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捉妖诡异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 致命十条
    两人痴缠,有几次叶初九要走,方宁贪欢,不让叶初九走,直到凌晨,方宁才精疲力尽,像是死鱼般睡去。叶

    初九也想走,不过入夜了,虽然天还是那么暗黄,但总没有白天那么亮,而且守门的狱警早就等得不及了,拍屁股走人了。

    叶初九只好留下,可是想起白天的事情,那老头可憎的嘴脸,死活不让他出去的态度,叶初九睡不着了。在

    铁围山里,监狱长就是上帝,他说不让自己走,绝对办得到,而且他存心要抹掉自己的积分,叶初九拿他没有半点办法。

    翻来覆去,叶初九睡不着,望着熟睡的方宁,那鲜嫩的脸颊比要还娇嫩,虚张着两瓣红唇,莹白的水线滴落而来。

    叶初九笑了笑,在她的嘴角上亲了下,他心想,这确实也是缘分。他

    又想起方宁白天的话,用那门功法吸纳镇海石碑的力量,他不知道这可不可行,总之还是要试一试,反正现在闲来无聊。

    随之叶初九盘坐在地上,运转那门功法,将虚无之气灌入左眼的那只重瞳里面。时

    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虚无之气即将耗尽了,叶初九也打算放弃了。

    突然,他眼前一片漆黑,他见到那巍峨耸立的镇海碑的虚影笼罩他的身上,他扛起了整个天地,星星点点的仙气像是云海般,纯净无暇,却浩瀚无比,磅礴惊人,像是鹅毛大雪般飘落,覆盖在叶初九的身上。

    像是符纹一般铭刻在叶初九的骨骼上,他内视身体的情况,发现骨骼上的已经有些一些不完整的符纹,这镇海碑的力量似乎在补全这些符纹。

    此乃仙力,当年东皇太一在篆刻“镇海伏波”四字铭文时所留的一缕,虽然只是一缕,却远比一般东皇剑气更纯净。可

    是很痛苦,像是五马分尸,叶初九恨不得拆掉自己的骨骼,他咬着牙龈,鲜血从嘴角溢出,手指深陷血肉,留下一道道可怕的抓痕。“

    啊”的一声惨叫,叶初九双眼化为漆黑,好像黑夜镶入他的双瞳里,他全身爆发出荒古般的力量,像是大魔从千万年的岁月后苏醒过来。

    方宁被惊醒了,一脸错愕的望着叶初九,张着两瓣红唇,突然房门被人推开,一个中年妇人探出脑袋,惊讶的望着叶初九,噗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颤抖的道:“他这是怎么了?入魔了吧。”

    “梅姨,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就算是我爸也不要说,你要是泄露,你会知道是什么后果!”方宁变得冷静下来,声音冷冽的说道。“

    我……知……道了!”梅姨结结巴巴的道,这还是大小姐第一次用这样的口吻说话,可是这男人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惊人的秘密呢,我怎么感觉到一股神灵的气息。梅

    姨连忙关上了房门,只当是没有看见。方

    宁轻吐了一口气,又望着叶初九,道:“我方宁的男人果然不简单。”

    时间很快过去,当叶初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清澈无尘的眼睛迸发赫赫之威,像是有神力灌输其中。

    他吞纳了部分镇海碑的力量,竟然突破了第三层剑体,修炼成护体剑罡,直接跳过了第二层剑体身如金玉。这

    让叶初九惊愕,赑屃精血、东皇剑气淬炼方才让自己达成第一层剑体,剑体越难成,说明自己潜力越大。可

    是第二层和第三层都是非常难过的关口,可是自己吞噬了部分镇海碑的力量,直接跳过。

    可见这仙力有多么的精纯和磅礴。“

    叶哥哥,你醒来了啊。”

    方宁从背后搂住叶初九的颈脖,跪在地上,闭上双眸,脑袋贴着叶初九的脑后,轻轻嗅着他身上成熟的气息,丝毫不在意叶初九的肌肤上有些黑色污垢。窗

    外暗黄色的光线落在两人的身上,似乎将两人浇灌成石碑,房间内静谧无声,只有微风拉扯窗帘的声音。

    “之前,我说在这里不需要感情,其实我是骗你的,因为我已经陷入进去了。以后都不要离开我,好吗?我的心其实很脆弱,都给你了,你替我保管好,不要让它碎了。”方

    宁闭着眼睛,感觉着叶初九温暖而有力的心跳声,说话的声音像是梦呓般轻微。

    “我会一辈子都跟你在一起。”叶初九笑道,手指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泪花。“

    嗯嗯嗯,让我活得像是一只懒猫吧,照顾我这头懒猫一辈子哦。”方宁半睁开双眸,泪眼里带着笑容。

    叶初九洗完澡,冲去一身的污秽,露出比白玉般的肌肤,有些无奈,真要被人当成小白脸了。

    他穿好衣服,和方宁一起下楼,一大早陈观天在大门口喝茶,见叶初九下楼,没个好脸色,皱着眉,像是杀人的刀。

    他清了清嗓子,将一张纸放在桌子上,道:“批条在这里,我签字了,你也在上面签字。”叶

    初九扫了眼批条,上面容许他可以在内狱和外狱自由活动,但是后面还有一张纸上,上面有附加条款,一、自动放弃斩妖积分;二、永世不能离开铁围山监狱;三、对方宁忠心不渝,不离不弃;四、两个月后,迎娶方宁,无需嫁妆;五、必须承担传宗接代的任务,至少生四个小孩,两男两女;六、男孩必须一个姓陈,一个姓方,女孩随意,可以姓叶;七、以后两人间若是吵架,无论理由,都是方宁赢;八、必须无条件支持岳父的工作,如果违反,家规处理;九、不许家暴,结交其他女性;十、不得提出离婚,如有违反,坚决处死。叶

    初九简直傻眼了,这简直是霸王条款,不平等条约,这十条直接把他框死了。

    虽然这样的附加条款多少有点小孩子的把戏,他很难想象是陈观天写出来的,可是每一条都非常致命,招招戳进叶初九的心里。“

    这分明就是入赘!”叶初九道。“

    你签不签?要是不签,哼!你会知道老夫的厉害!”陈观天冷冷的盯着他。“

    叶哥哥,你真的不想娶我吗?”方宁幽幽的望着他,脆生生的道。叶

    初九咬了咬,心一横,“我签!”

    “这才是好样的!以后,你就是老夫女婿了!”陈观天笑眯眯收下了那张纸条。

    吧唧一声,方宁兴奋的在叶初九的脸颊上亲了口。一

    路上,叶初九有些恍惚,回到监牢,刚打开铁门,金老九就溜进了房间里,一脸笑眯眯的,叶初九伸手给他递了两条烟,金老九笑得合不拢嘴,直竖大拇指,道:“初九,你真的仗义。没话说啊。”叶

    初九随意的所在床上,用手枕着脑袋,嘴里叼着一根烟,想起刚才的事情,轻叹一声,心里无奈。

    他又在想如何能联系上夏歆神,有了那小丫头的帮忙,或许能得到废墟深处地形图了,那丫头可是高级黑客呢。“

    初九,啥事啊,看你愁眉苦脸的。”金老九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又问道:“你咋了,怎么会关那么多天,监狱长没派人整你吧。”

    “那倒是没有,就是想一些事情而已。”叶初九揉了揉太阳穴,笑了笑。

    “喔,你上次从叶龙的手上逃脱之后,叶龙很生气,准备对付你呢。”金老九又说道。“

    还想对付我?那带我去找他。”叶初九声音冷冽,目光坚定。“

    啥?你要去找他,这不太好吧。”金老九问道。

    叶初九伸了一个拦腰,笑道:“等他上门,还不如我主动去找他。你在前面带路。”金

    老九有些胆怯,不过叶初九既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也不好不答应,只好在前面带路,心里很忐忑。穿

    过了长廊和几个转角,他们两人来到东监区的最深处,里面牢房里传来犯人寻欢作乐的声音。长

    廊上有两名膀大腰圆的大汉立着,像是城墙般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一名大汉见来人是叶初九,大吼一声,道:“妈的,5037你总算是出来了,在禁闭室里不好受吧,现在知道错了,给我老大磕头认错来了吧。”咚

    !

    那名大汉刚说完话,笑容还没从脸色褪去,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紧接着另外一名大汉也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叶

    初九叼着一根烟,轻笑道:“废话还真多。”叶

    初九迈开步子,朝里面走去,金老九吓得面色如土,看来叶初九是真的要闹事啊。

    里面有几间囚室,一间囚室作赌坊,一间囚室作酒吧,一间囚室是仓库,塞满了烟、酒、食物等。

    人都聚在赌坊里,高叫声此起彼伏,烟雾缭绕,当叶初九出现在赌坊的门口,赌坊内一下鸦雀无声。叶

    龙躺在床上睡觉,旁边有个清秀的男囚犯给他按摩,也停下手,一脸呆滞的望着门口。“

    怎么都停了!”叶龙叼着一根牙签,从床上爬起来,举目四望,见叶初九出现门口,猛地一拍床,吼道:“竟然是你这小子出现在这里!”

    叶初九的脸庞挂着清秀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显得有那么点人畜无害,道:“怎么不欢迎我吗?”

    “竟敢上门挑衅我,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叶龙何曾如此被人蹬鼻子上脸,勃然大怒,呼啦一声,上衣破碎,露出满是筋肉的上半身,绽放着刺眼的金光。咚

    !他

    一脚踏碎地面,健步上前,朝着叶初九冲过来,迎着脑袋,就是一拳。空

    气陡然爆响,像是巨湖里投入了万斤巨石。轰

    !

    叶初九也是一拳轰过去,镇压山河的气息一下子爆发出来,让整个囚室内空气都震荡了。

    犯人惊恐,这根本就是远古凶兽觉醒!咔

    嚓!叶

    龙右臂爆开,骨骼从皮肉里突出,鲜血像是雨点飞溅,整个人倒塌在厚厚的铁墙上。所

    有的犯人都惊呆了,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