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异化
    张宇捶胸顿足,沉痛道:“我到现在都记得那头毛僵的样子,当时马哥和杨哥掩护我们撤退,被毛僵咬了几个窟窿,还好抢救及时,不然真的一命呜呼。”

    姜洛皱眉道:“既然飞天毛僵这么厉害,郑连环一伙人在将军墓肯定活不长,还用追捕吗?”

    华锋摇头,“据线人反应,郑连环手下有两员大将,一个是替他销赃的古董商王家明,目前已经出国潜逃;另一个是他的贴身保镖毛仁杰。

    毛仁杰精通控尸术,控制几头飞天毛僵不在话下,只要他们带够水和干粮,一时半会儿还真死不了。”

    姜洛看过毛仁杰的资料,但资料上只说毛仁杰出身于江西赶尸一族,没点明他能操控飞天毛僵。

    “姓毛的如果能将飞天毛僵玩弄于鼓掌之中,肯定也会制作飞天毛僵,说不定郑连环的其他手下已经沦为他的尸傀,而且他是修士,在储物空间内装十卡车干粮和水都不成问题。”

    听完姜洛的分析,众人神色俱是一窒,都低头叹息。

    李泉恍然道:“马哥和杨哥被毛僵咬了几口,该不会……异化吧?”

    天舞不以为然,“不可能,他们住院整整四天,要异化早就异化了,或许被僵尸咬完变为僵尸只是个传说。”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华锋的手机铃声打破饭桌上的沉默气氛,几位好友都嫌弃地看着他,啥年代了,还用最炫民族风当铃声。

    华锋无奈地笑了笑,赶紧接电话,“你好,我是华锋。”

    “什么?我马上去医院。”

    华锋骇然变色,皱眉道:“老马他俩半个小时前醒了,却咬伤护士,还不停地啃噬病床、墙壁、橱柜……医院已经给他们打高强度镇静剂,现在让我们给个交代。”

    李泉没想到自己猜对了,结巴道:“天啊,真异化了?”

    姜洛思忖片刻,道:“老大,我和你去省城的医院看看,他们留下驻守就行。”

    华锋点头,“也对,去的人多有点像示威,院长意见更大。”

    姜洛没心情坐下吃饭,顺手拿了一个馒头和一只烧鸡,用塑料袋包起来,打算在路上吃。

    华锋也用塑料袋装了一个馒头和一盘凉菜,和姜洛一起离开饭店,到街上打车。

    四队的成员们急得团团转,匆匆吃完饭,回宾馆等消息。

    澜沧县距离省城不算太远,沿着高速公路走,四十分钟就到市里。

    两人坐在后排车厢,狼吞虎咽地吃着食物,厚着脸皮向司机要了瓶矿泉水喝。

    马克和杨海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一群护士围在病房外,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院长阴着脸,背着手,在病房内踱来踱去。

    华锋没耽搁一分钟,下车后带姜洛直奔重症监护室,进去后看着咬痕斑驳的墙壁和碎裂的橱柜,立即明白俩队友的情况多严重。

    “院长,对不起,他们俩患上了一种极其罕见的感染般,绝不是故意作乱,我们愿意赔偿医院一切经济损失”,华锋朝院长鞠了一躬,道歉态度很诚恳。

    院长的脸色略微和缓,沉声道:“华先生,如果方便的话,请帮他们尽快转院,我们医院庙小,实在满足不了两尊大佛。”

    华锋点头,“我现在就向上级请示,如无意外,明天就有专人来接他们。”

    其实两人刚受伤时,华锋就能请求上级派最好的医生,但他为了面子没这么做,自从他接任队长之位以来,四队的战绩每况愈下,如果连郑连环都搞不定,岂不是颜面扫地?

    现在看着俩队友不人不鬼的样子,华锋连肠子都悔青了。

    院长看了眼病床上的二人,又道:“镇定剂的药效最多持续二十四个小时,时限一到,我们只能用更大剂量的镇定剂。

    镇定剂一多,肯定产生副作用,容易麻痹大脑神经,我们也很无奈。”

    “我明白”,华锋不再犹豫,当即给谢东来打电话,说明眼前的困境。

    姜洛进病房后,一直沉默不语,围绕两个病人看了看去,等华锋报告完情况,方道:“老大,你不用担心,这俩哥们不可能变为僵尸。”

    “洛子,你真的能确定这点?”

    姜洛笃定道:“当然能,尸傀只半人半尸的傀儡,战斗力在普通僵尸之上,又具备人的思维,相当的难缠。

    尸傀养成的第一步是积聚阴气,当阴气扑灭人身上的三道正阳之火,聚阴算初步完成。

    第二步是下药,用各种秘药培养尸傀,令其肉身达到刀枪不入的程度。

    这俩哥们身上阳气很足,只有些微的阴气侵入,如果把他们放在墓地里待三五天,或许能完成聚阴,但他们躺在医院,人来人往的,能吸取不少阳气,怎么也不至于变为尸傀。”

    “这我就放心了”,华锋松了一口气。

    姜洛当即抽出两道黄符,响指一打,用焚烧术点燃两道符,然后将其洒在马克和杨海的脑门上。

    “呼呼呼……”

    金红色的火星跳得很欢,在燃烧殆尽的一刹那迸射出天蓝色火焰,符灰落下的瞬间,两股迷蒙的黑气从病人的脑门中飘出,散在空中。

    护士们透过玻璃墙看到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就连见多识广的院长也震惊不已,拍了拍空中的飞灰,结巴道:“这是医院……公共场合,你怎么能搞封建迷信?”

    华锋笑道:“院长,您误会了,姜洛烧的是平安符,只是一种祈福的仪式,和封建迷信不沾边。”

    院长点点头,不再追究,走到门口怒视八卦的护士们,,挥着袖子训斥道:“你们不好好在休息室待着,跑到这儿多管闲事,是不是嫌休息时间太长?”

    护士们面对顶头上司的呵斥,连大气都不敢喘,麻利地散开。

    姜洛提起笔,迅速写好一个药方,叫住转身欲走的院长,“院长大叔,这是我开的药方,麻烦院方快点煎药,这俩哥们耽误不起。”

    院长抬眼一看,熟读医书的他居然没看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