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爆发
    唰...

    唰...

    唰...

    伴着一道道破风声,十几道黑影从林间穿梭而过,速度之快,犹如鬼魅。

    待这十几道黑影远去后,一道身影从茂盛的树冠上一跃而下,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地面。

    这道身影披着一件黑底金边纹路的华丽斗篷,脸上戴着一副火焰图案的面具,正是收到了止水忍鸦传讯的鼬。

    望着之前十几道黑影离去的方向,面具下,鼬的神情有些疑惑。

    之前的那些黑影,全是木叶暗部的打扮,而这正是鼬疑惑之处,他虽然还未加入暗部,但暗部的一些规矩,他从止水那儿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一般情况下,暗部是以四人小队为单位执行任务的,在人手不足时,四人小队还会再一分为二,以两人一组的形式执行任务。

    因此,这种十多名暗部集合在一起执行任务的情况十分罕见。

    特别是在经历了晓组织的几次袭击后,木叶的暗部损失惨重,人手严重不足,所以十多名暗部一同出村执行任务就更显得非同寻常了。

    “难道是跟晓组织有关的任务?”

    沉着脸,鼬暗自思索着。

    日向镜和止水都没有向鼬透露太多这次对晓组织的突袭行动,但因为自身也参与了对神农的行动,所以鼬多少也猜到了一些。

    就在鼬思索之际,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到了他的面前。

    来者也穿着黑底金边纹路的斗篷,不过脸上戴着的面具,却是狂风的图案。

    鼬稍稍怔了下,旋即说道:“我是宇智波鼬,请问前辈怎么称呼?”

    鼬其实有些意外,他本以为在这里跟自己汇合的会是相熟宇智波焰,没曾想,前来汇合的却是一位陌生的神组织成员。

    三代风影人傀儡冷淡的答道:“你可以称呼我为‘风’!”

    鼬点了下头,又问道:“风前辈,这次集结,只有我们两人吗?”

    三代风影人傀儡没有情绪波动的答道:“是的,出发吧!”

    说罢,三代风影人傀儡展开了由铁砂汇聚而成的双翼,带着鼬飞向了天空。

    ………

    同一时刻。

    火之国南部,一行雾隐忍者打扮的四人,正朝着雨隐村的方向疾驰着。

    为首的是一位体型肥胖,背着忍刀鲛肌的雾隐忍者,他正是当下雾隐忍刀七人众之首的西瓜山河豚鬼,他身后的三人分别是有着‘无尾尾兽’之称的干柿鬼鲛,有着‘鬼人’之称的桃地再不斩,以及雾隐的六尾人柱力羽高。

    唰唰唰...

    几人飞速越过了一条山涧后,干柿鬼鲛随口问道:“水影大人为什么会突然下达这样的指令?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落在队伍最后的六尾人柱力羽高,也适时的提出了自己的质疑:“我们执行这样的命令,恐怕会挑起战争吧?以村子目前的状况,我们可没有多少胜算!”

    再不斩则目光闪烁:“水影大人最近似乎有些不对劲呀。”

    再不斩话音刚落,作为小队队长的西瓜山河豚鬼便冷哼了一声:“都闭嘴,质疑水影大人的命令可是死罪!”

    在队长西瓜山河豚鬼的呵斥中,小队恢复了安静,可在这安静的表象下,小队中的几人,都各怀起了心思。

    自从上次参加完五影大会后,原本致力于改革雾隐的四代水影矢仓,就变得深居简出,极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了。

    不仅如此,四代水影对村子各方面的改革进度,也变得漠不关心,反而加大了对村子里忍者的处罚力度,短短几个月内,便先后处死了数位质疑他命令的雾隐上忍。

    四代水影的变化,整个雾隐都看在眼中,但在四代水影的铁腕镇压下,没人敢站出来公开质疑,久而久之,雾隐再次变得暮气沉沉了起来。

    而在这股暮气下,一股股暗涌也在悄然生成着!

    ………

    火之国境内,三影会谈地点。

    随着越来越多的精锐忍者聚集,三影会谈的岩洞外已经立满了人,林林总总加起来,总人数已经超过了一百。

    岩洞中,雷影催促道:“不能再等了!”

    尽管知道还有很多人手在赶来的路上,但由于二尾人柱力由木人失陷雨隐村,生死不明,为了尽快救出由木人,雷影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考虑到侦查行动失败,晓组织已经获悉了三大忍村的突袭行动,三代也清楚时间拖得越晚,对突袭行动越不利,于是说道:“好吧,现在就出发!”

    风影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晓组织的强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再加上侦查行动的失败,令他对这次的突袭行动并不看好,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三影达成了共识后,留下了几人,接应正在赶来路上的援军,其他人便组成了突袭大队,朝着雨隐村的方向扑去了。

    日向镜所在的暗部十一班,自然也被编在了突袭大队中,而且因为拥有白眼的缘故,日向镜所在的十一班还处在整支突袭大队的最前端,负责为突袭大队开路。

    火之国与雨之国本就接壤,再加上三影会谈的地点,就在国境线不远,所以没多久突袭大队就突入到了雨之国境内。

    淅沥沥...

    刚一踏入雨之国,天色就变得阴沉了起来,雨滴稀稀松松的从空中滴落,落在了突袭大队每个人的脸上和身上,但却没有人停下来披上雨衣,所有人都目光冷峻的遥望着雨隐村的方向,因为大家都明白,即将爆发的战斗,将是一场不逊于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恐怖大战。

    一路没有任何阻拦的侵入到了雨隐村外围后,三代火影对身边的雷影和风影说道:“诸位,按照计划行事吧!”

    雷影和风影一齐点了下头,旋即率领各自的部下,从突袭大队中脱离了出来,朝着两边奔驰而去了。

    忍者与武士不同,大量聚集在一起,并不能有效的提高战斗力,相反,还会因为大范围的忍术,而造成不必要的误伤。

    再加上这次的突袭行动,是要彻底剿灭晓组织,所以分散包围,从三个方向一同发起突袭,能确保不会有漏网之鱼。

    对于这个部署,日向镜也提出过异议,但却被三影否决了。

    显然,哪怕是三影中较为老练与保守的三代火影,对佩恩实力的评估,也存在着不小的偏差,毕竟,在初代和宇智波斑之后,忍界已经有几十年,没出现过如佩恩这般拥有实实在在凌驾在影级之上实力的超级强者了。

    突袭大队一分为三后,为了等待云隐和砂隐就位,木叶一方暂时停下了脚步。

    这时,三代火影将十一班四人招到了身边,吩咐道:“趁着发动全面突袭前的这个空隙,你们十一班先一步潜入雨隐村,接应自来也!”

    对于自来也为什么选择独自一人留在雨隐村,三代心知肚明,因为自来也已经将他在雨隐村收留和指导长门的事情,私下里告诉了三代火影,并且表现出了想要劝长门回头的决心,所以三代怀疑自来也留在雨隐村,就是想寻找机会劝说长门。

    对于自来也的选择,三代既不赞同,也没有反对。

    不赞同,是因为他担心自来也的安危,如果晓组织的首领真的在意自来也这位师傅,那就不应该屡次对木叶发动袭击。

    而不反对,是因为他也期望自来也能说服长门,兵不血刃的拿下晓组织,而一旦木叶收服了拥有轮回眼的长门,那其他几大忍村就再也不敢挑衅木叶了。

    “是!”

    卡卡西并不知道三代心底的纠结,他应了一声,随后便率领十一班出发了。

    因为由木人失陷在了雨隐村,一定会受到人间道佩恩的拷问,而人间道可以直接抽取目标的灵魂来获取情报,所以由木人就算再怎么坚毅不屈,也很难保守秘密,因此日向镜这次没有选择上次潜入的那条水道,而是挑了另外一条。

    好在雨隐村下的水网密布,如迷宫一般,所以十一班在拥有白眼的日向镜的带领下,有惊无险的潜入到了雨隐村中。

    来到了下水道,日向镜对身边的同伴嘱咐道:“不要被雨水淋到了,这个村子里的雨水,其实是一种感知忍术。此外,这个村子里应该还有其他的一些感知手段,上次由木人是怎么被发现的,目前还没有弄清楚,所以大家要格外小心,在这个鬼地方暴露了,很可能小命就没了。”

    “嗯!”

    卡卡西几人点了点头。

    接着,日向镜取出了上次潜入时,画下的雨隐村布局,以及佩恩所在高塔的具体位置图,指了指其中的高塔,说道:“我怀疑晓组织的首领,就藏身在这座高塔内,所以自来也大人很可能也藏在这座高塔的附近。”

    凯瞄了一眼日向镜画的地图,拧眉道:“全是高层建筑,而且范围这么大,就我们这几个人,怎么找呀?”

    沉吟了一下,卡卡西答道:“只能分头行动了,我们必须在突袭行动正式发动前找到自来也大人。”

    止水取出了计时器,瞥了眼,说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十五分钟后,突袭行动就会从三个方向一齐发动,就这么点时间,我们很难找到自来也大人的。”

    卡卡西说道:“时间紧迫,我们只能尽力而为了!”

    找到自来也,是三代下的死命令,十一班必须执行,所以很快卡卡西和凯就先后离开了下水道。

    止水这时对日向镜问道:“前辈,我们怎么行动?”

    “等!”

    日向镜的口中,只吐出了一个字。

    日向镜不仅是在等突袭行动的正式发动,更是在等真一的传讯,按照之前商量好的,真一应该早就将晓组织的应对部署通过招财丸传递过来了。

    可日向镜一直等到现在,真一的消息都没有传过来。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真一暴露了,要么是真一的身边一直有其他的晓组织成员陪同,使他找不到传讯的机会。

    止水又瞥了眼计时器,问道:“我们不去找自来也大人吗?”

    “不着急!”顿了下,日向镜一边席地而坐,一边说道:“三忍之中,真要生死搏杀,自来也大人的实力其实在另外两位之上,所以就算是晓组织的首领,想要干掉自来也大人,也需要费些功夫的。”

    见日向镜坐了下来,止水试探着问道:“您是在等真一的消息?”

    经过上次袭击神农的行动后,止水虽然还不知道真一是日向镜安插在晓组织内的间谍,但他知道真一跟日向镜有联系,此时见日向镜席地而坐,似乎在等什么,于是立刻联想到了真一。

    日向镜没有瞒着止水:“嗯。”

    止水有些担忧:“我们这次的行动,真一知道吗?他现在是晓组织的一员,如果遇到了云隐或砂隐的人那就麻烦了。”

    日向镜没有谈真一的事,只是平静的说道:“这次的行动,没有人是绝对安全的,哪怕是我,也有可能死在这里,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要把‘别天神’带进墓里去了。”

    止水也坐了下来,沉声道:“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日向镜继续说道:“上次偷袭鸣人的那位晓组织成员,也许就是暗算四代火影,一手酿成‘九尾之乱’的罪魁祸首。对方很可能也有万花筒写轮眼,瞳力甚至可能在你之上,你的‘别天神’未必能轻易制服他,所以哪怕施展了‘别天神’,你也要保持足够的警惕。”

    止水连忙说道:“您是担心对方能免疫我的‘别天神’?”

    “我是担心他能免疫你的‘别天神’,却故意装出一副被你‘别天神’控制的假象。”顿了顿,日向镜笑道:“在忍界里,我的演技可不一定是最好的。”

    当初,日向镜就曾装作被幻术控制,轻易暗算了真一,赢了那场较量,而止水对自己的幻术过于自信,原时空中就被团藏暗算,丢了一只万花筒写轮眼,所以日向镜担心他在这方面栽跟头。

    而这一次止水要是栽了跟头,日向镜未必能及时救援他。

    如果止水的那双蕴含‘别天神’的万花筒写轮眼,落到了晓组织手里,以带土那融合了初代细胞的特殊体质,也许能频繁发动‘别天神’,彻底扰乱忍界的秩序了。

    轰...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巨响,下水道中也震颤了起来。

    止水连忙看了看计时器,疑惑道:“不对,突袭的时间还没到啊!”

    日向镜却很淡定,说道:“这才是对的,晓组织怎么可能会乖乖的等我们发动突袭呢,当侦查行动失败后,就不存在什么突袭了。”

    止水起身问道:“前辈,我们该怎么做?”

    日向镜仍旧坐在原地:“等,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晓组织的首领!”

    很快,各个方向都传来了爆炸声。

    双指点在地上的止水细细感知了一阵后,拧眉道:“所有的爆炸,似乎都在雨隐村外,我们的人好像在雨隐村外就被拦截住了。”

    日向镜淡淡道:“战斗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