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章 寒心
    一个身穿牛仔装,金发碧眼的男人走到门口,朝里张望,摸了摸棕色短须,试探性地问:“我可以进来吗?”

    一直沉默寡言的账房现身抬起头,瞪了西部牛仔一眼,冷哼道:“本店只接待华夏修士,毛子最好滚远点。”

    说完,账房掷出一支黑筒白尖的毛笔,笔尖刚蘸了浓黑的墨汁,几滴墨溅落在地,竟化为熊熊燃烧的烈火,冲天火光没波及到店内任何人,反而朝西部牛仔压去。

    “啊……”

    西部牛仔骇然变色,连忙缩回头,掏出手中的升灵枪,慌乱地扣动扳机。

    射出去的子弹淹没在火光中,西部牛仔见这招没用,操着鸟语骂了句脏话,掉头就跑。

    “呵呵,小杂毛还想染指我们华夏的地方,真是不自量力”,一个外表粗犷的修士举着酒杯,得意洋洋地说。

    姜洛皱起眉,疑惑道:“奇怪,米国人为什么跑到华夏的秘境?”

    楚云烟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无论哪国的修士,都渴求强大的力量,而巴蜀秘境明显比欧洲的百慕大秘境,以及南美洲的巴布里多秘境更有吸引力。”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很清凉,前凸后翘的女人款步走来,前脚刚迈进门槛,身前就升起一片火光,吓得她连忙缩回脚。

    “我只是想住店”,此女苍白无力地解释道。

    账房居高临下地服侍她一眼,摆手道:“滚吧,小鬼子休想踏入风沙渡一步。”

    众修刚才还暗讽账房不懂怜香惜玉,现在得知这娘们儿来自岛国,对此事的看法立刻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暗叹账房是华夏的真爷们,炎黄子孙的骄傲。

    岛国女咬着牙,抖了抖胸脯二两白肉,灰溜溜地跑开。

    林疏影夹了块肥肉,却吃吃不下嘴,反而手托香腮盯着账房大叔发呆。

    “喂——林大小姐,你该不会转性了吧?”,郝帅挤眉弄眼,恶趣味地说。

    林疏影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滚,你才转性呢,我只是好奇,你的冰甲对上账房的控火术,谁更占优势?”

    郝帅神色一窘,立刻垂下头,“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连姜洛都打不过,对上比他更强的修士,指不定输得多惨。”

    林疏影泄气道:“唉,看来我们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在他俩唇枪舌剑斗嘴时,薛宁和姜洛已经释放三个纳米蜻蜓。

    小蜻蜓从门口飞出去,不快不慢地朝左右进发。

    一分钟后,一个魁梧的黑人男子冲到风沙渡门口,手中拎着两只纳米蜻蜓,咧开一口大白牙,用鸟语骂了十几句。

    大致意思就是,你们这些华夏人真卑鄙,不许我们进你们的餐馆,却用高科技监视我们的隐私。

    “你妈了靶子的,我非把你冻成冰块不可”,郝帅英文不错,很快就听懂对方飙的脏话,气不过去,一个箭步冲过去。

    “站住,你离开风沙渡之前,不准惹事,明天辰时一过,随你怎么逞强,我都不管”,账房突然发声,如同一记重锤,敲在郝帅的心坎上。

    “郝帅,回来”,姜洛也发话道,本想跟黑大个谈谈,让他交出纳米蜻蜓,一了百了。

    不料,黑大个扬着小脖,结实的臂膀向右一晃,一跃跳到河边,将两个纳米蜻蜓扔到河水中,然后扬长而去,跑进百米外的一座红楼中。

    薛宁皱眉道:“没关系,咱有遥控器,轻轻一按,蜻蜓就自动飞回来。”

    可他按了四五下,蜻蜓也没飞回来,这种纳米监视器有相当不错的防水功能,但防的只是一般水,掉入茫茫无边的红河中,生死难测。

    上岸时,姜洛就用神识扫视过红河水,根本看不清河中的情况,深入河中打捞纳米蜻蜓也不现实,只能自认倒霉。

    薛宁叹了口气,为免横生事端,连忙收回第三只纳米蜻蜓。

    吃完饭后,修士们把桌子移开,席地而坐,开始专心修炼,这地方别的不行,空气中的灵力却比聚贤庄丰厚一倍以上,甚至比得上华夏的小型灵脉。

    夜深了,隔壁传来一声声惨叫,十几个浑身浴血的白人从风沙渡门口狂奔而过,在他们身后,是一群饥饿而残暴的吸血鬼。

    姜洛站起来,走到门口向外张望,神识向左右两边扩散,正好两边的结界被割出不大不小的豁口,很快,识海中出现两幅血腥的画面。

    销金窟内倒下十几个金发碧眼的白人,而一群张牙舞爪的黑人骑在白人身上喝血、吃肉,好不威风。

    梨香院的修士九成九来自大和民族,但这不影响他们自相残杀,五花八门的法器在空中乱窜,肉沫横飞,血流成河。

    姜洛倒抽一口冷气,一入秘境,两国的修士毫不犹豫地对同伴出手,泯灭了人性。

    假设一下,风沙渡管理不严格,身边这些华夏修士,是否也会举起刀,残忍地砍下同伴的头?

    想到这儿,姜洛的脸色愈发难看,叫醒薛宁等人,郑重地提醒,“别睡了,辰时一过,我们马上出发,一刻也别多留。”

    “老大,你怎么了?”,薛宁担心地问。

    “没什么,只是看到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姜洛叹息道,又转脸问楚云烟,“云姐,你有什么打算吗?”

    楚云烟道:“听说北阙城有一个古塔传承,每百年开放一次,不如我们去碰碰运气。”

    薛宁点头道:“这主意好,传承之地肯定修士云集,我们赶过去,也好尽早完成勘探记录。”

    姜洛也没意见,点头表示同意,很快,他惊奇地发现,除了他们五人之外,闭目养神的修士都睡着了,有几位还打着呼噜。

    账房先生坐在长椅上,半眯着眼,幽幽地说:“一个个封印,你以为我容易啊?鲁庄主总改不了心慈手软的毛病,可累惨了我们这些下人。”

    姜洛顿时想明白了,震撼道:“大叔,你为何封印他们?”

    “傻小子,我不插手的话,你的几个小伙伴,早见阎王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