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一章 千年恩怨
    凯撒拔地而起,脚下升起一大片蒸腾的血雾,双眼也变得猩红一片,清秀的面容开始扭曲。

    月夜下,发疯的不只他一个,玛利亚凄声长啸,踩着凌乱的舞步摇摆,莹润的手臂变为黑亮的羽翼。

    扑扇两下之后,黑羽毛中跳出无数雀卵大小的火球,如天女散花般射向姜洛等人。

    烈焰灼灼,血雾蒙蒙,恐怖的死亡寒意漫布整个空间。

    李泰容和乔彬依然高举灵剑,却没进攻,而是划开一道半圆弧结界,牢牢罩住同伴们。

    凯撒完全不理解他们的作为,正欲发问,平静的海面仿佛炸开了锅,卷起一层层浪花。

    “哗哗哗……”

    “哥,这是怎么回事儿?”,玛利亚不禁一怔,狐疑地问。

    凯撒没理她,紧紧盯着海平面,微微张开嘴,不可思议地说:“不可能,他一千年前就死了。”

    “轰……”

    刹那间,仿佛万马奔腾,又如山呼海啸,整个海平面不合逻辑地向下退,一个黑色的身影浮了上来。

    一身黑衣劲装,头戴黑色礼貌,脚踩黑色皮靴,俨然潇洒的中世纪绅士。

    金发蓝眸,嘴上留着褐色的胡子,英俊而粗犷的面容。

    此人正是梦幻酒店的经理杰克,但他冷傲的神情,怨毒的眼神,分明不属于杰克。

    那股铺天盖地的死亡气息,对别人而言显得很陌生,对凯撒而言,却如同空气般熟悉。

    “范海辛,真的是你?你居然利用杰克的躯体复活了?”

    “哈哈哈,难为你还记得我,没错,我回来了”,化身为范海辛的杰克冷笑道。

    玛利亚停止怒吼,收拢双翼,不安地看着兄长凯撒,等待他下一步指示。

    凯瑟琳惊恐地瞪大双眸,注意力也从姐姐身上转向范海辛。

    就连姜洛等人,也一脸不可思议,虽然杰克容貌没变,但声音和神态与平时大相径庭。

    “不可能,你少装神弄鬼,范海辛早就消失,根本没机会复活”,凯撒的瞳孔微微收缩,脸上的寒意成倍放大。

    “杰克,我待你不薄,你非要当叛徒,别怪我不念旧情”,凯撒撇了撇嘴,镇定地扬起手。

    一团血雾在手心跳跃,逐渐凝为一个巴掌大小的血球。

    换在以往,血球一旦脱手,肯定能砸烂杰克的头,然而,此时他脸上没有一丝慌乱。

    “看来你还不知道,杰克就是我的儿子,他因为有一半狼人血统,刚好躲过你的追杀,并在你身边隐姓埋名几百年。”

    “不可能,我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凯撒如遭雷劈,却逞强地摇头,不肯承认自身的疏忽。

    当年他曾派千军万马追杀范海辛在狼族的私生子,万万没想到,正主一直潜伏在他身边。

    伴随着凯撒的怒吼,血雾化为一把怒指苍穹的血刃,破风而去,直斩杰克头颅。

    杰克从海中站起来,浑身湿漉漉的,双手托在胸前,向前大喝一声。

    紧接着,他周围飘起一团枣红色血雾,恍如一张坚固的盾牌,挡住凯撒发射的血刃。

    “轰……”

    惊雷在平地炸开,万丈波涛掀起,平缓的沙滩出现一个不规则的大坑。

    杰克映在红光中,肆无忌惮地冷笑,“凯撒,你我之间的恩怨绵延一千年,今日必须了结。”

    凯撒横眉立目,不再犹豫,像猎豹一般冲过去,“大不了,我让你再死一次。”

    两人的身影在血雾中交织成一团,难分彼此。

    玛利亚心中忐忑,猛地展开双翼,朝交战的方向飞去。

    李泰容和乔彬互看一眼,默契十足地挥起灵剑,朝那双翅膀砍去。

    “嗤嗤……”

    利落的两剑斩下,带出两条淋漓的血线,顷刻之后,黑色羽毛凌乱一地,玛利亚绝美的脸上惨白如纸。

    “可恶,你们竟然偷袭我”,玛利亚身形一颤,翅膀又变为手臂,月光下,臂上的剑痕触目惊心。

    “你们血族缺德事儿可没少做,没资格置喙我们”,李泰容冷嗤一句,剑指微微一动。

    那柄悬在高空的灵剑骤然下落,分出数道剑光,封住了玛利亚的所有去路。

    更糟的是,乔彬也驾驭灵剑,对她发动新一轮攻击。

    “噗!”

    “噗!”

    两剑入体,玛利亚痛得目眦欲裂,精元不断溢出体外,视线也开始模糊。

    突然之间,耳边刮起一阵狂风,吹得她摇摇欲坠,一声脆响爆开,斩下她的头颅。

    凯撒没想到杰克这么强,不敢掉以轻心,激战之际看到妹妹如破败的柳絮般倒下,又看看昏迷不醒的大女儿,悲怆之感油然而生。

    姜洛挥挥手,号召众人围攻凯瑟琳,乔彬和李泰容催动灵剑,帮杰克对付凯撒。

    凯撒心中懊恼,早知他们布下天罗地网,就该多带几个帮手,以免如现在这般孤立无援。

    凯撒转转眼珠,急中生智,问道:“这个叛徒到底答应你们什么了?”

    李泰容冷冰冰地说:“这与你无关,你还是好好想想,一会儿该怎么投胎。”

    狂风中,杰克突然停下来,目光微凝,看了看李泰容和乔彬,“从今以后,血族就交给你们了,谢谢。”

    话音未落,他疯狂地一扭,整个人呈流线型朝凯撒扑过去,化为一层层血色粘液,粘在对方身上。

    凯撒大惊失色,正揣测杰克的意图时,忽觉四肢麻木,双眼肿痛,呼吸困难。

    “杀!”

    两人暴喝一声,同时举起灵剑,斩向凯撒的身躯。

    “哗……”

    双剑齐下,血雾狂涌,凯撒的身躯分裂为几十颗莹润光泽的血珠。

    李泰容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拈起手印,将所有的血珠吸到储物空间内。

    海水依然在咆哮,杰克站在刺骨的寒风中,沐浴中溶溶的月光,淡淡一笑。

    片刻之后,他轻轻一晃,歪倒在沙滩上,手一松,水滴状血珠随风飘出四五米远。

    奇怪的是,范海辛的血珠原本大如雀卵,光泽莹润,现在却只有弹珠大小,蒙了一层暗淡的灰色。

    “杰克,你感觉怎么样?”,李泰容弯腰,察看他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