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弄巧成拙
    “据资料显示,你有严父慈母,是齐家的小公主,资料能信吗?”,姜洛以淡漠的口吻回呛一句。

    齐如玉顿时脸色煞白,“也对,资料都是用来蒙蔽外人的。”

    姜洛继续说着心灵鸡汤,“后来我熬过来了,苦熬三年才干掉姜明一家,如果我不狠点,不但自身难保,连父母也难逃魔掌。

    姜明已经垮台,但我不敢忘当时的绝望和紧迫感,如果忘了,就没了前进的动力。”

    齐如玉凝视姜洛,干枯的心田溢出一股暖流,颇有共鸣的点头称赞。

    “如玉,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只要你努力,总会找到一条光明的路,我会带你出国,瞒天过海。”

    姜洛撂下这句话,佯装犯困,打了个哈欠,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小云面露喜色,眨眼道:“小姐,姜少真男人,我感觉他靠得住。”

    齐如玉没表态,轻拍小云的肩,“点餐吧,我饿了。”

    …………

    叶天成埋头看了十几本武功秘籍,可惜一无所获,外家功重积累,内家功重天赋,武道虽不如修真玄奥,但也不是速成品。

    “唉,看来我真没那个命”,外表不可一世的他,终是为自己叹了口气。

    唰!

    白衣人落下,面色惶急,行李后开门见山地说:“叶少,大事不好,齐家要退婚,齐老爷子刚见过姜洛,好像对他很满意。”

    “什么?”,叶天成腾地一下站起来,皱眉道,“不可能,姜洛只是一个……我疏忽了,从未和姜洛正面交手,根本看不出他的底细。”

    白衣人眼珠一转,道:“姜洛那厮修为不浅,如果你和他正面杠上,只怕没有胜算,不如想办法借刀杀人。”

    叶天成双手叉腰,晃了晃身子,还真想出一个馊主意,“五哥一向眼高于顶,如果我说姜洛是乔爷看中的弟子,说不定能刺激他。”

    “对,五少天赋高,但暴躁易怒,很容易中套”,白衣人目光一凛,伸出右手,鼓起一道气劲儿,直接盖在左臂之上。

    紧接着,他低吼一声,额头上冒出涔涔冷汗,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弱下去。

    叶天成错愕道:“白眉,你干什么?”

    白衣人喘着粗气,艰难地说:“我现在就跟五少说,前几天跟踪姜洛,在没正式交手的情况下被他一招秒杀,一定能引起他的好胜心。

    叶少,你有所不知,姜洛……杀了我弟弟,可我一直没敢对他下手。”

    叶天成轻叹一声,拍了拍白衣人的肩膀,宽慰道:“你弟弟泉下有知,一定很欣慰,我们现在就出发,到五哥面前吹嘘一番。”

    两人开着豪车,朝郊外驶去,最终停在一处庄园前。

    庄园与周围的人家相隔两三百米,三面环山,满目翠绿,风景宜人。

    叶天成下车后,跑进庄园内,咚咚咚地敲门。

    “五哥,乔爷最近新收了一个徒弟,名为姜洛,白眉前几天跟踪他,不小心受了内伤。”

    叶天宇打开门,浓黑的眉毛微微一皱,问道:“姜洛是哪根葱,我从未听说过。”

    白眉缓缓走到门前,汗珠濡湿了额前碎发,左臂僵直如铁,鼓起几个大包,走路时歪歪斜斜,看起来很不协调。

    “禀五少,姜洛是先天中期的修士,乔爷的关门弟子,我没跟他动手,只是站在他身后五米,就伤成这样。”

    叶天宇看了眼白眉的伤势,信以为真,冷哼道:“这个姜洛有点意思,我要会会他。”

    叶天成含恨道:“五哥,他现在和齐如玉那个小荡妇姘居,齐家今早已经退婚,都怪我天赋平平,给叶家丢人。”

    叶天宇震怒,“七弟,你别担心,我这就为你做主,叶家岂能让一个无名小卒骑在头上?”

    叶天成大喜,“多谢五哥,他如今在嘉瑞酒店总统套房,在酒店动手不合适,我们设法将他引出来。”

    叶天宇想了一下,“不用费心思,直接让齐老爷子把他约出来。”

    …………

    姜洛盘膝坐在床上,一遍遍回忆着在四合院记下的内容。

    丹霞内经有一个特殊的修炼功法,名曰丹霞功,但只记载招式,没有口诀心诀,更没有解说。

    因此,姜洛不敢轻易修炼,没想到昨天误打误撞,得到整卷丹霞神功。

    同时,他也隐约明白,林爷爷和九黎族和乔爷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许林爷爷出身于九黎族某个分支。

    “咚咚咚!”

    齐如玉焦急地敲门,喊道:“姜洛,爷爷让我们赶紧到四合院去一趟。”

    姜洛没好气地说:“昨天刚去过,今天为啥还去?”

    “他没说原因,可能是想为你引见齐家的亲戚。”

    “好吧,我们走”,姜洛换上范哲思衬衫出去。

    四合院和昨天没有任何变化,花正红,树正绿,齐正明还是恹恹没有生气,半眯着眼靠在太师椅上。

    在他左右站着两个外形相似的年轻人,一个是叶天成,另一个是叶天宇。

    齐如玉一见叶家兄弟,顿时皱起眉,“爷爷,你请他们来干什么?”

    齐正明淡然回道:“正宇想见识下姜洛的本事,特来挑战,让我做见证人。”

    齐如玉毫不避讳地看向叶天宇,“之前与我缔结婚约的又不是你,你未免管得太宽。

    无论姜洛能不能赢你,只要能赢叶天成,就有资格娶我。”

    叶天成恨得牙根直痒,骂道:“枉我对你一往情深,你居然这么对我?”

    叶天宇睥睨姜洛一眼,又看向齐如玉,“玉妹妹,其实我早就喜欢你,无奈天成是我弟弟,我这个当哥哥的不能抢他老婆。

    但现在你和天成解除婚约,我决不会将你拱手让给别人,姜洛想和你在一起,除非能赢我。”

    “五哥,你怎么能这样?”,叶天成一听,气得直跺脚,他原本想借叶天宇之力整治姜洛,不成想弄巧成拙,叶天宇趁机对齐如玉表白。

    叶天宇一脸志在必得,“天成,你不服的话,可以先赢姜洛再和我比试。”

    叶天成心绪复杂,犹豫了半天,终是后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