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美玉可琢
    “不忙,等天亮再作打算。”

    阴森的声音落下,室内仿佛结了一层寒冰,温度骤然下降。

    姜洛大吃一惊,却仿佛中了定身术一半,叫不出口,挪不动步,只能坐在床上干着急。

    倏然,大若碗口的黑色莲华在半空悄然绽放,吸收着从姜洛体内冒出的黑光,在黑光的沁润下,花瓣水溶溶的,花萼却转为猩红色,红的扎眼。

    “唰!”

    黑莲化为万点星光,全部渗入姜洛体内,姜洛眼睁睁看着黑莲的变化,心急如焚,却想不出一点办法。

    刹那之后,姜洛仰天长啸,一双星目转为瘆人的猩红色,修长的脖颈上也凸起一根根红筋。

    刀劈、火烧、分筋、错骨,各种酷刑叠加,都不及这种感觉难受,虽然从外表看,他身上没有半点伤。

    豆大的汗珠流满额头,姜洛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像哈巴狗一般喘气,拼命地呼救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半个时辰后,痛楚不增反减,那对神秘的祖孙又说话了。

    “瞧他那副怂样,估计熬不了多久,天谕这回看走眼了。”

    郁磊的语气中充满鄙夷,一如既往地看不起姜洛。

    “还没到天亮,先别下定论”,冥帝不置可否。

    姜洛咬着牙,艰难地喘息,心中暗道:“你们现在拿我当玩物,有朝一日,我一定连本带利奉还,让你们付出代价。”

    时间和以往一样,没快一秒,也没慢一秒,但对姜洛来说,这是有史以来最漫长、最难熬的一夜。

    终于,一缕晨光透过窗棂,照进室内,恰好落在姜洛的手臂上。

    姜洛的心一紧,担心他们杀人灭口。

    “哈哈哈”

    冥帝开怀大笑,“这小子的心志比我们想象中还坚韧,孺子可教,美玉可琢。”

    “爷爷,你真把黑刀给他?”,郁磊难以置信地问。

    “黑刀在他体内,肯定能炼化成神兵利器,我们走吧。”

    话音一落,蒙在姜洛眼中的猩红顿时撤退,室内的温度瞬间回升。

    “我+操+你大爷!”

    谁甘心当鼎炉,为他人炼器?只要是身心健全的人,就不可能甘心。

    可姜洛试了十几种方法,用尽浑身解数,依然无法捕捉到黑刀在识海中的痕迹。

    不禁心灰意冷!

    唉!

    过了许久,他才缓过来,打起精神,吩咐道:“来人,给我上最好的酒,最香的菜,我要吃吃吃。”

    很快,下人们把美食美酒摆上桌,室内香味四溢。

    姚灵珊听到酒肉香味,实在把持不住,腆着脸过来串门。

    “姜大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姜洛咽下一块肉,抹了把油,道:“我什么时候走都行,但你可要想好,华夏灵力稀薄,修行几十年,可能还不如在九黎修行三五年的收获大。”

    姚灵珊淡淡一笑,毅然道:“能找个地方潜心修炼,摆脱海若的纠缠,我就谢天谢地了,断不敢挑三拣四。”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们过几天就出发”,姜洛指了指盘中肉,“刚烤好的肉,你尝尝。”

    “谢谢,那我不客气了”,姚灵珊筷子一挑,夹了块香喷喷的兽腿。

    二人酒足饭饱,桌上盘光盆净。

    窗外白光一闪,仙羽鹤落在游廊之上,嫩黄的长喙上吊着一个纸团。

    “小鹤,进来喝酒”,姜洛笑着招呼道。

    “啪!”

    仙羽鹤一甩头,大若雀卵的纸团被抛到桌上。

    姜洛微微一怔,连忙展开纸团,只见上面布满红色的正楷小字。

    “姜洛,你可以在外面浪,但我是赫哲部的神兽,要替天谕守护这片土地,没工夫陪你玩。”

    其实,姜洛本来就没打算带它,华夏的环境完全不适合这种上古灵禽生存。

    没想到,它郑重其事写写“血书”告别。

    姜洛走到窗边,轻轻拍打仙羽鹤的羽毛,笑道:“其实我本想修炼几年再回去,但灵珊需要到华夏避难,我作为东道主,总要替她安顿一下,尽尽地主之谊。

    而且,我的亲朋好友都在华夏,我想看看他们的近况,你放心,我很快就回来。”

    仙羽鹤引颈长鸣,和姜洛告别,然后展开双翅,直上九霄。

    姜洛望着仙羽鹤翩然离去的身影,心中满是不舍。

    姚灵珊捧着皱皱巴巴的纸看了半天,直到仙羽鹤飞走,才惊呼,“哇,小鹤会写字,真乃神兽也。”

    两天后,张雪梅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主动拜访姜洛。

    姜洛不想耽搁,主要是姚灵珊耽搁不起,又一次提出前往华夏的要求。

    张雪梅一口答应,指着身后的蜥蜴人,道:“小希是我的灵宠,深谙来回路线,我现在走不开,就让它带你们去吧。”

    姜洛看着蜥蜴人,“除了小希,你还有别的名字吗?”

    蜥蜴人道:“主人给我起的名字叫希望。”

    “还行,比小希顺耳多了,你又不是姑娘家,也不是小萌宠,叫小希真的别扭。”

    蜥蜴人咬了咬银牙,敢怒不敢言。

    “姜大哥,事不宜迟,我们走吧”,张雪梅道。

    姜洛点头,“好,劳烦你带路。”

    张雪梅莲步轻移,走向那个尘封已久的宫殿。

    在她的安排下,两年来,一砖一瓦无人清扫,一草一木无人修剪,殿外杂草丛生,殿内尘网密布,死气沉沉,可惜了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和温润的雕龙玉柱。

    张雪梅推开殿门,绕到亡父的房间,指尖一点,从储物戒内取出一块华丽的红宝石托在手心,整个人瞬间静下来,凝成一尊没有喜悲的雕像。

    红光涌动,强大的灵力汇成一道门,突兀地悬在两根白玉柱中间。

    “主人,你要保重”,蜥蜴人噗通一下跪倒,宝珠张雪梅的小腿,流下两行晶莹泪珠。

    “小希,以后乖乖听姜大哥的话,别给他惹麻烦”,张雪梅摸了摸灵宠的头,又看向姜洛,“从九黎到华夏,入口只有一个,出口却有无数个,多是水泽之地,或有凶险,你们千万要保重。”

    姜洛正色道:“你也保重。”

    蜥蜴人领头,姜洛和姚灵珊紧随其后,一起踏入空间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