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一章 无底深渊
    “啊……”

    几声惨嚎之后,修为稍浅的修士们颓然倒地,昏迷不醒。

    几个勉强撑住的修士,抽身欲逃,结果刚走几米,就被粉红舌头缠上,沦为谢云裳的盘中餐。

    姜洛还没来得及动手,在那股青烟的侵袭之下,浑身乏力,双腿酸软,痛苦地跌坐在地。

    奇怪的是,连季东冕都承受不了毒烟的威力,昏昏沉沉倒在地上,季东阳和季东海却像没事儿人一样,直愣愣地杵在地上。

    谢云裳扭头看了季东阳兄弟一眼,嘲讽道:“原来是对没有心的傀儡,难怪能在老娘的迷烟下坚持这么久。”

    “你用的是摄魂术?”,姜洛不确定地问。

    摄魂,是一种术法,入门易,精通难,每个修士或多或少都会一点摄魂之法,但只有少部分人能修炼神魂,并用摄魂术攻击敌人。

    谢云裳能做到这点,天赋毋庸置疑,心肠也极其冷硬,心慈手软,意志不坚的人,修炼摄魂术,很可能遭其反噬。

    “哈哈哈”

    她又笑了,笑声愈发妖媚,“你猜的没错,我用的正是摄魂术。”

    “你到底是谁?”,姜洛一开始还以为她是季家雇来的杀手,但从她不顾季东冕安危这点看,完全不像一个雇佣者。

    “我是霹雳天尊的二弟子,说起来,师尊和你的靠山可是死对头,我有心留你,但又不能得罪师尊,只好痛下杀手。”

    又是霹雳天尊!

    还有完没完了?

    姜洛咬破手指,往青白剑上一抹,拼命地运转灵力,不料,苍黑的蝎尾从天而降,重重压在他背上。

    “啊……”

    巨痛之下,他叫出声,依然咬着牙施展血咒。

    谢云裳高高在上地俯瞰他,道:“我要找人,如果你能提供线索,我或许能饶你一命。”

    姜洛灵机一动,道:“你是不是想找秋红和罗四海?”

    谢云裳微微一怔,凝神道:“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名字?”

    “因为,我在季家的花园见过他们,季广元亲手杀了他们,还要求我保密。”

    巨大的蝎尾向上一翘,又突然翻过来,悬在姜洛上方半米处,五根肉刺恰好对准姜洛的背。

    “你敢诓我?”,谢云裳明显不信。

    “我没骗你,骗你的是季家,他们想借你的手除掉我,再借赤目天尊之力除去你,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千钧一发之际,姜洛编了个天衣无缝的谎言。

    “你放屁”,季东赫缓缓抬起头,脸色煞白,艰难地吐出这句话,由于之前受了伤,他的抵抗力远不如姜洛。

    谢云裳歪头想了一下,冷嗤道:“老娘见过的人,比你吃的盐都多,一眼就看出你这个滑头在说谎。

    季家所图不过是荣华富贵,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你就不一样了。”

    说话间,肉刺向下一扎,刺破姜洛的外衣。

    “拼了!”

    银白色的剑光中,融入几滴粘稠的血珠,恍如茫茫大雪中傲立着几株鲜艳的红梅,醒目、突兀而妖艳。

    “呼——”

    剑光大盛,形成一道坚若磐石的结界,挡住尖锐的肉刺,也给姜洛争取了一点时间。

    即使是几秒钟,对现在的姜洛来说,也足够了。

    他飞快地蹿起,拼命地跃向到空地的边缘,憋着一口气,一步跨出几十米,终于逃离幽深的森林。

    可是,右脚忽地一沉,好像缠上了一个东西。

    姜洛心惊胆颤地低下头,定睛一看,还好,缠在脚脖子上的是一条绿油油的小蛇,而不是恐怖的舌头。

    时间紧迫,容不得他迟疑,连忙蹲下身,一手掐住高昂的蛇头,奋力往外拽。

    忽然,一股吸力从脚下传来,好似电流一般,顺便流遍全身。

    姜洛打了一个冷颤,身子一歪,向下栽去,手中的蛇突然哧溜一下,挣脱束缚,飞到后面一棵树上,绕着树枝缠了几圈。

    “噗通!”

    脚下竟然是一个大坑,深不见底,黑咕隆咚。

    姜洛的心一沉,神智也开始涣散……

    谢云裳循声追来,举目四望,目光最终落在那个深坑上,一双柳叶眉皱成问号。

    “好强的灵力,里面到底有什么怪物?即使是我,跳下去也未必能爬上来,那小子不过是元婴中期的修士,生还的几率不大。”

    这片平静的森林,涌动着一股暗流,甚至比太虚秘境的魔渊还神秘莫测。

    沼泽里泡着细碎的肉沫,草丛里翻滚着色彩斑斓的瘴气,树上挂着上千条蛇。

    红的、绿的、黑的,金环蛇、银环蛇、眼镜蛇、小青龙,各种蛇伺机而动,共同的目标就是谢云裳。

    姜洛经过此地,并未引起群蛇的注意,但谢云裳一出现,光是散发的妖气,就令群蛇欲罢不能。

    谢云裳回眸一看,冷笑道:“一群泥巴蛇,还想吃掉姑奶奶,真是不自量力。”

    说完,她一跺脚,灵力在平地上荡漾,贪婪的蛇群意识到目标的强大,赶紧缩回头。

    平地上,青烟消散,季东冕勉强坐起来,服下一颗灵丹,开始调息运气。

    很快,谢云裳回来了,柳眉倒竖,一脸不悦。

    “谢仙姑,姜洛的遗体呢?”,季东冕问道。

    “他为了逃命,掉入一个无底深渊,九成九活不了”,谢云裳随后道,蝎尾随意一扫,了结几个一息尚存的散修。

    “也就是说,他还有生还的机会?”,季东冕不安地说,眉宇间隐含愁绪。

    “你放心,即使是化神三变的修士掉进去,也难以生还,何况他一个区区元婴期小虾米。”

    突然,尖锐的肉刺扫到季东阳兄弟面前,这俩傻蛋像泥人一样,纹丝不动。

    “手下留情,他们是季家的人,只是一时受姜洛迷惑”,季东冕叫道。

    谢云裳冷笑道:“可怜你一番真情,他们的神魂已经被抽走,完全受姜洛控制,早忘了自己是季家人,活着和死了没两样。”

    季东冕默然,沉重地叹了口气。

    谢云裳用蝎尾将两人卷到身前,伸出尖锐的獠牙,疯狂啃噬两人的躯体。

    季东冕转过头,不忍看这一幕,心中既悲伤又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