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舞的求助
    新生开学,老师找一位优秀的学长演讲,鼓励学生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姜洛认为,扮演一个优秀的学长,比当一个操碎心还不被学生理解的老师强多了,回道:“好,到时候你通知我,我会打扮地帅些。”

    诸葛良已经恢复笑容,道:“下周三生化园开幕,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到。”

    姜洛郑重地说:“放心,我绝不缺席。”

    他潇洒地转身,门禁卡往墙上一贴,银色大门再度开启。

    诸葛良转过脸,委婉地劝道:“小周,姜洛好比一匹野马,你家里又没草原,怎么可能养马?”

    女科学家点点头,嗯了一声,回到工作岗位上。

    姜洛想和四队的哥们儿一块喝几杯,不料,一出实验大楼,就看到在楼前徘徊的天舞妹子。

    天舞穿了一袭米白色露肩吊带长裙,荷叶边的设计衬托出她清新单纯的气质,一张俏脸施了薄粉,更显得俏脸可人,只是秋水明眸中在不经意间流露一抹哀愁。

    “姜洛,你今天有时间吗?”,天舞眨了眨美眸,主动问道。

    姜洛微微一怔,视线瞄到那半露的酥胸,心中一荡,旋即移开视线,笑道:“有时间,我正想和老大喝几杯。”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天舞有些犹豫地说。

    姜洛认真地说:“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到底什么忙,快说吧。”

    “我哥即将出国,担心我孤苦伶仃,为了让他安心地走,我想请你扮演我男朋友”,天舞伸出两根手指,“我向你保证,最多演两个小时,不会耽误你太久。”

    姜洛不假思索,答应道:“没问题,我帮你就是,不过,我有个疑问,四队这么多帅哥,你干嘛非要选我?”

    天舞叹道:“本来我想请队长帮忙,但他心有所属,我可不敢趟浑水,万一引起误会多不好。

    至于其他队友,带过去我哥也不信啊。”

    这话倒不假,,四队真正的帅哥只有姜洛和华锋,其他男人老的老,怪的怪,跟天舞配对无异于美女配野兽,违和感十足。

    姜洛摸摸头,扬起一抹自恋的笑容,“看来我的颜值还挺拿得出手,你先告诉我,该怎么应付你哥。”

    天舞向右一指,“我们去食堂聊,我请你吃饭。”

    到食堂后,天舞拿了份菜单,让姜洛随便点。

    姜洛刚喝了几大缸营养液,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哪有心思吃饭,婉言拒绝了。

    天舞点了一杯柳橙汁,一个炸鸡汉堡,还有一盘蔬菜沙拉,开始跟姜洛谈话。

    她是孤儿,哥哥也是亲哥哥,而是在孤儿院里认的干哥哥,比她大三岁。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甚至多次为彼此放弃被领养的机会。

    八岁那年,终于有一个退伍的残疾军官愿意同时领养两人,从此,他们有了新家。

    军官孤身一人,但生活比较富足,教他们各种技能,后来发现哥哥有金融方面的天赋,托朋友着重培养他炒股,如今他还不到而立之年,已经是身价几千万的股坛精英。

    而天舞在十六岁时,按照养父的心愿,考上了军校,成为一名军人,辗转分配到麒麟特战队第四队。

    两年前,养父因病去世,从此,他们又只剩下彼此一个亲人。

    姜洛听完,对天舞刮目相看,清丽的她不及慕容兰秀美,更没有蜻蜓的骚+媚入骨,在麒麟五朵金花中最不起眼,却像一株坚韧的蒲草,令人心生敬意。

    “你今年刚二十四,你哥真着急”,姜洛道。

    天舞苦笑道:“其实,不是他着急,而是我希望他能放下心中的包袱,轻松上路。

    他进了华尔街的投行,也交了家世显赫的女朋友,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不该再为我操心。”

    姜洛皱了下眉头,嗅出一丝暧昧的味道,寻常的兄妹可不是这种刻骨而别扭的感情。

    或许,这对兄妹在相依为命的岁月中,萌生了异样的情愫,却囿于道德礼法,狠心扼杀爱的萌芽。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不好当面说出来。

    天舞已经向领导请假,讲明白之后,带姜洛离开基地。

    两人跑到警戒线外,用滴滴打了一辆出租车,朝市区进发。

    …………

    出租车停在一个十字路口,姜洛率先下车,很绅士地为天舞打开车门,拉着她的小手,走进八零九零咖啡馆。

    这间咖啡馆外观呈褐色,里面大多是灰色,流淌着舒缓的音乐,完美的融合了文艺和小资的情调。

    天舞美目一扫,很快发现兄长的身影,往前一指,“那就是我大哥。”

    姜洛定睛一看,天舞的大哥郑泽飞浓眉大眼,长得一表人才,黑色西装配上蓝色领带,格外地精神。

    “哥,我来了”,天舞打招呼道。

    郑泽飞立即转过脸,看到妹妹后喜上眉梢,但视线移到姜洛身上,面上的喜色陡然消失,笑容当即僵住。

    这可不是大舅哥看准妹夫的眼神,哪怕是挑剔、鄙夷、奚落的神情,也比这种吃飞醋的眼神自然且合理。

    “哥,这是我男朋友姜洛,刚分到四队的队友,对我帮助很大”,天舞故作娇羞地看了姜洛一眼。

    姜洛很配合地为她拉了下椅子,笑道:“郑大哥,你好,我经常听小舞提起你,今天总算见到本尊了。”

    郑泽飞伸出手,勉强笑道:“你好,请坐。”

    姜洛就势坐下,顺便抚了抚天舞的秀发,演技很到位。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郑泽飞严肃地问。

    姜洛含情脉脉地看着天舞,“一个月前,我和小舞外出执勤,同生共死,互生好感,半个月前,我鼓足勇气表白。”

    天舞也道:“虽然队友们人都不错,但姜洛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或许因为我们俩年纪比较接近,容易有共同语言。”

    郑泽飞有一瞬的出神,竭力压制住莫名涌动的情绪,又道,“小舞,我出国后,没法照顾你。你凡事要小心,最好早点换工作,一个女孩儿不能总打打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