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真心话
    姜洛故意露出腼腆的笑容,接茬道:“不知小玉都说我什么。”

    徐建国深深看了齐如玉一眼,道:“她说你是她一生挚爱,我年轻时也谈过恋爱,热恋兴头上,都不敢对女友说这句话。

    人这一生,太长,太难料,知心有几人,小伙子,我很想知道,你心里如何看待小玉?”

    不愧是副省长,身居高位,在家里说话都这么官方,姜洛深情地看了齐如玉一眼,对上她温柔似水的目光。

    “小玉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缪斯女神,以前我也喜欢过其他女孩儿,但恋情往往无疾而终,随风而逝,直到遇见小玉,才知道什么叫心动,什么叫情不自禁,什么叫情之所衷。”

    徐建国目光沉沉,盯了姜洛好一会儿,才笑道:“不错,一看你就是个老实可靠的孩子。

    听小玉说,你们已经有了爱情结晶,赶紧结婚吧,先上车后补票不丢人,但孩子生下来,父母还没领证,传出去不好听。”

    齐如玉俏脸涨得血红,“舅舅,刚见面你就说这些。”

    “姜洛又不是外人,而且到了这一步,有什么不能说的?”,徐建国不以为然。

    姜洛想到土地开发项目,把心一横,道:“舅舅,你说的是,我爸也在南沙,回去我就和他商量婚礼的事儿。”

    徐建国面露惊喜,道:“太好了,明天我请令尊吃饭,好好商量一下。”

    ?齐梵音端来一壶茶,坐到齐如玉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白皙的手背,“小玉,恭喜你找到如意郎君,你早日定下终身大事,我们这些当长辈的,也早一天放心。”

    齐如玉没说话,含笑抿了抿唇。

    姜洛用眼角余光打量齐梵音,不知道这位面如观音的阿姨,对侄女有几份真心,一番舐犊之情是不是完全靠演?

    徐建国又问了姜洛几个问题,无论他问什么,姜洛都装出一副诚实的憨样,字斟句酌地回答。

    半个小时后,保姆做好饭,请众人用餐。

    四人走进餐厅,分别相对而坐,边吃边聊。

    齐梵音拧开一瓶红酒,先倒满两个玻璃杯,递给姜洛和齐如玉。

    “这酒是我从法国带来的,几十年的红酒,名为情意浓,你们俩别浪费,一口不剩地喝了。”

    姜洛接过酒杯,劝道:“三姑,舅舅,你们也喝。”

    齐梵音笑着回绝,“这酒是情侣限量款,我们喝不合适,还是你们品尝吧。”

    姜洛和齐如玉同时举起杯,手臂一勾,注视着彼此,喝了杯交杯酒。

    喝完之后,齐梵音又给他们各倒一杯。

    一瓶红酒也就四杯的量,倒完之后,只剩下粉红的残渣。

    姜洛酒量一般,但他灵力一转,就能把酒以液体形态逼出体外,喝几缸白酒都没大碍。

    齐如玉没这本事,喝完酒后小脸红扑扑的,娇躯晃晃悠悠,玉手轻抚额头,微醺的模样十分撩人。

    “梵音,你是好意,但小玉酒量不佳,现在就醉了,这可怎么办?”,徐建国毫不客气地批评道。

    齐梵音面色微囧,解释道:“确实是我疏忽,姜洛,要不你先扶小玉到楼上的客房休息,睡一觉酒就醒了。”

    “也好”,姜洛一手揽住齐如玉的纤腰,一手抚着她的香肩,慢悠悠往上走。

    “嚓!”

    齐如玉登楼梯时,一不留神滑了一跤,柔弱无骨地向后倒。

    姜洛赶紧抱住她,所幸将她打横抱起,快步上楼。

    ?楼上共有三间客房,保姆手疾眼快地打开正中间客房的门,然后退到一边。

    姜洛把齐如玉抱到床上,天气微凉,很体贴的为她盖上一层薄被。

    刚想转身离去,齐如玉却伸手一只玉手,抓住他的手腕。

    “姜洛……别走,我难受……”

    如果是洛初然,不用娇滴滴地求救,姜洛已经走不动道了;如果是华琳,掉几滴眼泪,姜洛也会乖乖陪她坐一整天。

    但齐如玉真没这个份量,至少目前没有。

    “乖,我去给你盛醒酒汤。”

    姜洛甩开齐如玉的手,转过身,却看到门已关上,暗骂保姆多事儿。

    走过去一拧门把手,怎么都拧不开。

    “舅舅,三姑,开门啊……”

    连续叫了几声,外面一点儿动静没有。

    姜洛完全可以用灵力震开折扇铝合金大门,但震开之后怎么和徐建国交代?这戏还怎么往下演?

    “姜洛,求求你……别离开我……”

    齐如玉含混不清地说着,声音如泣如诉。

    很明显,这就是一个局,徐建国和齐家人一样,巴不得早日生米煮成熟饭,齐如玉本人也想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姜洛无奈地笑了一下,席地而坐,掏出手机上网。

    堂妹很懂事,为他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上洛初然正和夏奶奶一起摘菜,笑得阳光灿烂。

    洛初然也在微信上发来一连串的红心,表达相思之情。

    华琳报平安,说自己已经出院了。

    方正有点得瑟,发了几张新领的奖状。

    …………

    姜洛看地很入迷,完全忽略了齐如玉,本来这些人在他心里的重量也比齐如玉重。

    齐如玉缩在棉被中,低声抽泣,心仿佛在滴血。

    她以为共处一室,露出脆弱而妩媚的一面,就能掳获姜洛。

    但她错了,现在姜洛看她的眼神中,甚至没有初见时的惊艳,只剩下客气和疏离。

    如果得不到姜洛,她又该何去何从?

    挣扎了好一会儿,齐如玉突然坐起来,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轻声道:“姜洛,我想和你谈谈。”

    姜洛抬起头,诧异地看着齐如玉,身子丝毫没动。

    “这酒太辣,把你呛成这样。”????

    齐如玉咬了咬红唇,鼓足勇气,道:“你离开京城之后,齐家长辈每天都找我谈话,催促我早日将你拿下。

    他们看出我们是合约情侣,但一点儿不在意,因为你比四大世家的年轻子弟优秀。

    我……也想和你进一步发展,这样的话,我就能彻底摆脱齐家,拥有自由,我甚至想献身于你,换你对我的守护。

    但我错估自己的魅力,你根本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