千年来道门悠悠气脉压在这里,几个能比得上?

    每日日出时候,主峰上面常常能够看到有龙虎气蒸腾而起,气灿云霞,足足要过去一刻时辰才会散去,有人说百余年前,当年太上道人降世的时候,龙腾虎啸,紫气升腾不止,惹得朝堂官员都惊疑不定。

    不过却并无什么典籍传世下来,应当也只是山上道士给自己家祖师爷脸上贴金,尤其是来往参拜的书生,更是嗤之以鼻,连带着对于道门祖庭都看轻了几分。

    江东谢友礼和好友三人游学来此,找了一间客栈住下,本打算来了之后就往山上去走,也好看看所谓道门祖庭龙湖升腾的浩大气象。

    可今日才吃过了酒,有些疲倦,索性便睡下了,正昏昏沉沉的,便听到了外面一阵吵吵嚷嚷。

    迷迷糊糊抬起头来,登时间心里面一个咯噔,酒一下醒了大半,踉踉跄跄从酒楼三楼上奔了下去,看到天边东方所在,一团一团的紫气赤霞升腾起来,遮蔽了小半的天空。

    里头仿佛是在酝酿这什么东西,天空中压抑得叫人有些喘不过起来。

    不知过去了多久,一声闷雷般的声响。

    一条浑身纯白的长龙冲破了紫气,张牙舞爪,只在道门山上盘旋,谢友礼腿脚一软,若非是还扶着门框,早就已经跪倒在地。

    即便如此,也是面色煞白,嘴唇哆嗦着子不语怪力乱神。

    旁边街道上却早就已经跪倒下来一大片的百姓,口中称颂一个个仙人名姓。

    突然又是一声呼啸,那纯白巨龙慢慢消失不见。

    百姓在高声呼颂。

    谢友礼却瞪大了眼睛,双腿一软,再也支撑不住,就这样双腿箕张,有辱斯文地坐倒在地。

    方才这街上众人全部都只是低头称颂仙人名讳,只他一人看到了从道门山上射出一道白光,算算位置,恰好笔直没入了那纯白巨龙七寸逆鳞所在。

    那龙不是自己消失的,是被道门里一人隔了数百丈距离,硬生生直接打杀。

    谢友礼念头想到了这里,止不住心中战栗。

    腰间那柄佩剑颤鸣不止,最后拔出来的时候,却只是一个光秃秃的剑柄在手,百锻铁打制出来的剑身竟然已经全部碎裂。

    这算是什么?道士杀神仙?

    书生脸色煞白。

    道门主峰下面,一名身材魁伟,像将军悍匪多过了道士的高大老者站在一棵松树旁,树下有个小姑娘睡着正沉,老道给挡了日光,双眼看着天边逐渐消散的祥云,面上神色看不出喜怒。

    远处一道身影腾空而来,是一名青年道士,双手捧着一柄桃木剑,剑身已经有大半焦黑,噗嗤噗嗤往下落,老道毫不在意,抓过那柄桃木剑,皱一皱眉,随手将一半焦黑的部分折断,扔在了地上。

    旁边秦飞欲言又止,老道太上看他一眼,道:

    “看到了?”

    秦飞点头,老道士自言自语道:

    “看到了也没什么。”

    “说是身外化身,其实没有那般玄乎,只是类似于我道门阳神的手段罢了,山上六七十岁往上的基本都会,你爹也会,就是那紫气东来的手段,也挡不住大宗师随手一剑。”

    秦飞心中恍然,心中仍旧有些澎湃,面容却沉稳,道:“太上师叔祖,那方才异象,究竟是何人所为?”

    “既然是我道门的手段,却为何来我道门祖庭做下这等事情?”

    太上摇头道:

    “你问我,我又如何知晓?逃不过那些个道门分支,我辈修道学武,却总有些人学些旁门左道,诸多手段一齐用了,只为了求一个长生不坏。”

    “天地大道,生死轮转本就如同日升月落,再自然不过。”

    “求长生是逆天行事,就算是成了,也不过只是如同顽石古木,封闭思维,不思不想,寿数虽稍长于我等,只求避灾躲劫,虽然自称神仙,只是墓中枯骨罢了。”

    “天龙院却要独辟蹊径,以此世修持求一来生自在,更是水中摸月,要我说,还比不得江湖中人,一剑在手,生得坦荡,死也死得轰轰烈烈,此生无憾。”

    秦飞想到当年为自己武学奠基,之后却观山河气脉起伏又离自己而去的师父,沉默不言。

    老道士抬头看着天上云雾散去,自语道:

    “当然,这只是我老道士一家之言,你听听也就是了,笑一笑也无妨,却不要学我,便如你爹那样就很好。”

    “你爹说他所求的道尽数都在你娘双眼当中,白衣下山,替道门祖庭解围,然后便自求道而去。我不认可,却也不能说他便是错的。”

    秦飞瞪大了眼睛,道:

    “这事,爹他从未说起过。”

    老道士大笑,道:“若非如此,你以为你娘如何能把你爹绑回了天河郡?当时你爹荡魔在手,纵然是宗师也能杀得,如何走不得?学识之广,只要不论兵家,十个王天策捆起来也不是对手。”

    “只是自求道而去,自然不顾天下骂名。”

    “天下人求长生为大道,我道家祖师却求无为,二祖求逍遥,老道求一自在,若不自在,长生也可斩了去,姻缘红尘不过小道,在你爹眼中,却比起逍遥自在清静无为,要高上不知道几重天,倒是奇异。”

    秦飞赧然。

    太上老道不再多提,抬头看着紫气赤霞,呢喃自语道:

    “只是不知道又是哪一处洞天福地的老不死,出来要冒充神仙,再让老道我见到,便不只是断去他一缕分神能够了结的了。”

    “想做神仙,便杀得他魂飞魄散。”

    手中断掉一半的桃木剑扬起,身上有冲霄剑意,浩大如长空,将那天上祥云搅碎,独留清气浩荡,旁边小姑娘却转醒过来,抬手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道了一声饿了想吃蜂蜜。

    方才抬手斩龙,剑意冲天豪迈不羁的道门老祖师转过身来就满脸堆笑,满脸和气哎了一声,随手把那桃木剑扔给秦飞,然后拉着给吓得半死不活的黑熊,便要上山去拍蜂窝。

    什么豪气仙气江湖气,统统抛到了脑后。

    秦飞握着手中折了一半的桃木剑,微笑不言,老道士牵着小姑娘往山林里面走,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看着一身蓝白色道袍的青年,道:

    “今日之后,你便下山去吧。”

    “走走看看,不用着急回你的天河郡,江湖很大,各处都有新鲜玩意儿,慢慢走,慢慢看。”

    秦飞微怔,然后拱手恭谨道:

    “那弟子何时之前回来?”

    老道摆手,道了一声你自己觉得何时该回来便回来,尚未等秦飞从这句有些绕口的话里面反应过来,老道已经牵着张听云走远了去。

    秦飞看着手中木剑,沉吟不言。

    ………………………………

    宛陵城外道姑脸上的兴奋神色只是持续了一下,便消失不见,端着那青竹,神色凝重等了许久时间,眉眼才有些耸拉下来,将手中青竹鱼竿放在了旁边,愁眉苦脸,轻声呢喃道。

    “找丢了?”

    “怎么会找丢了……”

    “为什么会找丢了?”

    “不应该啊……”

    等回过神来,吕纯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一双眼睛看着她,女冠身子微微一僵,然后慢慢转过身子,抬手抓住了旁边的竹竿,一点一点抬起,恢复了原本钓鱼的模样,双目逐渐变得空洞无神。

    小道士眉目倒竖而起,忍无可忍,一把抓过了竹竿。

    那根白线飘飘荡荡,湿哒哒地缠在了石头上。

    女冠满脸的可惜,小道士吕纯咬牙切齿。

    “再装,没饭吃!”

    女冠强自辩解道:“我是神仙!”

    吕纯冷笑,抬手刷一下一指道观里面黄橙橙的香炉:

    “神仙?算神仙的话,有种不要吃饭,闻香去!”

    女冠张了张嘴,然后满脸的挫败。

    …………………………………

    剑南道在大秦西南地,一行人从扶风郡而出,因为并不是那些要带了自家好酒去梁州参加酒会的那些酿酒人,所以也犯不着什么昼伏夜出,只是正常行走。

    最多在午时温度最热,日头最毒的时候,找一处阴凉地休息一二,避避太阳,近日下了些雨,天气闷热得厉害,几乎像是个蒸笼。

    王安风等人仗着武功,并不在意外界气候变化,林巧芙吕白萍两人的武功虽然差,修的却是青锋解上独传的太阴内力,最是不惧炎热。

    反倒是费家武馆两人以及神武府车队中的武者,因为所练的是打磨体魄的外家功夫,气血充沛,天气一热,更是汗出如浆,非得要大口灌下凉茶才能稍微解一解腹中暑气。

    正当众人停下在凉茶铺子上解暑的时候,热气滚烫的路边上,却有了两个年轻武者似乎感觉不到炎热,手持着兵器,彼此对峙起来。

    其中左边一人穿一身黑色劲装,手持了柄长剑,右边哪一位看上去卖相要好很多,玄青色长衫,手中所持不是刀剑,而是一柄色泽通透的玉箫,面上含笑,有一派风流气度。

    司寇听枫放下手中凉茶,淡淡道:

    “儒家弟子。”

    ps:今日二合一奉上……

    感谢书友elephantzyl的盟主赏,我一直到更新的时候才看到了,抱歉哈……加更一定会有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