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三章 小厮
    “大哥,你是不是疯了?一个毛头小子,有啥资格当咱们家的供奉?”

    季广元道出供奉一事,他弟弟腾地一下站起来,率先提反对意见。

    “家主,望你三思,姜洛来历不明,毫无建树,凭什么当季家的蛀虫?”

    长老们纷纷咋舌,显然都不同意姜洛当供奉。

    季广元长叹一声,无奈道:“你们以为,我想让那小子当供奉?

    但天尊之命不可违,姜洛尸位素餐,我们供着他就是了,总比惹怒天尊强。”

    此话一出,长老们的气焰顿时消了一半,唯有一名黄衣长老,皱眉道:“姓姜的当供奉也就罢了,凭什么让东阳和东海伺候?”

    季广元白了他一眼,冷哼道:“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的两个孙子闯出大祸,当日差点杀了姜洛,姜洛没迁怒于其他人,已经算大发慈悲。”

    黄衣长老季广顺正是季东阳兄弟二人的亲爷爷,听家主这么说,当即脸色一沉,怒道:“他们也是好心,根本没想过伤害白婴,你没跟天尊解释清楚吗?”

    “天尊根本不听我解释,事已至此,只能让东阳他们好生伺候姜洛,把姜洛哄高兴了,天尊也就没意见了。”

    季广顺的脸色很难看,拂袖而去。

    季广元喊道:“老四,你最好别忘记肩上的责任,小不忍则乱大谋。”

    …………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姜洛起得很早,推开门往院中一站,背手而立,喝道:“我的小厮呢?怎么还不来听命?”

    片刻之后,一个青衣小厮低眉顺眼地跑进来,躬身道:“姜供奉,有事儿您尽管吩咐。”

    “不是你,我找的是季东阳季东海俩崽子,第一天就迟到,他们活腻歪了?”,姜洛横眉竖眼地抖着威风。

    小厮一哆嗦,道:“我这就通知二位少爷来见你。”

    “嗯,让他们俩以最快的速度滚过来,大爷我哪有那么多闲工夫等他们俩”,姜洛冷然道。

    小厮站起来,轻轻拍了下膝盖上的尘土,飞身而去。

    不多时,两个面色铁青,咬牙切齿的青年飞入院中,正是季东阳兄弟,老二季东海被姜洛刺了一剑,养了十多天还没痊愈,脸上仍有几分病容。

    兄弟俩逃回季家后,料到会遭赤目天尊的处罚,甚至做好赴死的准备,然而,万万没想到,迎来的不是雪亮的刺刀,不是穿肠毒药,而是昔日宿敌姜洛的凌辱。

    让他们伺候姜洛,真的比死还难受,但家主有令,爷爷也发话了,他们不得不从。

    姜洛看到他们,瞪眼道:“傻站着干什么?跪下磕头,先让我听几声响。”

    季东阳拉着二弟的手臂,屈膝而跪,脑袋一低,往地上一磕,迸发出一声脆响。

    “嘭嘭嘭!”

    一连三下,兄弟俩犹如受了奇耻大辱,根本不愿意抬头。

    “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的贴身小厮,也算是我的弟子,手脚麻利点,每天打扫院子一遍,铺床叠被,洗衣做饭这些活不用我吩咐吧。

    你们也不用别扭,等我高兴了,自然会传你们几招防身的本事,赏你们几颗灵丹。”

    姜洛背着头,摇头晃脑教训二人,俨然古代的地主大老爷,谱摆的很足。

    两人听他这么说,肺都快气炸了,以他们的实力,哪用得着姜洛传授功法,而且,傻子都明白,姜洛不可能教他们有用的功法。

    姜洛促销笑道:“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总叫名字显得生分,干脆称你们为阳子和海子。”

    兄弟俩互看一眼,又憋了一肚子气,这么怪的昵称简直能让人笑掉大牙。

    但他们不敢反抗,只能含混地点头。

    “阳子,你给我沏壶茶,再炖一锅灵兽肉汤。

    院里空落落的,一点不美美观,海子,你把西院的翠竹移过来。”

    季东海剑眉一皱,道:“翠竹是我六妹种的,移过来不合适,不如从外面购买一批……”

    姜洛不等他说完,勃然大怒,一巴掌扇过去。

    “啪!”

    这耳光够响亮,季东海孱弱的身躯为之一颤,嘴角溢出一道血痕。

    白皙的脸上印上五个鲜红的指印,真的很扎眼。

    “混蛋,你敢打我二弟”,季东阳忍无可忍,叫嚣道。

    “啪!”

    姜洛又抬手,一掌掴在季东阳的脸上。

    “你们俩若敢还手,就是欺师灭祖,你六妹又如何,一个小辈敢跟供奉叫板,活腻歪了?”

    两人揉了揉剧痛的半边脸,忍气吞声地分开,一个进屋沏茶熬汤,一个到西园挖竹子。

    季东海手持铁锹,小心翼翼地挖下翠竹的根部,其实这点活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主要是过不了心里这关,一想到在姜洛面前当牛做马,心里就难受。

    倏然,前方灵力微动,一个青衣少女落在他面前,柳眉微蹙,粉唇翕动,“三哥,你为什么挖我的竹子?”

    少女正是这片竹林的主人,季东海的亲堂妹季潇潇,在同辈中排名前十的高手,性格活泼可爱,和兄弟姐妹们的关系都不错。

    季东海伸手揩了把汉,无奈道:“潇潇,不是我想挖你的竹子,而是新来的姜供奉不讲理,非要我把翠竹移到他的院中。”

    季潇潇刚回家,听说家中莫名其妙多了个供奉,好奇心颇重,笑道:“我亲自跟他说说,其实移几棵没什么,全移过去只怕院子盛不下。”

    “潇潇,你最好别过去,姜洛可不是善茬”,季东海好心劝道。

    季潇潇微微一笑,“放心,我自有分寸。”

    西园和姜洛的院子离得不远,姜洛一直用神识监视季东海的一举一动,早就看到了季潇潇。

    “看来小说电视剧都是骗人的,谁说大户人家的千金都美若天仙?

    季家这丫头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比我家初然差远了,甚至还不如林疏影漂亮。”

    姜洛在心中嘲讽季家一番,往藤椅上一躺,嗅到了肉味,催促道:“快点做,我饿了。”

    季潇潇落在院中,盈盈笑道:“你就是姜供奉?”

    姜洛连眼睛都懒得睁,“我不是,难道你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