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捉妖诡异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九章 看他怎么说?
    “左冷明,你确定要阻拦我?”叶

    初九目带凶光,表情狰狞。

    他遍体鳞伤,无法动用真气,面对左冷明的刁难确实没有什么办法,可是他不能退缩,老山生死未卜,这件事是不是阴谋还很难说。

    “现在是我们妖怪管理处在做事,你无权干涉。”左冷明阴阳怪气的笑道,一副很欠抽的样子。

    “有必要这样说话,你什么意思?”李红音不忿,实在左冷明的表情令人恶心,故意这样说话。

    左冷明阴鸷的目光在李红音的身上停留片刻,阴笑了声,道:“李红音,你别太得意,你的案子还压在我们妖怪管理处,你犯了事,杀了人,迟早将你关进锁妖塔内,像你这样漂亮的妖怪被关入锁妖塔内一定会让你欲罢不能的。”“

    你这王八蛋!”李红音脸颊殷红,咬牙切齿。

    “本来我也不想借题发挥,毕竟这只是一个小案子,只要你陪我一晚上,让我欲仙欲死,也许我便不再追究,可是你跟错了人!”左冷明咧嘴笑道。

    “够了!”叶

    初九如何能忍,勃然大怒,使用最大的力量,一拳轰出,空气一颤,响起呜咽的声响。左

    冷明心机颇深,见叶初九有伤,故意激怒叶初九,其实暗中有所防备,早就凝练真气于双手,爆发出冷冽的真气。寒

    冰真气凝成拳印轰来,与叶初九的拳印在半空中交错,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叶初九丹田内的真气纹丝不动,他调动不了,完全就是他身体内蕴藏的体力,虽然力量磅礴,可是对方有真气加持的拳印,自然不敌,他身影猛然一退,差点脚下踉跄,摔倒在地。李

    红音扭动纤细的小蛮腰,身影挪动,扶住叶初九的身体,避免他狼狈的摔在地上。

    尽管如此,叶初九还是口吐鲜血,面颊苍白,像是重病将亡,浑身一点气力也没有。左

    冷明削瘦的脸颊上扬起笑容,冷嘲热讽,道:“原来第九科室的人都这么废物,连我一拳也接不住!啧啧,真是没用啊,真是一个废物啊!”

    叶初九那清秀的面颊上青筋暴露,眼瞳里好像住在吃人的怪物,可是身体却提不起半点力气。

    李红音气不过,咬着红唇,想撕掉封妖符,爆发妖气,却被叶初九死死的拽住莹白的手腕。

    突然,一道剑光从半空中射出,泛着秋泓般的光束,迸发凌厉的锋芒。

    左冷明脸上的笑容嘎然而止,急忙转动丹田内的真气,寒冰真气骤然爆发,周围空气凝固,降至冰点,结成一面冰盾,企图阻止这道剑光。砰

    !

    那道剑光削铁如泥,刹那间斩破左冷明的寒冰盾,直逼左冷明的咽喉,左冷明面露骇然,急忙后退,靠在一面墙体上。一

    柄如柳叶般的细剑就停留在左冷明咽喉前三寸的地方,只要左冷明稍微一动,细剑必然刺破他的咽喉。

    这时,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人影从一面残墙后蹦出,清秀的脸颊带着冷笑,道:“妖怪管理处的狗,别以为我第九科室好欺负!”

    叶初九朝着来人一笑,这是袁道生,不曾想竟然来此。

    袁道生皱了皱眉,道:“刚才迦兰让我过来帮忙,说你可能在这里,所以我便来了。咦,你的伤势怎么重?”“

    没有什么大碍,只是皮肉之伤。”叶初九慨然一笑。

    “袁道生,你还敢杀我不成,我是妖怪管理处的人,与你们第九科室井水不犯河水!”左冷明愤懑的怒道。“

    你伤我兄弟,辱我第九科室,不给你一点教训,你当真以为老子是吃斋的。”

    袁道生手作剑指,向下一斜,那柄细剑剑光一斜,朝着左冷明的大腿划过去。咚

    !

    突然,一道外来的真气像是流星般射出,弹在那柄细剑上,将袁道生的剑给弹飞,斜插一棵大榕树的树干上。

    嗡嗡——

    剑身猛弹,发出阵阵的鸣响声。有

    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走来,那张国字脸上戴着墨镜,叼着一根雪茄,留着很干练的板寸头。

    “这是妖怪管理处的事情,你们第九科室的没有权力干涉。给我走,我不想在重复第二遍!”

    那人的声音像是从压榨机里蹦出来的,让人很压抑,好像有座山镇压在心间。

    袁道生眉头皱起,额头上出现“川”字,表情忌惮,拱拱手,道:“知道了。”

    左冷明叫屈,道:“可是张科长,他们刚才想要杀我!”

    “没有什么可是,你技不如人!”

    那人冷瞥了眼,转身离开,清风扯起他的风衣,消失在一棵大榕树的后面。

    左冷明被那人瞟了眼,像是大冬天里洗了一个冷水澡,打了个冷颤,不敢再言,愤懑的望着叶初九等人,然后跟在那人后面。袁

    道生从大榕树上拔出细剑,收入剑鞘内,望着叶初九,眉宇一黯,轻叹了声,说道:“我可能帮不了你!”

    叶初九问道:“这人是谁?”袁

    道生苦笑道:“张清平。”

    叶初九恍然大悟,这应该就是龙虎派那位张清平,少年成名,曾登顶过天机令的俊杰榜,如今应该有命海境的实力了。

    袁道生又说道:“他是这次京城妖怪管理处总部派来的三巨头之一,他现在亲自查这个案子,应该是着手围猎人相立威了,我们最好不要插手。”“

    可是我不会放弃的,我朋友现在被人相抓走还生死未卜。咳咳……”叶

    初九又猛咳了几声,用手捂着嘴巴,手掌上全是殷红的鲜血。

    刚才左冷明轰了他一掌,寒冰真气渗入体内,加剧他的伤势。

    李红音急得直掉眼泪,真怕叶初九会出事情。“

    可是你现在受伤……也罢,这颗丹药也许对你的伤势有点用,服用之后,你再静养半个月,大概能复原了。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我现在就去找迦兰,一起调查这件事。”袁

    道生拿出一个青色的瓷瓶放在叶初九的手上,不容叶初九拒绝,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叶初九的视线里。

    望着袁道生潇洒的离开,叶初九欣慰的一笑,袁道生真的很够朋友,大家相识不久,就如此付出,实在难得。李

    红音急忙说道:“初九,我现在送你回去。”

    两人拦下一辆出租车,那出租车司机见叶初九一副病入沉疴的样子,害怕叶初九会死,本想拒绝,可是李红音硬是站在车前,吓得司机只好将叶初九送到道观。这

    傻妮子。叶

    初九又好气又好笑。

    过了会,两人总算是回到道观内,鸟妖正在逗小黑狗玩,见叶初九的伤情更加严重,狐疑道:“难道这小子又跟别人打架了?”李

    红音撇过脸,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要不是为了她,叶初九也不会出手。她

    心里很感动,这几百年漫长的等待真的值得,等到了一个愿意为她付出的男人,可是自己却帮不了他什么忙。

    “喂,女妖精,你哭什么啊,我记得你以前不哭啊,现在怎么动不动就哭,快送我回房间内,我要运功疗伤了。”

    叶初九哪怕受伤,可那苍白的脸颊却挂着斜长的笑容,好像阳光般温暖。

    “王八蛋,谁为你哭啊,我心里就是难受。”

    李红音嘟起樱唇,一嗔一怒,娇艳欲滴。她

    将叶初九扶进房间内,叶初九倒头卧在床榻上,他盘腿而坐,准备打坐,可是真气像是磐石般,不肯听从自己的调动。

    噗!

    过了会,他猛吐了一口鲜血,脸色更加苍白。

    也难怪了,从上百米的高空坠下,体内五脏六腑皆受到剧烈震荡,经脉移位,身体自然承受不了强大的真气。

    他强行修炼,运转真气,怎么可能成功,反而遭到真气的反噬。“

    我都叫你不要修炼了,你偏偏要修炼,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

    李红音那不染尘埃的眸光平静的望着叶初九,声音却是那么的哀怨。叶

    初九微微一笑,躺在床上,望着屋顶,道:“我不想看见老山有事。”“

    大家都在努力,老山一定没事的,这是袁道友所留的丹药,我喂你。”李

    红音将那枚圆润清幽的丹药塞入叶初九的嘴里,喂他喝了一口温水,似乎是丹药起了一些作用,不一会,叶初九合上眼睛,缓缓睡去。李

    红音一直在房间内守着叶初九,望着那张清秀苍白的脸颊,她的月容上堆着笑容,调皮的捏了捏叶初九的鼻子或是脸颊。

    “这个大傻瓜,别人只是胡诌了两句,就跟别人动怒,这样值得吗?”李红音又怒道。忽

    然,她的粉嫩的脸蛋儿娇媚嫣红,水润而清澈的美眸之中泛着春意,羞涩的半低着俏首。因

    为她想起一件事,也许那个办法能将这个傻瓜的伤势治好。可

    是她有些犹豫,下不了决心,直到脑海里又浮现出蒋月娥的话。

    大不了生米煮成熟饭,看他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