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捉妖诡异录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截然不同
    叶初九躺在刑房内,望着漆黑的空气,嘴角扬起弧度很长的笑容,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

    掏出藏在怀里的那一小包元石进行修炼,还好这些元石不是一般的元石,而是被高度压缩过,内部结晶,犹如金刚石,没那么容易毁坏。他

    又继续修炼,也必须要修炼,他要尽快的变强,寻找母亲的线索,完成无夜妖皇的任务,从铁围山监狱里出去。

    申城妖怪管理处那帮人已经出来了,他们不仅可能会对付自己,也可能对自己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出手。他

    们这些人的手段绝对不会光明,应该很黑暗。

    所以,他需要争分夺秒的修炼,光有肉体的实力是不够的,就比如刚才天符境的高手对付他,横空轰下真气,他根本没有抵挡的手段。修

    炼了三天后,突然刑房的门开了,有几名女狱警推进来一个大浴桶,她们的身后是一脸平静的方宁,她的眉宇间略显阴沉。

    “你们出去吧!”方宁抱着双臂对着那几名女狱警说道,那几名女狱警笑盈盈的瞟了叶初九,有些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方宁望着盘腿坐在铁桌子上叶初九,怒道:“洗澡!”叶

    初九睁开眼眸,那双平静如湖的目光里熠熠生辉,好像蕴藏着大日般的精芒。“

    要不是看你比较帅,我早叫我老爸打死你了。”方宁没好气的道。

    “方宁,对不起,有些事情,我以后再向你解释。”叶初九道。没

    有之前的那种嬉皮笑脸,也没有放荡不羁,语气很认真。方

    宁撇撇嘴,莹白的眼泪从脸庞落下,叮咚,滴落在浴桶里,道:“我就知道你还想着出去,根本没想着跟我待在这里一辈子……”“

    你怎么会这样想。”叶初九讶然道。

    “可是你还在乎政治,担心会引起上面的忌惮,如果无所谓的话,根本用不着去找许瑶,故意营造出一副浪荡的样子。可是你还是很笨拙,以为这种拙劣的政治表演能瞒过我这个小傻瓜吗?我爸是谁,他是铁围山的监狱长,要是不懂政治的话,他怎么会做到监狱长。我耳濡目染,自然也知道,我就是一个小傻瓜,明知道你一直在骗我,明知道你跟许瑶暗中有勾结,可还是忍不住一次次的靠近你!”

    方宁冷冷的望着叶初九,止不住的哭泣,眼泪从眼角滑落,那张粉嫩的脸颊微红,像是春雨润过的桃树,一朵朵花瓣里盛满的不是雨水,而是伤心。

    叶初九张开双臂,将方宁紧紧地抱在怀里,感受到怀里这副娇躯的剧烈颤抖,他抱的更用力了。“

    对不起,方宁,对不起……”

    他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露自己的心迹,或许再美好的语言也是过于的苍白,只好将方宁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分一秒也不想放手。

    “叶哥哥,你骗我不要紧,我喜欢被你骗,你一辈子都可以骗我,可是你不该让我知道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跟你说起过,我的心灵很脆弱,它承受不了伤害。”

    方宁贝齿压着鲜嫩红润的樱唇,脑袋埋在叶初九的肩膀上,说话的声音变得哽咽。

    “以后不会了。”叶初九在方宁的额头上亲吻了下,望着那双灵动楚楚可怜的眼眸,又在眼睛上亲了一下。“

    别搞怪,快洗澡,我带你去吃饭,麻溜点。”方宁扑哧一笑,手指在叶初九腰间的软肉上掐了下。

    “你在这里看着?”叶初九撇撇嘴道。

    “这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没看过,快点啦,真是的,害羞什么,我帮你搓背。”相

    比叶初九有些扭捏,方宁倒是大大方方,叶初九也释然了,显得很平静。洗

    完澡后,换了一身新衣服,一身清爽的叶初九站在方宁的面前,他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沐浴液的清香。“

    嘻嘻,我男人就是帅!”方宁搂着叶初九的胳膊兴奋的笑道。

    帅吗?叶初九不这样觉得,不过光线将他的影子映照在镜子上,还是有些不一样,人倒是没变,只是气质有些不一样了。瞳

    孔又恢复了,变成漆黑的眼色,好像黑夜一样漆黑,不经意间似有宇宙的黑光在浮动。

    这应该就是炼体的效果了,自己现在晋升到第四层剑体了,遇到命海境高手也不虚,只是命海境高手各有神通,相当难以对付,尤其是那些掌握某些符印和秘法高手,那就更难对付了。“

    我带你去吃饭,我们吃好的。”方宁笑眯眯的道,表情很搞怪,手指在叶初九的胸前写着字。

    叶初九跟方宁去了她在监狱的那个小房间,她准备了烤羊腿和羊腰子,叶初九大块朵颐,这两天被关在刑房内,没吃没喝的,他都快憋死了。

    不过,小别胜新欢,方宁贪欢,想要榨干叶初九,她自己却有些有心无力,叶初九现在跟个牲口似的,折腾了半晚上,他们才沉沉睡去。翌

    日,叶初九大摇大摆的回到内狱,嘴上叼着一根剔牙的牙签。监

    狱内的狱警面对叶初九的态度已经截然不同了,不再像之前冷冰冰的样子,非常殷勤,都是一口一个“叶哥”,还给叶初九打烟。

    所有的狱警都知道叶初九是个不好惹的人物,连王枭都镇压了,现在屁事也没有,谁还敢惹他啊。虽

    然监狱长不松口,说不让叶初九出去,可是叶初九将来很有可能被政府派上用场。很

    多人知道叶初九是第九科室的人,不是一般的犯人,属于政府方面的人,外面的形势有些不太好,听说前两天东海上又发生了一次妖族大战,死伤惨重,并且祸及到很多平民。现

    在已经有人提议从铁围山内成立一支队伍做平妖之用,而且全部用犯人,这个小队的队长很可能落在叶初九的头上。

    不过这终究是提议,政府将这个否决了,毕竟形势还没有98年那次事件严重。叶

    初九对这些事情还是知道一些,虽然他被关在刑房内,但是有虎妖和象妖给他传递消息。同

    时,他还拜托了他们一件事,让他们去找夏歆神,他想知道废墟之内的地形图。这

    件事才是重中之重,象妖表示会派人去找夏歆神的,不过现在也没有消息。

    叶初九出现在内狱的时候,众多犯人用一种呆滞而又惊悚的目光望着叶初九,全部都不敢动,放眼望去,像是一片石碑林。

    叶初九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操场经过众多犯人的努力,已经变得平整了,不过张墓还老老实实的跪在操场的中央。这

    小子应该也没吃没喝,人都瘦了一圈,变颓废了,不过一见自己来了,又精神抖擞,黝黑的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

    叶哥,您老终于回来了啊!”张彪一副狗汉奸的样子飞奔到叶初九的面前,点头哈腰的笑道。

    辉哥和金老九也跑过来了,金老九摇身一变,现在走路都带着风,挺胸抬头,跟个骄傲的大公鸡似的。

    叶初九叼着牙签,轻瞟了他一眼,问道:“张墓,这小子真的在操场上跪了三天?”

    张彪贱兮兮的笑道:“那可不是,这摄于叶哥的雄威,连一口饭和一口水都没有喝呢。”

    叶初九笑道:“你叫他过来。”

    “好勒!”张彪转头对着张墓吼道:“张墓,叶哥喊你过来!”张

    墓一听,泪水都要哭出来了,这都快四天了,再这样下去,只怕他熬不住了,他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是将叶初九盼回来了,人一激动,脚下踉跄,他还摔了一跤。“

    叶哥,我错了,我不是人!”张墓老老实实的跪在叶初九的面前,自扇耳光,痛哭流涕,声泪俱下。叶

    初九吸着一根烟,摆摆手,道:“别跪了,回去吃点东西吧。以后,你就是我在西监区的代理人。”“

    好好!叶哥,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我就是你最忠实的走狗!”张墓忙不迭的点头道。叶

    初九有些无语了,道:“你们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要回牢房修炼了。”

    “好的,叶哥,你慢走,慢走。”张彪躬身笑道。

    监狱里太枯燥了,这些犯人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成天就知道赌博,叶初九不管他们,肯定又猫在一起赌博了,叶初九也不想管,回到牢房里修炼。

    好家伙!这牢房里塞满了东西,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了,什么烟、酒、方便面、火腿肠、咖啡、巧克力、水果等等应有尽有,有些水果时间长,都腐烂了。金

    老九笑道:“有部分是犯人送过来的,有大部分是狱警都送过来的,人名我都记在小册子上了。之前方大小姐已经让人扔走了一部分,可还是塞满了。”

    叶初九道:“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都给我退回去,退不掉你们分掉,赶紧给我弄走。”

    金老九一听这话笑歪了嘴,见牙不见脸,立马让几名犯人帮忙,总算是清空了牢房,只留下部分名贵的烟酒,是一些狱警送过来的高档货。叶

    初九坐在床上,刚想修炼,这屁股还没热,门口的光线倒映出一个纤细苗条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