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丧子之痛
    “轰!”

    “轰!”

    “轰!”

    姜洛连斩三剑,把苏正怀剁成肉酱,还不忘点燃灭魂符,让这家伙形魂俱灭,永世不得翻身。

    目光一扫,车身完全翻了过来,头灯陷入一条裂缝中,但父母气息尚在,没有生命危险。

    姜洛面色一喜,连忙飞过去,把车翻过来,打开车门,“爸,妈,你们怎么样?”

    老两口惊魂未定,颤声道:“地震了,太可怕了。”

    还能说话,看来问题不大。

    “别担心,有我在”,姜洛把父母搀出来。

    姚灵珊环顾四周,忧心道:“那个人跑了,我用神识搜不到他的踪迹。”

    乔彬叹了口气,“不用找了,此人擅长土遁,我们掘地三尺,也抓不到他,还是先顾眼前吧。”

    程红和洛初然双双落地,慰问姜家二老。

    倏然,稚嫩的啼哭从废墟下传来,令听者为之一震。

    紧接着,一颗绿油油的三角头从废墟下冒出来,蜥蜴人冲破周围的阻碍,纵身一跃,怀里还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这孩子正是隔壁周先生的小女儿,这次人为引发的地震,不仅毁了姜家,还波及周围几栋别墅。

    洛初然跑到女孩儿身边,柔声问道:“小蕊,别哭了,你爸爸妈妈呢?”

    “他们都不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小蕊哭着说。

    姜洛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连累无辜。

    “别哭了,姐姐抱”,洛初然把她抱过来,柔声安慰着。

    姜洛拍了拍一脸憨笑的蜥蜴人,“表现不错,还知道救人。”

    蜥蜴人龇牙道:“那家伙一发威,我就逃到隔壁观战,没成想地震,正巧这孩子在花园乱逛,我救了她一命。”

    姜洛笑道:“再接再厉,我不会亏待你的。”

    乔彬站在废墟中,面色沉重,若有所思。

    “师傅,你担心逃走那家伙通风报信?”,姜洛问。

    乔彬点头,“二殿下,罪魁祸首到底是哪国的王子?如果与太虚秘境有关,事情就糟了。”

    姜洛凛然道:“我算看透了,光躲不是办法,大不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乔彬目光一凝,“我马上通知你师伯和师兄回来,另外,我们去一趟该隐岛,即使不能收服那批吸血鬼,也能祸水东饮。”

    该隐岛坐落于英国和挪威之间,距离冰岛很近,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岛屿之一,传说那里是吸血鬼的老巢。

    只有少数人知道,那不是传说,而是事实,四百年前,欧洲教廷曾封印大批吸血鬼,在岛上设置各种禁制。

    但在一百年前的混战中,在野心的驱使下,又成批量制作血统不纯,更好操控的吸血鬼。

    姜洛觉得这个办法可行,目前他们实力不够,必须想办法扩张地盘,但在华夏搞事儿,一来可能累及无辜,良心难安;二来可能和政府闹翻,得不偿失。

    在姜洛眼里,吸血鬼根本不算人,最多算一种类人动物,死多少都不可惜。

    “好,就按你说的办,我准备一下”,姜洛道。

    这场地震动静不小,引起媒体争相报道,姜洛也没拦着,反正地震局专家解释几句,民众也不会起疑心。

    …………

    黎明,破晓前夕。

    金黄色的沙堆矗立在松软的草地上,一只大黄狗卧在旁边啃骨头。

    突然,一个人从沙堆上冒出头,锐利的目光环顾四周,旋即轻叹一声,站了起来。

    黄狗抬起头,恰好看到这一幕,吓得丢掉骨头跑开。

    动物灵智未开,但感知力一流,在求生欲的推动下,跑地不见行踪。

    “姜洛这狗+娘养的,居然杀了二殿下,害我狼狈至此。”

    他低声抱怨几句,抬头望天,长舒一口气,足尖一蹬,像雄鹰一样起飞,在天际盘桓翱翔。

    苏正怀死了,他必须回去,向武圣苏摩禀明一切。

    太虚秘境,武圣宫内,一个侍卫神色匆匆,掠过白玉雕成的擎天巨柱,飞到化灵池附近。

    “武圣,不好了,二殿下惨遭不测”,侍卫特意挤出两行清泪,以免沦为苏摩的出气筒。

    池水温润,白如奶酪,散发阵阵芳香。

    苏摩漂在池中,只露出一颗头,星眸半张,吞吐出澎湃的灵力。

    “慌什么?把话说清楚,老二怎么了?”

    “成毅道长说,二殿下在华夏游历期间,被一个名叫姜洛的修士所杀,请您节哀。”

    “什么?”

    苏摩骇然变色,两指一拈,开始念咒语。

    这是招魂咒,若血脉相连者念,效果更佳。

    “我没寻到老二的魂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苏摩勃然大怒,一拳砸在乳酪水面上,满池灵力急动,荡开一圈圈涟漪。

    侍卫惶恐道:“小的不知具体情况,还是请成毅道长跟您说吧。”

    说完之后,这侍卫火速退到殿外,没多久,成毅衣衫褴褛,带着满脸苦痛之色飞进来。

    噗通一声跪倒,“都怪我一时疏忽,没劝住二殿下。”

    苏摩摆手道:“别忙着自责,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儿。”

    成毅略去苏正怀对洛初然居心不轨,主动挑衅姜洛的事实,只说苏正怀与姜洛比试,中圈套而亡。

    “你说一下姜洛的具体情况”,苏摩道。

    成毅对姜洛了解不多,只道出姜洛的年龄住址和家庭状况。

    苏摩听后,愣了好一会儿,眼神尤为复杂,苦笑道:“真没想到,我亲手培养的棋子,居然杀了我的儿子,莫非这就是报应?”

    成毅听他这么说,大感意外,问道:“我斗胆问一句,你打算怎么做?”

    苏摩沉声道:“我会撕了姜洛,为正怀报仇,但目前还不是时候,正怀之死,你切勿对别人提起。”

    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姜洛是他暗藏的一枚棋子,时机未到,他还不能毁了姜洛。

    成毅又是一惊,原以为苏摩会立刻前往华夏复仇,没想到苏摩会隐忍不发,姜洛到底有何来头,竟然令武圣如此忌惮?

    “请武圣放心,我一定守口如瓶。”

    “你是个聪明人,退下吧”,苏摩淡淡地说。

    成毅不再多言,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