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六章 三清教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姚淑芬都不像一个狐妖。

    在人们的印象中,狐妖烟视媚行,轻佻放荡,姚淑芬却心直口快,性格爽朗。

    况且,姚淑芬真如许明控诉的那般不堪,肯定不会放过他,而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他。

    许明至今全须全尾地活着,除了许芸英年早逝外,杏花村也没其他人离奇死亡,足以证明没什么邪祟。

    “如果她真是妖女,怎么可能嫁给方正?方正有那么大吸引力吗?”

    许明摇摇头,板着脸说:“我哪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或许她和方正,就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洛初然不禁笑出声,劝道:“你这人啊,就是心眼太小,喜欢胡思乱想,其实他们并没有伤害你。”

    许明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别捏地转过头,抒发对洛初然的不满。

    姜洛搬开砖头,一把抓起黄色符纸,粗略一数,总共十五张,三清教那位可真大方。

    “你能不能给我留一张?”许明弱弱地说。

    姜洛没理他,两张粘在一起的符纸突然分开,射出一道青光。

    青光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化为一只火柴盒大小的青色蝴蝶,触角微翘,双翅猛振,刹那间飞到墙外。

    “这是青蚨,画符的人肯定在附近”,姜洛足尖一点,掠过两米多高的院墙,追着青蚨而去。

    洛初然微微一怔,无暇多想,也掠空飞去。

    许明吓得瞠目结舌,险些滑倒,惊叹道:“我的个乖乖,这俩警察简直是活神仙。“

    方宇蹲在门口拔草完,猛然间看到两个婉若惊鸿的仙影,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站起来往院里看。

    “姜大哥和初然姐呢?“

    许明结结巴巴地说:“他们飞走了。“

    “什么?“,方宇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

    青蚨若隐若现,忽高忽低,引着姜洛二人飞一直往东飞,最终扎进一片玉米地中。

    盛夏时节,玉米早已结穗,足有两米高,别说一只小小的青蚨,就是大活人藏匿其中,也不容易被发现。

    两个男人站在田垄上,一老一少,都穿着不起眼的灰布衣服,乍一看像下地的农民。

    姜洛刚想用神识扫视正片玉米地,忽然看见一抹青光落在老头的衣袖中,连忙飞过去,落在两人身后。

    两人俱是一惊,匪夷所思地看着姜洛。

    那个年轻人愣了一会儿,很快反应过来,指着姜洛说:“师叔,这小子是方正的朋友,城里的富二代。”

    姜洛定睛一看,老头身上不仅涌动着青光,还蕴藏着丰厚的灵力,肯定是修真高手。

    年轻人相貌平平,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好像也参加过婚礼,一直跟在村长左右。

    “你认识我?”,姜洛不急着捉青蚨,反而气定神闲地问年轻人。

    “你开着劳斯莱斯参加婚宴,比一对新人还抢眼,我想不认识都不行”,年轻人笑着调侃。

    姜洛又问:“但我不认识你,你到底是谁?”

    “我舅舅是杏花村村长,我叫张小海”,年轻人道。

    老头却摇摇头,抑扬顿挫地说:“小海,你真是孤陋寡闻,连蓬莱宗少宗主,麒麟特战队总司令姜洛都不认识?”

    张小海张大嘴巴,夸张地说:“师叔,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那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光临杏花村?”

    老头笑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我们为什么而来,他就为什么,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姜洛很讨厌他的笑,板着脸说:“既然知道我是谁,为何故意说错我的职位?知道的以为你记性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想篡位呢。”

    这时,洛初然停下,落在姜洛身边,警惕地看着两个灰衣人。

    “小洛,他们不像是村里的人。”

    老头高声道:“小姑娘,你眼力不错,我们的确不是杏花村的人,我叫张必清,三清教第五十六代法师,紫金堂堂主。

    小海是我的师侄,掌门师兄的徒弟。”

    姜洛晃了晃手中的符,“明人不说暗话,许明的符是不是你们给的?”

    张必清点点头,道:“许明乃是我教有缘人,也是小海的朋友,我送几道符点化他,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骗他说,姚淑芬是狐妖,害他沉浸于幻想无法自拔,还敢说没问题?

    现在五雷神教煽动百姓,以不法手段敛财,已经被归类为邪教。

    他们的惯用伎俩,就是免费送老百姓符篆和道德经,谁知道你们是三清教,还是五雷神教的余孽?”

    张必清沉下脸,怒问:“姜洛,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这就到许明家,跟他说清楚,帮他解开心结。”

    “仅此而已?”,张必清一脸不相信。

    “仅此而已,只要你告诉他,那天全是胡扯,姚淑芬根本不是狐妖,我绝不为难你们”,姜洛认真地说。

    “你错了”,张必清冷笑道,“我没胡扯,姚淑芬虽然不是狐妖,但也不是人,而且你还没资格为难我们。

    即使你师傅乔彬到我面前,也抬不起头,何况你一个黄口小儿。”

    姜洛的火气一下子冒上来,啐道:“张老道,你好大的口气,这几十年,蓬莱宗不理红尘,没跟三清教计较,给你脸了是不是?”

    “呵呵,你们蓬莱宗的创始人,不过是我教的一个叛徒,你是叛徒的徒孙,有什么资格跟我叫嚣?”

    说话间,张必清已经唤出一柄金镶玉的拂尘,双腿一分,脚下出现一个复杂的五行法阵。

    张小海瞳孔收缩,晃了晃左手腕上的铃铛,叮叮当当的脆响弥漫整片玉米地。

    倏然间,几十条菜花蛇蜿蜒而来,几百只昆虫也一窝蜂聚过来,蜜蜂蝴蝶嗡嗡乱转,蟋蟀蛐蛐在低处乱蹿。

    这些小东西在田间屡见不鲜,当地农民从未把他们当回事儿。

    然而,再渺小的动物集合在一起,也能凝聚成不可忽视的力量,几百只昆虫和几十条蛇王同一个地方跑,还真让人发瘆。

    “雕虫小技”,姜洛嘲讽一句,拔出青白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