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巅峰人生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二章 最后一声大伯
    沈旭阳深深皱起眉,大致猜到些内幕,右手伸进裤兜,悄悄点开手机屏幕。

    只要拍到这小子违法犯罪的勾当,家主之位就能夺回来。

    他打好如意算盘,紧绷的眉目也随之舒展,抬起手放到门铃之上,即将按键的一瞬间,门却自动开了。

    一个红衣女人扭着水蛇腰,风情万种地迈出门口,抬头的瞬间看到了沈旭阳,俏脸上顿时结了一层冰。

    沈旭阳大吃一惊,瞳孔微微收缩,一把推开这女人,飞一般闯进地下室,同时掏出手机准备录像。

    然而,他定睛一看,吓得手脚抽搐,正前方躺着十几具肠穿肚烂的女尸,左右各有一排森森白骨,两盏水晶吊灯将恐怖的一幕照得无比清晰。

    突然,一个人从白骨后面绕出来,沉声道:“大伯,你想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在干什么?”,沈旭阳壮着胆子,按下录像键。

    “啪!”

    红衣女人把门关上,一步步朝他走来,沈青城慢走几步,也朝他靠拢。

    “小兔崽子,这些人都是你杀的?”,沈旭阳竭力镇定,拿出大伯应有的威严训斥沈青城。

    “你打算拍下我的罪行发给爷爷,让他惩罚我?还是想直接发给麒麟特战队,请姜洛对付我?”

    沈青城双手环胸,镇定自若地问,目光好像原始丛林出没的蜥蜴,阴森而毒辣。

    红衣女正是秋桐,擦了擦嘴边的血渍,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他们越镇定,沈旭阳就越慌,手抖个不停,拍的画面也摇摇晃晃。

    沈青城冷笑道:“大伯,我最后叫你一声大伯,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我一定让你死个痛快。”

    “放屁,我怕你不成?”,沈旭阳把手机一扔,死命地按住左手腕的手表。

    这块手表看上去平凡无奇,实际上却是价值几十万的激光手表,米国国防部高层们的最爱,两年前才引进华夏。

    沈旭阳摸着戴了两年的表,心噗通噗通直跳,还好以前试过一次,否则真正用时更慌。

    “激光表对我没用”,沈青城大手一挥,沈旭阳顿觉千钧压顶,差点喘不过气来,晕乎乎地倒在地上。

    紧接着,沈青城弯下腰,把激光手表从他手上撸下来,轻轻松松地按了下按钮,只见一道红光爆射,穿过他的右手手心,落在背后的墙壁上。

    “嗤……”

    顷刻间,墙壁多了个小窟窿,证明激光手表威力不小,至少不弱于手枪的子弹,然而,沈青城的手连伤痕都没有。

    沈旭阳像一只缺氧的鱼,艰难地呼吸几下,结结巴巴地问:“你……怎么可能……”

    “呵呵,不用怀疑,我真是沈家血脉,否则,也不会万里迢迢地回来,不辞辛苦振兴沈家。

    其实你们只关注过我的奶奶和父亲,却从未问过我母亲是谁,如果早点查清楚,不至于一直蒙在鼓里。”

    “你妈不是……华侨吗?”,沈旭阳努力地回忆着,终于想起一点线索,沈青城的母亲据说是一个华侨商人的女儿,由于死得早,整个沈家人都没见过她。

    沈旭阳摇摇头,娓娓道来,“我的母亲是长白山最美的灵狐,六尾灵狐婉华。

    其实,这一切都怪你老妈,那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当年我父亲和同学到长白山游玩,根本没想过进京认父。

    你老娘却坐不住,担心他回来跟你争宠,派人暗杀他,他只是一个文弱的大学生,根本无力反击,在逃命的过程中,不幸坠下悬崖。

    还好母亲救了他,照顾他半个月,相处的过程中,两人互生爱意,最终结合。

    我奶奶对父亲的婚事很开通,没深究母亲的背景,并遵照父亲的意思,几年后谎报他们死亡的消息。”

    沈旭阳在地上匍匐,头痛欲裂,感觉自己听了个聊斋故事,迷迷糊糊地问:“你爹妈还没死?”

    沈青城目光一黯,隐约有泪光闪烁,“十年前,一个臭道士进山引天雷,劈死了母亲,父亲痛不欲生,最终选择自杀。

    临死前,他嘱咐我回澳大利亚看望奶奶,代他尽孝道,我这才回到奶奶身边。

    但我也是灵狐族后裔,不能离开长白山太久,一年中大概有半年在澳洲,半年在长白山。”

    沈旭阳如同将死的鱼,使劲儿张了张嘴,可惜没哼出半个字,就失去知觉。

    沈青城冷嗤一声,从兜里翻出一小包粉,倒进他嘴里,然后把他装进行李箱。

    几分钟后,夜阑珊的人看见,御姐秋桐迈着小碎步,亲自把沈旭阳送上车。

    …………

    日暮西斜,天边彩霞绚烂。

    姜洛眼看着快天黑了,才舍得放开怀中的温香软玉,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下床穿衣服。

    洛楚然被他滋润地如雨后春笋,透着无穷的新鲜活力,拢了拢头发,舒舒服服地靠在枕头上,“别忘了穿新买的衬衫,带上我做的糕点。”

    “放心,忘不了”,姜洛刚套上衬衫,遮住强壮的胸肌,床头柜上的手机就猛烈震动起来。

    洛楚然把手机拿起来,往前一递,“谢东来的电话。”

    “唉,这老头儿事真多,休息时间也不放过我”,姜洛吐糟一句,不紧不慢地按了下接听键。

    “姜洛,出大事儿了,你赶快过来”,谢东来喘着粗气喊道。

    “知道了,我马上回基地还不行吗?”,姜洛不耐烦地说。

    “不用回基地,你直接到公安部办公大楼。

    今天下午四点,沈旭阳出车祸身亡,沈老收到噩耗后,直接昏死过去,现在打着点滴在办公室等你,我和总里也在。”

    姜洛微微一怔,石化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总里都出动了,这回动静确实不小。

    “好,我马上过去,不过,他们叫我过去是啥意思?难道怀疑我是凶手?”

    谢东来脑门上瞬间冒出几条黑线,无语道:“你想到哪儿去了?他们没怀疑你,只是想让你协助破案。”

    “半个小时后见”,姜洛挂断电话,跟洛楚然解释几句,然后飞快地离去。