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二章 稚子学步
    半年前,洛初然的修为突飞猛进,但每次修炼,必使百米内芳草枯萎,鲜花凋零,连上百年的老树都莫名多出枯枝败叶。

    在此情况下,程红没法再卖鲜花,只好将花店改装成精品店,生意照做,只是生活中少了花香。

    洛初然为此很苦恼,既觉得对不起程红,也担心一不留神,殃及更多花草。

    姜洛看了看那颗遭殃的松树,沉思道:“你现在掌控不好力道,失手很正常,以后修为加深,就能运用自如,反而能拯救某些坏死的花草树木。”

    “真的吗?”,洛初然眨眨眼,惊喜地问。

    “当然是真的,我刚修炼时,兴冲冲飞到天上,误伤过天上的大雁,现在即使闭着眼睛,我也干不出这种蠢事。”

    “想不到,你也有那么蠢萌的时候”,洛初然扑哧一笑。

    姜洛趁机搂住她的小蛮腰,指了指对面的快捷宾馆,厚着脸皮说:“疑惑解除,咱们该干正事儿了。”

    “不行,去宾馆还不如回家,我房里的隔音设备很好”,洛初然坚持道。

    “哈哈,回家也一样”,姜洛拉着她往回走。

    两人回到花店后,跟程红打了个招呼,直接上二楼。

    洛初然的房间跟一年前没什么变化,梳妆台上摆着一张大红请柬,十分醒目。

    姜洛指了指请柬,好奇地问:“这是谁送来的?”

    洛初然展开请柬,笑道:“这是方正的结婚请柬,他想请你参加婚礼,因为你不在,只好把请柬给我。

    这几年方正对你感激不尽,一直给爸妈送土特产,开始我还以为他是为了进姜氏集团工作,后来才明白,把人家想的太狭窄了。

    他一毕业就回家乡当老师,没想过留在城市,听说今年还开了个农家乐,生意很红火。”

    姜洛定睛一看,新娘名叫姚淑芬,很质朴的名字。

    洛初然这么一说,他也想起几年前的往事,方正原本是市级三号学生,凭优秀的成绩,保研没有丝毫问题,无奈妹妹遇害,母亲病重。

    沉重的家庭负担和妹妹的不幸遭遇,几乎让他心灰意冷,即使坏人伏法,他也懒得在灯红酒绿的城市打拼。

    回乡教书,开农家乐,天天陪着老娘,日子过得充实而简单,可能是他想要的幸福。

    姜洛笑道:“三天后就是婚礼,我跟你一块去,正好当向下逛逛。”

    其实,他刚从农村回来,不过长寿村冷冷清清,没有乡土味,跟方正的老家比不了。

    “太好了”,洛初然高兴地蹦起来,“我正想出去散散心。”

    “参加完婚礼,我们再去白云观看爸妈”,姜洛圈住洛初然的小蛮腰,大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她后背上摩挲。

    洛初然俏脸绯红,满怀期待地闭上眼睛。

    小别胜新婚,两人整整分别一年,大战十几个回合后,才算寥解相思之苦。

    第二天下午,洛初然忙着给客人推销电吉他,刘青山和姜洛坐在圆桌旁喝茶聊天,程红在柜台算账。

    一个老头带着宽檐草帽,穿着时髦的休闲服,领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走进精品店,摘下红色墨镜,挥手道:“孩子们,我回来了。”

    刘青山当即喷了一口水,惊诧道:“师傅,你怎么穿成这样?”

    其实李泰容以前也喜欢奇装异服,但也没现在这么花哨,一身衣服上起码有六种颜色,脖子上还挂着白金链子。

    再看那个小女孩儿,肌肤似雪,眉目如画,难得的美人胚子,却画着红唇,手上戴了六七个戒指,也显得很雷人。

    这一老一小进店后,收获不少异样的目光,估计在大街上招摇时,遭到的白眼更多。

    李泰容哈哈大笑,“我这样不好看吗?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的嫡系师妹小舞。”

    姜洛并不意外,师伯对化形为人的玄武后裔视若珍宝,收其为徒也在情理之中。

    刘青山却有点接受不了,皱眉道:“我知道她是玄武后裔,血统高贵,天赋异禀,但看上去不过是个小萝莉,当我师妹不合适吧。”

    李泰容把脸一沉,怒斥道:“不当你师妹,当什么啊?以她的天赋和身份,叫你一声师兄,那是抬举你。”

    小舞眨了眨眼睛,看向刘青山,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叫道:“师……师兄,你……好。”

    姜洛笑道:“这孩子真聪明,才几天就学会说话了。”

    “我……认识……你”,小舞有些激动,拽了拽姜洛的衣角。

    “我叫姜洛,也是你的师兄,这是我媳妇洛初然,也就是你的师嫂,那边的漂亮姐姐是红姐”,姜洛耐心地介绍道。

    此时的小舞与刚化形的小黄人判若两人,唇红齿白,十分可爱,姜洛也不由得怜爱她几分。

    “洛……初然,嫂子好”,小舞艰难地打招呼。

    “你好,这个发卡送给你”,洛初然也很喜欢这孩子,随后取来一个水晶发卡,戴在她头上。

    小舞张着嘴,却不说话,无助地看向李泰容。

    李泰容会意,摸着她的头,道:“说谢谢,以后你要多和程红初然她们学习。”

    “谢谢”,小舞生涩地吐出两个字,又向程红鞠了个躬。

    程红也靠过来,送给小舞一只碧玉手镯,作为见面礼。

    刘青山摸了摸头,无奈地叹道:“莫名其妙多了个师妹,还不是温声软语的小师妹,而是个长不大的熊孩子,我心里苦啊。”

    姜洛不以为然,“她发育很快,化形不到一周就长出了头发,或许不出一年,就出落得亭亭玉立。”

    “姜师弟,你真不知道吗?玄武一万年才长成,她化为十岁孩童,估计也就四千多岁的道行,想长成大姑娘,至少要磨练两千年。”

    “那也挺好,她能够一直天真无邪”,姜洛笑道。

    “师傅,我求求你了,你们能不能换回正常的衣服”,刘青山再次恳求道。

    李泰容领着小舞上楼,边走边说:“其实我穿什么都无所谓,这身衣服是小舞挑的,这孩子真有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