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两个笨蛋
    火凤抬头望天,双手在空中交叉,微微弯曲的手指间流出一道道恍如飞瀑的红光。

    刹那间,山头红光弥漫,比晚霞还灿烂,比烈火还炽盛。

    罗四海和秋红平躺在黄土上,从头到脚着了一层火,火势汹汹,甚至能吞没苍茫的天地。

    姜洛站在火堆旁,看着两人被烧成灰烬,感到说不出的痛快,轻松地吐了口气。

    “小凤,谢谢你。”

    “别客气,你照顾我一个月,我回报你是应该的”,火凤看向姜洛,眼中红光已退,眼神如泉水般清澈。

    “噗!噗!”

    两道灭魂符在空中点燃,附着在两具骸骨之上,顷刻之后也化为烟尘。

    至此,这对狗男女魂飞魄散,雁过无痕,人过无声。

    火凤幽幽一叹,眼神中流露出不舍,“姜大哥,我舍不得你,但我必须要回太虚秘境,自从大哥和二姐死后,我很久没体会过快乐,甚至忘记了快乐的滋味。

    是你让我重拾快乐,让我感受到温暖。”

    姜洛心中也不舍,叹道:“以前我总担心你,现在至少不用担心你被人欺负,小凤,希望我们还能再见面。”

    “一定会的,季东阳那两兄弟曾想趁你不备,对你下毒手,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们已经中了我的噬魂虫,魂魄残缺,灵智受损,和白痴没什么两样。”

    说话间,火凤摊开手心,红光汇聚成一块四四方方的令牌,正反两面的图案完全不同,正面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背面篆刻五行隽秀的小字。

    “这是圣火宫的钥匙,我在上面刻了操控他们俩的秘法,你先看看,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就问我。”

    姜洛接过令牌,直接默读背面的小字,此乃上乘控尸大法,玄奥精深,不易参悟。

    还好他早就学过蓬莱宗的控尸大法,底子不错,想触类旁通倒不难。

    通读几遍之后,问了几个问题,火凤耐心地解答。

    夕阳将落,天地笼罩在昏暗的暮色中,一弯新月从晚霞中缓缓升起。

    姜洛大致弄懂了秘法,收起令牌,恋恋不舍地看着火凤,“小凤,再见。”

    “再见,我会把辇车抛到混元宗的领地,这样一来,吴不语那厮真查起来,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你,而且你不用怕,他不会屈尊来巴蜀秘境,最多派手下前来。

    圣战之后,太虚秘境最重要的规定就是,天尊圣者们不能随意穿梭其他空间,以免引起生灵涂炭,不然的话,我拜访洪天磊,也用不着改头换面。”

    姜洛摇头道:“扔到混元宗的地盘,可能给云姐带来麻烦,你能不能换个地方?”

    火凤撅起小嘴,俨然一个赌气的天真孩童,“谁让她斗胆干涉我,我正想教训教训她。”

    姜洛苦笑道:“姑奶奶,云姐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才无意中冒犯,而且,她对你没恶意,你大人有大量,放她一马吧。”

    楚云烟在宗主的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热,传承之力也没完全转化成自身灵力,如果惨遭吴不语寻衅,肯定捉襟见肘。

    火凤想了一下,极不情愿地点头,“放过她也行,但你要答应我,以后离她远点,最最重要的是,不能和她发展男女之情。”

    姜洛的心微微一颤,这孩子莫非对他有啥想法?

    他们之间的差距,堪称云泥之别,无论怎么都不搭啊。

    姜洛愣了一会儿,笑道:“行,我不主动联系她就是,而且,我已经有老婆了。”

    火凤听到他提老婆,倒没什么异样,“那就好,我先走了,后会有期。”

    话音未落,她闪身坐进辇车内,放下车帘,忽然狂风大作,辇车再一次扶摇直上,飘向遥远的天空。

    姜洛踩了踩地上的黄土,从储物空间内找出一身干净的衣服,麻利地穿上,然后飞往季家。

    清冷的月光洒在翠竹上,落下婆娑的竹影,小院显得格外清幽。

    季东阳和季东赫依然保持着早晨的姿势,一左一右站在门口,不哭不笑,不悲不喜,和泥塑的雕像没什么两样。

    姜洛落在院中,轻拍石桌,晃了晃桌上的酒壶,道:“没酒了,拿酒来。”

    兄弟二人好像没听到,一动不动。

    姜洛这才明白,以往这俩货唯他命是从,是因为火凤暗中驱使,现在火凤走了,他们真和死人没什么两样。

    多两个门神没什么不好,但时间久了,季家肯定生疑,他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彻底操控这两人。

    思及此,他连忙掏出玉牌,对照上面的说明,念了一长串咒语。

    然后伸出手,在雪亮的匕首上握了一下,鲜血顿时喷出来,形成一道细密的血线。

    姜洛跑到门口,扬起手掌,印在季东阳的额头上。

    “啊……不要……”

    季东阳开始抽搐,呻吟,仅存的一丝神魂本能地反抗,然而无济于事。

    不到一刻钟,便颓然跪倒在地,俯首称臣。

    季东赫意识到兄长遭遇危险,本能地往后退,但总共也没挪出半米的距离,遑论出手反抗姜洛。

    不得不说,火凤把这两人收拾地服服帖帖,为姜洛想得真周到。

    “啪!”

    季东赫的额头上也留下血红的手印,彻底沦为姜洛的傀儡。

    完成仪式后,姜洛喘了口气,重新喊道:“我渴了,拿酒来。”

    两人一同从地上站起来,开始四处搜寻酒坛,看上去愣头愣脑,比傻子强不了多少。

    “笨蛋,酒在我的床头柜上”,姜洛朝里一指。

    两人这才开窍,风一般跑进屋,搬着酒坛子出来,恭恭敬敬地放在石桌上。

    “笨是笨了点,但是很听话”,姜洛露出满意的笑容。

    姜洛倒了杯酒,月下独饮,寂寞而清幽,别有一番情调。

    第二天,一个噩耗传回季家,季东赫死在流亡路上,由于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季家上下都没感到悲伤。

    季家继续夹着尾巴做人,姜洛继续尸位素餐,韬光养晦,生活恢复了少有的平静。

    时光如流水,转眼到了季东冕和爱妻穆晴羽约定的一月之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