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一章 式神
    几杆翠竹屹立在晚风中,婆娑的竹叶在一栋乡间别墅后相互掩映,别墅尖顶灰墙,典型的岛国乡间建筑。

    姜洛绕到别墅后面,聚精会神,神识如一张巨大的网,瞬间罩住整个别墅,连犄角旮旯的灰尘都尽收眼底。

    夕阳在庭院中洒了一层金粉,一对老夫妻坐在八仙桌边吃饭,桌上有几样色泽鲜亮,令人一看就胃口大开的泡菜,也有紫菜包裹的饭团。

    饭菜算不上丰盛,夫妻俩却吃得津津有味,时不时交谈。

    可惜姜洛没学过日语,一句也听不懂,如果几分钟前把天舞拽来就好了。

    一只猫窝在老太太的脚边,喵喵叫了两声。

    一只狗趴在金秋菊边上,小尾巴摇来摇去,伸着粉嫩的小舌头。

    猫肥,狗也肥,院内的菊花和院后的青竹都很旺盛,整个庭院如同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和谐而温馨。

    几分钟过去,两人吃完饭,老太太抄完碗筷,从卧房拎了个尼龙包,又和丈夫比比划划说了一小会儿,开开心心地往外走。

    老婆一走,老头儿眯着眼,把桌子擦干净,慢条斯理地摆上棋盘,从陶罐里掏出几颗黑亮如玉的棋子,缓缓摆在棋盘上。

    姜洛皱皱眉,心道这老爷子莫非要来个黑白互搏?

    倏然,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姜洛回头一看,严和平也落在小竹林中,正朝他走来。

    姜洛一点不意外,懒得搭理他,继续把注意力放在伊藤建文身上。

    严和平却主动搭讪,“名义上是两队之间的比拼,其实是你我之间的较量,既然来了,我们不妨以客人的身份拜访伊藤建文,提前摸摸他的底。”

    姜洛冷笑道:“对付小鬼子,华夏军魂身先士卒是应该的,我一个无名小辈还是站在你的肩膀上看热闹比较好。”

    “你……居然连进去的勇气都没有,真是怂包”,严和平目光一凛,嘲讽道。

    姜洛促狭笑道:“少耍嘴皮子,你想去就去,别拉上我,我跟你的关系可达不到同仇敌忾的程度。”

    严和平不再言语,转身走到别墅大门口,啪啪啪地敲门,高声道:“我和朋友来山中游玩,不幸走散,找了他一天也无果,能进来喝口水吗?”

    他说的是日语,很标准,但显得生涩。

    伊藤建文听到敲门声,挑了挑眉毛,手一松,棋子落在棋盘上,敲出一声清音。

    “稍等。”

    伊藤建文一开口,姜洛就愣了,站在门口的严和平也愣了。

    他居然说中文。

    大门一开,伊藤建文笑看严和平,“小伙子,你需要帮助吗?”

    严和平凝视伊藤建文,由于紧张和心虚,很快移开视线,吞吞吐吐地说:“我很渴,想讨口水喝。”

    “哦,进来吧,其实你可以说中文,你的日文强调太难听了。”

    严和平陡然一惊,没想到伊藤建文如此直接,心中犹豫不决,甚至想掉头跑开。

    “你不想进来也没关系,我给你拿一瓶矿泉水”,伊藤建文迈着稳健的步子走向客厅,脸上始终挂着淡然而祥和的微笑。

    严和平深呼吸一口气,稳住心神,鼓足勇气往里走,目光扫过每一个角落。

    但他失望了,伊藤建文除了腿脚快点外,和其他老头没啥区别。

    别墅除了干净整洁外,和本地其他民居没有任何不同。

    但慕容星不会骗他,连慕容星都敬若神明的伊藤建文,绝不可能是普通人。

    “汪汪汪……”

    可爱的秋田犬扬着头,朝严和平吼叫,但没有冲上来咬人的架势。

    “喵喵……”

    花猫终于舍得站起来,高傲地走向金秋菊,趴在秋田犬身边。

    一猫一狗,很和谐,对陌生来客很友善。

    姜洛被两个宠物的叫声吸引,顿时反应过来,萌萌的猫狗全是式神。

    不得不说,伊藤建文的灵力真强,居然能莲花出宛如实体的猫神和犬神,姜洛用透视眼和神识根本看不出破绽,但猫狗一叫,他很快发觉一点。

    庭院干净地出奇,没有猫狗的味道,也没有猫屎和狗屎,甚至连一根动物的毛发都没有。

    即使两人再勤快,再细心,都做不到这点。

    姜洛用鼻子仔细一嗅,忽然发现院中不但没有宠物的味道,连菊花的香味都没有,金黄色的花瓣,碧绿的长叶,配合在一起多么完美,很像一幅画。

    原来,那盆灿烂的金秋菊也是式神。

    那么,郁郁葱葱的竹子呢?

    青翠欲滴的竹叶簌簌而落,飘在姜洛肩头,恍如两把尖刀,插入骨髓一般,姜洛倒抽一口冷气,连后脑勺都发疼。

    果然,竹林也是式神,他中招了。

    院内,严和平对一切浑然不觉,拧开瓶盖,喝了两大口,虚假地笑道:“大爷,谢谢你,你中文真好。”

    “哈哈哈,我早年交过不少华夏的朋友,所以精通中文,你还有事吗?”,伊藤建文和蔼地问。

    严和平伸出手,萌生一个念头,如果此刻制服伊藤建文,逼他交出舍利子,那他就彻底赢了。

    不过,他忍住了,没摸清情况前,他不敢贸然动手。

    “没事了,谢谢你”,严和平拎着半瓶水,给伊藤建文鞠了一躬。

    一脚踏出门外,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那片整齐而茂盛的竹林眨眼间移到院内。

    姜洛站在两颗竹子下,也到了院中,正面对着伊藤建文,仿佛中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动。

    严和平大惊失色,脚底抹油般向外跑,尔后腾身一跃,飞奔到旅店。

    姜洛咬牙切齿,不甘道:“你为什么放过他?”

    伊藤建文笑呵呵地说:“在我看来,他比你勇敢,比你稳重,也比你聪明,所以我放他一马,留下你,算是给麒麟一个教训。”

    “你知道我们是麒麟的人?”,姜洛惊问。

    伊藤建文笑呵呵地说:“你们俩排在麒麟高手榜一二位,我还没眼拙到认不清。

    其实我留下你,还有另一个原因,一百年前,我和乔彬下了半局棋,未分胜负,既然你是他的徒弟,不妨替完成他下半局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