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生擒活捉
    现阶段他真的不能分心,虽然完胜严和平,但还要面对莫家派来的高手。

    姜洛思前想后,最终拨通堂妹姜梦的电话,目前他需要养伤,不好意思麻烦刘青山和程红到精神病院蹲点,只能劳烦唯一的堂妹出马。

    半分钟后,姜梦接电话了,嬉笑道:“洛哥,你昨晚又没回家,该不会又和狐朋狗友在外花天酒地吧?”

    姜洛哂笑道:“我是那种人吗?姜云那厮昨晚逃狱,不知所踪,我估摸着他可能去精神病院找袁枚。

    我现在要闭关修炼,准备迎战莫家的人,只能麻烦你去精神病院守株待兔。”

    姜梦听完,很爽快地说:“没问题,这事儿交给我了,你给我发一张姜云的照片,我先认认人。”

    姜洛道:“行,我马上发给你,我妈和院长很熟,跟院长说一声,你就能以护工的身份混进去。”

    姜洛找了几张姜云的照片,用微信发过去,叮嘱几句后才结束通话。

    …………

    秋雨淅淅沥沥地飘洒,朱红色的建筑在雨水的冲刷下焕然一新,几个不听话的病人在雨中蹦蹦跳跳,有人滑倒,也有人溅了一身泥,还有人直接躺在小水洼里划船玩。

    疯子就是疯子,不能用正常思维看待,护士们冷冷地看着他们,无奈地摇着头,压根懒得管。

    袁枚瘫坐在半自动轮椅上,目光呆滞,眼神涣散,嘴里不住地嘀咕着疯话,一会儿喊老公,一会儿喊儿子。

    但在疯子云集的精神病院中,她算得上是最安静的病人,因此,护士们很少注意她。

    谁都知道姜家和袁枚积怨已久,但袁枚名义上仍然是姜华的大嫂,姜华发善心派个护工照顾他,精神病院没有任何阻拦的理由。

    因此,没人怀疑姜梦的身份。

    雨停了,那群疯子闹得更欢,有几个中年大叔还神气活现地跳起太空步。

    姜梦闷得难受,跟护士长打了声招呼,然后推着袁枚走向精神病院附近的小树林,美其名曰带她散心,实际上是想借此机会引姜云现身。

    到树林后,姜梦把袁枚推到一颗梧桐树下,然后跑到树林的另一边手机树叶树枝编花环。

    袁枚依然呆若木鸡,口中呢喃道:“儿子……带我走,我们一家人……要在一起。”

    倏然,远处的草丛冒出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仔细一看,那是一个半蹲身躯,目光犀利的男人。

    男人盯着姜梦看了片刻,又把视线对准不远处的精神病院,没看到其他人出来,才下定决心,双脚一蹬,跳到袁枚身边。

    “妈,我带你回家”,他说话的声音极轻,只有近在咫尺的袁枚能听见。

    但此时袁枚神志不清,根本认不出他是谁。

    他弯下腰,伸手揽住袁枚,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轮椅调转方向。

    又谨慎地瞥了一眼姜梦,内心甚至有点感激她,如果不是她玩忽职守,他哪能轻易带走自己的母亲?

    姜梦原本只是闷得发慌,才带袁枚出来透口气,没想到真的引来目标,喜上眉梢,却装成浑然不觉。

    姜云吃力地推着袁枚,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树林另一头跑去。

    “砰!”

    一块不规则的大石头忽然落在他脚下,拦住他的去路,吓得他松开轮椅的扶手。

    一个粉色的倩影闪过,落在他面前,正是推着袁枚出来透风的女护士。

    姜云大吃一惊,问道:“你到底是谁?普通护士怎么可能会飞?”

    姜梦撇撇嘴,“你是警察,现在就送你回监狱。”

    说完,她右手捏了个法印,遽然抖出一道灵力,射在姜云的左腿上。

    “啊……”

    姜洛如遭雷劈,颓然倒地,本就狼狈不堪的小脸显得更狼狈,恶毒地瞪看姜梦,“你是不是姜洛的人?”

    “是又怎么样?你自顾不暇,还有闲心管我的来路?”,姜梦一脚踩住姜云的后背,居高临下地说。

    姜云冷笑,“左右都是死,我还不如死在监狱呢,呵呵。”

    “那你干嘛逃狱?”,姜梦奚落一句,然后掏出手机,直接给华局长打电话。

    姜云本就疲惫不堪,被姜梦打一顿,更显得孱弱,一双红肿的眼睛痴痴望着母亲袁枚,嗫嚅道:“妈,我对不起你,没能救你……”

    姜梦白了他一眼,嫌他烦,直接用兜里的卫生纸堵住他的嘴,然后一屁股坐在他背上。

    如果换个场景,换个身份,一个大美女坐在一个年轻帅哥的背上,绝对是香艳的一幕。

    但此时此刻,姜云没有任何旖旎的念头,只感到无尽的屈辱和惶恐。

    “华局长,我是姜洛的堂妹,刚抓住逃犯姜云,目前在精神病院外的小树林。”

    华局长一听,惊喜道:“太好了,我马上派人押他回来,最迟二十分钟后就到。”

    “好,我等你们。”

    二十分钟后,一辆黑色越野车急速驶来,停在树林外,两个男人下车,其中一人身穿警服,另一个人年纪稍长,大约四十多岁,面相有点猥琐,眯着小眼左顾右盼。

    穿警服那位踏着潮湿的落叶,走到姜梦面前,亮出工作证,道:“你好,我是刑警队队长杨皓轩,奉局长之命收押犯人姜云,你把他交给我们就行。”

    姜梦点点头,离开站起来退到一边。

    杨皓轩掏出一副手铐,铐住姜云的双手,然后连推带搡,逼迫他往外走。

    姜云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时不时回头看袁枚,泪水夺眶而出。

    “想不到你小子还挺有孝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年长的刑警感慨一句,把姜云拽上越野车。

    越野车的门一关,杨皓轩就低眉顺眼地对司机说:“严先生,人已经带到,你还有别的吩咐吗?”

    司机冷不丁挤出四个字,“守口如瓶。”

    “你放心,我绝不会向任何人泄露半点风声”,杨皓轩保证道。

    同他一起下车的小眼男人,代号蜈蚣,是司机的直系下属,人很健谈,见他一脸紧张,调笑道:“杨队长,别紧张,虽然我们职责不同,但都是为人民服务,都是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