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捉妖诡异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好自为之
    一方灵异研究所以及第九科室的杨华等人,另一方以张清平为代表的妖怪管理处,审查科的人则在一旁看戏。

    他们双方争执的是叶初九现在要关押在哪里,毕竟审查科的调查、以及宣判罪行还需要走程序,起码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现

    在审查科倒是想将叶初九关入自己的监狱内,可是押送叶初九的是灵异研究所的直升机,半路截胡,直接开往这里,将叶初九关到镇鬼台。

    第九科室自然是想将叶初九留在灵异研究所的镇鬼台,不过妖怪管理处的人想将叶初九带走,想将叶初九关押在自己的牢房内。

    杨华何尝不知道张清平的想法,无非是想折磨叶初九,甚至有可能将叶初九弄死在他们的牢房内,所以他绝对不会让叶初九被他们带走。啪

    !

    张清平一巴掌拍在结实的木桌上,面容狰狞,喝道:“不管如何,他杀的是我们妖怪管理处的人。何况现在是我们京城方面的人接管这里,要是没有一个交代,我们京城方面的脸面往哪里搁!”

    袁道生冷冷的一笑,说道:“张科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存的什么心思,你分明就是想弄死叶初九,好保住你们三巨头的脸面。”

    “放屁,你什么资格居然敢在我面前胡说?”张清平勃然大怒。杨

    华喝道:“你说,是不是这样想的?”

    “杨华,你不要胡说,我只是想将他关入我们妖怪管理处的监狱内,以明法纪,你这是造谣,这是胡说!”张清平怒吼道。“

    放你妈的狗屁,我胡说什么了?你们那个左冷明也不是什么好鸟,我们调查了一下他的背景,发现他荒淫无道,作恶多端。被抓的女妖精没有一个不受到他凌辱的,还有一些女下属也没有逃走他的魔掌!你们管理处分明就是蛇鼠一窝,全是下贱的东西。”

    杨华也拍着桌子怒吼,声音爆炸,要掀翻了屋顶。

    “这是他淫虐女妖精以及一些女下属的照片,你自己欣赏一下!现在网上也有!”

    这时,顾寒轻蔑一笑,抓起皮包内的一叠照片洒在桌子上,不堪入目,丑态百出。顾

    寒是第九科室在申城的调查员,调查出左冷明过去的历史不是很难的事情。“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看来和尚我要洗眼睛了。”云海和尚眼观鼻,鼻观心,闭目不看。见

    到满桌的照片,张清平微微一愣,脸色一阵白,一阵青,颇为难看。灵

    异研究所的人也暗自摇头,嗤之以鼻,让张清平很难堪。他

    出身龙虎派,观念正统,自然是厌恶左冷明丑陋下流的小人,但是现在他必须要带走叶初九,不然对申城,对京城都交待不了。

    毕竟,左冷明是在他们接管申城妖怪管理处的时候被杀的,而且还是一名副科长,若不是他们接管,他才不会管这些事。

    张清平大手一挥,将照片横扫在地,喝道:“那叶初九伤害三名队员的事情怎么算?”

    “哼,你们妖怪管理处内现在脏得发臭,是该有人帮你们扫除一些臭虫了。”杨华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岂有此理,你们还敢管我们妖怪管理处的事情?今天说什么我也要带走叶初九,拦我者死!”

    张清平猛然站起来,满脸青筋暴露,声音犹如闷雷般在房间内炸开。

    “就你会发怒,老子也会!”

    杨华像是暴怒的公鸡一般,目光暴戾的盯着张清平。

    “两位都消消火,依我看,叶初九就先在我们灵异研究所待着好了。”

    说话的人身穿黑袍,头戴道观的老头,老态龙钟,牙齿脱落,陡然睁开眼眸,却爆发出犀利的精芒。这

    是申城灵异研究所的所长陈一宿,跟张乘风的关系莫逆,之前曾是张乘风的上司,自然要为叶初九说话。张

    清平气急败坏,道:“你们这是同穿一条裤子!”

    陈一宿莞尔一笑,“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难道老道还会让你带走叶初九?”“

    好,听说陈老道法绝顶,功法玄妙,今日我便见识一下!”

    张清平大喝一声,左手手掌间迸发出一道莹白的剑光,凝成一团,犹如一个小太阳,爆发出恐怖的能量威压。

    诸人侧目,感觉心悸,眼睛都不敢睁开。轰

    !

    张清平举着拳头,轰向陈一宿。陈

    一宿只是淡然一笑,竖起左手的一根手指抵在张清平的拳头上,响起一道清脆的金属颤音,如铜锤敲击在古钟上。张

    清平一惊,黯然失色,脸上墨镜忽然震碎,露出一双血红的双瞳,也是异瞳,不过与叶初九不同,他双眼皆是异瞳,眼眶内瞳仁一大一小。突

    然,两道极致的光线从张清平的双瞳里射出,犹如激光般,威力巨大,能洞穿一切。陈

    一宿目光变得凝重,探出右手似揉捏空气一般,凝成一座铜塔虚影,一下子弹开了那道射线,以及张清平也被震开。

    张清平身体靠在一面墙壁上,轰然一声,整面墙壁倒塌,砖头崩落,他喘着粗重的呼吸,双瞳流淌鲜血。他

    依旧不服输,目呲欲裂的望着陈一宿。“

    年青人,你是否太狂妄了?你不过是命海境中期,居然敢挑衅天符?”陈

    一宿冷笑道,他满脸皱褶紧绷,心惊肉跳,有些后怕,这张清平的瞳术要比剑光还要恐怖,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哼!只要你们不交人,今天我必然不走,除非我横着出去。”张清平大喝道。

    “那老夫就让你横着出去!”

    陈一宿也被张清平挑起了怒火,他心性淡然,平和如水,可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何况张清平如此强横,不将他放在眼里。“

    慢着!老陈啊,这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刀动枪!”突

    然,门外响起了李昌国的声音,他打听到叶初九在灵异研究所后,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

    他深知张清平他们必然不会轻易罢休,很可能强行将叶初九带走,然后处以极刑,以彰显妖怪管理处声名。而

    第九科室与灵异研究所是同穿一条裤子,怎么可能放任叶初九被张清平带走。

    所以,双方必有争执。

    诸人的目光纷纷投向李昌国,带着崇敬之意。

    李昌国剖心沥胆,不辞辛苦,斩妖除魔,为国为民,又游走各派、各部门之间,在修炼界内也是声名遐迩,为人敬重。李

    昌国径直坐在凳子上,翘起二郎腿,揉揉腿,笑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为什么要打打杀杀呢?”陈

    一宿也跟李昌国是老友,不好驳他的面子,轻叹道:“你问问张清平。”

    李昌国拍着桌子,狠狠地瞪了眼张清平,道:“张清平,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跟陈老动手,连我都不敢,你这兔崽子也敢?”若

    是别人这样骂他,张清平早就拔剑而起,可这是李昌国,曾经差点成了他的女婿,顿时他挠挠头,露出苦涩的笑容。“

    李老,我今天必须要走叶初九,你也知道上面派我等下来,是为了纠察不正,稳定人心,现在却发生这样的大事。”“

    你那点花花肠肠,我是清楚的很,无非就是想带走叶初九,然后找个机会将他杀掉,对上对下也好有个交待。”李昌国冷然说道。张

    清平尴尬的笑了笑,道:“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杨华见李昌国到场,这腰杆子更加硬气,捡起左冷明鬼混的照片,放在李昌国的面前,说道:“李老,你看看这左冷明的作风,肆意淫虐女妖精和女下属,初九分明就是杀之有理!”

    李昌国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道:“张清平,我看你们部门应该好好整顿一下,这种脏东西早就该扫除了!”张

    清平满脸红涨,忙不迭的点头,“是是,我回去扫除这些臭虫的。”

    李昌国又说道:“叶初九这个事情也确实麻烦,这样吧,我会跟局子里说一声,什么程序就免了,直接宣判,让他们今晚就押他前往铁围山监狱。”

    “可是这……”张清平哑然无语,李昌国人脉广泛,真有这个能力,可叶初九真被关入铁围山监狱内,要杀他就难了。“

    好啦,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陈老、杨华你们也没有意见吧。”李昌国对着两人说道。

    杨华略带兴奋,道:“我等自然没意见,全听李老安排。”杨

    华心里轻叹,叶初九这第一关算是熬过去,之后进入铁围山监狱内,他也帮不了什么忙。

    陈一宿微微一笑,拍了拍李昌国的肩膀,什么也没有说。

    李昌国又对着夏春霖,说道:“你让我见见叶初九,我想单独跟他谈谈。”

    这次,审查科委派的负责人是在家休养的夏春霖,也就是夏歆神的父亲,对叶初九既怀恨意,又感觉可惜,反正有些复杂。

    不过,他是赞成叶初九押解进入妖怪管理处的,可是抓捕叶初九的人乘坐的是灵异研究所的直升机,直接开往申城灵异研究所,他也没有办法阻拦。本

    来他是不会让任何人见叶初九,但是眼前的是李昌国,他又不好拒绝,只好点头同意了。

    李昌国进入冰冷的地窖内,见冻成冰雕的叶初九,微微一笑,坐卧在冰窖的铁栅栏前,取出酒葫芦饮了一口烈酒,驱散卷过来的寒气。叶

    初九也感觉到有人注视着他,忽然浑身一震,覆盖在身体上的碎冰一下子炸开,那双漆黑的眼眸望着饮酒的李昌国,笑道:“好酒,岂可独饮?”

    “给你了。”李昌国笑道,将手中的酒葫芦往冰窖内一推,叶初九稳稳的接住酒葫芦,猛灌了几口。“

    嗨,你这臭小子,别喝光了,给我留点。”李昌国笑道。

    叶初九打了一个酒嗝,将酒葫芦抛出,笑道:“多谢了。”

    “妈的,全喝光了,我喝个屁啊,你小子真是的,跟你师父不是一个样啊。”李昌国嘿嘿笑道。

    “你见过他了?他还好吗?”叶初九皱了皱眉,问道。

    李昌国摇摇头,道:“他身体不是很好,所以你必须要尽快出来。”叶

    初九一惊,李昌国这是何意?

    “在铁围山监狱内有个斩妖排行榜,你必须争取做到第一,才有机会出来。老夫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吧。”李

    昌国突然肃然说道,表情慎重,声音压得很低,却在叶初九的耳边炸响。

    叶初九一脸惊讶,这铁围山监狱到底是什么地方,居然还有斩妖排行榜。

    可是李昌国留下这句话,就径直起身离开,也不肯多透露。

    不过,叶初九的脸庞却扬起神秘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