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不做聚宝盆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六章 好狗不挡道
    柳紫印惊得一蹦,两手不自觉地向身边收了收。

    回眸一看,发现是初吉,不是小鬼,不由得先是觉得心总算能安放在肚子里。

    “娘…唔……”

    “别吵。”

    “吱嘎——”放心的下一瞬,她才意识到,此时出现的人是初吉不是小鬼,才更加棘手。

    因为老人都说,小孩子的眼睛是最干净的。

    初吉才四岁,自然也在这范围之内。

    她本能地捂住孩子的嘴,一边缓缓起身,一边把初吉往院子里面推,而她的一只脚,抵住那门板丝毫不敢放松。

    “哎呀!娘你做什么?”

    “嘘——你这孩子,叫你回屋去你不明白么?”

    此时,初吉才注意到某印的一双蓝眼睛。

    若是没见到她的蓝眼睛,初吉自是会听话的,可现在见到了,他必然不会离开柳紫印半步。

    依着他的经验,非到紧要的时候,他这娘亲,是不会随便将蓝眼睛显露人前的。

    “姑娘…其实我就是想跟你说……”

    “说你的大头,滚出去!”

    见到小黑的一只爪子顺着门缝塞了进来,她下意识就要伸脚踢出去,只是想起方才踹鬼的教训,抬手就要关上门,夹“醒”小黑。

    “姑娘,我们确实是有事相求……”

    “滚滚滚!我与你们殊途,帮不了你们。”

    “娘,它们求你做什么?”

    “小孩子家家别瞎掺和,谁知道……”

    柳紫印的话没说完,她抬眼看了看导航地图上栽倒在地的几只黑狗,又看了看门底下同样栽倒,却伸一只爪子进来的小黑。

    最后,她的目光落还在向外张望的小人参背影上。

    这是巧合?显然不是!

    那些不散的阴魂追了她一路,若是没有特殊原因,怎么可能甘心散去?

    所以,黑狗不好用,她的宝贝疙瘩好奇地门口看看,他们就“散会”了,是不是已经说明了解决方案。

    “娘,刚才谁和你说话呢?”

    初吉的小手仍然扣在她的手腕上,不闻她回答,拉了两下。

    柳紫印另一只手拍拍孩子的手背,引得孩子回头。

    初吉一回头,见到某印忽然笑得很谄媚,不由得就是一激灵。

    “娘,你这是笑什么?”

    “初吉,你这些日子,都是自己一个人住么?”

    “可不是!老头子事真多,我要和凤翔一块住,怎么了?他又不是个姑娘,也不准。”

    “就是,真是爱管闲事。”

    听见某印居然没站队云冥那边,初吉忽然有点好奇地仔细看看她。

    见她仍是那副让他看了心里暖暖的表情,初吉觉得他的娘亲终于有了做母亲的意识。

    “娘,有什么事,您说,儿子能做到的,肯定帮您。”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市侩?是不是跟你那个没良心老爹学的?”

    “我才跟他不一样呢!”

    “嗯,我的儿子,自然应该像我多一些。”

    “所以娘,你到底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儿子,往后你跟娘一块睡吧!”

    “……”

    白参变成了赤参,初吉脸红透了。

    柳紫印默然:这孩子,咋回事?和自己娘搭伙睡觉有啥脸红的?

    半晌,某印等着初吉的回音,小家伙也不吭声。

    虽然不知道那些鬼为啥怕他,但是她抱定了决心,在鬼们放弃纠|缠她之前,她是打死也不会离开初吉的。

    半刻后,某印被捆在软塌上抬出初吉的院子。

    整个人仿佛要破茧的蝶一样,捆得扎扎实实,她在里面扭来扭曲,根本挣不开。

    “喂!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你们正在慢待的人是谁?那是我娘,你们的主母!你们怎么敢如此待她?”

    “小公子对不住,这是王爷的命令。”

    “我父亲亲口说让你虐待我母亲了?”

    “并没有,王爷说,要主母好好地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可是小公子,您也看见了,是主母不从,所以我们没办法,才出此下策!”

    “你…你们……”

    初吉干着急,奈何前面挡着他的都是云冥亲自挑选出来的暗卫。

    万不要说他此时的武力动手不一定能对抗这么多叔叔伯伯,就算是没问题,怕是他扳回这一局,老头子还有更“恶劣”的在后面等着他娘亲。

    再看柳紫印这边,她虽被困在被子里面,但仍能感到身子周围有寒气森森的东西找准时机在撩拨她。

    终于,她知晓冥渣渣这次是下了狠心要和她过不去,只能从身边的下人们心理上下手。

    “你们这些人,只知道听你们王爷的话。你们可知?往后这别院开销归谁管?你们,若是谁以后想月月到你家王爷那亲领月钱,就对我秉公处置吧!”

    柳紫印的话果然起了作用,不过有点疼。

    “扑”也不知是哪个没有眼力见的,居然直接提议把她丢在地上,还挺疼的。

    她挣扎之间,总算感觉外面有人给她把捆缚的绳子解开。

    脱身之际,周围虽然还有点阴嗖嗖,但也比被子里面空气清晰。

    她跪身在软塌上,只看见半截衣摆,不由得支撑起身,边起身边道谢。

    “你很明事理,往后你的月钱,比不会亏待你。”

    “姑娘客气了,月钱什么的,我们还用不上。不过姑娘要是肯帮我们一把,那我们必感激不尽…人呢?”

    这人身上晃出鬼影,半出窍的鬼魅看着身边的同伴们。

    同伴们指了指柳紫印院子的方向,一群飘翩翩追随。

    嘭嘭嘭。

    “苏姐姐快开门!”

    要不是因为这回去来不及了,她才不会傻到跑回自己的院子,再次拍门,仍旧没人应门。

    嘭嘭嘭。

    “苏姐姐快开门!再不开门,要出人命了!”

    柳紫印的话音中,几乎带了哭腔,她决定躲过这关,一定要把小人参腰部挂件一样,天天拴在身边。

    “嘎”门栓好像被人打开了。

    “嗖”同时,一阵阴风也劲力刮来。

    这阴风比冬日的北风还要刺骨,她也管不了有没有人应她,“嘭”地一下把门推开,埋头就冲进院子里。

    蓦然间,她发觉自己撞在了一个人的身前。

    只是有了方才仆人的教训,她可不敢把这“人”当人。

    她退了半步,没敢抬头,只对面前的人“底气十足”地吼了一句。

    “好狗不挡道,你真以为我没法子治你么!”

    “呵,我却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成了狗?”

    闻言抬眸,她竟觉得这张本该可憎的面目,好看了许多。

    见他还要说话,她立时踮起脚,捂住他的嘴,很用力很用力地对他比着噤声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