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下辈子,招子放亮点(2/2)(4200)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下辈子,招子放亮点(2/2)(4200)

    孙任把从山寨骑出来的马换成了银子,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将妻女安置在客栈里,自己则是匆匆忙忙走出,问过了街道上的百姓之后,就朝着刑部的方向,快步走去。

    这里只是一座县城,刑部的规模完全不能够和天魁天雄两座雄城相比较,看上去只是一间很寻常,像是稍微富裕些人家的院子而已,三进三出。

    刑部接待的武卒看到他一张富态圆脸上面,却有两道又深又新的鞭痕,本来就心中惊疑,听到他说是有关于大荒寨的案子,更是半点都不敢怠慢,连忙将他引入衙门内。

    片刻之后。

    一名面色枯黄的刑部官吏坐在他的对面,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手持狼毫笔,比了个手势,让孙任把他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孙任来此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当下没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的来历,打算去雄城的目的,以及如何被劫掠而去,又如何能够活着下山的经历,详详细细讲了一遍,讲到愤怒处时候,脖颈粗大的血管贲起,双目都隐隐有些赤红。

    对面面色无精打采的官吏听得目瞪口呆,回不过身来。

    ???

    这是在讲什么?

    这事情的前半段倒是有迹可循。

    游商遇到横行西北和域外的大寇,为了妻儿老小挺刀力战,不敌被擒,这事情不少见,而且在这种贼寇没有截杀自己,却选择持刀上前拼杀的,十个里头不一定有三个,是条汉子。

    可之后,之后就不一样了。

    同行的孤僻药师原来是深藏不露的大高手?

    那位高手持刀踏碎了整座大荒寨?

    而这样高手这样做的理由,竟然只不过是前几日,他的女儿给了那位高手一块果子这样简单荒谬的事情?

    刑部官吏揉了揉额角,忍不住打断了孙任,道:

    “这位孙兄,在我大秦,谎报案情可是触犯刑律的。”

    孙任愣了一下,旋即激怒,猛然起身,一下掀开衣服,露出胸膛前面的鞭痕,大声道:

    “在下所说,句句属实,绝无半句假话!”

    官吏见他胸前一道道血淋淋的鞭痕,纵横交错,触目惊心,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气,摆手让他将衣服穿上,温声宽慰道:“在下不是怀疑你的经历,谁人会拿自己的妻女开这般玩笑?”

    “但是……你说的没有错么?”

    “杀进去的只有一个人?会不会有可能其实进去了许多人,只是你当时伤势太重,意识亦是不甚清醒,只看到了他一人?那件事情过去有三日了罢?会不会是这段时间,印象本就模糊,加上稍微想差了些……”

    “毕竟,一个人这,这太荒谬了些,便是江湖话本,七侠五义之类的小说家言,都不至于会写出这样的东西啊……”

    孙任冷静下来,只是道:

    “在下所说,句句属实。”

    官吏捏了捏额角,见他神色坚定,不得已,将事情全然记载下来,随口又提了一句,道:

    “还有什么遗漏了的部分么?”

    孙任本来打算摇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迟疑道:

    “没,不……有一点。”

    官吏正在低头整理东西,闻言好奇道:

    “什么?”

    孙任抿了抿唇,道:“我怀疑,我所在的商队里面,有大荒寨的内奸。”

    “他的名字,叫做周巢。”

    ……………………

    周巢灌了口酒,他的心情比起三天前,有些许烦躁。

    他联系不上寨子。

    这种事情自从他二十多年前,进入大荒寨之后,就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大荒寨的老寨主用统领军队的方法来训练这一帮马贼,立下三斩的规矩。

    不听令者斩,听锣鼓不至者斩,畏惧不前者斩!

    老寨主心狠手辣,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因犯禁死在他的刀下,属下们更是人人自危,生怕惹怒了老寨主,寨子和领路人时时刻刻保持联络,是大荒寨三十年前就施行的规矩了。

    但是这样一个古老,而又冷冰冰的规矩,竟然被打破了。

    他这三日来,每日都发出暗号在等。

    第一日他从日落等到日出,衣衫都给露水打湿了,心中激怒,极为不愉,甚至于在心里升起,将这里的事情禀报给老寨主,让老寨主将温杰杀了,然后他自己去当个寨主试试看的念头来。

    可第二日无人来的时候,他心中便有些迟疑。

    第三日,也就是昨日的时候,心里就很不稳当了,一个一个的念头根本不受控制地涌现出来——温杰是不是打算阴他?他们是不是打算连他一起干掉,来一次黑吃黑?还是说有其他的谋划?

    早知道他便不是什么讲义气的东西……

    一个一个念头不断地浮现,被他的理智强行压制下去,却仍旧令他心烦气躁,三日里来,已因为些许小事,对那些护卫发了许多次火。

    昨日刚刚到了立冬的节气,实际上早在几天前,就已经有了些许冬日的感觉,天黑得越来越早,也越来越快,太阳刚刚还在山边儿挂着,一下子就隐没下去,天地黑沉沉的一片。

    周巢看了看天色,压下心里的烦躁,勒马回转,高声道:

    “大家伙儿停下来吧。”

    “今日天黑了,没办法走,休息一下,接下来的路已经不远了,顺着这条道,一直走下去,咱们啊,要么明天晚上,要么就在后天的上午,一定能够赶到天雄城。”

    “那里虽在西北,可也好吃,好喝,好生活。”

    “到时候,可就能够安安心心将养几日了。”

    众人闻言心中大松口气。一来是劳累了这许多天,终于能够到城里客栈,能够睡得暖和舒服些,也能有热汤洗浴,让一路至此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下来。

    二来,天雄城雄峙西北,城中高手众多,武备充分,便是有十个大荒寨,也要撞得粉身碎骨。

    自从三日前遇到了大荒寨之后,众人这几日赶路都觉得身后有人在追着,如同黑暗中有一匹一匹凶狠的狼,张着嘴,轻悄无声地游曳,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扑击上来,撕裂自己的脖子,神经一直都紧紧绷着。

    当下便有身手矫健,马术过人的武者们将马车驱赶,围成一个圈儿,然后有意无意地都忽略了王安风,或者是因为那一日他们的‘推断’多少还在心里,或者也因为这几日周巢暗地里的几次言语议论。

    众人心神放松,有说有笑,或者驱马,或者生火,或者自后腰取出匕首来,将羊肉切成小块扔到锅里,却都不愿意和王安风说话,连眼神都没有在他的身上停留些许时间,就像是这里根本没有这个人一样。

    周巢看到这一幕,躁动不安的内心稍微有些平缓下来,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只要一直都持续着这样的氛围,等到明日到了天雄城,他就能够将那人逼走,然后暗中将他解决掉,表面上自己在商队当中的地位和身份则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这一切的发生都只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他伸手入怀,取出了扁平的白铁酒壶,打开壶嘴,里面浅绿色的烈酒像是湖水一样抖动着涟漪,仰脖灌了口,思绪重新转回了和山寨的联系上。

    这已经到了这里,马上就要入城了,最迟也不过只能够拖到后天早上,再没有联系的话,他就彻底难以估计好山寨的动作和位置,那样在广阔的域外,几乎像是一匹离了群的孤狼。

    只靠他一个人,就算是能够杀了这么多人,也吃不下这么多的货物,而且单独行动是大荒寨的大忌,会被老寨主亲手施以帮规。

    难不成还真的要老老实实护送着他们去行商么?!

    周巢忍不住暗中暗骂了一句,想到这里,连手上的烈酒也没有了味道,站起身来,看到地面上一只秋虫,一脚踩死,狠狠碾了几下,心里方才稍微和缓些。

    他觉得自己现在不能碰刀,一碰刀的话,可能会躁动到拔刀砍杀些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那边一个商队成员突然抬起头来,笑道:

    “这是什么声音?”

    旁边的同伴正在吹火,随口道:

    “你是不是听错了?这样荒僻的地方,能有什么声音?”

    先前那人摇了摇头,指指自己一双招风耳朵,道:

    “肯定不可能听错的,我听得像是什么鸟儿的叫声。”

    同伴不耐烦道:“管他是什么鸟儿,你要不赶紧地帮着生活,今天嘴巴里就得要淡出个鸟了。”

    开口那商户笑呵呵蹲下帮着收拾柴火。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巢微微愣了下,然后摒住呼吸,仔细去听,燥气被强行压下,原本就过人的感知得以发挥,在一片死寂安静的夜色当中,果然有细微的鸟叫声音混杂在风里面。

    鸟叫,是鹧鸪。

    周巢的眸子稍微亮了亮,按下心绪,继续去听,果然是三长三短的鹧鸪叫声,中间隔了十几息时间,然后再度响起,而且距离这里似乎不是很远。

    周巢按捺住自己低喝出声的冲动。

    整理了下衣服,想了想,提起藏在鞘中的刀,对旁边的人说道:“大家伙儿现在先收拾收拾,我去周围勘验一番,临到城来,越发地大意不得。”

    旁人自然无疑,对他恭维几句,周巢微笑颔首,起身走出,待得行出数百米后,更无迟疑,循着鸟鸣声音往前,不过片刻时间,便到了一处荒野。

    此刻距离后面商队已经有了颇远的距离,鸟鸣声音也已经消失不见,他皱了皱眉,右手持刀,拇指抵在刀柄上,弹出了一寸刀锋,小心往前,口中呼喝,发出怪异叫声,却没有回应。

    四野一片黑漆漆的,没有声音。

    周巢皱眉,道:

    “奇怪……人呢?难不成真的只是鹧鸪么?”

    正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轻响,略有几分欣喜,几分恼怒道:“怎么一直到现在才来,不知道我等了多久么?!”

    一边说,一边扭头去看,剩下来的话却戛然而止。

    后面不是他以为的山寨属下,而是那个商队的药师,正安静看着他。

    “是你?!”

    周巢的眸子微微收缩了下,然后显出一道厉色,道:

    “你在这里坐什么?”

    “你是跟着我来的?!”

    王安风神色平静,答非所问道:

    “你身上的全部都是皮外伤,以武者的体魄,已经痊愈了罢?”

    “厮杀时候,力战而败却只是皮外伤,武功不错。”

    “运气更好。”

    周巢沉默了下来,他看了看周围,四野一片黑暗,商队的火光在这个距离上,只能够看到一个似有若无的星点。

    他肩膀松了下来,眼中厉色消失,叹息道:

    “你确实是个很好的药师,眼力很好,跟着我过来,是想要知道什么罢?我明白了,你当日离开,也是发现了什么,现在回来,是为了这些蠢笨的羊羔么?只是可惜他们却不领你的情啊。”

    “让我再猜一猜,你到这个时候都没有出声,是不是担心没有了我,这些商人没有办法安全去天雄城?所以一直到现在才摊牌?”

    “很好,很好,你是个好人,只是有些蠢。”

    他的笑意平静,眸子安静,蕴含自信,道:

    “聪明的人都懂得衡量自己和对手的实力,可惜你并不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不错,我确实是大荒寨的人,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只有你知道这件事情,你死了,这件事情也就没有人知道了。”

    “所有人都会觉得是你引来了马贼。”

    他的手掌搭在了刀柄上,弹出的刀锋重新按回去,力量在筋骨和身躯之中流淌着,共鸣着,引动了周围的气机,勾勒虚空,形成了种种异象,化作了异兽,潜藏黑暗当中。

    解放了自身压抑的力量,周巢越发从容不迫,看到王安风以左手持刀,更是微笑,道:

    “若有下辈子的话,招子放亮些罢。”

    “某这一刀,名为斩虎锋。”

    手腕一震,精气神合一,鞘中宝刀劈斩而出,仿佛雷霆。

    身后异象纠缠,鼓动方圆数丈。

    有猛虎无声嘶咆,骨节的碰撞。

    然后他看到了对面的药师左手挥出了那一把就连九品武者都能够轻飘飘挥起来的黑刀,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和讥诮,手中力量更加几分,打算以手中宝刀将对方的黑刀劈烂。

    两把刀碰撞。

    周巢脸上的微笑瞬间僵硬。

    恐怖,蛮横,无可匹敌的力量,瞬间将他的气机打散,他最后的记忆里面,看到的是冷漠平淡的脸部弧度,和同样冰冷的声音。

    “这一刀名金刚。”

    “与某,跪下!”

    轰!!!

    ps:今日第二更奉上…………

    四千两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