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章 公私之分
    吉祥想了想,答应道:“我现在就带你去,不过,你要小心隐藏。”

    梦瑶嫣然笑道:“放心,除了你之外,别人很难发现我。”

    吉祥点点头,拉着梦瑶的手,一直朝西飞,最终落在一片高低起伏的建筑内。

    夜深了,一队士兵仍在刻苦锻炼,赤裸着上身,戴着拳击手套,不停地在沙包上打拳。

    “嘭嘭嘭……”

    露天训练场上,刚猛的拳头带起一阵冷风,士兵们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仍不敢停下。

    一个老头手执教鞭,挑剔的目光在二十名士兵身上扫了一遍,铿锵有力地训道:“梅花香自苦寒来,保剑锋从磨砺出。

    你们只有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成长为像姜洛那样的铁血战士。”

    说完,教鞭一挥,指向坐在摇椅上的姜洛。

    同一脸严肃的谢东来相比,姜洛显得很轻松,有滋有味地喝着可乐,见新来的战士们齐刷刷看向自己,很给面子地笑了一下。

    谢东来从两千个候选人中挑了二十名璞玉,真正的千挑万选,因此格外重视,恨不得一个月之内,就将他们锻造成另一个姜洛。

    姜洛理解他的苦心,也同情这些刚入伍的孩子,才大晚上不睡觉不修炼,陪他到操场练兵。

    不过,晚上加练已经超过俩小时,转眼快到凌晨一点,一般人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

    “谢司令,我看他们很上进,来日方长,今天就到这儿吧。”

    “姜司令,你真是我们的上帝。”

    新兵们听了这话,由衷地感激姜洛,进而对他多了一分崇敬之情。

    谢东来想了想,点头道:“好,今天就到这儿,姜洛,解散之前,你跟大家说几句。”

    新兵们都停止打拳,开始热烈地鼓掌。

    姜洛站起来,努力回想激励人心的话,沉淀一会儿,乐呵呵地说:“各位兄弟,虚头八脑的场面话我就不说了。

    就一句话,打铁还需自身硬,你们能进麒麟,可见很优秀,但想站稳脚跟,必须更优秀,永远地优秀下去,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这几句话很普通,却很实在,新兵们毫不犹豫地鼓起掌,崇拜地注视姜洛。

    “解散。”

    谢东来一声令下,他们开始朝各个方向跑去。

    梦瑶站在高空中,神识却覆盖整个军事基地,笑道:“姜洛看起来很随性,眉眼间有几分像伏羲。”

    “对,我也觉得他像伏羲”,吉祥笑道。

    新兵解散后,姜洛打了个哈欠,和谢东来并肩而行,返回宿舍。

    …………

    两天后,乔彬给姜洛打电话,让他尽快到静安小区。

    姜洛立刻开着吉普车赶到,下车后一看,一群人站在静安小区的小广场上,乔彬和李泰容站在最前面,往后是刘青山程红洛初然他们。

    再往后是乔彬的心腹收下,可以说风云酒店的精英们一个不落,全跟过来了。

    众人的站姿很普通,有的松松垮垮,有的吊郎当,几个美女则是典型的淑女范。

    因此,四十多人挤在广场上,也没引起保安和业主的怀疑。

    在路人的眼中,他们更像是一个大家族的亲戚,在有点特殊的日子里,等某个重要人物归来。

    姜洛先跟师傅师伯打招呼,然后热情的杵了师兄一拳。

    “师兄,你也来了?”

    刘青山哈哈大笑,“蓬莱宗北上,我能落单吗?”

    这时,程红扭着小蛮腰款款走来,直接靠在刘青山身上,还不动声色地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

    刘青山微微吃痛,挤眉弄眼地说:“疼,真疼,媳妇儿,手下留情。”

    姜洛看到他俩的亲密样儿,恍然大悟,感情俩人终于突破朋友的界限,从道友升华为道侣。

    “好事多磨,师兄,恭喜你抱得美人归。”

    程红白了自己男人一眼,娇嗔道:“你这么说,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他追我多费劲呢。

    其实是我一直给他当备胎,等他浪够了回心转意。”

    两人好上之后,刘青山最怕她翻旧账,连忙服软,“那些不开心的事儿就别提了,过去是我有眼无珠,小洛,还愣着干啥,赶快改口叫师嫂。”

    姜洛嬉笑道:“红姐,以后我就管你叫嫂子了。”

    程红满意地点头,答应了一声。

    姜洛目光一扫周围的行人,提醒道:“这么多人在广场立着,还不跳广场舞,看起来很反常,师傅,你们租了哪几套别墅,赶紧入住。”

    乔彬笑道:“小强子还算有良心,给我们分了八套别墅,都在你那套别墅周围。

    你来之前,我们已经把住处分配好。”

    姜洛心里敲起鼓,幸好他有先见之明,让李芙蓉收拾东西走人,不然一夜情非露馅不可。

    “哦,那我就不着急了”,姜洛憨笑着。

    洛初然眨眨眼,“我听华锋说,沈家给你雇了个美女管家,这可是金屋藏娇。”

    “别听他胡说,那女的早让我辞了。”

    “我猜她肯定不够漂亮,不然你怎么舍得炒她鱿鱼?”,洛初然笑得花枝乱颤。

    姜洛的心有点乱,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有点霸道地说:“稍后跟你交公粮,你一检查,就知道我有没有搞外遇。”

    结过婚的人,或者说谈过恋爱上三垒的男女都知道公粮代指啥,洛初然一听,心如小鹿乱撞,羞地连耳根子都红了。

    “你别胡说,什么公粮私粮的。”

    姜洛舔舔唇,提高声音说:“又不是打野战,哪来的私粮啊?”

    洛初然气得挣开他,向前快跑几步。

    乔彬干咳两声,挥手道:“小洛,你还是先回家,哄哄你媳妇儿吧。”

    “遵命”,姜洛一个纵身,跳到洛初然的小蛮腰,拽着她往家里跑。

    很快,众人回到入住的别墅中,姚淑芬却在别墅门口徘徊。

    方正倚着门框,叫道:“淑芬,晚上你想吃什么?”

    “面条。”

    姚淑芬一屁股坐在泥土上,昨天刚下过雨,泥土既松软又黏,白色牛仔裤算毁了。

    “你这是干什么?”,方正愕然问道。

    姚淑芬白了他一眼,“你别管,快去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