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捉妖诡异录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二章 抢水
    徐在天道:“我去给你们拿衣服。对了,你们还需要什么武器?”叶

    初九道:“我有武器了,不过我看你们队员的背包不错,给我弄一个背包就行了。”

    徐在天道:“没问题,我们炎龙配发的东西都是最好的,这背包也是,里面加了纤维钢丝,子弹都防得住,市场价估计好几万呢。”林

    洛月大声道:“我就不用了,给他一个大号的背包就好了。他能帮我背东西。”

    林洛月指了指叶初九,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叶初九呲牙,心里冒火,徐在天拍了拍叶初九的肩膀,笑着对林洛月说:“放心吧,有的,有大号的。”

    叶初九的脸色直接黑了。雷

    爷道:“我也要个背包,再拿一柄铁剑给我就可以了。”徐

    在天道:“那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后勤找找,应该有铁剑的。”

    说完,徐在天走了。叶

    初九和雷爷找了一些猪头、牛肉、午餐肉等罐头,差不多有一箱,芸儿跟一个小饿死鬼似的,这一箱罐头也不知道够不够。他

    们捡些砖头,这营地的后面到处散落着红砖,这里之前应该是郊外的民房,这里发生异变后,营地就建在上面了。

    叶初九和雷爷分别搭了个土灶,一个锅也放不下这么多罐头肉。

    做好这一切,叶初九转身看着周围,发现两女不知去向了。

    叶初九问雷爷,“她们去哪了?”雷

    爷嚼着一块罐头牛肉,朝着叶初九摇摇头,又摇头晃头的说道:“这肉还不错的,就是太凉太油了,容易吃坏肚子。”

    叶初九无语了,撇撇嘴,问向旁边一位浑身是血的散修,那名散修很冷酷,摇摇头。叶

    初九纳闷了,这里的人怎么这么冷漠,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呢。

    他拎着两个铁锅,准备用水将铁锅刷一遍,盛好清水回来煮肉。

    刚才听徐在天说,这座城市的地下水都被污染了,含有汞毒,现在的水都是从外面调过来的,供量有限。这

    营地里也只有两台水车,用消防车装的。叶

    初九走到一辆消防水车前,拧开水龙头,不滴水了,拍了拍水车,也是空的。

    他只好走到了另一台消防水车的面前,拧开水龙头,这水流跟猫尿似的,好像也快没水了。叶

    初九怒了,这徐在天不是说限量供应吗?

    他妈的,怎么会没水了啊。

    这也没人看着,这难怪没水了。趁

    着还有点水,叶初九将两个铁锅刷了刷,又用一个胶桶盛了半桶水,差不多能煮两锅肉了。

    叶初九刚准备走,突然高韵带着一群人气冲冲的过来了。

    那女人冷冰冰的盯着叶初九,劈头盖脸的道:“叶慎,原来抢水的人就是你!我就知道你是个不安分的东西!”

    叶初九抬眸,望着高韵,冷笑道:“什么抢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抢水了。我抢水干什么!”

    “居然还不承认,那你在这里做什么!你敢说你不是抢水!”高韵冷冷的道。

    叶初九气不打一处来,怒道:“高韵,抢不抢水跟我有毛线关系,老子就是洗锅而已,可不是背锅的,你爱找谁找谁!”

    “呜呜……不是他,是一个女人……我不给她水,她捶了我一顿,你看我这脸,被她揍得……那个女人,我记得很清楚,大饼脸,有龅牙的,很丑,还带着一个孩子……”突

    然,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吼道,也真怪可怜的,脸上鼻青脸肿,全是血,嘴巴都歪了,眼睛肿成了一条线。也

    不知道是谁下得狠手啊!叶

    初九摇摇头,忽然听到“大饼脸,有龅牙的,很丑,还带着一个孩子……”等话,他猛地一惊。

    这难怪是林洛月和芸儿她们?这

    绝对错不了啊,林洛月这女人天生就是一个惹祸精。高

    韵再一次用那种冷冷的眼神盯着叶初九,怒道:“叶慎,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她们就是你的老婆和女儿,你分明就是在外面望风的。”叶

    初九差点一口老血都喷出来,啥情况,我成了望风的,成了同谋,这事跟我有毛线关系!我

    他妈的贼冤啊!

    叶初九怒道:“扯淡,那女人跟我有屁的关系,别把她跟我扯在一起。再说了,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抢水的人就是她了……”说

    到最后一句话,叶初九的声音低了,不那么自信,他心里百分之百肯定是林洛月了。

    那人哭喊道:“那边的民房里有个大浴缸,刚才她抢了水车,冲洗浴室,灌满浴缸,还漏了很多水,我拦都拦不住,你们看啊,我脸上就是这女人做得恶。”

    高韵狠狠地咬了咬牙,怒道:“叶慎,你还不承认,走跟我过去看看,我要抓一个现行。”高

    韵探出手,抓叶初九的衣服,叶初九身体一震,将高韵的手弹开,道:“老子会走,不用你教。”她

    揉了揉手,微微皱着眉,那目光像是母老虎,要吃人似的。

    过分!实在太过分了。居

    然带着老婆孩子抢水!

    现在还不承认。众

    人靠近那间民房,已经能听到哗哗的水声,以及林洛月哼哼声,“洗呀洗呀洗澡澡,宝宝金水少不了,滴一滴啊泡一泡,没有蚊子没虫咬……”

    果然是她,也只有她能干出来这样的事情。

    这歪歌哼的,很像她的风格。

    突然,芸儿问道:“姐姐,为什么我跟你不同,你的地方好大,我的没有啊。”“

    那当然不一样啊,你还小啊,等你跟我这样大了,就一样了。”林洛月道。

    “喔,看来人家要快点长大啊。”芸儿道。

    林洛月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说道:“芸儿,有人来了,快点穿好衣服。”过

    了会,林洛月穿好衣服从民房内走出来,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她用毛巾揉了揉头发,擦干水,满不在乎的看着眼前这些人。

    芸儿有点害怕,缩在林洛月的屁股后面,低声道:“我就说偷水是不对的。”

    看到这一幕,高韵像是吃了枪药般,一下子炸了。

    她一手叉着腰,一手怒指着叶初九的鼻子,道:“叶慎,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老婆和孩子?你

    还有脸说水不是你偷的?不对,是抢的,是明火执仗抢的,

    你知不知道现在水有多么珍贵,道路已经断了,这水是通过直升机运过来的!

    你把水抢了,让别人喝什么,吃什么!”

    叶初九怒了,也毛了,怒道:“我说过,这女人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你怎么盯着我不放!她抢水,你们倒是抓她,我还很高兴!”高

    韵摇摇头,道:“无耻!卑鄙!下流!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无耻的小人,居然不承认她是你老婆。

    别人女人都承认了,她是你老婆,连孩子都有了,你还抵死不认。像

    你这样男人,我是见多了,什么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是吧。

    觉得自己的老婆丑,见不得人,索性不承认是吧。”叶

    初九都快气岔了,气得祖坟上冒青烟了。

    我正人君子一个,你居然说我是小人啊。

    这林洛月什么时候是我老婆了,她的事情关我屁事啊。我

    我……要不是我现在还在被通缉,老子报真名给你了。

    “住口,谁说老娘丑了,我丑不丑跟你家有什么关系!你这小娘皮骂我男人就算了,居然还敢骂我,是不想活了吧。”

    本来,林洛月听高韵劈头盖脸的骂叶初九还挺开心的,可谁知道高韵居然说她丑,那她就不能忍了。她

    冲过来,叉着腰,粗声粗气,犹如雷吼。

    被林洛月那颇有气势的大嗓门一吓,高韵向后退了退,目光惊魂不定的望着林洛月。

    高韵冷笑道:“我看你们男盗女娼是一路货!”

    啪!

    林洛月一巴掌甩在了高韵的脸上,将高韵的半边脸都打出血来了,人也打懵了,也将其他人给镇住了,一个个都傻眼了。高

    韵是谁啊!那

    可是司令的女儿,这丑女人连司令的女儿都不放在眼里。

    那还了得。唰

    的声!

    众人拔枪指向林洛月以及叶初九。林

    洛月道:“用你一点水而已,就唧唧歪歪的,老娘最恨这种人了。你们什么意思,还想对付我们,大不了将你们基地拆了。”叶

    初九心中一乐,倒是挺开心的,就是高韵一直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大

    不了不干了,省得在这里替林洛月背黑锅。高

    韵咬着牙龈,嘴角都出血了,杀气腾腾地瞪着林洛月和叶初九道:“将他们这对狗男女拿下!”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如今大敌当前,整个城市的生灵冤屈未洗,你们还有闲情在这里内斗!”

    徐在天急急忙忙的赶过来,结果还是来晚了,他亲眼看见这丑女人一巴掌打在高韵的脸上。我

    的祖宗啊,这可是司令的女儿啊。

    “徐队长,你这手下的兵,真是好样的,不仅抢水打人,甚至连我都敢打啊!”高韵阴阳怪气的道。

    徐在天阴着个脸,声音带着军人的果断,道:“此事等我这次活着回来,我会向司令报告的,一切后果由我承担!”高

    韵邪笑,道:“希望你活着回来,到时你跟我父亲去解释吧。”

    高韵用蛇眸般冰冷的眼睛瞟了眼叶初九和林洛月,挥了挥手,带人离开了。徐

    在天松了一口气,苦笑道:“你们惹谁不好啊,偏偏惹她做什么?”

    叶初九直翻白眼,道:“跟我有毛线关系啊,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不说了,回去煮肉。”徐

    在天道:“可是她是你老婆啊!”听

    到这话,叶初九差点踉跄,跌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