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强强联手
    灿若黄金的蛊虫飘了起来,一下子贴到姜洛的后脖颈上,尖锐的黑刺一扎,深深刺进肉里。

    “啊……”

    姜洛夸张地叫了一声,嘴角却扬起一抹嘲讽的微笑。

    “如果你用其他方法攻击,我还可能怵你几分,但我最不怕的就是毒药,包括金蚕蛊毒。”

    姜洛狂转灵力,一口气将金蚕蛊吸入体内,他倒要看看,彭祖的传承之力能不能压住金蚕蛊毒。

    女人瞠目结舌,诧异道:“你不要命了?”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姜洛脸色铁青,手上的力道却一点不减,朝女人轰去一掌。

    与此同时,白薇光芒大盛,恍如一个发光的银梭,绕到女人头上,轻轻一削。

    如瀑秀发断了半截,后脑勺出现一道殷红血迹。

    白薇贴到血线上,刹那间变得殷红,它在吸血。

    女人摇晃几下,虚弱地倒在地上,一息尚存,但气血流失太多,意识开始溃散。

    “最近遇上的对手都这么菜,金蚕蛊不过如此。”

    姜洛感慨一句,识海中却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信息。

    他吓了一大跳,但很快想清楚原委,金蚕蛊威力再大,对上彭祖传承之力,也是以卵击石。

    而那股浩瀚的传承之力,直接抽取了金蚕蛊的记忆。

    蛊虫的记忆,九成与蛊师相关。

    也就是说,识海中突然多出来的信息是这个女人的生平。

    她叫孔雀,很美的名字,出生于莽山村寨的一个古老部落,从小跟随祖母研习蛊术,十岁开始用自己的血培育金蚕蛊,历时六十年共炼制两只金蚕蛊。

    二十岁那年,她按照部落传统,成为红莲教的圣女,但只是名义上的精神领袖,没有一点实权。

    六十年来,为了炼蛊,为了生存,为了部落的兴旺,她一次次解下石榴裙,出卖肉体和灵魂。

    直到在一年前遇上梁瑾瑜,铁树开花,尘封已久的心活了。

    梁瑾瑜竟然是梁世昌的幼子,她奉梁世昌之命刺杀姜洛,出发前把那只较厉害的金蚕蛊送与小情郎。

    信息中除了她的生平,就是红莲教的秘辛,姜洛将所有信息过了一遍,当即大笑起来。

    得知秘辛之后,铲除红莲教的难度小多了,不过,他一个人始终孤立无援,要找几个帮手。

    他掏出手机,拨打一个很陌生的号码,幸好记忆力强,否则过了七八天早忘了。

    不一会儿,对方接听电话,意外地说:“姜洛,你竟然有我的电话,谁给你的?”

    “郭队长,稍安勿躁,真的没人给我电话号码,上回刑警队的队长坐在我旁边给你发短信,我无意中多看两眼,记住了你的号码。”

    郭奇瑞叹道:“他太大意了,你的记性真不错,是干刑侦的料。

    你找我有什么事儿?莫非改变主意,想加入我们麒麟战队?”

    “这倒不是,但我发现红莲教的惊天内幕,如果你想知道,立刻到酒店找我,记得带两个人搬尸体。”

    “啊?你杀人了?”,郭奇瑞吃惊道。

    姜洛笑道:“你我都在刀口上舔血讨生活,杀个人至于吃惊?”

    “不多说了,我马上去。”

    郭奇瑞倒也痛快,挂上电话后马上带着人出发。

    姜洛看了看即将香消玉殒的女人,没打算为她延长寿命。

    一来金蚕蛊记录她大半信息,没必要再讯问她一遍;二来两只金蚕蛊废了一只,送出去一只,她得不到强大的力量支撑,光靠灵力续命只能撑一小会儿。

    没多久,门铃声急促地想起了。

    姜洛打开门,笑道:“郭队长,请进。”

    郭奇瑞的目光先是落在姜洛红肿的手臂上,然后又落在奄奄一息的孔雀身上,弯下腰,撩起散在她嘴边的几绺秀发。

    “孔雀,红莲教的圣女,我们追捕四五年,没有半点线索,没想到今天叫你撞上了”,郭奇瑞竖起大拇指。

    姜洛直接切入正题,“我吞了孔雀的金蚕蛊,由此窥探红莲教的秘辛,你想知道吗?”

    “我不想知道的话,来这儿干嘛?”,郭奇瑞耸耸肩,又正色道,“只要你提供线索,我们一定重谢你,你提什么条件都行。”

    “我有两个条件,第一,我和红莲教结怨已久,想参加这次行动,帮你们剿灭红莲教总部。

    第二,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请你们保护我爸的安危,别让梁世昌的人动他分毫。”

    郭奇瑞想了一下,觉得这两个条件完全可行,“我答应你,现在可以说了。”

    他挥挥手,让两个刑警把孔雀搬回警局。

    “红莲教总部在莽山深处的莲花寨,发起人是第一百四十七任寨主,本来只是小打小闹,为的也是拔高莲花寨在莽山一带的地位……”

    姜洛娓娓道来,光是红莲教的发展史就说了半个小时。

    郭奇瑞听完,双目闪过一道精光,感慨道:“这些人真是吃饱了撑的,正事儿不干,非要装神弄鬼。”

    姜洛不以为然,笑道:“其实他们的教义也不完全是扯淡,只是受欲望蛊惑,曲解了教义。

    蛊也不代表恶,但蛊师往往迷失本性。”

    郭奇瑞沉默片刻,方道:“你等我消息,这一两天内就出发。”

    姜洛点点头,“好,我随时恭候出发。”

    郭奇瑞看了下腕上的手表,“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改日见。”

    “我送你。”

    这次见面,郭奇瑞锋芒稍敛,显得平易近人,姜洛对他也很客气。

    晚上十点,姜华才和几个同事醉醺醺地回来。

    父亲醉地不省人事,姜洛根本没法提莽山的事儿。

    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姜华悠悠醒转,姜洛才提起这茬,为免他担心,谎称自己去莽山旅游。

    姜华没多问,满口答应,洗漱后继续工作。

    当天下午,他接到郭奇瑞的通知,麒麟二队将于后天中午前往莽山莲花寨。

    姜洛带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又到超市买了些零食,提前到机场与麒麟二队汇合。

    姜洛拎着旅行包走进待机室,只见郭奇瑞和六男一女坐在同一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