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我接了 1/2 3400
    剑鸣余韵渐低沉。

    水汽落在剑锋上,顺着剑脊分散落下。

    长剑止住,没有刺下去,没有就此夺了章左声一条性命,报了自己的仇,这种决定,出乎山顶上所有人的预料。

    离弃道挑了下眉毛,忍不住道了一声腐儒。

    此刻换得了任何一个宗师在此,甚至于任何一个武者,哪怕是那些修道的道士,都有十之八九会没有半点迟疑下手,一剑刺穿,杀个痛快淋漓。

    可他又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个时候不刺下,方才是那个曾经狂妄到自称蜀国七成才气在我的江文远,这样才算是当年一剑迫退秦军,保三城数月不下的少年儒生。

    江阳慢慢收回了长剑,而这个时候,数名原本守在了从山上通往这一出飞瀑回廊的弟子却都踉跄让开,再然后,一手斜持木剑的王安风急步踏上,身后紧跟着的是夏侯轩和江澜。

    江澜本就心中不安,一抬头便看到了浑身染血的父亲,看到那原本的灰色长衫染了血色,又因飞瀑水气氤氲而沾湿,只一双眸子还似是平常那般温和。

    少女鼻子一酸,便想要奔到父亲旁边,却被夏侯轩一下抓住了手臂,后者凭借高一层的内力强行控制住剧烈挣扎的少女,低声喝道:

    “冷静点!”

    江澜挣脱不开,那边江阳冲自己的女儿微微笑了下,然后冲着夏侯轩点了点头。

    转过身来,走过呆立如同木偶的师弟,慢慢俯身下去,将落在地上的天问残卷捡拾起来,不只是复杂还是感慨,轻声道了一声天问,摇了摇头,踱步走到了离弃道旁边,抬手将那足以引得无数江湖武者厮杀不已的天问递向离弃道,温声道:

    “师兄弟事情,教离将军见笑了。”

    “天问一章,还请将军收下……”

    离弃道看着他手上的那一卷似玉非玉的江湖至宝,眯了眯眼,并不伸手去接,只是抬眸看着气焰渐渐收敛消散的江阳,道:

    “这是何意?书生……一叶轩也算是江湖门派,一卷天问,便算是一门顶尖的武学典籍,你不想要?”

    江阳温和道:

    “读书人读的是人世间的道理,天问残卷是天地灵物,于一叶轩并无大用处,再来,便是文远一些小心思,此次之后,在下就算是竭力保持气机不去逸散,至多两三年时间,如此,有此至宝,对于一叶轩,是祸非福了。”

    “不知离将军……”

    离弃道笑了笑,没有什么犹豫,伸手抓过了江阳手中的天问残卷,在手上抛了抛,浑不在意道:

    “既然一叶轩接不住这个烫手的好处,那我便不客气了,恰好这东西于我而言,倒还有些用处。”

    江阳微微一礼,道:

    “多些将军。”

    复又抬眸看着旁边吴穹,将手中夫子剑剑锋倒垂递过去,平静道:

    “今日之后,江阳再没有办法担任一叶轩轩主,我会带着师弟在后山飞瀑这里隐居,把心里面的想法尽可能写出来些,若是后人有类似的想法,或可让他们稍微少走些弯路。”

    吴穹泣不成声。

    江阳这个将死之人反倒是看得要更开些,笑了笑,一如往日那般用不急不缓的温醇语气道:

    “还要烦请吴长老前往扶风一次,请任师叔出山,担任一叶轩轩主之位,之后我会写手信一封,任师叔看了,应当不会坐视不理。”

    “至于此剑,本就是暂借于大秦天京太学,吴长老下山时候,还请转道前往天京太学一次,将此剑物归原主,道一声抱歉。”

    “领轩主令。”

    吴穹脸上老泪纵横,闻言深深一礼,双手抬起,将那柄夫子剑接过,便在此时,旁边离弃道随手将天问残卷收到怀中,抬手便将夫子剑抓在手中。

    吴穹心中微惊,抬头去看。

    离弃道手中把玩着这柄虽不入神兵,灵性却还要超过的夫子剑,道:

    “一叶轩毕竟是江湖七宗之一,贸然前往天京城不妥,何况这老头子比你还不如,天大一个腐儒,若是委托他去送回这柄宝剑,指不定被人骗得团团转,什么都抖搂出来。”

    “我过一段时间,还要去天京城一趟。”

    “这柄剑,我给你送去。”

    吴穹张了张嘴,心里有气,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江阳道了一声多谢将军。

    离弃道右手持剑,走出两步,那剑低沉嗡鸣,被离弃道屈指弹在剑锋上,震颤不止,雷霆在剑锋之上暴走滚动,这才稳定下来,只是还有低沉嗡鸣。

    老人站在这百丈飞瀑之前的青石上,长呼口气,自语道:

    “比不得镇岳趁手,可也算是宽剑。”

    “勉强能用。”

    这声音低微,旁边的江阳和吴穹都没能够听得真切,江阳侧了侧身子,却看到那老者右脚慢慢踏前一步,道:

    “这一次好处我接着了,因果我也受着了,江书生,你这里有太多眼睛了,你说这里有千丈飞瀑,可千丈飞瀑冲刷不干净这些腌臜东西。”

    “我来帮你一把……”

    随手将夫子剑倒插一旁,离弃道右手缓缓抬起。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大风,起!”

    一抬手,风云骤止。

    整座一叶轩,有潜藏在暗处的一道道目光凝滞,看到了紫色的流光仿佛飞雪一般从下而上浮动起来,天地间隐隐有低沉怒吼声音,令人心神颤栗不止。

    轰然暴响声,被安排在了一叶轩中的各家高手猛地跃空,顾不得再潜藏身影,凭借了高明的轻功身法,跃空而去,几乎瞬间横掠十数丈距离。

    紫霄山庄众人方才靠近了一叶轩。

    袁紫衣仍旧不愿意放弃天问残卷这样大的诱惑,而且有秘探消息来报,先前那位结结实实踩在了宗师境界的一叶轩轩主江阳已经被其师弟章左声以剑暗刺,一身修为被废去,打乱气机。

    想来那一卷天问也已经落在了章左声手中。

    袁紫衣舔了舔嘴唇,眸子中有神采闪动。

    若是寻常人,见到这般情况,定然得要转头就跑,他却不然,章左声既然暗中偷袭,显然没能够完全掌握了一叶轩,也即是还有相当一部分力量忠于轩主江阳。

    越是混乱,越有可能得手。

    而越是危险,得手后的回报便越是丰厚。

    因而他不顾两名客卿的担忧,还是决定要前往这山水之间一叶轩一探,方才往前又行了十数里地,看到前面气机涌动,从一叶轩方向奔出一人。

    紫霄山庄那名女子神色微变,抬手一下抽出长剑来,轻纱之下身躯早已经绷紧,像是拉满了的长弓,只一松手便能杀人。

    袁紫衣见这模样眉头微皱,低声道:

    “是谁?”

    “河东高金方,毒术高手,杀人不少,为人口蜜腹剑,手段狠辣。”

    旁边那名双手有异象的老者哑着嗓子回答,喉咙里有低沉不清的痰音。

    袁紫衣挑了挑眉毛。

    老者双手稍微往上面抬了抬,摆出了一个防备的架势。

    这模样任谁都晓得是敌非友,袁紫衣握紧了长剑剑柄,迟疑了下,只是拔出一寸剑身,心里面念头转动,未尝没有联手打算。

    可是那高手根本不看他们,只是疯狂踏风离去,倒是让紫霄山庄三人心里面有些摸不着头脑,袁紫衣哂笑两声,刚要开口嘲弄一二,却听得了旁边一声压抑不住的惊呼。

    扭头去看,发现了一道道身影狂奔而出,只他所见,便能够叫得出三五名江南道一带有名有姓的好手,何况剩下几人,既也能够踏空而行,自然是登上了中三品的水准,此时竟然都仓惶逃窜。

    天空中天象本来已经消散。

    这也正是袁紫衣敢于前来一探究竟的理由。

    可是这个时候,原本散去的云雾重新汇聚,袁紫衣手中的长剑不安地震颤,金属剑身上突然暴起一道电浆,令袁紫衣下意识将那长剑抛开,倒插在地,仍旧震颤不止。

    暴躁的雷霆气机涌动着。

    浓郁到了哪怕只是轻微动作,都能够在空气中拉扯出一道电弧的程度。

    那名老者低声呢喃,旋即身躯突然开始战栗起来,见惯了风雨的面色瞬间煞白,袁紫衣侧目,这位客卿当年乃是靖国中一名武将,靖国破灭之后,出来行走江湖,流浪到了剑南道,才被紫霄山庄收入门下,引以为客卿。

    其江湖经验丰富,也知晓该如何和管家打交道,难得的是一身武功醇厚,四品境界气机养得极为充沛,宗师之下,已经罕有能匹敌者,曾有过一人应对三名中三品武者怡然不惧的战绩,极富胆量,被袁守月看重。

    可此时,不止面色煞白,瞳孔更是收缩。

    袁紫衣学过医术,知道这是心中惊惧愤怒到一定程度之后,人身体的本能反应,他不知道那老者究竟是发现了什么,因而心中便越发焦躁忐忑,忍不住上前一步,一手按在那老者肩膀,口中高声道:

    “什么事情?!”

    “发生了什么,赵客卿,赵……”

    他喜好穿着青紫奢华之物,腰间腰带都是混杂了金银掐丝的,显得飘逸尊贵,这一乱动,身躯从空气中擦过,突然一声恐怖的雷光只在眼前亮起,或者说,是在这一叶轩周围同一时间亮起。

    雷霆的怒声只在耳畔回荡着,那老者似乎终于忍受不住,踏前一步,怒吼出声:

    “暴秦梼杌!”

    声音洪亮,将袁紫衣吓了一跳。

    那老者复又往前,口中怒声依旧,仿佛有说不出的怨恨:

    “神武!!!”

    可才走出三步,便被天地气机反噬,大口咳出鲜血,跪倒在地,嘴角鲜血淋漓,一手支撑地面,仍不甘怒视天空。

    在山顶之上,有人长呼。

    于是有无穷无尽的雷光汇聚,化为一条纯粹的雷霆怒龙,昂首咆哮,将整个一叶轩守护在其下,其中除去了武者刚猛的气机之外,更有源自于天问的浩然天机。

    二者汇合,如虎添翼。

    雷霆本为天地之枢。

    一位老者持剑,白发青衫,踏足龙首之上,双鬓白发被疾风吹得乱舞,却越显得意态睥睨。

    震撼天地的长吟声音中,怒龙仿佛复生,片片鳞甲清晰,冲向天穹,昂首咆哮不止,将整片天穹的云雾撕碎。

    ps:今日第一更奉上…………三千四百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