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一章 入侵者
    深夜,月至中天,姜洛依然站在书前,心无旁骛地学习、钻研。

    “天谕,他就是你选的继承人?”

    一个声音从浩渺的层云中传来,天谕打了个激灵,连忙飞出屋外,仰头望着那片蓬松的蘑菇云。

    “没错,他叫姜洛,已经融合伏羲的残魂。”

    “伏羲殒身数万年,但残魂上千缕,即使分崩离析,飘摇动荡,也未必只剩一缕找到宿主。

    他日,或许有更优秀的少年英雄出世,你的继承人未必能独占鳌头。”

    “师傅所言极是,但我已经等不及了,如果姜洛没出现,我甚至连点盼头都没有”,天谕苦涩道。

    云上那人轻叹一声,“时也命也,既然你选了他,我作为师祖,也该有所表示,这道符给他,日后他就是稷下学宫的弟子。”

    话音未落,一道幽光闪烁的紫雷符从天而降,飘到天谕的头上。

    “多谢师傅馈赠”,天谕躬身行礼,言谈中无比地恭敬。

    那人点点头,身形隐没在夜空中,风过无痕,好似没来过一样。

    天谕拿着紫雷符,回到屋中。

    姜洛已经合上书,好奇地问:“刚才那位前辈是谁?”

    “我的师傅,东方儒圣孔丘,也就是俗世公认的孔子。”

    “可是他……很年轻”,姜洛诧异道,虽未出去,但他看得清清楚楚,垂垂老矣的天谕口口声声管一个美少年叫师傅,这画面太奇葩。

    天谕笑道:“驻颜有术而已,何况,师傅是圣人,早就超脱了生死,如果你到他这地步,也能永远二十岁。”

    姜洛也笑,“可我今天都二十四了。”

    “你还真是少年老成,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毛躁”,天谕赞道。

    姜洛不禁心虚,受惠于父母的耳提面命,他的确比同龄人稳重,但有时候也免不了冲动易怒,如果真能有智者的城府和胸襟,肯定省去许多麻烦。

    “这道符给你,你是我的传人,相当于是儒圣的徒孙,这个身份放在修真界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算低。”

    姜洛接过紫雷符,盯着上面的符篆发呆,道了声谢。

    天方破晓,姜洛按照天谕的指示,朝东飞了一百米,果然看到一面澄澈明净的湖泊。

    一座中间高高隆起,四周略平坦的小山悬浮在湖泊上空,山上树木丛生,百花竞艳。

    四根手臂般粗细的玄铁锁链,从山上倾泻而下,紧紧锁住湖泊的四方边沿部位。

    姜洛一眼就认出,小山乃锁灵阵,专门吸收方圆百里的灵力,而四条锁链是传输灵力的法器,可将山上的灵力灌入湖中。

    简言之,泡在湖中洗澡,相当于吸收方圆百里内所有灵力。

    妙哉!

    他脱下外衣,一个猛子扎进湖中,大口大口地吸收灵力,直到日落西山,才舍得出来。

    …………

    日子一天天过去,姜洛成日泡在湖中,余下时间则跟着天谕修炼。

    一晃眼,两月之限到了,天谕愈发苍老,常常坐在茅屋前咳嗽。

    仙羽鹤感应到主人的孱弱,日日拍打着双翼,引颈悲鸣。

    “嗖嗖嗖!”

    三道人影在丛林中蹿动,凶狠的目光扫视四周,身上都浮着凶戾之气。

    其中一人道:“时辰已到,天谕那老不死的撑不了多久,不如我们先到灵湖泡个澡?”

    两个同伴一听,不由得心神荡漾,但略显老成的那位摇头道:“不妥,还是先确定他死了,再干别的。”

    “这样也好,老东西不死,咱们哪能安心?”

    三人加快速度,犹如觅食的灵猫,没多久就飞到茅屋前。

    他们发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躺在草地上,双眼半开半闭,嘴唇翕动,像缺氧的鱼儿般艰难地呼吸着。

    “天谕还没死,我们快送他一程”,三人面面相觑,都举起手中灵剑,朝天谕身上砍去。

    “嗤嗤嗤!”

    三剑齐发,灵力暴动,地面都为之一颤。

    仙羽鹤振翅高飞,疯了一般扑向三个入侵者。

    “嚓!”

    利爪揪住一把灵剑,扔向飘渺的远方,长喙一甩,瞬间叼住一个黑衣男子的手腕。

    “笨鸟,你给我滚开”,黑衣人怒吼一声,当即拍出一掌,正中仙羽鹤的前胸。

    仙羽鹤乃上古灵禽,但只善于飞行,性情温和,战斗力根本不强,哪拦得住三个狂徒?

    另外两把灵剑,毫无疑问地劈在天谕身上。

    刹那间,天谕的身躯断成三截,最后一缕灵力逸出体外,完全失去生命气息。

    “嘿嘿,这老东西一死,赫哲高原就是我们的囊中物”,黄衣人得意地大笑。

    笑声刚落,眼前冒出一个凌空而来的少年,那强悍的气息,比巅峰时期的天谕还摄人心魄。

    三人俱是一怔,难道少年就是天谕两个月前对外公布的传人?

    姜洛看到天谕残缺不全的尸首,心仿佛被揪了一下,怒火沸腾,咬牙道:“你们是谁?”

    黑衣人冷哼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乃达尔国的国君,他们俩分别是哈克国和基诺国的皇帝。”

    黄衣人张口就问:“你是不是那个倒霉鬼姜洛?”

    姜洛眉头一皱,讥讽道:“弹丸之地,也敢称王?一族之长,居然是这种德行,活该你们的部落倒霉。”

    “混蛋,你说什么?”,略微沉稳的白衣人,此时也沉不住气,朝姜洛叫嚣道。

    “虽然天谕难逃一死,但他本该在青山绿水中安详,有尊严地死去,你们不让他好走,就下去陪他。”

    姜洛扬起手臂,从空间内取出青白剑,不由分说,朝黄衣人刺去。

    “铿!”

    一道剑光快若飞电,打在黄衣人的手腕上,刚才手腕已经被仙羽鹤啄伤,虽无大碍,但还隐隐作痛。

    “啊……”

    这下,手腕断了,黄衣人疼得嗷嗷直叫。

    “小子,算你狠,看招”,黑衣人朝白衣人使了个眼色,后者还算配合,几乎和他同时围攻姜洛。

    两人一左一右,前后夹击姜洛,自以为配合地天衣无缝。

    不料,斗地正起劲儿,姜洛却突然消失,渺然无踪。

    两人环视四周,依然没发现姜洛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