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山海禹皇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一章 倾世一吻
    刑天被姒文命“吃”掉了,就连姒文命都对这个结果十分惊讶,他甚至无从给凌冰雪解释,便直接神魂出窍,检查自身异状,唯恐被刑天夺舍。

    姒文命刚刚闭眼,神念一转就已经来到识海之中,可是此处并没有刑天的存在,

    想到方才的异常情形,姒文命的神识探向自己的胸口部位,只见哪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七个按照北斗七星排列的微小空间,其中一个此刻正承载着刑天的肉身。

    刑天漂浮在空间之中,身边的斧盾各在一侧,

    此刻刑天的状态十分诡异,他面带笑容,双眼紧闭,似乎正在熟睡。

    姒文命连续试探了几次,神念根本无法打破这个貌似星辰组成的空间,索性停止了无谓的试探。

    酣睡中的刑天身体有节奏的律动,姒文命感觉他这种生命的律动似乎蕴含奥秘,可惜的是,自己无法参悟,正在遗憾之中,忽然感觉到有人推搡自己的身体,

    姒文命知道这是外面发生了变故,无奈只好神念归体,悠然醒来,发现凌冰雪正在惊慌的抱住自己,手足无措的缠斗不已,

    “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姒文命问道,

    “不好了!天塌了。”凌冰雪十分惊恐,看着空间在自己眼前飞快的碎裂成一片片残骸,随即消失不见,唯恐自己也就此碎成粉末,因此,紧紧抱住姒文命,缩小身体,躲避着空间破碎。

    姒文命听到空间碎裂,心中一惊,猛然睁开眼睛,扫视四周,

    果然,浓重的雾气不断消失,周围数百丈空间不断坍塌破碎,恍如末日。

    姒文命转身坐起,护在凌冰雪身前说道:“别怕,有我保护你呢!”

    眼看着空间破灭,瞬息间就来到了身前数十丈,凌冰雪看着身前守护的姒文命,忽然心思一动,暗道:“要死了,可惜我还没有尝试过爱情的滋味,眼前这个禹人才不错,也许可以满足我这最后一个愿望!”

    凌冰雪忽然钻入姒文命怀里,她拉下面罩,双手紧紧抱住姒文命的后背,仰头说道:“我不想生命留有遗憾!”

    姒文命低头俯视凌冰雪,不知道她此言是什么意思,凌冰雪忽而闭上眼睛,娇嫩红唇凑了过来,在姒文命的惊怒当中,与他的唇角吻合到了一起。

    空间崩溃在即,姒文命根本想不到这个漂亮妹子居然来了这么一处,他来不及拒绝,只能将凌冰雪抱在怀里,以自己宽厚的臂膀为她挡住了这一片破碎的空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数万年。

    姒文命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并没有随着空间破碎而破碎,他拍了拍怀里沉浸在感情之中的凌冰雪腰肢,唤醒了沉醉状态的她,随后扭头说道:“我们好像没死!”

    凌冰雪也原本以为这一吻就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世界崩溃,人类灭绝,可没想到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迷糊的睁开眼,只觉得禹的怀抱好生温暖,安全感十足,可也为自己方才疯狂的行为感到羞怯,于是绯红了脸,不好意思的翘首西望,不自然的说道:“刚才的事情你最好忘记,否则的话......”

    姒文命与女娇有过婚约,可是,两个人之间的交往也十分纯洁,仅限于拉手亲吻而已,哪里遇到过如此大胆的女孩儿,此刻,嘴角依然留有她口液特有的清甜余香,

    看到凌冰雪居然也会不好意思,姒文命忍不住呵呵笑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想在我这里验证什么?”

    凌冰雪宛如落网的鲤鱼,挣扎着挣脱出姒文命的怀抱,红着脸威胁道:“就是刚才的事情咯,你若是敢说出去,哼哼......你最好全部忘掉!”

    凌冰雪将脖颈上的护面黑纱再次拉了上来,遮住了如花俏颜,目光不忿。

    姒文命总算是有过与女孩相处的经历,于是,故作委屈的说道:“可是......你那样了我......难道不需要负责任的吗?”

    凌冰雪怒道:“你还说?我什么也没那什么!一切全是你的幻想!”

    看到这个女子矢口否认的样子,姒文命心生乐趣,他忽而动念,便按捺不住这个念头如同火焰一样在胸中燃烧起来。

    姒文命猛然伸手将凌冰雪拉入自己怀中,隔着面纱贴上了她的俏脸,低声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再尽情的幻想一次!”

    姒文命有力的臂膀勾住了凌冰雪的三尺蛮腰,他浓烈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不断冲击着凌冰雪的感官,甚至深入魂魄。

    她没想到这男子如此鲁莽,居然主动冒犯自己,可转瞬间便被姒文命攻城略地,连下数寸。

    凌冰雪的双手从剧烈挣扎抗拒,变为无力纠缠,随后抱住了姒文命的腰肢,

    她心中百味杂陈,头脑阵阵晕眩,不知所措,终于,在神不守舍之中,编贝玉齿咬中了姒文命的舌头,两个人这才骤然分开。

    姒文命也惊讶于自己一时冲动,居然犯下如此错误,凌冰雪更是面红耳赤,不知所言。

    两个人相对默然,凌冰雪似乎发现了此处再无禁魔效果,忽然起身而去,愤愤然的说道:“你居然敢占我便宜......你等着......我一定会报复你的!”

    这女子色厉内荏的行径让姒文命哑然失笑,他回味着口舌之间的香甜味道,手指之间的滑腻感觉,一时间流连忘返,开口说道:“凌姑娘,欢迎你随时找我来幻想一番啊!”

    远处雪地传来噗通一声轻响,显然这句话让凌冰雪险些栽倒在雪坑里,而后一阵雪狼嚎叫之声,随着簌簌的奔行声渐渐远去。

    姒文命四处逡巡,发现此地已经是北冥域常见的雪景,只是通过异境探险,早已离开了当初深入秘境的入口,来到了一处雪杉丛林之外。

    他向着凌冰雪离开的方向走了片刻,就发现一只雪狼正在杉树之下盘桓不去,显然是那个大胆热烈的女子留给自己的坐骑,没想到她口中说的坚决,可内心如此柔软,

    姒文命对这个口是心非的女子再生几分好感,而且任由一个女孩子孤身上路十分危险,姒文命当然要当一次护花使者,将幻想进行到底!

    他纵身一跃骑到了雪狼身上,双腿轻踢狼腹,低声喝道:“驾!去追那位姑娘!”

    雪狼通灵,向着另一只雪狼离去的方向狂奔而去,雪地里那条被犁开的痕迹十分明显,根本不用担心追错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