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孙子
    “不用劳烦沈部长,我们站着就行”,谢东来笑道。

    “这怎么好意思,您二位快坐”,沈老的大女儿很会来事儿,搬了两把椅子放在他们身后。

    二女儿也陪着笑脸,端来两杯刚沏好的茶水。

    沈旭阳脸上有点挂不住,又怕父亲气坏身体,挤出微笑道:“姜司令,你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

    姜洛笑道:“不辛苦,跟沈老对国家和人民的贡献比起来,我这点事儿算得了什么?”

    “沈老,小姜得知您生病,连夜从海州赶回来,您赶紧让他号号脉。”

    沈老爷子伸出胳膊,不等姜洛发问,主动说出自己近来的症状。

    姜洛为他把脉,沉吟道:“您这是不足之症,肝肺脾肾多项器官濒临衰竭,导致气虚、血虚。”

    沈老眼神一黯,长叹道:“我今年七十三,同龄人早退休颐养天年,在岗位上奉献这么久,没白活一场。

    小姜,你给我开几副调养的中药就行,无需为我大费周章。”

    真他娘的虚伪,你不想续命的话,用得着请我来?

    姜洛心里鄙视这老不死的,面上却说:“我以前治疗过同等症状的患者,他们都康复了,你肯定也能康复,再加上灵丹滋养,永葆青春都不成问题。”

    一颗圆溜溜,白花花的灵丹躺在姜洛手上,沈老顿时眼前一亮。

    “这是乾坤丹,用三十种中药,耗时四十九天炼成,你先尝尝,一会儿我为您引针渡气,就是针灸推拿术。”

    沈老客气两句,迫不及待地把乾坤丹放入嘴边,这东西入口即化,味道有点甜,入肚不足两分钟,便觉神清气爽。

    “真是极品,小姜,你太棒了”,沈老抓住姜洛的手激动地说。

    “您喜欢就好”,姜洛呵呵笑着,其实乾坤丹不过是最下品地灵丹,比一般补药强一点,达不到延年益寿的作用。

    他只需要为沈老爷子续命三年,自然不舍得用真正地好东西。

    不过在凡人眼里,姜洛手中最次的灵丹,也算得上绝世珍宝。

    沈如春活着时,没少和三教九流的人来往,不是认王大师当干爹,就是和美艳的女蛊师鬼混,然而,大难临头时,这些江湖术士没一个挺身而出,更没一个能救他。

    所以,从他死后,沈家极其厌恶旁门左道,沈老缠绵病榻,也谢绝几个宗门巫医的治疗。

    姜洛知道他有这个心结,所以特地带来一套银针,装得好像用中医疗法。

    沈老在两个女儿的帮助下,翻身趴在病床上,露出整个后背,神色稍愈。

    姜洛用酒精在他背上擦了一下,然后捻起银针,一一插在主要穴道上,最后用手指摁住肩井穴,为他渡入灵力。

    沈旭阳伸着脖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姜洛,眼中的怀疑和敌意仍未消去。

    “啪!”

    一个小青年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打破了室内的宁静。

    “爷爷,我给你做了杏仁薏米粥”,小青年把保温杯放在柜子上,好奇地打量姜洛,叹道:“好专业的针灸手法,一看就是中医名家。”

    沈旭阳把脸一沉,没好气地说:“他就是麒麟副总司令姜洛,与我平级,旁边那位是麒麟的总司令谢东来。

    你还不快叫人,别失了礼数,让别人笑话。”

    青年张大了嘴,连忙躬身跟姜谢二人打招呼。

    沈老睁开眼,歪头瞪了沈旭阳一眼,“青城刚从国外回来,不认识人很正常,你当大伯的,应该好好教他,而不是一味训斥他。”

    沈旭阳垂下头,低声道:“我知道了,明天带他出去认认京中权贵。”

    姜洛觉得奇怪,以前都说沈如春是沈家独苗,沈老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孙子?

    听沈老的语气,好像对这个孙子很宠溺,难怪沈旭阳心理不平衡,说话酸溜溜的。

    谢东来眉眼一弯,笑问:“沈老,这位帅哥是你弟弟家的?”

    沈老有两个弟弟,弟弟的孙子算是他的侄孙,嫡系孙子死了,宠爱旁系侄孙也可以理解。

    “不是,他是我的孙子,名叫沈青城,刚二十岁,一直在国外生活,最近才回国。”

    姜洛又看了沈青城一眼,这小子造型朴实,眼神清亮,笑容阳光,老师说不像海归阔少,却像淳朴的农村孩子。

    不过,看上去的确比沈如春那玩意顺眼。

    “恭喜你老又得个孙子”,谢东来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恭喜你们爷孙团聚,青城小哥一看就是懂事上进的好孩子。”

    姜洛附和他,也夸了沈青城几句,他们越夸,沈旭阳心里越不平衡。

    二十分钟后,姜洛拔下银针,笑问:“您觉得怎么样?”

    沈老容光焕发,扶着床沿缓慢地站起来,开怀大笑,“我好像年轻了十岁,小姜,太感谢你了。”

    “来日方长,我再帮您调理一段时间,保证您年轻三十岁。”

    沈老拉过孙子,“青城,姜司令是华夏屈指可数的青年才俊,文武双才,十项全能,你以后多跟他学学。”

    沈青城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姜洛,点头道:“嗯,我一定以姜大哥为榜样,努力提升自己。”

    片刻后,姜洛起身告辞,沈青城执意将他们送到大门口。

    一出病房,姜洛就撞上一堵肉墙,始作俑者慌乱地抬头,摆着手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声音像棉花糖,又甜又软,表情像做错事的小学生,天真而无助。

    姜洛抬眼一看,胸前两个肉球微颤,水蛇腰,小翘臀,大长腿黑长发,瓜子脸精致如完美无瑕的玉雕。

    心跳快了两拍,眼睛也情不自禁地盯着对方看。

    “没关系”,姜洛淡淡地说了声,快走几步,抑制住用神识扫视此女裸体的邪念。

    今天是怎么了?以往见到再美的女人,都没动过欲念,毕竟他是有老婆的人,而且发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那女人单论容貌,还达不到洛初然姚淑芬的水平,就是身材太招人。

    姜洛努力清除不道德的念头,一溜烟跑出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