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二章 误入风尘
    酒足饭饱后,沈老爷子在儿孙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上了车。

    李芙蓉弯着小蛮腰,认真地打扫客厅。

    姜洛坐在沙发上,神识一扫,整个别墅尽收眼底,连边角旮旯都没放过,心里琢磨着改装的事儿。

    别墅富丽堂皇,完全是暴发户的菜,麒麟的哥们可能看不上,墙壁的颜色必须换,或者直接贴壁纸,书房扩建一下,可以改成小型练武场。

    正瞧着忽然一片白光闪入眼中,李芙蓉已经清理完地面,在一间客房换衣服。

    姜洛气血上涌,心跳如雷,呼吸也紧促起来。

    他连忙关闭神识,压制升起的念头,责备自己不该开启神识。

    神识强大的话,能穿透一切障碍物,看清事物的本质,如果同是修士,对方有灵力护体,不可能被他一下子窥见果体。

    如果对方是普通人,薄薄的衣服根本挡不住神识,一秒之内就被他看个精光。

    所以,姜洛在凡人堆里,一般不敢开启神识,果体堆成山其实没什么美感,反而眼晕。

    几分钟后,李芙蓉换好衣服出来,走到姜洛面前,“姜先生,你想喝什么饮品?”

    “绿茶就行,你先坐下,我还不渴”,姜洛笑道。

    李芙蓉点点头,拘谨地坐下,“如果我坐的不够好,你一定要指出来,我好改正。”

    “你是专业管家吗?”,姜洛上上下下打量她,绿色针织衫配白色牛仔短裤,清新淡雅的打扮,真的赏心悦目。

    姜洛见过不少美女,但除了洛初然,仅有李芙蓉能牢牢抓住他的眼球,还让他感觉很舒服。

    李芙蓉垂下头,俏脸涨红,好似熟透的苹果,“实不相瞒,我以前在夜阑珊刷碗,沈公子前几天突然提出来,让我给你当管家。”

    “原来如此,他是不是让你委身于我?最好给我生个孩子,彻底把我拴住?”,姜洛不动声色地问。

    李芙蓉却呼吸一窒,不安地摸索着裤腿,咬了咬下唇,道:“那倒没有,他只让我照顾好你,听你吩咐,绝对服从你。”

    姜洛冷笑道:“他料定我和那群太子是一路货色,见了美女走不动道,我偏不让他得逞。

    你上楼吧,我不叫你的话,最好别下来。”

    李芙蓉嗯了一声,乖乖地上楼回房。

    姜洛对这姑娘颇有好感,所以没难为他,其实自古以来,美人计的罪魁祸首都不是美人,而是幕后主使者。

    在姜洛看来,李芙蓉不过是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

    他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可乐,悠哉地喝着,联系了一家口碑不错的装修公司,着手改造的事儿。

    晚上八点,姜洛依然坐在沙发上看手机,李芙蓉走到楼梯处,低头望着姜洛,心中五味杂陈。

    “姜先生,你吃宵夜吗?”

    “我不饿,你想吃的话自己做,不用管我”,姜洛没抬头,面无表情地说。

    李芙蓉轻手轻脚地下楼,溜进厨房煮面条,面条煮好后,她倒出一小碗蛋花汤,切了几片火腿。

    完成之后,她拧开水龙头,抹了抹香皂,来回搓了三回手。

    “姜先生,你不想吃饭,至少喝碗蛋花汤。”

    姜洛微微一怔,蛋花汤上飘着雪白的蛋清和几叶香菜,底部沉着一小块紫菜,飘着浓郁的香味,旁边还有一盘新切的火腿。

    “谢谢,你去吃饭吧”,他淡淡地说。

    “嗯,有需要你再叫我”,李芙蓉又走进厨房。

    姜洛端起碗,喝了几口汤,又吃了两片火腿,然后上楼休息。

    午夜时分,困意来袭,姜洛索性停止修炼,上床睡觉。

    头一落到枕头上,眼睛越来越酸,也不知是幻觉,还是梦境,洛初然竟悄然进来,脱光了衣服,趴到他怀里。

    “初然,你怎么了?”,姜洛下意识地抱住怀中玉人,将她压在身下。

    “我想你”,洛初然主动送上香吻。

    …………

    翌日清晨,六点钟。

    姜洛睁开眼,拍了拍脑门,舒展下双臂,一脚踢开盖在身上的薄被,不由得发愣。

    昨晚睡觉时明明穿着内裤,现在却赤身果体,一丝不挂,床单上的鲜红色液体又是咋回事?

    姜洛穿好衣服,到门边又是一愣,睡觉前明明锁了门,现在门却只是带上,没有内锁。

    只有一个可能,李芙蓉趁他熟睡,溜进房间,跟他那个了。

    他打开门,正好看到李芙蓉端着一盆衣服下楼,神情恍惚,还吸了吸鼻子,好像刚哭过。

    姜洛三两步跨过去,抓住她的手腕,严厉地喝问:“李芙蓉,你昨晚是不是进过我房间?”

    李芙蓉惊慌失措,拼命地摇头,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下来。

    “我又没说你偷东西,你哭什么?”

    “沈公子吩咐,我必须把你陪好,以后可能还要陪你的兄弟们,所以我……昨晚……”

    姜洛傻眼了,许久才挤出几个字,“明知道我没那个意思,你又何必这样?”

    “俺知道你不稀罕俺,是俺犯贱,上赶着爬你的床,求求你别埋怨沈公子,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李芙蓉放下盆子,屈膝跪倒,轻轻摇晃着姜洛的手,一口吴侬软语也变成了地道的乡村土话。

    姜洛把她搀起来,道:“你有什么难处,全告诉我。”

    “俺以前在酒吧工作,家里的弟妹还要上学,父母都死了,爷爷身体不好,所以俺……走错了路。

    如果那些事儿传到村里,俺没法做人了,家里的老人可能被气死,求你行行好,放俺一马。”

    父母双亡,爷爷年老多病,弟妹年幼无知,全家靠她供养,典型的误入风尘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