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搜查(感谢白衣染霜华y的十万币)(二合一但是有加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搜查(感谢白衣染霜华y的十万币)(二合一但是有加更)

    王安风口中诵念往生咒,一直等到大荒寨最后的痕迹在麒麟火的高温之下化为了灰烬,方才骑上了那匹赤色瘦马,催动马匹,朝着商队应有的方向前行。

    按照常理,他连续两次和商队脱离,此时回返,极为不适,但是那里还有一个周巢在,手掌上既然已经沾染了一寨的血,便不应当放过这样一个罪魁祸首。

    瘦马速度极快,无视了路况是否崎岖,在略有阴沉的宽阔原野上,像是一团火焰,往前疾奔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迹。

    原地山寨上面,火焰燃尽了之后剩下的白灰被风一吹,白茫茫的一片,笼罩了方圆数里,天上铅云阴沉,压得极低,白而细的灰烬徐缓落下,不见停止,竟然仿佛一下子就来到了隆冬。

    死寂而安静。

    这样的安静只是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然后自远空之中,有如同振翅一样的声音飘近,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朝着此地激射而来,宽广长袖甩动,几个眨眼的时间,就已经落在了大荒寨山下。

    刚刚烈焰焚山的一幕,过于显眼,方圆百里,称得上是一览无余。

    在前面的那个男子模样俊俏,身穿蓝色文士广袖文巾,一落在山下,就仰起脖子,眯眼看着几乎被烧成苍白色的山顶。

    难以散去的高温令这座山的山顶处空气膨胀,视线看去,仿佛扭曲了一般,临近冬日的寒意似乎被彻底驱散,呼吸之中,甚至于有如炎夏的热浪。

    他眼神闪烁了下,忍不住微微吸了口气,道

    “这是谁下的手?好狠辣好高明的手段!”

    身后跟着的是位肩膀宽阔,手持两柄短枪的男子,约莫三十余岁年纪,皱眉看了看这个地方,左右环视,带几分肯定道

    “这里应该是大荒寨其中的一个据点,但是早就已经被废弃。我们派人埋伏过,扑空了。”

    “难不成,这些不怕死的悍匪竟然又回来了吗?”

    他的眉宇皱紧,浮现一丝煞气。

    前面的文士揉了揉鼻子,道

    “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咱们两个刚巧都在这附近,索性上去看看,无论是那些贼匪又回来了,还是说放火烧了自己的营寨,这都不是小事情,需要更迭天京城的卷宗。”

    持枪的男子微微颔首,主动迈步往上,双枪枪锋似有若无,结成了一个架势,脊背绷紧,像是徐缓迈步的豹子,手里的兵器随时可以刺出去。

    身后文士倒是轻轻松松,双手在后,左顾右盼,仿佛游山踏青一般,行至半山腰,口中突然轻咦一声,往前趋行。

    在其前面倒伏了两条持械大汉,王安风只是将山寨上的贼匪连同这座血淋淋的寨子一同烧了干净,对于上山时候收拾了的两人,却并未做什么处理,是以现在还在这里。

    文士走上前去,翻动了下尸体,然后似乎更有兴趣,揉了揉眼睛,眸子深处有些细碎的星光在闪动,他弯着腰,仔仔细细看过了这里的地面,然后托着自己的下巴,嘴里轻声咕囔,旁边的同伴也不打扰他。

    过了一会儿,文士直起身子,捏了捏额角,道

    “是大荒寨的属下,有腰牌姓名,看来烧寨子的不是他们自己人。”

    “外表倒是没有什么伤势,却被人一刀劈散了生机,神仙难救,有起码五品打底子的高手上山了,嗯,一人一马,用的是重刀,材质非凡,刀法也走的沉重刚猛。”

    “或者有洁癖,或者身上有什么不能见血的宝物,用刀刀法控制,鲜血溅落方向,不会溅在来人的身上,而且按照这个角度控制,应当穿了披风或者大氅一类宽大衣物。”

    持枪男子对于同伴所说深信不疑,点了点头,道

    “还有什么么?”

    文士无奈一摊手,道

    “那人来这里的时候,根本没有遮掩,也没有停下来,只是当头两刀,就往上面去了,我哪里还能看出什么?”

    “走吧走吧,往上去看看。”

    两人旋即复又往上面去走,脚步加快,却又没有用轻功疾奔,生怕遗漏了什么线索,是以花了些时间,方才走到了山顶,地面劈出了颇深的刀痕,笔直凌厉。

    刀痕仿佛劈开生死两界。

    这一边松柏长青,色泽微寒,却有生机勃勃,另外一片则尽数白茫茫,灼热无匹,温度只是往上,原先的寨子几乎已经被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全然没有半点痕迹存留。

    持枪男子面容失去了先前镇定。

    文士皱眉,看着前面扭曲的空气,咧了咧嘴,还是迈步走了上去,一瞬仿佛被扔到了三伏天里,他的鬓角很快被细汗打湿。

    文士在里面转了约莫有半个时辰,方才走出。

    纵然他武功了得,一双鞋上也已经隐隐有些焦灼臭气,面容微有涨红,踏出刀痕限制之后,更是长呼口气,抬起手来,以袖口擦拭不断渗出额头的汗水。

    持枪男子道

    “不曾以气机护体么?”

    文士苦笑摇头,道“里面残留的温度不简单,若是我乱来的话,搞不好会以我为敌暴动,那样的话,本就不多的线索,彻底就化作飞灰了。”

    持枪男子闻言微微愣了一下,道

    “这样的温度,还能有什么线索留下吗?”

    文士放下擦拭汗水的右手,比了个手势,一边往下走,一边道

    “高明的武者对于自身力量的把握都极为精准,能够花一分气力的,绝不肯多花半点,他的目的只是将这一处山寨,以及里面的尸体烧毁,却没有打算将这一座山的山顶给炼成琉璃。”

    “所以,里面的兵器,外功武者的骨骼,这些不逊青岩的东西,都有少许残存……”

    持枪男子打断他,道

    “所以你发现了什么?”

    文士揉了揉鼻子,神色微有肃然,道“所有的兵器都还完好,只是被溶炼成了一团,从这些兵器残存的分布看,偌大一座大荒寨,当是没有人逃了的。”

    “除了两人之外,所有的武者都一刀毙命。”

    短枪武者点了点头,不甚在意,自付这种事情,自己也能够做到,唯一的麻烦在于那个只比自己稍微差些的寨主,以及那些匪徒士气崩溃之后,狼狈遁逃。

    便在此时,他突然想起一事,神色微凝,道

    “等等,你刚刚说他在山腰处,杀人之后,径直而入么?”

    文士面露苦笑,叹息一声,指了指上面,道

    “不止。”

    “若我所料不差,他根本不屑伪装,是从正门,堂堂正正进去的……以少对多,这也太狂了点。”

    持枪男子神色变了变。

    文士继续道

    “更何况,他在中间似乎还从监牢处返回山下,然后复又上山。”

    “这一次,直至山顶,从周围人留下的骸骨推算,他走的很稳,也很慢。”

    “但是只要挡在他前面的,全部都死了。”

    “不管是多少人,是多少品的武者,都只一刀。”

    “一步一杀,堂堂正正……”

    持枪男子一时间有些恍惚。

    只是从同伴简单的描述中,都可以感觉到一股极为强的压迫感,仿佛有一个人,只是往前去走,神色冷漠,挡在前面的,无论十人百人,尽都是一刀砍去,就全部授首。

    文士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脚下,道

    “我刚刚就有些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有刀痕,灰尘也少些,现在想想,他杀人之后,大约坐在这里,就只看着烈焰焚山。”

    他声音顿了顿,似乎看到了暴虐烈焰冲天而起,重刀倒插在地,一人随意坐在这里,神色冷淡,或者饮酒。

    呼吸微微迟滞了下,摇了摇头,道

    “走罢,不要愣神了,还有事情要做。”

    “什么事?”

    文士指了指前面的路,道“囚笼里面只有两个匪首的尸骸,其他的连一点骨灰都没有,联系他之前的行为,应当是救了人,所以我们找到那些人,就可以知道……。”

    他的声音顿了顿,脑海中又忍不住闪过了坐看烈焰焚山的人影,道“就可以知道到底是谁做下了这样的事情。”

    持枪男子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山寨。

    堂堂正正从正门进去么?

    旋即摇了摇头,施展轻功,只在道路上奔行,果不其然,一路遇到一眼变能够看得出曾经受到过折磨的人,文士以银子做酬相询问,却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直到之后不得不暴露刑部身份,才得知了那人的模样。

    冷漠,高大。

    一身黑衣。

    抖动的夔纹大氅。

    墨黑色的重刀,没有一丝丝的光泽。

    文士皱着眉头,想着这些许支离破碎的情报,然后再和自己搜集的线索一一对应,脑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他按揉了下眉心。

    还是想不出来。

    直到和同伴到了路边一处茶馆歇脚,脑子里也还一直在想,这些支离破碎的东西组合起来会是什么样的人,店家上了热茶,他以小指蘸了茶水,在桌子上写出了目前的线索,又将自己的推断加在了后面。

    武功极高。

    刀法霸道凶狠。

    独来独往,为人冷漠。

    顿了顿。

    他脑海里莫名想到了自己今日所想的那一幕,堂堂正正杀人而去,在火焰之前安静盘坐的冷漠刀客……

    火焰那么汹涌,他是要做什么?

    会不会是温酒?

    他为这样一个荒谬的念头忍不住自嘲失笑,却又觉得一身黑衣,夔纹大氅,墨刀,这样冷漠且狂妄的高手,杀人之后,坐在原野上,焚山温酒的画面实在是具备相当的震撼以及压迫力。

    他看了看桌子对面的同伴,后者双眼没有焦距,显然是在出神,这种情绪对于刑部的密探而言,是一种不必要的东西,是破绽,但是他也完全可以理解好友的感受。

    他们不是没有见到过比今日所见更厉害的高手。

    但是,那些高手,无一不是已经年纪渐长,老成持重,做事情的时候,思虑和顾虑的东西太多,想要将事情的方方面面,各个势力都照顾好,一碗水端平。

    哪里有如此的狂性?!

    年少不羁者也有很多,大多又都是定不下性子,仿佛幼兽,张牙舞爪,却又没有半点意义,踏马山野,街市上拔刀,叫嚣打斗便是狂么?

    和今日所见,堂堂正正从正门进去杀人的比起来,简直如同泼皮混混一般。

    他想了想,在后面加上了一句,年纪应当不大。

    大则无狂性。

    提起手来,身为刑部密探首领之一的文士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头痛,这些线索在他的脑海当中组合了起来,一切都是那样生动,唯独面庞还是一片漆黑。

    他隐隐记得自己应当听说过这个人,但是临到头来,偏生想不起来,那一个名字就像是隔了一层阻碍,看不到全貌,让他有些许的烦躁。

    他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心神无意识放松,视线从这茶馆里面扫过,突然微微一凝。

    他看到在这茶馆的里面,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瘦小老者,正端着茶水,就着干粮美美吃着。

    他的视线在老者身上的衣物上盯了一会儿,突然起身,主动走过去,坐在了老者前面,笑道

    “老丈好胃口。”

    老人哧溜喝了口热茶,抬起头来,略有警惕看向他道

    “先生是……”

    文士视线从老人身上裹着的衣服上扫过,放低声音,手中一张寻常刑部令牌晃了晃,微微笑道

    “我们是刑部的人,在找同伴,他年纪不大,不大爱笑,穿着黑衣,大氅,骑了匹马,不知道去了哪里,老丈可知道么?”

    老人听到这样详细的描述和温和的语气,眼里面的警惕如同春雪一样飞快地散去,呢喃两声,摇了摇头,道

    “恩人原来是刑部的么?我也不知道,老头子走的时候,恩人他还在山前头坐着呢……”

    文士微笑,心中暗道果然。

    老人又道“我只是看到了一匹马跑到他的跟前,那匹红马很瘦,但是跑得却很快,性子似乎也很烈,我活了这么大,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样瘦,却能跑得这么快的马,像是火一样……”

    文士脸上的微笑瞬间凝滞。

    他的双眸微微瞪大。

    老者的话,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瞬间将他脑海里的所有线索联系在了一起,在他幻想当中,墨刀,黑衣,夔纹大氅,狂而冷漠的刀客饮尽了酒,徐缓自火焰前起身,衣摆振动,转身看向他,露出了火光之下冷漠的面容。

    背后的夔纹大氅抖动着,在背后是烈焰焚山。

    他的呼吸骤然凝滞,手掌微微抖动着,扭头看向了霍然站起身来的同伴,嘴唇微张,吐出四字。

    “扶风……”

    “刀狂。”

    …………………………

    西北天魁城·刑部。

    这里和天雄城两地,乃是大秦西北一带两根金梁玉柱,彼此照应,其中天雄城屹立边疆,而天魁城则靠近内地,往来方便,作为边疆和天京城的消息中枢。

    西北的天气一日比一日冷了下来。

    一道身影匆匆奔过了院子,幽幽的青石地板上面,已经布满了落叶,在他奔过的时候,一片落叶恰好落在他的肩膀。

    他弹去落叶,掀开门外的布帘子,带着外面的寒风冲了进来,里面的人和他打招呼,他只笑着回应两声,然后将怀中的情报堆放在案桌上。

    这里汇聚了大秦西北一带十七郡的所有重要消息。

    一个有些年纪,双鬓发白的刑部官吏双手插袖,似乎身子不好,怀里抱着个精致的暖手炉,见到桌上的东西,才站起身来,和同僚快步走去。

    这些情报外面的‘封’右上角各有标记,色泽不一,其中大多是青色,这一级别,只需要摘录到卷宗当中即可,而蓝色,则需要加急处理。

    他的视线边缘突然闪过了一道火焰般的明亮颜色,忍不住轻咦一声,神色变得郑重,旁边一个三十许岁的男子见着了,道

    “这是,立马要上报天京城的那一级?”

    面容肃然的老者点头,这种情报,即便是十七郡如此辽阔,堪比往年一国的地界,三两月不过数起,折好袖口,将这一份情报另外取出,然后小心拆开,看了第一眼,轻声念出:

    “西北第一大寇,大荒寨覆没。”

    这屋子里的众多官吏齐齐道了一声好,语气中有许多快意,大荒寨为祸西北,训练有素,又极狡诈,组织人手若多便即退去,滑不溜手,他们数次想要将这些贼寇杀个干净都没有成事。

    老者四十年刑部吏,心下自然更喜,只是不能展露出来,神色依旧严肃,只眼神明亮些许,发现后面似乎还有,随意打开,旋即陷入沉默。

    外面寒风吹开窗户,屋子里冷了些许,他手掌抖了下,手中的情报竟然飘在地上。

    旁边那三十岁的官吏将其拾起,张了张嘴,同样沉默,然后将这情报地送给另外一人。

    不片刻,这帝国刑部在西北十七郡的中枢陷入极致的沉默。

    刀狂自正面入寨,斩三百余。

    后焚山温酒而归,此已不知所踪。

    刑部捉影·鸾并影,报上。

    ps:今日二合一奉上…………

    感谢白衣染霜华y的十万起点币,谢谢~

    然后,接下来应该还有一章更新,时间的话,可能就会比较迟了吧,大概率是在十点十一点这个时间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