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八章 父子一场
    “爸”,吉祥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动情地叫了一声。

    林大业沉下脸,冷哼道:“少在我面前装可怜,我不吃这套,当年美珠因为可怜你,结果难产而死。

    小倩不过骂了你几句,就流产了,我已经四十三了,连个孩子都没有,都是你害的。”

    吉祥垂下头,低声道:“对不起,我当时不该乱跑,害妈妈流产,但宁倩流产与我无关。”

    “我不管有没有关系,总之你立刻滚,别进我家门”,林大业得寸进尺道。

    姜洛憋了一肚子气,林大业平时见了他,一口一个贤侄,巴结逢迎,一脸的奴才相,现在因为厌恶吉祥,脸比老太太的裹脚布还臭。

    真他妈的虚伪!

    “林大业,你不喜欢这孩子,就该把他送进精神病院?你存心毁了他一生,还有没有人性?”

    林大业骇然变色,脑子嗡地一下,吞吞吐吐地说:“你别血口喷人,二院院长是我表哥,我请他照看而已。”

    “呵呵,我没问清楚,不可能带他兴师问罪,我本想闹到法院,可吉祥不同意,怕毁掉你的前程。

    你不过养了他两年,后三年囚禁他,他至今感恩,你的良心却被狗吃了,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儿。”

    林大业微微一怔,权衡一下利弊,决定妥协。

    如果是其他人带着便宜儿子上门兴师问罪,他一定死磕到底,不承认干过的丑事。

    但他惹不起姜洛,不谈姜洛的军界身份,光姜家的资产,就够他喝一壶,跟姜洛作对,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姜洛,看在咱们两家多年交情的份上,请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林大业嬉皮笑脸道,“我的确愧对这孩子,今后一定好好补偿他。”

    “你打算如何补偿?”,姜洛挑眉问道。

    “我会送他上最好的学费,承担他所有的教育经费,并给他买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一辆兰博基尼,外带一千万存款。”

    姜洛冷笑道:“你平时打赏服务员都几千上万,对唯一的儿子如此吝啬?”

    林大业心底一寒,道:“我公司十分之一的股份归他,不能再多了,否则,小倩非杀了我不可。”

    “吉祥,你觉得如何?”,姜洛询问受害人的意见。

    吉祥这才抬起头,擦干眼泪,摇摇头,“我什么都不要,爸肯养我两年,在妈妈死后,没把我扔到大街上,已经很仁慈了。

    姜叔叔,我知道你带我过来,是想让我爸今后别再干涉我,他已经知道利害,以后不可能再管我,我们走吧。”

    姜洛心头一震,没想到这孩子思想如此成熟。

    林大业也吃了一惊,心里多少有点愧疚,道:“即使你贪图钱财,我也照给不误,就算用这笔钱,了断父子关系。”

    吉祥看着林大业,弯下腰,对他鞠了一躬。

    然后抬起头,拉着姜洛的手,轻声道:“姜叔叔,咱们走吧。”

    两人刚一走,一个女人就扭着杨柳腰,从客厅走到门口,娇声道:“大业,谁来了?我好像听到那个扫把星的声音,难道是他?”

    林大业吓得关上门,捂住娇妻的嘴,警告道:“姑奶奶,你小点声,小心姜洛把你的头拧下来。”

    从林家到姜家,不过百余步,但吉祥走得很慢,看上去心事重重。

    姜洛牵着他的手,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把他带回酒店,让年龄经历更接近的夏伟安慰鼓励他比较合适。

    面包车刚走,洛初然把袁枚推到客厅的角落,不闻不问,打电话调来赶尸家族祝家哥俩,让他们看着袁枚。

    祝家哥俩也不傻,一眼看出姜洛对名义上的伯母恨之入骨,为了堵住邻居们的嘴,才没下杀手,他们自然不可能悉心看护袁枚。

    袁枚躺在轮椅上,时不时咳血,饥渴交加,身体越来越虚弱,却没人搭理她,即使再傻,也感到了绝望。

    …………

    傍晚时分,李泰容正在酒店门口转悠,见洛初然领着一个孩子款款而来,姜洛手上拎着几件童装和玩具,顿时眯起眼,上上下下打量那孩子。

    最近一个月,喜获玄武和地生胎,李泰容可谓春风得意,恨不得再得个神兽奇人。

    “初然,这孩子是你的亲戚?”,李泰容走过去,拍拍吉祥的小肩膀,不动声色地将灵力灌注他体内。

    吉祥猛地一甩肩膀,诧异地看着李泰容。

    洛初然没看出端倪,笑道:“不是,不过也差不多,我打算认他当干弟弟。”

    李泰容收回手,笑容一敛,兴趣缺缺,单从刚才那一道灵力,即可看出,这孩子不是修炼的好苗子。

    他对普通人,没有丝毫的兴趣,当即冷着脸往后走。

    姜洛耸耸肩,心中暗道:“师伯哪点都好,就是太势力。”

    吉祥进酒店后,好奇地东张西望,惊叹道:“姜叔叔,这么大的酒店是你的?”

    “不是,这是我师傅的产业,我给你介绍一个小哥哥”,姜洛拉着他,坐电梯到三楼。

    夏伟正在客房休息,听到门铃声,立刻去开门。

    “姜大哥,你找我有事儿?”,说话间,夏伟好奇地打量吉祥。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吉祥,以后你们一个房间,你多照应他一些”,姜洛回酒店前,已经在微信里和夏伟说明几本情况。

    夏伟连忙伸出手,亲昵地拍拍吉祥的肩膀,“你叫我伟哥就行。”

    姜洛憋着笑,“还是叫夏哥吧,伟哥容易让人误会。”

    夏伟恍然大悟,摸摸头说:“哈哈,直到今天,我才发觉名字这么尴尬。”

    吉祥叫了声夏哥,并不认生,跟夏伟进屋。

    姜洛心里松了一口气,刚转过身,就被姚淑芬叫住。

    “姜洛,那孩子什么来头?”

    “小伟是林羽化的传承者,天赋奇高,我堂妹的男友”,姜洛以为她问的是夏伟。

    姚淑芬白了他一眼,“我问的不是夏伟,而是另一个孩子,他的气息好奇怪,就像苏醒的雄狮,侵略性极强。”

    “你想多了,他只是普通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